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5: 再遇蔡渊乾(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林嘉恒说完就打开车门下车。

    卿一也连忙解了安全带,走过去挽住他,“什么叫我想生啊?那我还想丁克呢,生孩子多疼。”

    她也不是怕疼,但是在他面前,偶尔矫情一下。

    他侧头,语意不明看了她一眼,“丁克?”

    “可是不能啊,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早生总比晚生好吧?”卿一眼底闪了闪,转移了一下话题,将他手揽得紧了,昂头道,“你说是吧?”

    “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生孩子…”林嘉恒指了指她又指了指自己,“生孩子只是你和我的事情。”

    卿一被堵得哑口无言。

    “怕疼代孕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不过违法。”林嘉恒慢悠悠又开口,目光落在她身上,猜不出是什么情绪。

    “那当然没自然受孕好了。”卿一急了,“万一不健康呢?你还是医生呢,这点不懂啊?”

    “我懂。”

    “那你…”卿一又要开始瞪他,双眼对上对方似笑非笑的眼,倏然想到什么,脸颊一红,有一种被看破的窘迫,凑过去将头埋在他怀里,闷闷道,“你故意的!”

    他分明就知道她的意图。

    林嘉恒轻笑,将她拦腰抱起,往电梯走,没反驳。

    卿一向来胆大,此时也顾得害羞,揽着他的脖子,“你答不答应,答不答应?”

    的确是她比较想,其余都是借口。

    “林医生!”到家之后,卿一双腿都缠在他腰上,来了给熊抱,与他对视,“快点答应我,林嘉恒你答应我,快点!”

    撒娇功夫是见长,反正林嘉恒不会凶她。

    “等过一个月吧。”林嘉恒还是妥协,“药效还没过。”

    为了确保一定安全,他是服用过男性避孕药,长期的影响也不大。

    “那你说好一个月的。”卿一要他保证。

    “恩。”林嘉恒应下,将她抱紧,无奈开口,“等我工作缓一点,不然也没法照顾你。”

    卿一点头,眉眼弯弯。

    他是医生,更加明白怀孕生产的辛苦,看着她满脸期待的模样,无法表达的心情,一个想法在心底酝酿。

    ——

    温舒韵是在新历年末接到林嘉恒的电话。

    他身边也没有其他认识的女性,策划公司其实多得是,但他觉得没有诚意,只好求助妹妹了。

    由于她的特殊身份,林嘉恒选择了一家保密性相对较好的餐厅。

    午时。

    温舒韵乔装打扮一下,从车上下来,往楼上走。

    与林嘉恒约定的时间要到了,她还是比较着急,所以脚步就加快一些,手机响起,她低头一看,倏然与转角之人相撞,双手被甩到一边,她本能惊呼一声,往后踉跄几步,这才站稳。

    “抱歉抱歉。”低沉着急的声音传来,带着一股熟悉,温舒韵第一时间抬头望向他,画面定格在一处,蔡渊乾也愣住了,颤抖着声音不敢相信,“小韵?”

    温舒韵回神,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学长。”

    “没撞伤吧?我刚刚有点急。”他看到她甩到地上的手机,快步走过去捡起来,一看屏幕裂了,语气更加歉意,“实在抱歉,我赔你一个。”

    “不用了。”温舒韵接过来,“学长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几天才到。”蔡渊乾回答着,看向她,语气听着有些伤感,“你变了好多,真好。”

    他都有关注她的情况,她演什么剧了,又上了什么节目,到后来,怀孕结婚,回了林家,家庭和睦,事业顺利,该祝福呢,还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其实他不知道,也不想骗自己。

    听着他的话,温舒韵脸色极力维持自然,“学长你也变了,变得更加成熟和有魅力。”

    “是吗?”蔡渊乾语气有些自嘲。

    “学长不是说赶时间吗?我也还有点事,下次联系。”温舒韵打断这个尴尬的画面,对他说着。

    “好。”蔡渊乾点头,目送她离开,看着她的背影,陷入沉思,不知道站了多久,等到催促的电话再次打来,他才重新往车库赶。

    温舒韵走到包厢前还有些恍惚,蔡渊乾的确变了,脱去稚嫩,变得更加稳重,深吸一口气,推开包厢门,林嘉恒已经坐在里面。

    “嘉恒哥。”她叫了一声,将包放下来,坐在座位上。

    “先喝点水吧。”林嘉恒将一杯温水递给她。

    比起林展弘和林浩,从事医学的他为人严谨也细心很多,温舒韵笑着接过来喝了几口,听对方缓缓说目的,她眼底笑意露出来,“来之前就隐隐猜到了,果然,我的预感很准啊。”

    林嘉恒抿了抿唇,还是有些尴尬,顿了一会,“原本是要直接买钻戒和玫瑰的,但是好像没有正式和她表白过,所以这一次想更加具有仪式感一点,但拿不定主意,不知道你们女孩子内心的想法,也不太了解。”

    “噢——”温舒韵拖长尾音,笑意越来越明显。

    林嘉恒也好脾气任由她调侃,也将自己认为一些客观的建议说了出来,“其实不用公众求婚,就两个人嘛,你也会自然一点…”

    对方一脸认真听这个,不懂的地方又重新问,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让温舒韵都不好意思,毕竟她也不是专业的人。

    与此同时。

    市中心一处别墅内,摔东西和哭闹声不断传来,掺杂着劝说和谩骂。

    蔡渊乾停下车,伸手揉了揉眉间,一阵疲惫传来,很快又下车,快步往房内走。

    “走啊,全都给我滚,给我滚挺好没有?”一个长相甜美的女人面目狰狞,冲佣人喊着,将杯子又狠狠砸在地上,“滚,都给我滚!”

    佣人瑟瑟发抖,缩着脖子站在一边。

    蔡渊乾看到满地碎片,他连忙上前,“曼曼,冷静…冷静…”

    何曼听着他的声音,眼眶倏然溢满眼泪,一脸迷茫看着她,“哥哥…”

    “是我,冷静,我回来了,有事我们慢慢说,不要着急不要生气。”他轻轻说着,慢慢走上前,拉过她的手,又将她手中的玻璃杯拿下来,旁边的佣人连忙接下。

    “哥哥——你去哪了?我都找不到你。”何曼伸手环住他的腰,整个人躲在他怀里,“你不要我了吗?”

    “没有的事,别瞎想。”蔡渊乾摸着她的后脑勺,一下又一下慢慢摸着,像一个机械的动作,脑海却一直出现今天与温舒韵相遇的场景。

    他知道,自己沉静已久的心,正在慢慢复燃。

    “我不要一个人呆在家里,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何曼紧紧抱着他,“哥哥,你不是说要娶我吗?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闻言,蔡渊乾身子僵了一下,何曼眼底大乱,一时就急了,等好久,他才出口,“过段时间吧,这段时间有点忙,公司业务还要接手,爷爷才去世没多久。”

    何家现在只剩何曼,而她也只有他。

    “可是,可是我想嫁给哥哥了,爷爷也希望哥哥娶我的。”何曼一脸委屈。

    “你手受伤了,我先给你包扎一下。”蔡渊乾现在特别想避开这个话题,拉着她的手,对方手腕上有一条深深的伤痕,每次看到他心底一股浓浓的自责就涌上来,语气柔了柔,“别多想。”

    “我都相信哥哥的。”她任由他拉着,乖巧听着。

    “恩。”

    深夜。

    蔡渊乾进房间,何曼从她房间走出去,甜美的脸庞上此时流露出阴狠。

    一封信封从门外递进来,她打开一看,看清那张脸,她眼底惊慌失措,捏在手里的照片因为用力而变得扭曲,咬着牙,“温!舒!韵!是你!”

    又是你!

    ——

    《太子妃》开始宣传,还未正式开播,而整个剧组受邀参加《明星大本营》。

    有温舒韵在,现场自然沸腾,座无虚席,粉丝高高举着她名字的灯牌,杜同一出来就开始尖叫,“韵韵,韵韵,韵韵女神…”

    对方假装捂住耳朵,往回走,愤愤道,“今天这节目我不想主持了,太欺负人了。”

    现在一片欢笑,莫正驰连忙又去把他拉回来,“杜哥杜哥,消消气。”

    “一点人气都没有,我还主持什么啊我。”杜同一脸悲伤,哀怨的眼神望向观众席,粉丝们识趣开始大喊,“杜哥杜哥,我们爱你,加油!”

    “加油!”

    杜同成功被“哄”好。

    舒琼站在一边,一脸鄙视,“真丢人!”

    “怎么丢人了?今天必须说清楚!”杜同怒瞪着她。

    “姐懒得和你计较。”舒琼御姐气息传来,一副懒得理他的模样,在他快要出口的时候直接拔高声音,“下面,我们进入今天的主题,这一次我们邀请的是《太子妃》剧组,让我们用掌声欢迎一下他们。”

    观众席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响亮的掌声,带着粉丝的欢呼和激动。

    在劲爆的音乐和舞蹈中,施正辉和温舒韵先走了出来,他一身红色卫衣配牛仔裤,将高挑的身材显得淋漓尽致,而她今天都打扮也比较简单,红色上衣加九分紧身牛仔裤,头发全部扎起,整个人显得十分活力,说是刚出社会的大学生都不为过。

    紧接着陈绍承则和严茵走出来,两人穿的也是同色系衣服,红色上衣加牛仔裤,而严茵则穿着三分牛仔裤,又长着一张略微勾人的狐狸眼,这般打扮显得有几分妩媚。

    江凯是和许瑶一起走出来,她倒是中规中矩,而江凯的打扮要潮流一些,头发根根竖起,浑身散发着潮男的气息。

    ------题外话------

    二更见,早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