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9: 林嘉恒,再见
    时间一晃而过,到了七月底。

    剧组放了四天假,温舒韵回来之后,在家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带着靳永奕便回到林家。

    她这段时间忙着拍戏,都好久没回去。

    林家客厅内。

    林睿比靳永奕还要大上三个月,不过坐在一起,察觉不是很大。

    “嘟嘟的脸都快方了。”温舒韵看着儿子,伸手上去摸了摸他肉肉的脸颊,“太能吃了,也不知道像谁,以后要成胖子了。”

    说着,她自己脑补出靳绍煜胖百来斤的模样,脸色更难看了。

    太毁形象了。

    “乱说什么?”沈映蓝无奈,开口道,“小孩都这样,等他再长大一些,就会瘦下来,你啊,到时候别嫌他瘦下来不萌。”

    许是被说中心思,温舒韵心虚微微低头。

    小家伙看了看妈妈,也伸手捏了捏他软软的脸蛋,力道还不小,一捏口水就往外流。

    沈映蓝连忙把他手放下来,煞有其事叮嘱,“嘟嘟啊,不能乱捏,把自己捏疼了,又是你妈妈给你做的坏榜样。”

    小家伙将手放下来,笨拙点点头,认真说着他的鸟语。

    “真乖。”沈映蓝眉开眼笑,将自己的手收回来,还未转身,小家伙又拿起自己手,往脸颊抓去,还笑了起来。

    将众人惹得发笑。

    沈映蓝又要走过去,温舒韵制止住她,“妈,你别理他,一会他就忘记了。”

    小孩子也是有微妙心理,有时候越说他越做。

    闻言,沈映蓝也就没管,只当没看到,果然,没人在意他之后,小家伙又和林睿玩了,很快便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小睿这性子,和谁玩都得吵,就嘟嘟能容忍他。”郑丹荷看着一起玩的两人,笑得满眼都是褶皱,目光慈爱。

    “嘟嘟脾气是好。”陈珊接话着,众人视线落在地上玩耍的两个孩子身上。

    林睿又看中了嘟嘟手里的玩具,伸手就要去拿,被他抢了又去,嘟嘟也不生气,转身又去拿别的玩具了,将小车子开了起来,还会冲对方笑。

    很讨人喜欢就是。

    林家这一辈就林睿一个,所有玩具都是他的,都是他自己玩,突然又来了一个小孩,虽然说能一起玩,但小孩子嘛,总有点被抢玩具的心理。

    嘟嘟喜欢自己摆弄,不和他分享,这就林睿小小的心灵受到创伤,自然要上去拿回来他的玩具。

    “还会让人。”沈映蓝看着嘟嘟,也是一脸宠溺。

    “他性子就这样,小睿也很乖。”温舒韵扯开了一抹笑,看向自己的儿子,心里头直叹气。

    在他们家啊,靳绍煜怎么说也不听,都被她撞见几次抢小家伙玩具,肯定不是为了拿来玩,有时候就是单纯惹毛小家伙。

    她也很无奈啊,自家儿子这个品行培养得很不容易。

    晚间。

    林家人陆陆续续回来,温舒韵看到林嘉恒也回来了,眼底闪了闪。

    “小韵妹妹。”林展弘一进门就看到她,叫了一声,又看到地上的嘟嘟,走过去就抱起来,蹂躏了几下之后,放在肩膀上。

    男孩子都比较喜欢冒险。

    哪怕林展弘把他轻举起来,他都不怕,笑得开怀,温舒韵却看得心颤,连忙制止。

    “没事,摔不到。”林展弘说着也捏了他脸蛋几下,看着他胖乎乎的脸,“小胖子,你比上次又重了,怎么这么能吃?”

    “说什么呢?”陈珊轻斥一句,“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事实嘛,我上次抱都没这么重,浑身都是肉。”林展弘非但没收敛,看向小家伙,“我们林家没胖基因啊,你爸爸小时候是不是很胖?”

    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损靳绍煜的机会。

    他说这话的时候,靳绍煜恰好从门外进来,淡淡瞄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怀中的小家伙,没接话,叫了几位长辈。

    “这不叫胖。”林嘉恒在旁边开口,顶多是有肉了一些。

    “阿煜没胖过,嘟嘟的体重也是在标准体重内的。”温舒韵在旁边说着,上去就将儿子抱过来,瞪了他一眼,“还敢嫌弃我儿子,不给你抱了。”

    “诶,我就说说。”林展弘笑着反驳。

    嘟嘟待在温舒韵怀里,看着舅舅。

    “来来来,舅舅抱你坐高高。”他还不死心,向嘟嘟伸手,嘴里还诱哄。

    温舒韵说不给抱就不给抱的?万一她儿子就喜欢让他抱着呢?毕竟他长得这么帅。

    要是靳绍煜抱着他可能有点希望,现在是温舒韵抱着,他手还未伸过去,小家伙抱着妈妈对脖子,将头扭到身后。

    这番举动,让在场人大笑。

    太得温舒韵心了,抱着他手又紧了紧,不愧是她亲生的。

    “嘟嘟,你这就不对了。”林展弘收回手,还试图说服小家伙,可对方明显不买账啊,只能作罢。

    饭后。

    林家人坐在一起聊天,气氛可比在乔家热闹多了。

    家有一小,如有一宝,何况现在还有两个呢,别提多热闹,小孩子又比较可爱搞笑,行为动作让人笑个不停,也让人疼到心坎里去了。

    水果被端了出来,两个小孩可不能直接啃,都是吃果泥或者水果汁,林睿爬过去抓着徐轻芮摇摇晃晃站起来,看向对方手里的苹果,凑上去想要咬。

    还这么小,当然不能让他咬,徐轻芮对他摇摇头,把苹果给林浩,自身将他抱起来,给他喂水果泥,靳永奕观察着林睿。

    他这时候模仿能力有些强,看了看妈妈,妈妈正正在聊天,又看了看爸爸,爸爸手里也拿着一个东西,好像很好吃,他快速也爬了过去,坐在爸爸腿边,抓着他的衣角,不能向哥哥一样站起来,他一脸失望。

    伸手,抓住爸爸的手,往下拽了拽,他也要吃。

    靳绍煜低头看了看小鬼头,见对方的目光落在他手中的苹果上,难得没犹豫,伸到他面前。

    小家伙眼底一亮,满心欢喜,张嘴就咬。

    下一秒,整张脸皱了起来,连忙松开嘴,缩着脖子,眼睛都眯了起来,口水一直往外流,粉色的小舌头不断往外吐着,舔着他唇瓣。

    “噗噗噗…”他往外吐口水,不断在摇头,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看到靳绍煜手中的苹果,害怕往后退,转身就爬走了,速度非常快。

    “哈哈哈。”目睹全过程,林展弘不厚道笑出声,“瞧这小子被他爸爸坑的。”

    “这苹果挺甜的啊。”沈映蓝一脸疑惑。

    “阿煜!”温舒韵狠狠瞪了靳绍煜一眼,板着脸,“你在做什么?”

    小家伙都躲得远远的了。

    “不酸。”他一脸无辜,自己吃了起来,就是上面有那个小鬼的口水,让他十分嫌弃,但他肯定是不能表现出来的。

    “不酸他怎么会这样?”她可不信他,但这么多人在,也不能上去尝一口。

    “估计咬不动吧,挺甜的。”他依旧面不改色。

    温舒韵:“…”

    鬼信他。

    “虽说也需要给他尝尝各种味道,刺激一下味觉,但是如果真被酸到了,嘟嘟下次该对苹果抵触了。”沈映蓝轻声说着。

    听她这么一说,温舒韵又狠狠削了靳绍煜一眼,眼底警告,对方还一脸无辜,让她一忍再忍。

    回去收拾!

    “下次给他喂甜的,也就不抵触了。”郑丹荷在一遍插话。

    “也是。”沈映蓝点点头。

    林嘉恒坐在一边和林冠磊聊天,郑丹荷突然叫了他一声,“嘉恒啊,你今年都29了,再过一年都三十了,小浩的孩子都这么大了,虽然奶奶不逼你,但是你也得自己考虑考虑吧?”

    对方岁数越来越多,她也跟着操心。

    前几年说还小,也的确还小,这一晃了,就三十岁了。

    她思想里还是有些传统,而且,这年纪越大可就越挑剔,到时候可就冒犯了。

    今年林嘉恒频繁被点名,他也很无奈,“奶奶,这种事急不得,顺其自然吧。”

    “这要顺其什么自然?”郑丹荷可不依,“两个人相处相处着不就有感情了吗?你看当年我和你爷爷,我们…”

    “行啦。”林崇辉沉声打断,脸色有些不自然,“天天拿这些事来念叨,你说你是不是闲的?嘉恒还娶不到人不成?”

    关于林崇辉和郑丹荷的爱情故事,就连温舒韵都听了好些遍。

    一个富商的儿子,在街角看到一位家道中落人家的小姐,然后求娶,没有思考,那位小姐也就嫁了,人家以前还留过洋呢,看着浑身铜臭味的丈夫,现在不是过得挺好吗?

    后面还擦出爱情的火花呢。

    “这不是娶不娶得到的问题,好姑娘都要被抢走了。”郑丹荷坐着嘀咕,到底活了好几十年,她思想还是有点封建。

    再则,能不着急吗?她半只脚都要踏入棺材了。

    林嘉恒附和着,“我尽力,奶奶,这种事也急不得对吧?”

    “奶奶也没催你。”郑丹荷又有点心虚了,她也知道不能为结婚而结婚,现在离婚率越来越高了,也不能葬送孙子一辈子的幸福。

    但也比较忧心,就是一种比较复杂的心理,也很无奈啊。

    “我知道,奶奶是为了我好,我明白。”他点头着,倒是让对方脸上的焦虑缓了不少。

    聊了一会天,林嘉恒起身走到后院。

    月亮悬挂天边,远处群星闪耀,静谧中带着虫鸣声。

    他望向远方,像是在看远处的天空,可又不想,脑海放空,思绪很乱很乱。

    转眼间都快三十了。

    耳边突然就传来卿一曾经对他说的话,她对他有感觉,问问能不能交往,试着发展一下,婚姻和一个喜欢的人在一起,似乎不会太糟糕。

    现在想想,其实很有道理,到了他们这个年纪,早就过了为爱情奋不顾身的年纪,更多的是考虑利益和获得,现实占了更多的比重,而他当下不需要考虑这些,对她说的话才比较接受不来。

    其实她说的很对,有感觉,试着发展培养,总比相亲或者为结婚而结婚好得多。

    不过,最近好像都没有见到她了。

    温舒韵走出来便看到他笔挺的背影,单手插兜,一动不动站着,像是陷入了沉思。

    “一个人在这做什么?”她走过去,轻声询问。

    “突然觉得有点闷,出来透透气。”他收回思绪,冲她笑了笑。

    “闷?”她挑眉,有点点头,“不过这里的空气的确很新鲜。”

    微风徐徐,风景甚好。

    “恩。”

    林嘉恒本身话就不多,两人又陷入了沉默,倒是她先开口,“后天,她的订婚宴你会去吗?”

    “谁?”他本能反问。

    温舒韵心底了然了,叹气道,“卿一啊。”

    看来订婚都不告诉他,这可是死心的节奏,也是了,像那么要强的人,努力几个月无果,是该灰心了,也不存奢望。

    她不知道,林嘉恒最后的一番羞辱和斩钉截铁的语气,断绝了卿一的念想。

    林嘉恒脸色一下僵了,心闷,很闷,带着一股突如其来的刺疼,倏然袭满全身,又极快消失,却让他很不舒坦,好一会,开慢慢开口,“什么时候的事?”

    他怎么不知道?

    “半个月前就知道了吧,是联姻,好像和宋家二公子。”她想了一下,接话着。

    “哦。”他轻轻吐出一个字,她却看出他有些心不在焉,还是决定开口,“我知道她喜欢你,还特意找我了解你的喜好,不过嘉恒哥,我知道的也不错。”

    “还给嘟嘟送了好些玩具,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你们之前发生什么我也不是很了解,但她做到这样,心意的确是有的,这次订婚她也没告诉你,估计也就彻底告别了吧,如果你也不喜欢她,那也没关系的,这样也挺好。”

    “她说,会回到她原来的轨迹,事业上拼搏,也会尝试去接受她的未婚夫,努力过好自己的生活。”

    卿一这么做倒不是绝情,喜欢过的人,彻底放手也是一种洒脱,正如她所说,回到她原本就应该过的生活,不存奢望,也不让自己有这方面的念想。

    对她来说,是最好的方式。

    林嘉恒沉默,没接话。

    黑暗中,温舒韵也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韵韵,嘟嘟找你呢。”沈映蓝的声音从屋内传来,温舒韵应了一声,又对他道,“嘉恒哥,我先进去了。”

    转身她就发现异常了,对方虽然不多话,但还是不会不回话,走了一段路,他再次转头,发现对方依旧站着,一动不动。

    人们常说,现实无奈也不似童话,她在想,或许有别的可能呢?

    无论怎么样,她都做到了自己应该做的,尽人事,听天命吧。

    嘟嘟闹得很凶,哭着找他。

    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一言不合也只剩哭闹了。

    她走过去,将小家伙抱在怀里,他蹭着她,半眯着眼,“是不是困了?”

    “应该吧,现在也晚了,抱他上去睡吧。”沈映蓝看着他昏昏欲睡的模样,多半是了。

    “恩,妈,你也早点睡。”温舒韵抱着小家伙,轻轻拍着他的背,往楼上走去。

    到了房内,小家伙已经睡了。

    “真好哄。”她轻笑,侧头吻了吻他的发顶,没有将他放在床上,而是来回走了几圈,直到对方熟睡,才慢慢放下来。

    刚被放下,小家伙撅着嘴,自己嘟囔着,手脚动了动,又安静了下来。

    温舒韵替他盖好被子,凑过去又在额间亲了一下,眼底都是对他的爱意。

    抬头,便看到坐在办公桌上的靳绍煜,对方正看着她,板着一张脸,也看不去什么多余的情绪。

    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林家,偶尔一家人回来这里吃饭的时候,也会过夜,所以她这个房间装修还是很齐全的,连他可能用到的办公桌都放了进来。

    想起刚刚的事情,她走了过去,抿了抿唇,还是带着商量出口,“阿煜,下次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对宝宝?苹果酸的就不要给他吃,可以给他舔一下,这样他也会知道的。”

    她注重孩子全方面的发展,包括情感,也包括他的心理,不想靳永奕留下任何的阴影,想给他最好的童年,也想给他来自父母最好的爱。

    靳绍煜抬眸看了看她,没说话。

    她沉默一下,又走近一点,“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和宝宝作对?他才那么小,爸爸应该是他心中的英雄和崇拜的榜样才是。”

    “…”

    他不想当那个小鬼头的榜样,互相伤害好了。

    “不过宝宝还是很喜欢你。”她又笑起来,走过去坐在他腿上,可他没有第一时间抱住她,她知道有问题了,侧着头,“阿煜,你怎么不说话?”

    生气了?

    可好像不想生气的样子。

    还是她说错话了?温舒韵心底也相当纠结,这时靳绍煜开口,“你有没有觉得,你对他过度关爱?我很看不惯。”

    “过度?”温舒韵一怔,想了想,询问出声,“有吗?”

    她是在小家伙身上放了很多的心思,但也没有到过度关爱的地步吧?

    一直都很注意自己的尺度,小家伙目前为止也没养成什么坏习惯,一直都比较好啊。

    “恩。”靳绍煜肯定点点头,缓缓道,“就比如我受到了忽视,在一个家庭中,父母关系的和谐恩爱,也能会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家庭氛围。”

    “额…”

    话是没错,她听着怎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还未等她想明白,脖颈被吻了,细细碎碎的吻落下来,痒得她逃躲,又被人圈住,一路往上吻,最后含着她粉嫩的红唇,辗转反侧着,不断攻略城池。

    在她迷情意乱至极,他略微沙哑的声音传来,“一起洗?”

    不经大脑,她便已经通知。

    两个小时后才被靳绍煜抱出来,虽说也是在自己家,但超级羞涩,上床就直接躲在了被窝里,都羞得不敢出来见人,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灯关掉,灯关掉啦。”

    靳绍煜低低轻笑了两声,将灯关掉,然后才上床,躺下之后,将人捞在怀里。

    她乖乖躺着,回抱他。

    好一会,他以为她都睡着的时候,她突然往上蹭了蹭,更用力抱住他,微微昂了昂头,清脆低柔的声线传来,“我想给嘟嘟最好的爱,我想把我能给的最好的东西都给他,我会这么爱他,也是因为他是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生命的延续,尤其,他很像你。”

    “阿煜,他是我们爱情的结晶。”

    “我…唔…”

    话没说完,再次被扑倒。

    旁边的小家伙睡得很熟,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而从明天开始,他将会迎来爸爸的好脸色,事实证明,会受爸爸爱戴和他乖巧长得萌没关系。

    一切都是妈妈的功劳。

    此时,另一处。

    林嘉恒原本应该在林宅过夜,可温舒韵的话在他心里掀起一阵大浪,无法平静,他什么都没想,拿着车钥匙便开到这里。

    以前对面住着卿一。

    仔细回想,距离上一次的见面,好像已经隔了半个月。

    她要订婚了,从此,两人不可能再有情感上的交集,他光这么想,不爽,是真不爽,就像心里头压了一块石头,有些喘不过气。

    盯着房门,什么都没做,就那么盯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只觉得脚底发麻,房门突然被打开,卿一慢慢推着一个行李箱出来,推着出来,站在门口,她停顿了一下,望着屋内,眼底思绪还是涌动。

    她怀着一颗悸动的心,从未有过的热情,然后被冷水扑灭,接下来就应该安分了。

    心底还是好难受啊,想起来就有点闷疼。

    会好的呢,就算失恋也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期,时间能治愈。

    她出神的时候,也给有些无措的林嘉恒足够的时间反应。

    卿一侧头,突然看到林嘉恒的身影出现在她视线里,一身灰色休闲服,拖去白大褂,其实长得也不错,看起来文雅,她扯了扯嘴角,“林医生,这么巧。”

    林嘉恒想了几个小时,一看到她,那些话又变成浆糊了,一句语言都组织不出来,点点头,“恩。”

    卿一也不想自讨没趣,“我先走了。”

    “这么晚了,你拿着行李去哪?”他询问出言,仔细一听,语气是有些急。

    心闷。

    卿一看了看行李箱,回答道:“一些要用的东西,我先拿回家了。”

    来这里住几个月,好些东西被她搬过来,重要的就拿回去。

    “这里…不住了吗?”他心底有不好的预感。

    “恩。”卿一点点头,紧接着又开口,“这段时间麻烦了,现在被调去了分公司,离这里比较远,所以住着不方便,所以就把自己需要的拿过去。”

    她礼貌解释着,为自己之前的鲁莽道歉,也找了一个不错的理由。

    实际上,这里面是她需要的东西,剩下的就不要了,在短期之内,她会将这套房出售,虽说这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在结婚之前她会处理掉。

    为他好,也为自己好。

    林嘉恒嘴笨,一时就语塞了,也不知道如何接话,只知道点头,还说了一句,“这样也好。”

    简简单单四个字,他说的时候,才发觉出口极难,几乎是从牙齿里溢出来。

    卿一脸上依旧挂着得体的笑意,上扬嘴角,眸光清亮,“是挺好,林医生,再见。”

    再见。

    不悔也不遗憾亦没有怪罪。

    真心实意的祝福。

    林嘉恒,希望你幸福。

    话落,她推着行李箱,一步步往前走,轮子滚动的声音,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在寂静的走廊里格外刺耳,林嘉恒转身,看着她的背影,一点一点远处,一个拐弯,便再也看不到了。

    在他的视线里,已经没有她的身影,渐渐的,连声音也听不到,只有外面传来的车笛声。

    ------题外话------

    不更新,不叫你们等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更,冬季还是很努力在码字啦,晚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