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2: 亲子综艺进行时(三更)
    ,精彩小说免费!

    靳氏父子这边还算和谐,其余人就不是了。

    早餐的话,陶尚铭和他儿子两人,一人一个面包,配上牛奶,非常快解决了,而其余两个爸爸,汤明辉给女儿做了一个蒸鸡蛋,简单营养,而秦同天则对着厨房犯难,秦一馨穿着公主裙,头发扎得歪歪扭扭,一个可爱的小女孩颜值大打折扣,她站在爸爸身边,摸着肚子,“爸爸,肚子饿。”

    模样可伶。

    秦同天还顶着他的鸡窝头,想了想,灵光一闪,“爸爸给你煮鸡蛋啊。”

    这个简单。

    把水一放,鸡蛋一丢,马上完成。

    打开冰箱,他们家没有鸡蛋了…秦同天笑容逐渐凝固,秦一馨小朋友还满脸渴望,点着头,轻声道,“吃鸡蛋,鸡蛋好吃的。”

    他笑得尴尬,“馨馨啊,我们家没有鸡蛋了,我们吃别的,爸爸先给你冲点奶粉啊。”

    “好。”她乖巧点点头。

    冲奶粉还是会的,昨晚老婆特意教过,冲不好女儿吃坏肚子可就不好了。

    给女儿冲好奶粉的秦同天重新回到厨房,看了一会,将锅的火打开,放了几碗水,将一碗米倒进去,想了想又道,自言自语,“这么点不够吧?”

    说着又放入半碗。

    “这下够了,我吃得比较多,能吃两碗。”

    看着镜头的工作人员:“…”

    大哥,你确定两碗米饭要放这么多米吗?煮出来请他们吃?他们可不会吃,米都没洗,生活能力令人堪忧啊,深深同情这个可爱的小女孩。

    这煮出来得十碗八碗了吧?还有,煮饭为什么不放在电饭煲?放在锅里煮?当煮大锅饭呢?

    很快,这位大哥做出解释,他把菜从冰箱里拿出来,在水龙头下随便冲了两下,放在砧板上,开始切着,得意道:“煮个粥,一会馨馨和我一起吃,一顿饭就解决了。”

    在镜头下,他开心哼着歌。

    锅里水才刚热,将切得歪歪扭扭的菜放进去,然后打开冰箱,把肉拿出来,解冻,切得奇丑无比,丢进去,盖上锅盖,洗手,看着秦一馨,“馨馨,一会我就有香喷喷的肉粥吃了。”

    工作人员:“…”

    他们不想说话了,这怕是个活宝吧?多一些镜头给他,让他开始自己的表现!

    秦一馨倒是给面子得很,“吃肉粥。”

    “还要煮好久,爸爸先带你去玩。”秦同天心情很好抱起她,往客厅走。

    拿出拼图,和女儿一起玩。

    与此同时。

    汤明辉带着自己的女儿去了超市,汤彤柔三岁一个月,比起不到一岁半的秦一馨高很多,也懂事很多,此时坐在购物车内,爸爸正在挑选食材。

    “宝贝,我们今天吃饺子好不好?爸爸不会做菜。”汤明辉推着车走到大冰箱前,满脸歉意对她说着。

    “吃玉米饺子。”汤彤柔开口,在购物车里站起来,指着冰箱内,“吃汤圆,汤圆…”

    “好,买汤圆和饺子。”汤明辉各拿了两包,对着她又继续开口,“我们得去买点菜放在里面,还有买排骨,也可以丢下里面一起煮。”

    父女两个不断搭话,往另一边走。

    至于陶尚铭这对父子,两人吃好简单的早餐,陶城坐在客厅玩着他的赛车,而陶尚铭呢?他正看着足球赛,客厅里没有对话,安静得很。

    “爸爸,我们中午吃什么?”陶城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陶尚铭。

    “点外卖吧。”陶尚铭目光没从电视上移开,回应着。

    “哦,我想吃红烧鱼和爆炒鱿鱼,还有…”

    “一会拿手机自己点去。”陶尚铭打断他的话,将自己手机伸过去,“想吃什么点什么,但是你要吃完,不能多点,浪费不好,要点一个汤,知道没?”

    “好的。”陶城开心接了过来,趁爸爸不注意先来两盘游戏。

    陶尚铭没注意到他,看足球无比入迷。

    没办法,陶城怕是最省心的一个了,已经四岁的他可以自己做好多好多事情。

    上午十点多。

    靳绍煜正看着经济新闻,靳永奕坐在绿色“帐篷”面前,他对这个陌生的东西还是没有放弃,但也没有去碰,将玩具拿来,就坐在旁边玩,时不时抬头看看。

    殊不知,这样他就近距离暴露在镜头底下,那个萌态被记录得清清楚楚。

    一只鹦鹉还在他身边,时不时叫上两声,“胖子,小胖子,嘟嘟这个小胖子…”

    “小绿!”小家伙被这么说一向会很生气,侧头看向它,板着脸,做出一副凶相,“吃掉你!”

    “咯咯咯,这个小鬼头!”鹦鹉飞了起来,无比得意,学着靳绍煜的语气,“靳永奕你这个欠收拾的小鬼头!”

    此时的工作人员:“…”

    这只鹦鹉成精了吧?

    小家伙站起来,追着鹦鹉,抬头看着它,鼓着小腮子,“不给你吃肉!”

    “小胖子小胖子…”鹦鹉飞到了二楼,站在栏杆上,拍打着他的翅膀,挑衅着小家伙。

    “坏鸟!”小家伙站在下面,气得脸颊都红了,气鼓鼓又转头,坐下来玩他的玩具。

    才不和笨鸟计较。

    好一会之后。

    “靳永奕。”靳绍煜叫他一声,小家伙停下来,转身看向爸爸。

    “去把小篮子拿出来,去拿菜。”靳绍煜指挥着他,自己没动,而且,还是直呼全名,这对父子的相处方式十分奇怪,变化多端。

    “嘟嘟不去。”小家伙又看了一眼他,小声说着,将小脑袋转过来,继续玩着他的玩具,没再看爸爸一眼。

    “…”靳绍煜珉紧唇,警告道,“再问你一遍,去不去拿?不然中午让你饿肚子。”

    播出之时看到这一幕,粉丝无比愤怒。

    弹幕都是这样的:

    本宫就是要霸占位置:“这一幕似曾相识,老靳和韵韵去参加节目的时候,我记得当时老靳是叫韵韵坐着,他自己回去拿东西,到了帅嘟这里,居然要这么可爱的儿子去拿小篮子去摘菜,老靳是有多嫉妒帅嘟?就算人家比他帅也不能这样欺负他好吗?”

    你是我的一切:“我可伶的小男神,如此被虐待,呜呜,我真哭了,呼叫韵韵,老靳太过分了!”

    气势抵挡不住:“帅嘟,我们不要理爸爸,太可恶了。”

    韵韵家的小抱枕:“靳绍煜爱都分给温舒韵了,对帅嘟很不友好,鉴定完毕!”

    …

    镜头下,靳永奕当然能听懂爸爸的话,咬着他粉嫩的下唇,一只手抓着玩具,侧头看着爸爸,一脸哀怨,缓缓道,“坏爸爸,我要告诉妈妈。”

    粉丝疯狂刷评论。

    对!

    就是要这样!

    叫温舒韵休了他!

    帅嘟威武!

    靳绍煜撩着眼皮看着他,又看了看镜头,眼底闪了闪,收起平时那一套,自己去拿了。

    在录节目,先放过这个小东西。

    小家伙看着爸爸走向厨房,自己也站起来走过去,靳绍煜拿着一个毁形象的篮子,“你要在这里还是跟我去后院?”

    “跟爸爸去。”小家伙脾气可是很好的。

    一大一小走了。

    靳绍煜给小家伙换上鞋,他走在前面,靳永奕小小的身躯走在后面,还带着一个小帽子,上面有两个小小的角,显得他脸蛋更萌了。

    当然,还有一只肥硕的鹦鹉飞过来,稳稳落在靳永奕肩头,小家伙明显还记得刚刚的仇,身子左右晃了晃,鹦鹉没站稳,叫了一声之后,险些落地,连忙煽动翅膀飞起来,小家伙笑得很欢乐,小跑跟上爸爸的脚步。

    后院可没有全面的镜头,摄像师跟了上去。

    小家伙走在后面,他发现了摄像师,停下来,转头,看见一个怪蜀黍,还扛着一个黑不溜秋的机器,他抬头看着,大大的目光盯着。

    鹦鹉也飞了过来,用它绿豆大的鸟眼盯着,摄像师止住脚步,咽了咽口水,没说话。

    “怪蜀黍。”靳永奕开口,带着懵懂天真地询问,“你是怪蜀黍吗?”

    摄像师:“…”

    他不是啊,小朋友不要乱说话!

    “靳永奕!”靳绍煜的声音从前面传出来,小家伙连忙又跟上去,“爸爸,有个怪蜀黍。”

    靳绍煜转头,看到摄像师:“…”

    “是不是坏人?来抓嘟嘟。”小家伙抓着他的裤脚,鹦鹉跟着说,“抓小胖子!”

    “嘟嘟不是小胖子!”小家伙非常生气,握着他的小拳头,朝着鹦鹉举起,“再说就你炖掉!爸爸把你吃了!”

    奶声奶气的声音真没用什么震慑力,鹦鹉依旧飞得欢快,靳绍煜一个眼神飘过去,鹦鹉明显顿了一下,飞得更高了,一句话没敢再说。

    摄像师听着小家伙这句话,怎么感觉有点怪?

    靳绍煜要把这只鹦鹉吃了?

    其实按照小家伙的逻辑,意思应该是:爸爸会把你炖掉,我们吃掉你!

    小家伙以为自己吓到鹦鹉了,眼底得意,眯着他的眼睛,珉唇笑了,还是那么萌,带着坏坏的萌。

    靳绍煜收回视线,看向摄像师,“不是怪叔叔,是爸爸的朋友。”

    至于说其他,小家伙也不懂,他选了一个最容易解释的说法,摄像师受宠若惊啊,和靳绍煜当朋友。

    小家伙点点头,礼貌叫了一声,“叔叔。”

    摄像师没法,也应下来,导演是不让他们说话的,影响节目录制。

    所幸小家伙也没纠缠,跟在他爸爸后面继续往前走着。

    随着镜头,别墅后院的景色被曝光,分两边,可以说是两极化,一遍的绿化很好,有恒温游泳池,还有吊椅,休闲晒太阳的地方,而另一边,格局分明,一点都不拥挤,一个种菜的小棚,还有一处种着好些菜,长势很好,非常漂亮。

    紫色的茄子和红彤彤的番茄吊着,这里明显是被特意规划出来,而且还被设计过,一点都没有违和的感觉,反而增添了一丝生机,可以说是一个特色了。

    在节目播出后,这一处时常登上热搜,好些网友说这是她比较向往的生活,再养些鸡鸭就可以过田园生活了,不过,养的兔子还是很可爱的。

    小家伙看了看后面的摄像师,指着在远处笼子里的兔子,“兔兔。”

    镜头转向那几只活泼乱跳的兔子,小家伙双手摇着,头也跟着摇,对着摄像师一本正经,“兔兔不好吃,不能吃。”

    播出的时候好些网友还不明白他的意思,直到一个片段被截取出来,靳绍煜面对主持人的提问,和靳永奕用的是一个表情,而他说出的话是:“我觉得红烧兔肉味道不错。”

    网友将这对父子的表情截取到一起,说不出来的和谐,却莫名有些怪异。

    小家伙明显很喜欢兔子,可靳绍煜喜欢吃红烧兔肉?

    不断往前走着,靳绍煜没理小家伙,摘了一颗白菜,放在篮子里,然后再随处看看。

    菜是余秋凤和靳胜种的,他当时不同意,可老人嘛,闲不住,在大城市里也的确无聊,说什么吃不惯超市的饭菜,就算很贵的纯绿色食品也不放心,他没法,只能设计这一处,规划很合理,其实从高处看,也是一道风景。

    养鸡鸭就别想了,他头得多疼?兔子还是靳永奕哭闹着要买的。

    实际上,他为了这个小家伙已经很少吃兔肉了,这一年印象里就吃了一次兔肉,还是一次外卖,不知道余秋凤说什么被小家伙听到,记着到现在,总觉得他会吃掉他的兔子。

    小家伙走到番茄面前停下来,大大的番茄红红的,还有些没熟,是绿色,他看了看摄像师,伸手去摘最好看的一个,又大又圆,扯了扯,没扯下来,嘟了嘟他的小嘴,双手伸上去,用力一扯。

    摘下来之后,由于用力过猛,往后一昂,踉跄两步,坐在地上。

    虽说这些地方铺上水泥,打扫得也很干净,还是有些泥土,他快速站起来,扭头看了看自己,打着尿不湿,没摔疼,但是裤角脏了,都是泥土,心虚看了看靳绍煜,又低头看着手大大红红的番茄,伸手递给摄像师,“吃。”

    摄像师那个暖心,但没接。

    “好吃。”小家伙边说边点头,又往那边伸了一点,一副认真的样子。

    真的很好吃,太姥姥每次都会给他洗一个,双手啃着吃,他知道这个东西能吃,还很好吃。

    摄像师接了过来,“谢谢嘟嘟。”

    小家伙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意,小小一排的牙齿露出来,肉肉的手往身上擦了擦,转身向爸爸走过去。

    道路隔得很宽,两边都种着一些蔬菜,还搭起了种豆角的架子,不是普通的竹子,豆角藤向上生长,攀附着,更像是一种观赏植物,让人赏心悦目。

    靳绍煜注意到他的动作,也只当没看到,等他过来,看到他裤子弄脏一大块,还把泥土擦到上衣上,本就是白色,看起来格外显眼,他语气嫌弃,“靳永奕,你脏死了。”

    小家伙低头,看着自己上衣脏的一块,伸手拍了拍,没拍干净,他低着头,又拍了拍,一脸恼怒,再拍,手上其实也有些脏,所以变得更脏了,他一脸无措,看着靳绍煜,“嘟嘟不是脏宝宝。”

    妈妈说他可香了。

    靳绍煜将一个胡萝卜拔出来放在篮子里,看向他,毫不留情打击,“你脏死了,看看你的裤子。”

    摄像师看着手里的番茄,好像为嘟嘟说话怎么办?他已经被花丽丽收买了。

    小家伙皱着小眉头,转头看着他的屁股,他一转头,身子也跟着移,身子一移,他就看不到他的屁股了,所以他一直转,一直在原地转,一直一直要看到又看不到,他好气,一直一直转。

    然后,他晕了。

    跌在地上,裤子变得更脏,靳绍煜黑了脸。

    这个蠢家伙怎么会是他的种?

    “嘟嘟看不到。”小家伙坐在地上,还一脸可伶看着他,“爸爸…”

    靳绍煜走过去,一手直接将他捞起来,往屋内走。

    ------题外话------

    明天见,提前说晚安,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