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3: 乖,听话一点
    温舒韵一路充斥着疑惑,紧紧拧着眉。

    她刚刚看到了乔海瀚的侧脸,而对方坐在副驾驶座,驾驶座上是一个女人。

    准确来说,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干练的女人,她甚至能感觉得到对方不善的气息,一种直觉,无法言喻的直觉,就像心中一闪而过的念头。

    想了一路,到了乔家。

    停好车子,走进去。

    “二少奶奶。”佣人开门,恭敬叫了一声,她点点头,往里走去。

    扫了一圈,靳绍煜正与乔郭坐着聊天,她还特意捕抓他的神情,希望能看到惊喜,结果对方根本没露出一点惊讶,冲她勾了勾唇,“过来怎么不给我到电话?”

    “忘了。”温舒韵找了个蹩脚的理由,从上飞机那一刻就期待的事情,如今落了个空,心底弥漫着小失望。

    倒是小家伙没辜负她的期待,从见到她那一刻开始,将玩具一丢,眼底露出欢喜,快速往她爬过来,抓上她的裤脚,萌萌的大眼望着她。

    温舒韵升起的那点失落被他治愈,蹲下身子将他抱起来,“嘟嘟这几天在家有没有乖乖的?”

    小家伙伸手抱住她,笑得别提多开心,手舞足蹈。

    她将他胸前的小毛巾拿了出来,替他擦擦口水,语气嫌弃,眼底却溺爱无比,凑过去亲了一口,“有没有好好听爸爸的话?”

    “咿咿呀呀…”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她的意思,边说边点头。

    温舒韵也不和他计较,抱着他坐下来,叫了乔郭一声,对方点点头,目光落在她怀中的靳永奕身上,对于这个曾孙,他的喜爱无以言表。

    姚茵晴在一旁都感受出来酸味。

    几人没聊多久,乔海瀚罕见的没通知自行回来了,乔立鸿夫妇如则是这几天都在,乔立豪则有一段时间没回来了。

    对方在外面养人已经不是秘密,姚茵晴前些年也闹,闹死也解决不了问题,随着孩子长大,她反而镇定了,捆绑这对夫妻的不过是利益罢了。

    “今天还挺热闹,煮我饭了吗?”乔海瀚单手插兜,往里走着。

    “海瀚,你在说什么?这也是你的家。”姚茵晴热络对他说着,对方点点头,也在沙发上坐下来。

    温舒韵一看到他,抬眸望去,正对上一双戏谑的眸子,很快她便移开,脸上没变化,心底却不知怎么滴,有些闷。

    简单点来说,就是不爽。

    许是小家伙太想她,一直躲在她怀里,小手抓着她的衣服,动来动去,还要把各种玩具拿来给她看,但又勾不着,不断往前倾去。

    乔郭看了哈哈哈大笑,上前将玩具递给他,小家伙卖笑,眯着眼,一高兴就乱动,现在渐渐长大,温舒韵还是要用点力气才能抱住他。

    靳绍煜一个眼神过去,小家伙可不怕,将手里的玩具往他面前伸,然后又伸回来,歪了歪头,看向他,样子有傲娇又有点可爱。

    温舒韵都忍不住笑了。

    乔郭又将一个玩具伸到他面前,叹了一口气,话语里都在上了几分笑意,“你爸爸那个臭脾气,你这样要把他气坏咯。”

    小家伙似乎对他这次拿的玩具更加有兴趣,立马丢掉手中那一个,咧开嘴笑,双手伸过去,将他给的玩具接过来。

    “嘟嘟,别乱扔。”温舒韵看着滚到茶几下的玩具,一脸无奈。

    “小孩子嘛,还不懂,等他长大自己就会懂了。”乔郭摆摆手,一点都不介意,看向小家伙的时候,很是喜爱。

    小家伙捏了捏鸭子,能叫出声,他眼底变了变,又捏了几下,似乎像是打开一个新世界,躺在妈妈怀里,不厌其烦捏着手里头那只鸭子。

    吃饭的时候,一家人聚在了一起。

    温舒韵抱着小家伙,先给他喂饭,小孩子闹也是很正常,心性不稳,一会看看这,一会看看那,不过小家伙倒是饿了,乖乖吃好半碗饭,然后才胡闹起来。

    一吃好,靳绍煜便将小家伙抱了过来,放在了不远处,由佣人看着,也在他们的视线里。

    温舒韵还以为小家伙会不舍,看到玩具,爬得比什么都快。

    饭桌上。

    “门口那辆红色的超跑不错。”乔海瀚突然挑起这个话题,好似随意一提。

    “红色超跑?”乔郭看向他。

    “小瀚,你想开红色超跑?”乔立鸿也抬头,淡淡出口,“都三十岁了,该收收心,好好在公司上班。”

    “我也就一提,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乔海瀚接话着,目光又落到温舒韵身上,一秒后又移开,喝着他的汤,“我车库里有。”

    “有你说什么?”乔郭沉声出口,又出口,“你给我安分一点,天天搞出一堆事情,你爸也说了,都三十岁的人了,好好上班,整天想有的没的。”

    “爷爷,我知道,我知道。”乔海瀚受训,连连认错,看起来还是一副不靠谱的模样。

    这个话题也没继续下去,不过,温舒韵心底却倏然打起警钟。

    她刚刚开车跟踪乔海瀚,现在对方这么说和她有没有关系,是不是想警告她些什么?

    仔细一想又不可能,她明明离得很远。

    一顿饭还未结束,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附带着雷声,乔郭就势让靳绍煜一家留下,他看了看天,乔家又离别墅比较远,这样开车也不安全,也便答应下来。

    吃好饭后,雨已经停了,不过道路滑,他们也没回去。

    众人在大厅坐着聊天,靳绍煜在照看小家伙,徐巧柔和姚茵晴在厨房,温舒韵也进来,她还要给小家伙做苹果泥。

    坐好之后,她端了出去,卿一给她打电话。

    将碗给靳绍煜,她拿着手机往后院走,将要开始接电话,乔立鸿的声音从走廊那头传来,“这件事我是无能为力,我现在掺和不进去。”

    “你也别想太多,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会,不会的。”

    温舒韵第一反应就是掐掉电话,放慢了脚步。

    乔立鸿温文尔雅,话说向来也是十分和气,但是他现在的语气,怎么有点怪异?

    有点…像在哄人?

    可,徐巧柔不是在客厅吗?

    他这个大伯不会也在外面养人了吧?但好像又在商讨什么事情,对方好像是有什么请求。

    “我现在不方便多说,一会给你电话。”

    他一说完,温舒韵立马将手机拿了起来,率先往前走,假装出一副正在往这边走,音量还提高了,“怎么了?你说。”

    乔立鸿也转身走来,两人对上,她眼神愣了愣,有些歉意,显然像一副意外撞见他的模样,对方也点点头。

    “恩,对。”温舒韵往边上走,声音放低了很多。

    乔立鸿走到拐角处的时候,余光扫向她,话语声也断断续续传到他耳里,“这么突然?你想好了?”、“不是,你要好好想清楚,这种事不能意气用事。”、“他是谁?你们才见过几面?”…

    他收起眼底的疑心,走入客厅。

    温舒韵早就没离他,心思都被打电话过来的卿一夺去,她有些急了,“婚姻可是一辈子的事情,一下就订婚了,然后就是结婚吗?”

    “恩。”卿一回答得很干脆,“先订婚,结婚也会在今年完成。”

    “那嘉恒哥呢?”她忍不住出口,“你不是喜欢他吗?”

    “小韵。”卿一唤了她一下,缓缓出口,“都这么久了,我放弃了,或许我真的不是他喜欢的类型,本来应该是这种结局,我就不奢望了。”

    她以后会继承公司,会在商场奔波,而他也不需要这样的妻子。

    温舒韵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知道卿一在追求林嘉恒,追了几个月,还时常跑来问她林嘉恒的爱好,后来好像发生了争执,但是卿一也不愿意多说,愿意以为好了,结果得来这么一个消息。

    “改天请你吃饭。”卿一突然转移和话题,“很抱歉,都没有好好请你吃过饭。”

    两人都只是在网上两天,而且,她本身也不太会和人交流,不懂如何去经营感情,朋友本身就很少,温舒韵是个相处起来很舒心的人。

    “这个倒不用啦。”温舒韵婉拒着。

    “带上嘟嘟吧,我只看到照片,他长大了好多,真可爱。”卿一又在那头说,“明天你有时间吗?”

    “恩。”温舒韵也没多坚持,她的行程没有很满,周尘给她放了几天假。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这才挂掉电话。

    温舒韵走回大厅,心底情绪复杂。

    靳绍煜已经喂好小家伙,见她过来,小家伙倾过身子求抱,她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意,接了过来,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没坐多久,乔郭上去休息了,剩下的人也就散了。

    深夜,房内。

    小家伙已经被温舒韵哄睡,她忍不住将今天看到乔海瀚的事情告诉他。

    “还跟上去?”靳绍煜脸黑下来,“我跟你说过多少次…”

    温舒韵一看他脸色都变了,连忙凑上去,伸手捂住他的嘴,撅着红唇,“不是,不是,我没往下跟,就是在大街上,大街上能发生什么事?而且,隔得很远很远呢。”

    靳绍煜面色又缓了下来,看着她,无奈道,“以后这种事你别管,要是看到你就当没看到,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照顾宝宝,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哦。”温舒韵点头,帮小家伙把被子往上拉一点,凑过去想吻一下他,还未吻到,整个人被抱着往后拖,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压在身下。

    “干嘛呀。”她被吓了一跳,伸手推了推他。

    “干有趣的事情,配合我就好。”她还要挣扎,靳绍煜直接把她的手放在头顶,附带磁性的声音传来,“乖,听话一点。”

    他温热的气息就喷洒在耳边,温舒韵觉得很痒,她转了转头,扭动了几下,带着笑意,“不要啦,我要抱着宝宝睡觉,累死了。”

    “一会给你抱。”

    “我不…唔…”

    温舒韵没得反驳,直接就被某人吃抹干净,最后都气喘吁吁,累得眯着眼。

    靳绍煜很遵守承诺,将熟睡的靳永奕放在她怀里,然后再将两人抱在怀里,凑过去在她耳边低低道,“宝贝,乖点配合就不会这么累。”

    温舒韵闭着眼,抱着软绵绵的小家伙,没理他。

    “还是说,你喜欢我蛮力一点?”耳边又传来一道声音,他还轻笑出声。

    她实在忍无可忍,转身就往他下巴上咬了一口,“住口!”

    靳绍煜“嘶”了一声,死皮赖脸凑过去,“生气啦?老公疼你呢,不气不气。”

    “…”

    流氓!

    果然正对俗话,男人都是一个样!

    ——

    a市城中村。

    夜晚,街道上商贩摆卖着各种东西,吃食可能与垃圾堆就隔着一道墙,地上凌乱肮脏,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旅馆,价格低廉到仅需几十块一晚。

    当然,对于很多男人还说,还有更好的去处。

    往里再走一些,遍布着许久“成人用品”店,有自助机,也有人工售卖,一层层黑不溜秋的楼里,门口站着一些衣着暴露的女人。

    个个花枝招展,用劣质的粉底画着浓浓的妆容,身上也带着廉价的香水味。

    底层楼,几个女人正围着浑身**的女人。

    其中一个女人直接抬起脚就提了过去,“了不起了?才来几天啊?变着花样跟我们抢客人?你倒是能耐啊,你怎么不接着能耐啊?”

    冯妮缩在角落,环抱自己,没敢出声。

    “你不是能耐吗?倒是出声啊。”那个女人居高临下看着她,更加嚣张,“拿出你勾引男人的本事啊,才入行多久,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冯妮哭着,不断求饶。

    她最懂的就是低头认错,善于伪装。

    从小到大,这一招都很有用,可这一次,她还真错了,这群女人,游刃于男人间,最看不惯的就是她这种绿茶婊行为,冷笑了一声,根本没放在眼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