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6: 我派人去接你(二更)
    a市某精神病院。

    “085,吃药了。”护士拿着药,走过来,朝坐在窗边的一个女人出口。

    “药?”她缓缓抬起头,眼神呆滞,跟着重复最后一个字,下一秒,面色狰狞起来,呵斥道,“我不吃药,疯子才吃药,我不是疯子,我不是!”

    护士被她推倒,她还在发疯,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砸掉,“我不是疯子,你们才是疯子,你们全部是疯子,一群该死的疯子!”

    “按住她,按住她!”医生听闻声音,赶过来说着。

    几个人上前,直接将她按住,她还在拼命挣扎,眼底猩红一片,像只发狂的狮子,怒吼着,“疯子,一群该死的疯子,放开我,放开我!”

    “你才是疯子,你们都是疯子!”

    她不断在叫嚷着,想要挣脱。

    “给她打镇定剂!”医生挥挥手,护士便拿着针走上前,一针下去了,整个人就慢慢静下来,看起来有气无力。

    “情绪还不稳定,你们看着点。”

    “是。”

    众人离去,留下一个护工守护,温昕悦半眯着眼,意识有那么一刻产生清醒,她拼命想要逃离,可却被狠狠禁锢在这。

    每天大量的服用药物让她精神越发不稳定,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

    怨恨、绝望、狂暴…正在不断侵蚀着她原本不平稳的内心。

    ——

    林安菱看了看地址,确认是这里,深吸了一口气,抬腿往楼上走去。

    出电梯,走到门前。

    伸手按门铃,调整好最自然的微笑,静静等着。

    “来了,等一下。”一道女声传来,让她微愣,以为自己走错地方,赶紧又看了一下门牌,确定没错,下一秒却惊慌,难道徐家人已经把这里的房子卖了?

    那她怎么办?

    “咔”,门被打开,徐轻芮上扬着笑脸,眼底皆是柔情蜜意,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长得白嫩,很乖巧让她抱着。

    两人对视那一眼,各自愣了愣。

    徐轻芮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与林安菱再一次见面会在这样的场所。

    对方一身连衣裙,模样也有些变化,变得黑黄了一些,与之前趾高气昂的样子大有出入,还是等她多看两眼,对方好似好跳起来,声音尖锐,“你怎么在这?”

    这幅样子,与以往是一模一样。

    果然,你指望一些人有改变很难,深入骨髓的一些东西,它是很难被遗弃,更何况,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自觉。

    徐轻芮怀中的林睿都被吓哭了。

    徐言卓以为发生什么事,赶忙就跑过来,着急道,“怎么了?”

    他现在已经不是以往那个吊儿郎当的模样,去年年底跳槽,应聘到一家公司,今年升了职,虽是一个芝麻大的官,但也算有下属,他越发注重形象,也越发稳重起来。

    他一看是林安菱,心底又算了算时间,对方的确刑满,语气不善,“你来这里做什么?”

    林安菱脸色一僵,支支吾吾,硬着头皮叫了一声,“哥。”

    她也不想来,周彩燕就是林家一个佣人,她一直都接受不了自己这个身份,此时让她来徐家,不就是让她承认自己是佣人的孩子吗?

    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来。

    外面的世界太残酷,她一向自立根生,哪怕去端盘子,她也是有尊严的,到底是高估了自己,去掉林家的大小姐这个身份,就是洗盘子都没人要她。

    从小娇生惯养长大,她如何吃得了这份苦?挣扎了一小段时间,终是活不下去了,也便鼓起勇气来到这。

    地址还是周彩燕告诉过她的,幸好还记得。

    “我可不是你哥。”徐言卓拧眉,“我也要不起你这样的妹妹。”

    “可是我们的确是亲兄妹。”林安菱也万万没想到对方不认她,一直纠结的问题是自己要不要放下身段去认他们。

    “那又怎么样?”徐言卓丝毫没理她,将徐轻芮往自己身后拉了一些,一副保护的姿态,面无表情看向她,“哪里来的你就回哪去,我妈要认你是她的事情,你等出来再说吧。”

    就林安菱做的那些事情,他对她这个人就看不上眼。

    认她?

    那他脑子一定是被踢了。

    动静不小,徐振南都从里面出来,他穿着围裙,正在给徐轻芮做她喜欢吃的咖喱,看到林安菱,眼底一闪,复杂的情绪涌上来。

    徐轻芮自然是瞧见了,正悄悄往后退一些。

    有些事,彼此心底不说,其实还是存在,如同现在,他们三个才是留着血缘关系的一家人,而她我,就是一个外人,没有资格说话的外人。

    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就好,静静哄着怀中的孩子。

    “爸,我是菱菱啊。”林安菱见徐振南出来,就像见到了救命稻草,等周彩燕出来?哪得需要多少年?

    徐振南也算她的父亲,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模样,心肯定也软,使他们将她生下来,难道不应该管?

    这么些年,不在她身边,应该更加愧疚想要补偿才是。

    这一声称呼,徐振南的确有些动容,上下看了看她,嘴唇动了动,还未出口已经被徐言卓打断,冷哼一声,“我们家可不养闲人,我妈欠了好多钱,我和爸每个月都要还,行吧,既然你也是她生的,也跟着我们一起还好了。”

    上下瞄了对方一眼,大概也知道她在打什么注意。

    徐振南心软,但他可不想引狼入室。

    “凭什么我要还?”林安菱脸色骤变,一下脱口而出,看到徐言卓眼底的讥诮,这才发觉被套,可惜说出来的话再也收不回来。

    她又没钱,整个人慌了起来。

    “不还要你何用?”徐言卓语气冷冷,锐利的目光扫向她,充斥着满满的厌恶。

    以往,他就十分讨厌她,也不会因为血缘的关系改变,对方做的事情,让他无法原谅,连自己养母都能下药,甚至希望对方死,也不配出现在他们徐家。

    再者,选择她,不就等于放弃徐轻芮?

    他不可能这么做。

    林安菱还想反驳,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她转头,看到林浩正从那头走过来,对方看到他也是微怔,而她可能还活在梦里,一下觉得委屈无比,“哥…”

    她怕是忘了她对沈映蓝做的事了。

    林浩倏然沉下脸,走了过来,冷冰冰道,“你认错人了,我妹妹是温舒韵。”

    这句话,一下将她打入冰窖,她颤抖着声音,“哥,你别这样,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也改了,都改了,什么都不争,真的,我们不是做了这么久的兄妹吗?我…”

    “我说你人认错人了!”林浩语气拔高,呵斥她一声,“什么都不争?你能争什么?你怕是现在脑子都不清醒吧?”

    他认为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事情,就是从小对她溺爱,最后连他的母亲都险些被害,果然,白眼狼你养不熟,也别指望养熟。

    林安菱脸色憋红,这样的耻辱,她还得生生受着,哽咽着声音,发泄着自己的委屈,“这又不是我自己愿意的,我被富养了二十几年,突然没有理由,没有选择从高处跌入地狱,又有谁在乎我的感受?如果一开始不是被换,我在徐家长大,我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言外之意就是宠你有错呗。”徐言卓撩着眼皮看向她,“这话我得反驳一下,有些人啊,心底还是有逼数和底线,你没有,别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我说句不好听的,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货色,对不对你好都一样。”

    林安菱被反将一军,脸色被铁青又难堪。

    “进来吧,要吃饭了,我都饿死了。”徐言卓看向林浩,催促着。

    林浩走进进去,徐言卓一点都没犹豫,“啪”一下,直接把门关上,一个眼神都没再给她,仿佛对待一个陌生人,或者,对待陌生人都没这么冷血。

    林安菱站在门外,里面一阵阵说话声传来,还带着婴儿的笑声。

    她眼底怨恨泛起,扭头就走,还真久不信了,她咬咬牙,还能生活得不好?等她出人头地,他们也别来求她,到那个时候,她也要见他们狠狠羞辱一遍。

    家人?

    她觉得就是狗屁!

    屋内。

    “爸,你做什么呢?”徐言卓趁着打饭,回到厨房,“就算她是我亲妹妹,可是我只认小芮一个,你再这样,然后小芮多尴尬?下次人家不回来,你怎么办?”

    徐振南心不在焉,刚刚又放生了那件事,本就让人多想,徐轻芮又处于特别尴尬的地位,万一误会了什么,那可就不好了。

    对方叹了一口气,“爸也没想什么,只是有点胸闷,你说,她…”

    “别她她她她了,你以为人家真想来认你啊?”一徐言卓直接打断,“就她好吃懒做的性子,估计向来混吃等死,顺便骗骗你的钱,林安菱就是一只白眼狼,你还想引狼入室,到时候一家就不对安宁!”

    徐振南摇摇头,一脸无奈,但也明白他的意思。

    再次出去的时候,他脸上没也异常,还将徐轻芮爱吃的咖喱鸡放在她面前,“多吃点啊,瞧你瘦的。”

    现在的生活的确很好,每一周徐轻芮至少来看他一次,徐言卓工作也越来越好,他早上去卖卖早餐,也能得到一份非常不错的收入。

    他不想去破坏,对徐轻芮的疼爱不作假,哪怕剥去血缘关系这一层,也不会改变半分。

    “谢谢爸。”徐轻芮笑得很甜,心底的忐忑也逐渐放开。

    “你又在说什么鸟语?”徐言卓看着不断在林浩怀里蹦跶的林睿,笑着倾过去身子,在他脸上掐了一下,下一秒被林浩打掉。

    林睿看到这一幕,笑了起来,挣扎得更欢了。

    “笑我?”徐言卓看着那个他,朝他伸手,“来,舅舅抱,你最近好像又长大了不少,让我看看你是不是重了。”

    林浩抱着儿子转了个身,没理他。

    徐言卓:“…”

    这个妹夫,也太没给他面子了吧?

    此时。

    林安菱失魂落魄走在街上,其中,一家商场大屏幕上正在放着温舒韵以前的代言,看着那张脸,她眼底浓浓的恨意涌起。

    曾经你最看不起的人,如今在站在了你想象不到的高度,那曾经是她的位置啊。

    出狱以来,得知温舒韵是林家的女儿,已经被林家人认回去,甚至还获得林氏股份,嫁给靳绍煜生了儿子,每当听到这个消息,她都险些崩溃。

    为什么?

    命运为什么这么不公?

    夜晚悄悄降临。

    她摸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兜,想哭都哭不出来,一切的怨气又加在了温舒韵身上,都是这个贱人,如果不是因为她,自己也不会落到这幅田地!

    等着吧,她会用一辈子去诅咒她,诅咒她生不如死!

    ——

    “这段时间去做一下市场调研,尽快把这资料给…”江靖才话说到一半,被放在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打断a他的思路,看了一眼,接过来,“喂?”

    “你在忙吗?”邹语轻声的话语传来。

    “恩。”他打了个手势,让一边走,解释道,“最近在打进时常,有很多调查需要做,所以会忙一些,怎么了?”

    “我…我在a市机场,你能来接一下我吗?”她越说声音越小,“你和小凯都在这里,我一个人待在家里也不放心,所以我就过来了。”

    “你怎么没告诉我一声?”他蹙起眉头。

    邹语沉默。

    若是提前告诉,他们阻止呢?她不想等,自从他回来之后,她每天都寝食难安,半夜时常惊醒,整个人十分焦躁。

    她用半辈子去守护的东西,不允许出现一丝丝差错。

    “总裁,会议可以开始了,部门经理都到了。”白皛皘穿着职业套装,打扮得干脆利落,看起来有些雷厉风行,做事也的确如此。

    “我派人去接你,你就在机场,别乱走。”江靖才说完挂掉电话,看向白皛皘,“你现在去机场一趟,把我太太接回家。”

    邹语认识的人不多,白皛皘她也认识,更方便一些。

    白皛皘顿了顿,点下头,“好。”

    机场。

    邹语拿着一个行李箱,坐在椅子上,手里紧紧拽着手里的手机,看着这个记忆深处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再次踏入这里,内心除了忐忑,还有恐慌。

    但她还不能表现出来。

    一切都会好的,也不会有人发现,她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接近一个小时后,白皛皘才走了过来,看着坐着的邹语,眼底闪过疑惑,对方这幅样子,怎么感觉是匆匆赶过来?江靖才又不是一个滥情之人,按理说也没什么好担心才是。

    心底哪怕思绪千万,她脸上也不会表现出来,上前去,恭敬叫了一声,紧接着道,“夫人,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所以来晚了。”

    “没事没事。”邹语站了起来,摇着头。

    “行李我帮你拿,总裁还在开会,我先送你回去。”她脸上挂着笑意,这般出口。

    “好。”

    白皛皘推着行李,走出去被司机放到车上,两人坐了上去。

    邹语望着a市的夜景,有些恍惚,二十几年,变了好多,她都记不清这里是哪了。

    透过后视镜,白皛皘暗暗观察她脸上的神情,心底疑惑更甚。

    她算是江靖才的得力助手,这几年,也断接触得多,对邹语也就了解一些,这个女人,一切以江靖才为中心,看上去永远是一副温柔随和的模样,这幅样子倒是让人看不透了。

    “白经理。”邹语倏然收回情绪,唤了她一声。

    “恩,夫人你说。”

    “你的市场打入顺利吗?”她像是随口一问。

    “还是十分有前景,已经约见了乔氏的总裁,他对我们的项目比较兴趣,明天就回进行进一步的商谈,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今年之内就会取得不错的成绩。”白皛皘接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