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6: 混账!马上给我来医院!
    a市中心,某建筑地下室。

    “乔少,尊贵那边出事了。”许欢神色严肃走进来,“被查出毒品,而且数量不小,几个混混坚持咬定是我们暗中出售,警方已经来了,怕是要被封了。”

    乔海瀚沉了脸,“查出来是谁了?”

    许欢摇摇头,“正在查。”

    正说着话,她手中的电话又打过来,听完那边讲话,她脸色更加阴沉,看向他,“赌场那边也出现了问题,非法赌博,而且是城西和焦阳的那两家。”

    在市内,乔海瀚只是少部分股份,以此作为遮掩,真正属于他名下的只有这个两处的四家,可以说是最主要的资金和洗钱来源。

    如果出了事,等于抓住了一半的命脉。

    果然,他一听,脸色骤变,“靳绍煜那边有什么动静?”

    在乔家能与他抗衡就只有靳绍煜,至于他那个二叔,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白痴一个,能有什么实力?若不是靳绍煜回来,他分分钟捏死他。

    “我们安排进去的人没有传回来消息,估计是查不到。”许欢接着摇头。

    “继续…”

    “砰!”一声,房门被踢开,打断两人的谈话。

    靳绍煜出现在门口,面无表情,一双凌厉的眼扫向他。

    “做什么?”乔海瀚也懒得伪装,不似以往吊儿郎当轻浮的模样,也沉下脸,眼底阴冷。

    对方既然找到了这,还能轻而易举进来,而他却了解不到一点对方的信息,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的内部人员已经叛变。

    靳绍煜没回答他,上前走了两步,倏然动手,朝他袭来。

    许欢瞳孔一缩,没有丝毫犹豫,冲上去接招。

    靳绍煜是下了狠手,男女力量悬殊,才过两招,他抓着她的手,狠狠一扭,骨头断裂的声音,眼睛都不眨一下,抬脚用力一踹。

    她撞到桌上,吐出一口鲜血。

    梁伟看了看身侧几个黑衣人,他们点头,直接上去就将许欢牵制住。

    看来也是个烈性的女子,疼得脸色苍白,一声不吭。

    他目光重新落在不远处打斗两人身上,看来这次他们总裁是被气狠了,招招阴狠,没几下,乔海瀚腹部已经被打好几下,节节后退。

    不过,这个二少爷也隐藏得很好,看起来像纨绔子弟,实际打斗很不错,这么多招了,还能存活,不仅如此,还能玩偷袭,靳绍煜也中招了。

    乔海瀚闪躲着,眼神一寒,快速拉出抽屉,直接拿出一把枪,还未按下,靳绍煜抬脚踢发飞,冲过去给他一个过肩摔,将桌子都摔出了裂痕。

    紧接着,将人一拉,甩倒地上,冷厉道:“不想活,我就让你死得痛快点!”

    踢飞的枪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他手里,上膛后对着他。

    “不要!”许欢挣扎着,被黑衣人压制下来,她情绪失控,“不要,你杀我,杀我,事情都是我做的,和他没有关系,没关系…”

    乔海瀚冷嗤了一声,伸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轻蔑看向靳绍煜,丝毫不惧怕,“怎么?忍不住了?这么迫切想要动手除掉我?来啊,让爷爷看看他这个乖孙子是个什么样!”

    “不争不斗?呵!靳绍煜,你没野心?在乔家,谁没野心?”

    “你最不该动她!”靳绍煜居高临下看着他。

    乔海瀚讥诮出声,“怎么?为了个女人?”

    话落,靳绍煜直接对着他脚腕就开了一枪,剧痛让乔海瀚闷哼起来,面色阴狠看向他,“靳绍煜,你敢动我!”

    要知道,两人都是乔家子孙,若是他出了什么事,那他也逃不掉。

    现在乔氏大部分还在乔郭手里,做出这种事,是想放弃继承权?

    他原本是笃定靳绍煜不敢,顶多给他一点教训,没想到对方真的会下手。

    靳绍煜冷哼了一声,冲他另一只脚也开了枪。

    “不要,饶了他…”许欢看着对方鲜血淋漓的脚,整个人险些疯狂,不断挣扎求饶着。

    乔海瀚疼得几乎快要昏厥。

    “让他在这呆着,走!”靳绍煜睨了他一眼,直接走出去。

    梁伟让手下把他们的通讯工具全部收走,切掉所有网线,将许欢腿打断,这才离去。

    他倒要看看,在这地下室,两人就怎么走出去!

    至于门外的那些手下,一个个早就被打趴了,全部把绑着,堵上嘴。

    没人来就等着活活饿死!

    上车之时,靳绍煜看向梁伟,“他手下的产业,全给我封了!”

    他原先只是不想冒险,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能动手,这一次,只有有百分之五十的胜算,他就将他连根拔起,一再挑战他底线,简直是不想活了!

    “是,那个黑帮要不要也端了?”梁伟在一边说着。

    做乔海瀚这一行,一般都与黑帮有染,他们行事则阴狠毒辣,上次沈映蓝被撞事件,多半是司机被胁迫,只能选择牺牲,据说他心脏病的儿子前段时间接受了手术,自己欠的高利贷也还清了,想想也知道怎么回事。

    “暂时不用。”靳绍煜单手撑着下颌,眯了眯眼,“乔立鸿那边你多多注意,这次看他会出什么手脚。”

    “是。”

    “回别墅。”靳绍煜说完往后一靠,闭上了眼。

    事情比他预料得还要快。

    三个小时后,乔郭一通电话,将他震醒,咆哮的声音传来,“混账!马上给我来医院!”

    起床,慢条斯理收拾一下,走下楼。

    温舒韵见是他,笑道,“睡醒啦?”

    “做什么?”他闻到了奶香,走过去,见她从烤箱里拿出小蛋糕,随手就拿起来一个,蛋糕小,一口一个没问题,吃下去后点评,“不错,有进步。”

    说着又拿了一个。

    “真的?”她弯着眉眼,“我给宝宝做的,是不是很软?”

    小家伙八个月了,可以吃了。

    “…”靳绍煜收敛起神情,敷衍应了一句,又拿了两个塞嘴里,“小孩子还是少吃,吃多不好。”

    “啊?”温舒韵懵,“可以吃啊,我没有用宝宝不能吃的材料。”

    没办法,她对他说的话深信不疑。

    “我说少吃。”他又拿了几个,点点头,“味道很不错。”

    她看着盘子里寥寥无几的小蛋糕,又看向他,“阿煜,我就做了一点,给宝宝的。”

    因为用材料问题,她怕做多大人不喜欢,浪费,所以没多做。

    “我知道,给他留两个就够了。”他说着还往她嘴里塞了一个,盘子里果真只剩了两个,不多不少,吃完之后对她道,“我出去一趟,回来会比较晚,不用等我吃饭。”

    “好,开车注意安全。”她接话。

    靳绍煜走到客厅,小家伙正在玩汽车,坐在毯子上推来推去,余秋凤和靳胜在后花园种花,阿姨正在看着他,不过小家伙向来听话,不会乱来,看得也省心。

    他走过去,蹲在他面前。

    小家伙抬头看了一下他,撅了撅嘴,抱着他的汽车转了个身,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靳绍煜小扯了一下他衣服,肉嘟嘟的身躯摇晃了几下,他侧过头,十分生气,冲他叫了一声,“嗷!”

    俨然是一副平时被爸爸欺负惯了,他不想理,想静静。

    “哟。”靳绍煜来了兴趣,“小子,你行不行我把你拎着丢出去?”

    小家伙哪里听得懂,转过身,似乎做出妥协的模样,看了看手里的玩具,又看了看他,一脸不情愿将玩具给他,爬着走了。

    温舒韵刚好看到这一幕,教训着他,“你看,你老是抢宝宝玩具,他都懒得跟你抢。”

    靳绍煜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

    她也没理,冲小家伙道,“嘟嘟,来妈妈抱,去洗手了,妈妈给你蛋糕吃。”

    见妈妈伸手,小家伙笑着又爬回来,让温舒韵抱。

    母子俩走到厨房,靳绍煜看向桌上那仅剩两块小蛋糕,控制了他的手,算了,疼一疼那个小鬼头好了,好歹也是自己的种。

    转身走出了门。

    接下来的一幕他是没看到,不然可能会十分后悔,直接吃完好了,小鬼头什么的,就是来和他抢老婆的。

    洗完手,温舒韵抱着小家伙出来,给他带上毛巾,将小蛋糕放在碗里。

    蛋糕对孩子来说一点都不小,小家伙抓着手里,眼睛都在放光,咬了几口,嘴角上都是渣渣,小眼睛完成月牙,小胖手抓起来,伸向温舒韵嘴边,点着头,“¥%@…”

    “给妈妈吃吗?”温舒韵象征性咬了一小口,小家伙更开心了,将手拿回来,往自己嘴里塞,小腮子鼓鼓的,手里还拿着一个。

    温舒韵一脸慈爱看着他,摸了摸他的头。

    就这么陪他长大,挺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