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3: 林嘉恒,你自己结婚去吧(三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晚间。

    卿雄从外面回来,李琪见他一脸颓废的模样,也没问,只当自己是哑巴和瞎子。

    她知道卿雄今天会卿家了。

    能不回去吗?卿老爷子“病”在床上半个月了,听说是因为卿一这次结婚不邀请卿家人,所以正闹着呢,严勇也在卿家住着,估计在等他们妥协。

    孙女要,孙子他们也要,但可以做出适当让步,毕竟卿一身后的资源很多,可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卿雄也识趣,聪明不挑起战火,缓了一会情绪,开口道,“一一什么时候回来?距离结婚只有五天了吧?我们家得请几个保姆,不然怎么照顾她?”

    虽说林嘉恒与卿一已经领证,但出嫁前三天是要住在娘家,这是习俗,而且,卿一前几天检查出来怀孕了,这可怠慢不得。

    “你女儿那么娇贵?还要几个保姆照顾?”李琪瞥了他一眼,“林嘉恒一个人不是也照顾得很好吗?回来我不能照顾好她?还用几个人?”

    “找个人给你打下手也行,不然你得天天看着她。”卿雄神色讪讪,赔笑着,李琪最近一直在和他抬杠,就按反话说,他自知理亏,不敢顶嘴。

    “三岁小孩?还要我天天看着,你不会看?”李琪冷嗤了一声,凉飕飕又看了他一眼。

    “我看我看。”卿雄认命。

    这段时间他琢磨出来一套生存法则,顺着就是了,反正李琪只是过嘴瘾,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对卿一的看中,肯定将对方照顾得很仔细。

    李琪又看了他一眼,没回话。

    ——

    被两人讨论的卿一正缠着林嘉恒呢。

    床上。

    她大长腿缠着林嘉恒的腰,坐在他怀里,摇晃着手,“林医生林医生,回答我,快回答我。”

    “别晃。”他小心护着她,板着脸警告道,“我要打人了。”

    闻言,卿一不怒反笑,“好啊。”

    林嘉恒:“…”

    她笑出声,就知道他不会,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

    “小心一点,孩子月份还小。”他无奈出声,抬头看向她,“你趁机折腾我?”

    这段时间,这位祖宗事情有点多,倒不是厌烦,只是随口说说,他也知道孕妇情绪有点多变,所以也极力在开导和安抚她。

    突然转入一个角色,他知道她内心的慌乱。

    “我有分寸。”她又晃了晃,抱紧他的腰,往他怀里钻,“你说,你刚刚都没说完,我要听。”

    刚刚林嘉恒正在和她讲之前发生的事,她还是蛮喜欢听他以前的事情,无法参与过去,但还是想了解一些,加之,林嘉恒本来就话少,有机会听他讲这么多话的机会实在不多。

    林嘉恒抱着她,又继续开口,有一搭没一搭开始扯。

    医院发生的事,学生生涯的,工作生涯,包括在林家的事情,他都提及,当然,只会是积极向上的,他不会说伤感的事情影响她心情。

    两人又想了一下小孩子的小名,他们也知道,大名这种事,轮不到,肯定是林冠磊和林崇辉之间的斗争,所以不打算参与。

    等到她昏昏欲睡的时候,林嘉恒将她放在被子里,自己起身去洗澡。

    卿一只是困了,没想睡觉,侧着身子,将手放在肚子上。

    被单上都是他的气息,肚子里还孕育了一个小生命,一切都是那么神奇,她曾经以为怀孕生子对她来说不过是一项任务,现在却觉得很幸福。

    检查出来的那一刻,好开心好开心,抱着他超开心,如同身处蜜罐。

    一切都美好得不真实,她以为林嘉恒只是她生命的一个过客,可望而不可即,但越是接触,她便觉得他是一道光,点亮了她的天际。

    刚闭眼,床桌上的手机亮了起来,她拿过来一看,是林嘉恒的手机。

    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她点开。

    “什么时候来陪我?她不是怀孕了吗?又不能陪你。”

    “昨天才来没多久就走了,我真的要生气了。”

    连发了两条,卿一看到的时候,如同天打雷劈,脑子一下就短路。

    昨天林嘉恒不是去医院处理事情吗?

    还说很快回来陪她。

    她从未这么信任一个人,把他当全部的信仰,那一刻,有信仰崩塌的感觉,心疼,如同刀割般疼,疼得她喘不过气,很难受。

    不想哭,眼睛很涨,很奇怪,眼泪就一直流。

    拿着手机的手忍不住在抖,一条短信又发了进来,“你一会来陪陪我好不好?”

    浴室的水声停止,卿一已经看过短信,肯定是显示已读,她连忙将短信删掉,刚手机放在原处,擦干眼泪,躺下来闭上眼。

    林嘉恒出来见她已经睡了,动作放轻再放轻,走到客房去吹头发。

    没多久又回来,这时候,微信的提示声传来,他怕吵醒她,快速过去拿起来将声音关掉,卿一装睡,自然能察觉到他的紧张,放在被子里的手拽了拽,手放在肚子上,不断让自己保持理智。

    林嘉恒翻了下微信的消息,又看了看睡着的卿一,动手打了几行字,然后轻轻换了衣服,关灯走了出去。

    等到轻微的关门声,黑暗里,卿一睁开双眼,眼底通红泛泪,她坐起来靠在床头,整个人毫无生气,倔强拭擦着眼泪。

    越擦越多,越擦越多,在深夜里,哭声压抑,最后忍不住放声大哭,无助抱着自己。

    她对他的爱有多深沉,对他依赖有多强烈,那么,她现在受到的伤害就有多深,加之孕妇情绪敏感,撕心裂肺都不过如此。

    同一时间。

    延顺医院骨科某楼层。

    “这块也有问题,需要开刀看一下具体情况。”林嘉恒摸着一个小孩的小腿,一会之后得出结论,看向护士开口,“先给他办理住院,开止疼药,另外——”

    等他说完,护士点点头,“我马上去安排。”

    那位中年男人看向他,满脸担忧,“嘉恒啊,严重吗?这熊孩子,简直是要气死我了。”

    老年得子,宠得过分,一天到晚给他惹事情。

    林嘉恒看向哭得快要断气的小孩,才五六岁,此时也知道自己惹事情了,一脸害怕看着他,轻笑一下,“以后乖点,苦头肯定是要吃一点的,不过休养过后就没事了,不伤根本。”

    “好好好。”那个中年男人也松了一口气,“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麻烦你,距离结婚就剩几天了吧?恭喜啊。”

    “谢谢。”林嘉恒点点头,看向他,“陈伯,我今天就帮他固定一下,避免造成二次伤害,明天安排手术,不是什么大问题。”

    “好的,辛苦了。”

    “没事。”林嘉恒摇头。

    由于职业和名声,经常被这样的事情光顾,也不是什么大事,他向来也是帮的,都是亲戚或者走得近的世家,这一次,别的医生检查出来有点难下判断,他离得也近,也就过来一趟。

    回到家,他放低动作,怕吵醒她。

    以为卿一还在睡,结果回到卧室发现她不在,疑惑了一下,走向浴室,“一一?”

    “怎么没人?”

    他打开客厅的灯,又看了客房,发现都没人,心底也着急,打了她的电话。

    没过两秒就接通了,他听到了车声,顿时皱眉,“你自己去哪了?”

    大晚上的,还怀着孕,他难免担心着急,结果,正坐在出租车上的卿一听到他有些冲的语气,眼眶又红了,“关你什么事?”

    林嘉恒听出她声音不对,连忙询问,“怎么了?”

    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以为她醒来没看到他而生气,又接着解释,“我刚刚去了一趟医院,见你睡着没和你说,你——”

    “不想听!”卿一打断,又是医院,昨天用的借口也是去医院,明明就是去见狐狸精了,她泪水又止不住流,怒吼了一声,“林嘉恒,你自己结婚去吧!”

    话落,“啪”一下就挂掉电话。

    林嘉恒都蒙了,他知道发生事情了,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连忙又回拨,结果被拉入黑名单,换了座机,响了一下后,直接关机。

    他慌了,拿着钥匙就往跑。

    卿一在车上一直哭,司机是个女的,见她这个样子,问了一句,“姑娘啊,男朋友出轨了?都要结婚了?”

    她没回答,捂着脸,肩膀一直颤动着,结果司机还不放过她,“哎,这年头啊,投点本事的男人都这样,我们看开就好了,女人不需要依靠男人,我们自己赚钱也能过得很好…”

    结果就是卿一越哭越狠,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题外话------

    提早码完了,冬季提早更了,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