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9: 也会和你好好照顾妈(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卿一没有陪李琪回家,而是去了对方名下的一处房产。

    哪怕多坚强,李琪终究还是一个女人,脱下盔甲之后,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她满脸疲惫,神色间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悲伤。

    看着李琪的模样,卿一心底也不知道作何感想。

    对方刚刚说以市场价格变卖股份的时候,她便知道她是心软,又或者因为累了,只想解脱,但这些背后,又何尝不是对卿雄的一丝丝宽恕?

    她走上前,抱住了李琪,低低唤了一声,“妈。”

    李琪收敛起自己神情,请拍了拍她,“妈没事,公司那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妈刚刚冲动了,股份妈会转到你名下,这样的话,你手里的股份和你爸也差不了太多,在公司也有一定的话语权,哪怕开除你,你也照样可以以大股东的身份出席,没有人会看轻你。”

    “现在这种情况,股份收购是难了,你爷爷也不好对付,你注意一点,不要被抓到把柄。”李琪郑重其事叮嘱着她,“听到了吗?”

    “那妈你呢?”卿一抱着她,心底情绪难言。

    “妈自己有打算,你过好自己,嘉恒那边想要结婚的话,你就早点结婚吧,这样我也能安心一点。”李琪看着她,“如果真要孝顺我啊,你就给我生个外孙或者外孙女,我帮你们带。”

    “妈,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卿一瘪着嘴,拔高声音。

    她心底都要担心了,哪有脑子去想这个问题。

    “不然讨论什么?”李琪看向她,出口道,“你妈拼搏了半辈子,什么都看开了,难道还会死守着这个位置不成?只要你能站稳脚跟,别的我都不怕。”

    “股份在手里你怕什么?只要你和我辞职,公司要缓也得缓上几年,我们不折腾它都别想有进展,有林嘉恒给你顶着,你害怕他们公然要你手里股份?过好你自己的日子,让他们心焦去。”

    “可是…”

    卿一刚出口,李琪就打断,“没可是,把你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收起来,没什么好委屈的,我会争取离婚最大利益,你需要做的就是和林嘉恒好好生活,公司经营得好,你手里的股份够你吃喝不愁,还能一身轻松,生个孩子好好教育着,如果经营不善了,那就等它破产了我们收购,没必要再斗。”

    她这番话一出口,卿一居然无从反驳,道理是有道理,但她也知道李琪是心软了。

    见她看着自己,李琪神色缓了一些,“他们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就当你爸之前也不知情,不是自愿吧,我们不能左右别人的想法,自己过好比什么都重要,你过得好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她是看透了,没什么好争,保住的位置她也不想要了,又何必去浪费精力呢?

    卿一顿了好一会,点了点头。

    她是想变卖股份和挖走核心人才,然后再带走技术,公司必定会损伤惨重,但李琪这般说,她犹豫了,如果真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在手,这么做无疑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母女坐着好一会,卿一手机响了起来,是林嘉恒打来的,她看了看李琪,接了起来,说了几句,她脸色为难,“啊?我今天就不回去了,这段时间都有事。”

    那一头,林嘉恒脸色一僵,“不回来了?”

    “恩,有事吗?”卿一语气很不好意思,“电话里方便说吗?”

    “回去吧。”李琪在一边开口,“我一会也要出去,约了律师,这几天也照顾不到你。”

    “妈,我陪你一起去。”卿一捂住电话,不想这些事被林嘉恒听到。

    “不用,我自己能处理。”李琪拒接。

    僵持到最后,卿一也只能回林嘉恒那里,她隐隐有种李琪想要她和林嘉恒待在一起的感觉,但她还是坚持把李琪送到律师那里。

    律师是李琪的同学,还算可靠,她也没有多担心。

    回到家,夜色已深。

    卿一翻了下包,发现里面居然没钥匙,只能按门铃,等了好一会居然还没人来开,只能给林嘉恒打电话。

    没接通,对方挂断了。

    她疑惑,没等多久,门被打开,林嘉恒穿着西装,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哪里怪,而他身后一片漆黑,让她更加不解。

    林嘉恒出来之后,并没有打开门让她立刻进去,而是关上了身后的门。

    “怎么了?”卿一看到他表情不自然,但是今天的事情的确很多,她有点累,不想去猜。

    他拉上她的手,将她往里面牵。

    卿一也成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可却在她没有预料的时候出现在了她眼前,偌大的房间内,中间用蜡烛摆出一个爱心,墙上和桌面上也放了很多蜡烛,微风吹进来,火光摇摆,两人影子被拉长。

    她被他拉到爱心里,他不知道从哪里抱过来一束红玫瑰,好大一束,她都抱不过来,愣愣看着他,花香袭入鼻翼,她就僵着,不知道作何反应。

    “想了好久,也没有什么新意的东西,我就用这种最传统的方法了。”林嘉恒站在她对面,停了一下,继续开口,“之前我就和你说过,哪怕我蓄谋已久,但也是心意已定,结婚的早晚,只是时间问题,现在,我想娶你做我的新娘了,你愿意吗?”

    他手里拿着一个梨形钻戒,单膝跪下了。

    卿一单手抱着玫瑰,一边手擦着眼泪,她幻想过无数次两人的未来,可是这一次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美好,忍不住吧,在她最脆弱的时候。

    “林医生,我可能拿不到卿家的继承权了,不是唯一的继承人了。”她吸了一口气,语气还带着哭腔。

    林嘉恒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她会说这个问题,摇了摇头,“没关系,我不在意。”

    “我爸妈要离婚了,我爸还有私生子在外要回来了。”她继续开口。

    “我会好好照顾你。”他回神过来,许下承诺,“也会和你好好照顾妈。”

    她哭出声,眼泪哗啦啦掉,伸手她的右手。

    林嘉恒给她带上钻戒后,将她搂在怀里,亲吻着她的发间,安抚着,“我在呢,没事的。”

    卿一点着头,还是哭得很伤心。

    她没有家了。

    深夜。

    李琪和律师拟定完离婚合同回来,身心疲惫,坐在沙发上,手机上传来卿一的消息。

    一张图片,点开之后,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无名指上带着耀眼的钻戒,还附上一句话,“林医生说,他会和我好好照顾妈妈。”

    她眼底露出欣慰,好似也没那么煎熬了。

    命运好像也没那么刻薄,至少,她觉得这样还好,卿一过得好,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