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3: 谢谢你关心我太太(二)
    温舒韵第二天起来,病房内空空如也,她一下就清醒了。

    靳绍煜没在了。

    她不经有些伤感,烦躁和不安全感又席上来,只好起身洗漱,企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还会住院观察两天,许欣儿也把她要用到的衣物拿了过来。

    等到她出来,靳绍煜恰好推开门走进来,手上还拎着一个袋子。

    “我出去买了个早餐。”他笑着走来,将袋子放在桌子,然后将早餐拿了出来,询问出口,“饿吗?”

    温舒韵摇摇头,坐下来,昂头看着他。

    靳绍煜眉梢微翘,“我也没吃,一起?”

    “恩。”她点头,又看着他,“阿煜,你昨晚去哪了呀?”

    闻言,他正在动的手顿了顿,扯了扯嘴角,“没去哪啊,怎么了?”

    “是不是一夜没睡?我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温舒韵说完,又指了指他的下巴,长出了青色的胡渣,拉着他的衣角,“我惹的事是不是很棘手?”

    她是正当防卫,重伤还好,可死人了就不一样。

    警方那边肯定是要深究,她也知道事情没那么容易解决。

    昨晚她虽然没醒过来,但在一起这么久,她看到他的感觉就知道很疲惫,昨晚怕是趁她睡着的时候又去处理事情去了。

    靳绍煜将粥放在她面前,“先吃早餐吧。”

    温舒韵也没逼问,接过来,小口小口吃起来,她昨晚也没食用什么,眼下的确是有些饿。

    他在对面坐下,也没瞒着她,直言道,“林安菱不是死于伤势过重,而是医疗事故,是手术中出现了闪失,导致颅内大出血。”

    她听着,睁大了眼,手紧紧的握着勺子,一下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担忧,“针对我的人不是林安菱,她是棋子,暴露之后被杀害是吗?”

    这让她想到了沈映蓝的事件,当时,也有人想要她的命。

    早就知道这件事不简单,这么长时间安稳,她还以为自己多想,原来是真的,危险也一直还在。

    靳绍煜点点头,深邃的美眸变得凛冽,身上温度不断降低,他原本还想撒网一段时间,现在看来,他是要提前收网了。

    “是谁?乔海瀚?”她追问,“阿煜,是他吗?”

    两人根本没什么交集,对方为什么如此之狠,甚至还要置她于死地?

    “我会处理这件事,你好好的就好,又帮不上什么忙。”他伸手出捏了捏她的脸,笑着安抚,有意去转移话题,“我问过医生了,手上伤口不是很深,到时候擦一些除疤的药膏,就没有问题了。”

    是不是乔海瀚他没有直接证据,死因是手术中下药计量过多,而这个药又是护士拿过去的,护士也没有想到剂量加重了,拿到的压根不是原包装,是被转换包装过。

    至于谁偷换,还在查。

    药房的摄像头又恰好坏了,一切都是巧合得很。

    “恩。”温舒韵也没多做纠缠,也没有继续聊这个话题,顺着他的话往下接,“我没觉得很疼,不动也不疼,避免撞到就好。”

    两人正聊着,吃好饭,剧组人员就过来了。

    她受伤的消息已经传开,而且,疑似感染艾滋也传开来,不过网上倒是被极力压下,没有风波掀起,不然又得闹成一团,靳绍煜在她身边,阴着一张脸,其中,最忐忑的便是吴康。

    靳绍煜投资了这么多钱,酒店安保工作却没有到位,这也在他的管束范围内,温舒韵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也难逃责任,站了好一会,这才缓缓开口,“舒韵啊,你就好好休养着,你的戏份我们就先不拍,等你身体好了再说。”

    可以先拍后面,或者先把配角都拍了,此时他当然要宽容,对温舒韵也是很照顾,况且,他没心思也不敢叫温舒韵过段时间悄悄接着演啊,她老公一句话,说不定他就要说拜拜了。

    “好,谢谢导演。”温舒韵礼貌点头。

    吴康客客气气也回了一句,他现在可不敢得罪靳绍煜,若是对方突然撤资,那这部剧也不用拍了,况且,温舒韵是好苗子,现在情况未知,他也很无奈和惋惜。

    剧组人员走后,一些主演也陆陆续续过来,江凯是与许瑶一起来的,这次算是温舒韵与许瑶的第二次合作了,许瑶如今也挤入三四线,前途也算光明。

    江凯一进门,看到靳绍煜,眼神沉了沉,而对方也注意到了。

    靳绍煜挑了挑眉,上下打量着他。

    “好点了吗?”许瑶关切问,看向她绑着绷带的手,心底更不是滋味。

    “还好。”温舒韵笑了笑。

    “吃阻断药会有一些副作用,你自己要多加注意,治疗期间题银饰要以清淡为主。”向来不多话的江凯对着她开口,“尤其是注意自己有没有一些异样的情况。”

    许瑶看向他,有些怔住,靳绍煜则直接黑了脸,未等温舒韵回答,皮笑肉不笑,“这些我都情况,谢谢你关心我太太。”

    温舒韵看向他,她怎么觉得这话说得很怪异?

    “不客气,同事一场。”江凯脸色未变,显得有些老成,一点情绪都没外露,许瑶都觉得她刚刚猜错了,温舒韵可是结婚了,人家丈夫还站在一边,江凯不会这么明目张胆表现才是。

    当时,门是江凯撞开的,温舒韵还是由衷表示自己的感谢,语气关心,“你没有受伤吧?”

    “没事。”江凯摇头,靳绍煜的脸又沉了,但他没说话。

    两人也没逗留多久,一起离开。

    电梯里,许瑶看着她,越发肯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江凯对温舒韵的确是有些不同的。

    比如,说话上,行为上,仔细观察还有眼神…

    出了电梯,她的电话响起来,一看,是席贤瑞,按掉没接,眼神还闪了闪,生怕被看到,结果对方直接打了连环电话,有一种你不接我就不罢休的意思。

    无奈,她只能接起来,放低声音,“喂。”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许瑶,你在干嘛?”对方语气说不上好,甚至还带着质问。

    “我在外面,一会回去跟你说。”许瑶用余光看了看身侧的江凯,轻声回答。

    “你在外面?和谁在一起?”席贤瑞不依不饶,继续开口。

    “没和谁,一会回去和你说好不好?”她放低姿态,不断说着,一来二去,说了好久,电话才被挂掉。

    她将手机收了起来,往前走着。

    “在想如何解释?”江凯突然看向她,心情似乎不错,开口着。

    许瑶被猜中心思,还是否认,“没有。”

    “你脸上的神情骗不了人,太简单,甚至把什么都写在脸上。”他单手插兜,慢悠悠又道,“我听出了席贤瑞的声音,你在一起了?”

    被猜中,许瑶也没做反驳。

    “前段时间再采访中他不是说自己单身吗?地下恋?”他侧过头,眸子看向她,莫名来了一句,“太倒贴其实也不好,得不到对方的重视。”

    许瑶低头,心底发闷。

    她话语已经透露出小心翼翼,旁边人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江凯向来不多话,自己已经让人可伶到要提醒了?

    见她如此,江凯抿了抿唇,“男人这种生物,你不让他感到危机他不会急。”

    闻言,清澈的眸子看向他,江凯突然来了兴趣,余光瞥了瞥远处蹲着的狗仔,侧着身子冲她笑了笑,“怎么?不懂我说的话?”

    许瑶笑着摇头,“懂啊,可喜欢一个人很辛苦,对他来说我可有可无,所以我没资本作。”

    当对方不喜欢你,没有以你为中心,哪来底气?

    所有的傲娇、任性,若是对方没有容忍度,不过是提早结束罢了。

    江凯点点头,也没发表意见。

    试试不就知道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