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9: 凭什么只有我在地狱?(二更)
    a市影视城。

    拍戏已经轮到温舒韵和江凯的对戏,还要连拍几十场,可以说任务量还是比较巨大。

    连续拍了一天,她也有些疲惫了。

    “各部门准备,接下来是落水的一幕。”吴康说着看向温舒韵,“现在的温度,水还是比较凉,我们争取一次性过来,避免着凉,拍好你就可以回酒店了。”

    温舒韵点点头。

    “开始!”吴康打了一个手势,镜头开始移动。

    画面里,姜惜洁身着淡青的绣丝长裙,清雅不是不是华贵,脸上画着浓妆却掩盖不了脸上的苍白,她站在桥边,望着远处,不自觉失了神。

    她正面临人生第一个转变。

    前几天被确诊有孕,兄长却被陷害与奸人勾连,如今被捕入狱,定安王府受牵连,之后的路还不知道该去何处,稍有不对,怕是会惨遭灭门。

    帝王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太子党蠢蠢欲动,如今,她兄长入狱,对太子实在不利,她摸了摸肚子,已经嫁入太子府半年,可以说迅速成长。

    太子娶他固然有真心,但其中,利益的心思占了几分,她也清楚。

    兄长一定是被陷害,她又该如何救?

    “娘娘,风大,奴婢去给您拿披风。”身侧的奴婢对出言。

    “去吧。”她没回头,淡淡出口,方才进宫找太子,不过太子好似有意避嫌,根本没见她,无奈,只能回府,如今,也只想一个人静静。

    果然,任何人心都经不起考验,那点情爱更是经不起风浪。

    又站了一会,一个穿着淡青纱裙的女子走了过来,唤了她一声,“姐姐。”

    此为太子新纳侧妃韩佳佳。

    她此时没有心情搭理,随意点头,又将头转了过去。

    “姐姐,你为何一个人在这?气色看起来好像也不好。”韩佳佳又开口,话语里透露着担忧,真假几分就不知道了。

    “有事?”姜惜洁瞥了瞥她,语气极淡。

    她以往都是落落大方形象,太子也夸她贤惠懂事,可如今呢?

    “没有,妾身只是关心姐姐身体,毕竟怀孕比较辛苦。”韩佳佳神色讪讪,圆着话。

    姜惜洁没回她,侧过头。

    奴婢拿来披风,她披上之后,便往寝宫走,韩佳佳微微俯身,目光她离开,眼底闪过一丝阴狠,转身往相反方向走去。

    姜惜洁走在前,两个奴婢走在后。

    临近桥边。

    倏然。

    身后奴婢一声尖叫,她被一股力量一推,脚下一滑,落入水中。

    水,不断涌入她,姜惜洁拼命扑腾。

    还好有奴婢水性不错,游过去就救她。

    这时,岸上才传来一阵阵呼喊,“娘娘落水了,娘娘落水了,来人啊…”

    潘泉与太子此时已经回太子府,太子被叫去处理政务,潘泉正在散步,快步往后院走去,见姜惜洁已经被救上岸,浑身湿透,脸色无比苍白。

    “怎么回事?”他走过去,目光在她面色上略过,珉紧极紧。

    奴婢正要回答,她捂着肚子,眼底闪过慌乱却极力镇定下来,咬着牙,“马上去传太医!”

    那双眸子里,带着心痛,害怕,以及怨恨…

    潘泉看到,心中一怔,垂落的手,不自觉握紧。

    “咔!”吴康声音传来。

    工作人员拿着毛巾连忙走上去,江凯站在原地,看着被众人围着的她,久久没回神。

    “下一场,准备。”

    导演喊完,见江凯没动静,眉头一拧,“江凯,下一场准备。”

    “好。”他往前走了走。

    这一场是他和施正辉的对戏。

    “准备,a!”

    …

    “咔”还没进行一分钟,吴康喊停,“江凯,你神情不对,认真啊。”

    “抱歉。”

    “重来吧。”

    …

    “咔!”

    “这时候语气应该表现焦急一点,不够。”

    “恩。”

    “重来。”

    …

    “咔!”

    …

    “咔!正辉,怎么到你出问题了?”

    …

    “咔,算了,休息一下吧。”吴康十分无奈。

    温舒韵此时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坐上了保姆车,往酒店去。

    到达酒店。

    许欣儿看向一处,“温姐,那里买饮品,我去给你买一杯红糖姜茶,去去寒。”

    “好,谢谢。”她也怕着凉,这样该耽误进度了。

    “没事。”

    许欣儿买回来时,她已经回房间,给对方开门的时候,靳绍煜正巧打电话过来,她便让她放在桌子上,许欣儿也识趣,放下之后便离开。

    聊了一会,靳绍煜打来视频。

    屏幕里,小家伙穿着红色卫衣和黑裤,正坐在他腿上,背景是他的办公室。

    “嘟嘟和爸爸一起去上班吗?”她露出微笑,浑身的疲惫得到缓解。

    “噗噗噗…”小家伙拍着面前的桌子,瞪着眼睛凑得很近,对着她笑。

    温舒韵心软哟,哪怕对方可能听不懂,她也一直与他说话。

    不知不觉聊了一个半小时,挂掉电话之后,她便盖着被子睡了。

    着实是累。

    另一处,林安菱看着屏幕,见桌上完好无损的姜茶,一脸着急,见对方睡下,更是发慌,咬着牙,“你倒是喝呀!”

    可温舒韵根本没有醒来的迹象。

    她气得很,直接拿出包里的小针筒,将白色的粉末溶于水,将针筒插入其中,慢慢吸进去,看着针筒里的液体,她笑得有几分癫狂。

    这要是下去,温舒韵怕是毁了吧。

    “凭什么只有我在地狱?”她猩红着眼,恨意刻骨,“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慢慢享受你的折磨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