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3: 亲子综艺进行时
    ,精彩小说免费!

    靳绍煜把篮子放在餐桌上,单手抱着这个小家伙上楼。

    小家伙被爸爸并不友好的方式对待,他就拉着自己小小的脸,敢怒不敢言,毕竟刚刚做错事了。

    在镜头下,那张脸泛着委屈、气愤、纠结,各种情绪杂糅在一起,成了一个萌萌的表情包。

    在今后的日子里,靳永奕的表情是网友使用最多的表情包,据说能表达出各种复杂的情绪,还有就是萌,非常萌,这个小家伙十分萌!

    用网友的话来说,他的萌,完美继承靳绍煜的傲娇,温舒韵的乖巧,还有自身一丝丝小聪明。

    靳绍煜将他拎上来,放下来,冷声道,“把衣服脱了,看看你的裤子。”

    他说着,用手往从侧边扯了扯,小家伙扭头往下看,一下就看到自己的裤子,上面有一大块污泥,在黑色的牛仔裤上格外显眼,他看着凶凶的爸爸,肉肉的身子动了动,“不要扯嘟嘟。”

    会摔的。

    但声音很小,知道自己做错事,十分没有底气。

    “还不让说?你笨不笨?不笨怎么会摔倒?”靳绍煜沉着脸,不轻不重往他屁股上招呼了一下,小家伙身子往前倾了倾,生生受着爸爸的一巴掌。

    隔着尿不湿,不疼,但他感到了耻辱,妈妈说他是男子汉,转过身子,愤愤看着靳绍煜,“不许打我!不准打!”

    小孩子声音不大,但是生气起来尖锐啊。

    靳绍煜眉头都皱了皱,伸手又朝他屁股招呼了一下,威胁道,“你再横?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

    他对这个小家伙一向是威逼利诱,尤其是对方缠着温舒韵的时候,他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一天到晚说自己是小男子汉,还缠着妈妈,丢不丢人?

    小家伙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他,嘴巴别提撅得过高,“我要告诉妈妈!”

    “每一次都是这句话,丢不丢人?”靳绍煜不屑,上下又看了他一看,“赶紧自己脱掉,脏死,妈妈都嫌弃你,看看你脏的,丑死了。”

    “妈妈爱嘟嘟。”小家伙不服气,听他这么说十分生气,一脸气愤,一字一顿强调,“妈妈爱嘟嘟,不会,爸爸坏,爸爸坏…”

    说到最后,他眼眶红了,哽咽着声音,“妈妈不会…”

    小孩子自尊心很强,妈妈又是最爱他的人,就算知道爸爸说的不是真的,他听到还是很伤心。

    见他哭了,红着眼眼眶,豆大的泪珠不断掉落,瘪着嘴,十分委屈,靳绍煜怔了怔。

    平日里他也没少这么和小家伙抬杠,对方向来也不饶他,温舒韵一直都说他和孩子相处方式有问题,许是小家伙脾气很好,他也没计较,一直没出现问题,这样的情况是第一次。

    靳绍煜是有些慌的。

    小家伙哭着,不断颤抖着小肩膀,抽噎着,“爸爸坏,欺负嘟嘟。”

    他说着转过头,背对着爸爸,显得十分可伶。

    这下换成靳绍煜无措了,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哄孩子,以往的时候这些重话他没少说,但又温舒韵或者两老在旁边调和,小家伙很容易被哄好,隔一小会又来和他笑嘻嘻说话了。

    没了中间人,他一个人对着哭着的小家伙,伸手扯了扯他的衣服,“快点找衣服穿上。”

    若是平日,他声音会很冷,但现在软了软声,似乎还带上了一丝丝诱哄。

    小家伙转过身,往前走了几步,没理他,一个人蹲在角落里,伸出小手擦着自己的眼泪,嘀咕了一句,“爸爸不喜欢嘟嘟。”

    他说着眼泪又一直掉,“嘟嘟不是爸爸的宝宝。”

    小孩子的情绪非常敏感,靳永奕平日里没什么脾气,随了温舒韵,而靳绍煜呢?他耐心很少,对上这个小家伙,很多次都是冷冰冰的语气,对他呼来喝去,习惯之后,可能有些语气不是很恰当,显得有些苛刻,动不动就威胁他,虽然这是最有效的方法,但好像也有些不妥。

    听他这般说,靳绍煜心底咯噔了一下。

    温舒韵往日叮嘱的话还一直在耳边回响,“阿煜,你要对嘟嘟耐心一点,让他感受到你的爱,不能因为他忘事快就不在意,孩子是会记在心里的。”

    他以往没当回事,现在好像觉得问题有些大。

    怎么办?

    他也是第一次为人父母,很多时候也是随着自己的心情,忽略这些潜在的问题和矛盾。

    看着角落里蹲着的小家伙,他走上前,原本有些拉不下脸,后来想了想,调整一下心情,蹲下来,“你要不要换衣服?妈妈不喜欢这么脏兮兮的你。”

    小家伙含着泪,转身看向他,一脸委屈。

    到底只有一岁半,爸爸还是他心中最崇拜的人,可是爸爸老是欺负他,很委屈,当委屈积攒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很伤心。

    “哭什么?不是说男子汉不哭的吗?”靳绍煜放软了语气,对他好言好语说着。

    小家伙听着他说话,倔强伸手又擦了擦眼泪,板着脸,“嘟嘟没哭。”

    看着他强装的样子,靳绍煜轻笑,摸了摸他的头,“知道爸爸为什么骂你吗?”

    小家伙摇摇头。

    “看看你把裤子弄的,不是说小心一点吗?弄脏之后还怎么穿?”该教训的时候靳绍煜也没心软,将他上衣又拉起来,耐心说教,“爸爸不是说不能把手往身上擦吗?,衣服是不是被你擦脏了?手脏了要洗才干净,衣服擦不干净。”

    他其实不能全部能听懂爸爸的意思,低头看了又看,靳绍煜又简单重复一遍,知道自己做错的小家伙把头埋得更低了,缩着他的脖子,小声道,“爸爸对不起,嘟嘟不对。”

    第一次这么友好听到他的道歉,比他刚刚一顿责骂效果好得多,靳绍煜似乎有些上道了,伸手摸上他的头,“下次不能这样。”

    小脑袋点着头,一脸认真。

    “还有,靳永奕,你是我和你妈的孩子。”靳绍煜说得很认真,看着他,“下次不能说这样的话。”

    虽说只是随口的一句话,但他要把这种现象消除。

    为什么会说这样话?他知道是因为小家伙心底缺乏安全感,而这种安全感缺失,原则上来说是他的失职,没有让孩子感受到身为父亲对他的爱和重视。

    说实话,温舒韵会对孩子进行管教,但很多时候方式很温柔,老两口呢?知道教育的重要性,但是疼爱啊,往骨子里疼爱,他扮演着黑脸,现在他才有些意识,这种黑脸下,很多时候是他考虑得不周,比如对他冷脸,对他强制性动作,威胁恐吓…

    这些都会给他带来心理上的影响。

    小家伙抬头看了一眼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小嘴动了动,好一会才出口,“爸爸不喜欢嘟嘟。”

    小孩子哪会隐瞒自己的情绪?

    靳绍煜听得心中滋味难言,自从他出生,分走温舒韵太多精力,又喜欢粘着她,很多时候他还真看不惯,小家伙脾气好,他也会趁机欺负一下,没想到会给他这样的感受。

    沉默了一会,他看着小家伙,轻声道,“因为嘟嘟不听话。”

    闻言,小家伙看向他,替自己辩解,“嘟嘟听话,妈妈说嘟嘟是乖宝宝。”

    实际上,他很让人省心,很乖巧,闹当然也会有,相比同龄人已经好很多。

    “可是爸爸说的话你就没有听,手那么脏,你还往衣服上擦。”靳绍煜拿起他胖乎乎的小手,只给他看,上面还残留着一圈污泥,“看,多脏。”

    小家伙看着自己的手,“嘟嘟,嘟嘟不是故意的,摔了…就摔…”

    他手舞足蹈的说着,小脑袋跟着摇晃,给爸爸解释,他是摘西红柿摔了,不是故意弄脏。

    “带你洗洗,然后我们换衣服,这样就不脏了。”靳绍煜认真听他说,然后柔声对他说着。

    “好。”小家伙情绪消得很快,朝爸爸伸出手,靳绍煜珉唇笑了笑,将他抱起来,走进浴室。

    再出来的时候,小家伙脸上带笑,抱着爸爸,被放在床上的时候又滚了一圈,别提多开心,靳绍煜给他穿衣服的时候也丝毫不反抗,无比乖巧让爸爸折腾。

    穿好衣服,伸手让爸爸将他抱下去,靳绍煜低头看着他,一脸嫌弃,“你没有脚吗?不能自己走?”

    话虽这么说,但还是伸手过去将他抱起来。

    小家伙被爸爸抱着,一脸满足,点着头,“嘟嘟喜欢爸爸抱。”

    “和你妈一样懒。”靳绍煜接了一句,眉眼却泛起柔和,抱着他往楼下走。

    “妈妈不懒。”小家伙反驳,靳绍煜伸手点了点他额头,“懒,和你一样。”

    小家伙咧开嘴笑,“爸爸懒,和小绿一样。”

    靳绍煜嘴僵,把他和一只鸟比是怎么一回事?

    ------题外话------

    二更见,早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