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那你喂不喂我?
    都被人惦记上,卿一浑然不知。

    她正在公园散步。

    “妈,休息一下。”她往一边的椅子边走去,话落就坐下来。

    “起来!”李琪蹙眉看着她,轻斥一声。

    “累死了,不要。”卿一坐下来之后,哪还有起来的道理,而且,她乏力得很,不想再起来。

    从三个月半月开始,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现在才四个月一点,别人都以为是六七个月,她可被这两个小坏蛋折腾坏了,不过能怎么办呢?

    “才走了几分钟?”李琪走过去,低头看着她,“别给我耍赖,赶紧给起来,运动量都没达标,快点!”

    “您可怜可怜我好不好?就偷懒这一次,我真累的,我要回去睡觉了。”卿一拉着一张脸,她真是没有脾气了,这些日子,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以前她恨不得林嘉恒一直陪在她身边,现在她巴不得他赶紧去医院工作。

    只要他在身边,也不凶她,甚至好言好语没有脾气,但是想偷懒那是不可能,林嘉恒精准得像机器,就是不放过,必须运动到一定量,任凭她怎么耍赖都是没用,现在去工作都不放过她,让李琪盯着。

    “什么叫偷懒这一次?”李琪板着脸,“你说说,怎么这么懒?嘉恒就惯着你,看看,把你都惯成什么样了?这是小事吗?月份大了有得你受!”

    她就这么个女儿,自然希望她好好,看到对方这个样子,也是着急,不仅替女儿着急,也替外孙,外孙女着急啊。

    “他哪有?”卿一语气不悦,“林嘉恒就想折腾我!”

    对于林嘉恒,她可没有之前小心翼翼奉承的模样,自己都没感觉到脾气大了不少。

    没办法,若说以往林嘉恒对她的好是义务,是责任,是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的好,现在人家对她不仅言听计从,目光还宠溺无比,任劳任怨,本就是大小姐,隐藏的秉性全然曝光。

    “折腾你?”李琪都气笑了,伸手就戳了戳她的额头,“人家吃饱了没事干折腾你?动动你的脑子给我想一想!”

    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满意,女儿都要靠边,加之,她不是平白无故说,这段时间都和两人住在一起,林嘉恒怎么样,她心底不清楚吗?

    “干嘛呀。”卿一往后躲,一脸不满,“妈,你向着他还是向着我?倒是谁才是你生的?”

    “我倒是希望嘉恒是我生的,能变吗?”李琪毫不留情打击她,目光又落到她的肚子上,她的外孙和外孙女哟,没在犹豫,将卿一拉起来,“赶紧的,嘉恒说的运动量还要一大半,别给我偷懒!”

    “一个生育的工具!”卿一愤愤出口之后往前走。

    “诶,这个孩子。”李琪跟上去,“还给我闹别扭了,卿一!你都要当妈妈的人了。”

    闻言,卿一走得更快了。

    当妈妈,当妈妈,原本对这两个小家伙很期待,现在李琪动不动就拿着两个字来压她,孕妇很有情绪的啊,想起来心底就郁闷。

    情绪没得到消除,回来的准爸爸就遭殃了。

    卿一正准备睡午觉,憋着气,都睡不着,背对着门口,林嘉恒回来还以为她睡了,放轻了动作。

    哪知,刚将衣服放下,卿一就坐起来,拿起一个枕头就砸向他。

    林嘉恒惶恐般接住枕头,柔声出口,“怎么了?”

    “都是你,罪魁祸首就是你!”她愤愤出口,“凭什么啊?不过提供一颗精子,我就要这么惨,林嘉恒,就是你,讨厌你!”

    闻言,林嘉恒嘴角僵住。

    昨天晚上不是才说感谢他的吗?不是说最爱他吗?

    女人的善变,他的确是感受到了。

    “大混蛋!”卿一还不解恨,瞪着看向他。

    林嘉恒将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听话,小声点,一会妈过来了。”

    倒不是他怕挨骂,李琪过来又该教训她了。

    李琪骨子里是有点传统,卿一又是第一胎,还是双胞胎,心理压力有点大,而李琪又性子强硬,对于她的傲娇耍赖,可能有时候觉得太矫情。

    当然,李琪也怕他会觉得烦,或者引起林家人非议之类的。

    提及李琪,卿一声音果然小了很多,看向他还是一脸怒气,将自己身后的另一个枕头也砸过去,“打你!”

    林嘉恒又接了起来,拿过去放在床上,“一一,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男女生理结构…”

    “闭嘴!”她扬声打断,“不需要你给我科普知识,学医了不起啊?”

    “…”他没再出口,蹲在床边看着她,伸手过去拉住她的手,“那我不说,别气。”

    卿一没说话,她心底清楚,自己就是发一发牢骚,坚持一件事情久了,总会升起那么几分烦躁,她现在所有的时间,仿佛都是为了孩子而活。

    她爱他们,也没有不愿意,可…就是说不出的感觉,开始有,失落也有,还是忐忑和不安。

    垂下头,闷闷的声音传来,“对不起。”

    辛苦的不是她一个人,他也在啊,每天陪在她身边,还要接受她各种负面情绪,不仅如此,还要科普各种知识,亲力亲为做各种事情。

    “宝宝闹你了?”林嘉恒看向她,相处这么久,他自然更了解她的性子了,也学会渐渐去避免一些雷区,尤其是她情绪铭感的事情。

    卿一昂头看向他,眼眶有些红,似乎泛着泪光,下一秒又消失了,仿佛没出现过,她性子倔强,这么丢人的事情才不会哭。

    林嘉恒珉紧唇,叹了一口气,“困吗?”

    她摇摇头。

    “那起床吧,带你去走走。”他将她拉起来,也没有细问下去。

    卿一任由他牵着,十指相扣,没有特定的路线,就是瞎走。

    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不算晴天,没有太阳,也不算阴天,风吹得很舒服。

    走累了,他便陪她停下来,就是闲聊,她不说,他没细问,她说,他便仔细听。

    但她没有隐瞒他的习惯,走了一段路,差不多也了解了。

    “前面有咖啡厅,想要进去吗?”他也没劝说,询问她这么一句。

    “恩。”卿一点头。

    她怀孕之后比起别人好一点的就是能吃,不孕吐,所以体重涨了不少,这也是她烦恼的一个来源,但是也没有办法,孩子需要营养啊。

    坐下来之后,林嘉恒给她点了一小块三角蛋糕,一杯温奶茶。

    两人坐在角落,餐桌很小,可以坐对面,但林嘉恒坐在她身边,两人就坐一边,但也不拥挤,刚刚好,卿一环着他的手,一副粘人的模样。

    服务生上点心的时候都多看了两眼,也算小小的羡慕吧,都怀孕了感情还这么好。

    “不许说我小气。”她看向他,瘪了瘪嘴,“我只是不喜欢妈说这些话,虽然这样显得很不孝,但是我不开心,我自己会调节的。”

    “恩。”他点点头,缓了一会又道,“不过,想想也是,对你不太公平,我以后会尽力去分担。”

    按照李琪的意思呢,成为妈妈就应该成熟一点,这种成熟,意味着一些牺牲,从本质上来讲,还真没有什么传宗接代的义务,在遇到她之前,他甚至觉得自己不应该有这种义务和负担。

    当然,这不仅仅是李琪的想法,很多人都这么想,上一辈居多一些。

    “我说说的,没有觉得不公平。”卿一笑了,往嘴里送了一块蛋糕,又夹了一块递到他嘴边,“好吃啊,尝一尝?”

    她大部分时间还是很开心,会无比庆幸遇到的是他,也在很用力很用力爱他,也有感受到他的爱。

    林嘉恒低头看了一眼,张嘴吃到口中。

    “是不是很软?”她又凑近一些,笑意盈盈对他开口。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脸,自从怀孕之后,她只护肤,不化妆,显得更加清秀,没回答,低头抵着她的额头,“没尝出来,你再喂我一块?”

    卿一原本沉静在他亲昵的动作中,突然被这句话惊醒,往后退了退,一块蛋糕就那么大,还要再喂他一口?她坚决摇摇头,“那你当它不软好了。”

    林嘉恒没忍住笑出声,“我亏待你了吗?”

    不然怎么把她养成这么护食的样子?

    “恩。”卿一往嘴里送了一口,一脸享受。

    他嘴角笑意未消,伸手环住她的腰,叫服务生又拿了一块,卿一眼底一亮,侧头,“给我的吗?”

    “你说呢?”他挑眉。

    “我现在是三个人。”她提醒。

    “我知道。”

    “所以…”

    “那你喂不喂我?”

    卿一快速把剩下的最后一块喂到他嘴边,一脸讨好,“林医生…”

    不远处。

    宋谦目光落在两人身上很久了,他很久没见到卿一了,听说她怀了双胞胎,还真是迅速,林嘉恒此时就陪在她身边,看两人的动作,感情也差不到哪里去。

    “走吧。”黎莉莉走过来,上前挽上他的手。

    “恩。”他点头,收回视线,单手插入裤兜,往门外走。

    “对了,婚礼什么时候进行?证也花个时间去领了吧,年底把这些事情弄完。”黎莉莉看向他,语气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关于孩子这一块,我是不生的,我们去国外找代孕,不然身材太难恢复了。”

    “既然是联姻,婚前公证也去做一下,你觉得呢?”

    她不断说着,宋谦声线淡淡,“随你吧。”

    “什么叫随我?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黎莉莉蹙眉,“你这个态度,我觉得有必要再考虑一下了。”

    她一个女人都这么说了,他还想怎样?

    又不是高攀,她可不想受气。

    “就按你说的办吧。”宋谦妥协。

    他不能拖了,家里催,左右是结,其实和谁结都一样,不过,有时候还是会想,和卿一结婚回事什么样呢?现在会有两人的孩子?

    但要他做到林嘉恒那样,做得到吗?

    他不知道。

    爱情真是奢侈的东西,对很多人来说不是必需品,可遇而不可求,幸运的是少部分人吧。

    黎莉莉还是有些不高兴,但也没多说。

    ------题外话------

    把林医生和卿一拉出来遛一遛吧,o(n_n)o哈哈~晚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娱乐圈:盛宠隐婚影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