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7: 温昕悦名声败坏(二更)
    两人都出去的时候,冯琳走到床边,看着温昕悦,对方露出的脖子上都是青青紫紫一片,惨不忍睹,她摇着头,叹气道:“我说小悦啊,妈要为小韵说句话,这件事真不是她做的,你就是再生气,也不能推到她身上啊,听妈的话,好好把身子养好,倒时候,我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身子重要。”

    她这幅样子,在温昕悦眼底就是炫耀示威,这对母女,一个比一个恶心,都要是贱人!

    她咬着牙,气得直哆嗦,眼神里阴郁狂暴,喊道:“滚!给我滚出去!”

    “这孩子,我好好和你说呢。”冯琳也不满了,以往还讨好着温昕悦,自从她怀了男孩子以来,已经对她不那么看重了,至少不会向以前那么点头哈腰,生了孩子更是不会,何况,温舒韵现在现在可和靳绍煜结婚,她腰板别提有多直了,何况,温昕悦现在算什么?很快名声都要坏掉了,到时候,什么都不是!

    有什么好狂的?她最见不到她这么自诩高贵的模样。

    “贱人,给我滚出去!”温昕悦现在已经控制不了自己,她拿着东西就冯琳身上扔,毫无形象在穿上吼着,“滚!都给我滚!滚出去!”

    “不可理喻!”冯琳也怕死,不断闪躲着,看对方情绪太激动,连忙小跑了出去,念叨着,“疯了,简直是疯了!”

    温昕悦拉着被子,缩卷着自己的身子,看着身上恶心肮脏的痕迹,拼命擦着、挠着、抓着…

    一声声崩溃地哭声传来,高高在上的温昕悦已经不见踪影,自卑、无助、绝望席卷了她,身体上的摧残,加之心理,她精神已经有些恍惚,温舒韵怎么可能比得上她?又怎么可能比得上她?

    “不!不可能!”她表情不断变化着,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又狰狞着,清醒之时,眼底露出惊恐,颤抖着手爬出来,找到床后的钥匙,左手紧紧扶住右手,开了好一会,才将柜子打开,拿出瓶子倒出来药,手拿不稳,掉在地上,她连忙爬过去,捡起来往自己嘴里胡乱塞着。

    此时。

    靳绍煜与温舒韵正在回家的路上,两人从上车之后就没在说话,一个安安静静开车,一个看着窗边,没敢主动提起话题。

    温舒韵伸出手,轻轻敲了敲窗户,无聊在乱画着。

    “想好怎么解释了?”靳绍煜率先打破沉默,紧接着又淡淡道,“你最好给我想出一个非常合理没有漏洞的解释,不然我回去就直接把你丢床上去。”

    他一说完,温舒韵猛地一转头,幽怨的眼神瞪着他,嘴巴撅得极高,“每次都是这样,能不能换种方法啊?”

    “换到浴室?”他挑眉出口。

    温舒韵:“…”

    干脆赌气不说话了。

    这人,就知道这样教训她,好吧,她不否认,刚刚看到他的时候还是很感动的。

    “你说说这次又做了什么?”他语气听不出情绪。

    他虽然没去查,但看到温家的情况,对她也算了解一些,隐隐也就猜到一点。

    温舒韵还没说话,他又开口,“别跟我说和你没关系,说实话。”

    得了。

    她内心最后一点侥幸的心理都没了,声音越说越小,将事情说了出来,“温昕悦把放在果酒里,然后我换给她喝了,然后就和乔海瀚…”

    “我倒是想问问,你怎么把她带去房间的?”靳绍煜可不是傻的,听她一说差不多也猜出来,怕是温昕悦设计她,然后被反设计,事情可没这么简单。

    “就…”温舒韵支支吾吾,没敢看他眼睛,还是将事情详细说了出来。

    期间,一直在观察他的情绪,但她知道,若是他不想让她看得出来,那她还真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车缓缓停在车库,他还是一句话没说,温舒韵以为他要冷暴力的时候,却见他突然转过来,将她堵在座位上,深黑的眸子直直对上她的眼,两人对视。

    温舒韵不断往后缩着,但还是无处可逃,只能被迫对上他的眼,一望见不到底,她眨了眨眼,垂下的手悄悄抬了起来,抓上他衣角,轻轻扯了扯,再扯了扯。

    靳绍煜神情敛了敛,无声叹了一口气,“我都说了别去,你还在奢望什么?家不在这吗?”

    “没有,网上风波不是严重吗?我不能不去,不去风波又出来了,而且,小家伙我也没看过,到底是我弟弟。”她说着有些心虚。

    她一直都以为,与冯琳仅存的母女情谊,早就消散,自从上次说了断绝关系,她就决定再也不要往来,一直都是他们来纠缠她,好似把她这句话当玩笑一样,这一次是为了躲避网上的谣言,不让温昕悦有机可乘,加之小家伙的出生,她才回去的。

    可内心深处,到底什么样?她不想去深扒。

    人啊,终究是有情感的动物,也有着一些不可能的奢望。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被发现,被人设计的人是你呢?”靳绍煜极力去压抑自己的情绪,继续与她说着。

    “我根本不会碰任何东西。”温舒韵说这个的时候,底气又多了一点。

    她可是吃饱再去宴会的,这个她早就想到了。

    “还给我顶嘴。”靳绍煜往她额头敲了敲,咬着牙,“你觉得自己很能耐是吧?”

    温舒韵轻呼了一下,抱着他,笑嘻嘻开始撒娇。

    靳绍煜偏生就吃这一套,一个公主抱,往屋内走去,温舒韵环着他的脖颈,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珉了珉唇,突然就来了一句,“对啊,你说我这种身份,怎么够格嫁入乔家呢?”

    身世是她过不去的坎,现在还好一些,从小就被人叫做狐狸精小三生的孩子,她自卑、懦弱、胆小,很小很小就会看别人脸色生活。

    很努力很努力去克服自己的自卑,但很多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的,那股情绪时不时就会钻出来。

    “什么身份?”靳绍煜低头看着她,眉眼柔和,“不是小公主吗?可高贵了,我稀罕。”

    她轻笑,一本正经纠正道,“是靳太太。”

    靳绍煜没什么话没说,步子加快往楼上卧室走去,他决定用他的行动证明,听到这句话和刚刚听到她介绍自己是他丈夫时的激动。

    当天夜晚。

    温昕悦罕见登上热搜,当然,不是什么好事。

    宴会上人的很多,凑热闹的当然也不少,这不,温昕悦与陌生男人在房间干着一些让人难以描述的事情就那么传出来了,一个传一个,最后有模有样的,直接曝光在网上了。

    这可热闹了。

    一开始,纷纷猜测是席贤瑞,毕竟两人感情好着呢,前段时间不是才一起去参加某大品牌年会吗?狠狠秀了一把恩爱,让人羡慕得很。

    可席贤瑞可不在,微博动态发表着他行踪,温家宴会的时候,人才刚到国外机场,正准备去参加某时装发布会,记者可跟踪报道呢,插着翅膀都不能回来这么快吧?

    这下他粉丝不干了,我家偶像对温舒韵这么好,一出去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就开始搞事情,不是不把我们偶像放在眼里吗?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一场撕逼大战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席贤瑞是我偶像:“气得想要摔掉键盘,别问我为什么这么生气,这就是名媛?我只想送她两个字,贱货!”

    爱的就是她:“接楼上,有一种名媛,是上流社会交际花,温昕悦就属于这一种,而且是典型的代表。”

    呼呼呼:“温昕悦一看就绿茶婊啊,席贤瑞怕是要当接盘侠了,不过上一次不是已经找牛郎了吗?还不是笑着原谅了她?这得是多爱啊?”

    无怨无悔:“同意楼上,头顶哪里只是一顶绿帽子,那简直是一片青青草原啊。”

    温昕悦最棒:“只是绯闻,请理智看待,不要被有心人利用!”

    瑞瑞:“理什么理?一个绿茶婊,早就看不惯了,居然让我瑞当接班侠,豪门了不起吗?可以滚蛋了,我强烈建议温昕悦滚去娱乐圈。”

    洗刷刷:“我双手双脚同意楼上。”

    …

    动静之大,仅次于靳绍煜出没。

    席贤瑞刚参加完时装会,这边正好是傍晚,经纪人阴着脸将手机丢给他,语气极其不客气,“上一次的事情我就不说了,这一次呢?我专门还帮你打听了一下,去参加宴会的人都知道了,事情的确是发生了。”

    “我都说温昕悦接近你怕是有别的目的,你看看。”

    经纪人气得就差头顶没冒烟了,席贤瑞看了看,面色也黑沉下来,放在谁身上都不好受,但他还算有理智,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温昕悦。

    无人接听。

    再打一次,还是无人接听。

    “我看你都要被她毁了!”经纪人也是急得团团转,忍不住拍了拍额头,似乎想要骂醒他,“那就是位祖宗,你觉得她是真心和你在一起的?”

    席贤瑞沉默,将手机递给他,语气淡淡说了句,“走吧,先回酒店。”

    话落,一个人率先往外走。

    当局者不一定迷,只是有时候他不想看清罢了。

    这一头,温昕悦得知消息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网上已经沸沸扬扬,她臭名昭著。

    昨日在浴室洗了近三个小时的澡,半夜高烧,爬起来自己吃药,迷迷糊糊睡到现在,期间,佣人来叫过她吃饭,被拒绝后,就再无其他问候。

    手机早已关机,温昕悦连着充电线,看着网上的消息,瞳孔猛地缩了缩,一股害怕从心底直往上涌,快速又往下翻着,一张张截图出现在她眼前。

    “我想你了,什么时候有空出来?”

    “我也想你啊,但是最近行程都比较满一些。”

    “我去找你?”

    “还是别了吧,我也不一定有空见你。”

    …

    “恩,挺喜欢的。”

    “那我下次再给你送,晚上一起吃饭?”

    “好。”

    …

    “怎么都不理我?是不是最近心情很不好?”

    “小韵比较让人操心,我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可能她对我有些误会吧,她最近在剧组怎么样?真的和靳绍煜关系近吗?”

    “可能过段时间就好了,她最近比较忙吧,我不是很清楚。”

    …

    足足有十八张截图,都是她和席贤瑞的聊天记录。

    那点手段,骗席贤瑞还可以,网友的火眼金睛可不是盖的,一下就发现了问题,从整个聊天来看,温昕悦可不就把席贤瑞当备胎的意思吗?

    而且,还有一个很明显的事情,表面关心温舒韵,实际上,明里暗里打听她的消息,这姐妹情深,怎么感觉有点装啊?

    席贤瑞的粉丝怒了,两人cp粉也怒了,温舒韵的粉丝也看不下去,靳绍煜的粉丝也来凑凑热闹。

    一条快乐的小鱼:“原来温昕悦才是史上第一白莲花,这个操作我给满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温舒韵从不公开讲她,也不谈她,都是她一直在装着好姐姐的样子?”

    靳靳天下第一帅:“可伶我家女神,被欺负惨了,该死的绿茶婊,丢出老靳帅死她!”

    月月:“温昕悦想踩着席贤瑞往上爬,蹭热度,又想嫁入豪门,所以背地里勾引富二代,双塔两艘船,顺利将到豪门以后就会踢掉席贤瑞,鉴定完毕!”

    我是千年美女:“温昕悦的真面目居然这么令人恶心,还名媛,呵呵哒。”

    …

    温昕悦何时被这么侮辱过?

    她看到这些评论的时候,整个人气得直发抖,精神又有些不对了,拿着手机便给席贤瑞拨了过去。

    此时,席贤瑞提前往机场赶,眼底透露着着急的气息,联系不上她,想要回来看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说白了,就是不信这件事的真实性,愤怒之余,怕她受委屈。

    看到她的电话,眼底燃起一抹新希望,接起来,放在耳边,语气也有些着急,“小悦…”

    “是不是你?”温昕悦歇斯底里的怒吼传来,“席贤瑞,是不是你把截图发到网上?你怎么能这么做?怎么能这么过分?我怎么着你了?你要这么毁我?”

    “我没…”

    “我就是利用你了,我就是看不上,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给我来这一套,直接分手啊,你以为我想和你谈?知不知道我现在连应付都不想应付你!”

    温昕悦已经快气疯了,语气充满恶毒,猩红着眼,不知如何发泄,只能通过言语,狠狠地发泄出来,若是现在看她眼神,如利刀般,溢满恶毒,恨不得将所有人都碎尸万段!

    席贤瑞着急不安的心,在她说这些话的时候么猛地安稳了下来,嘴角扬起自嘲的笑意,从唇齿间挤出一句话,“你说的,都是真的?”

    他不是不清楚,一直都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可他也希望有一天,她能改变一些,至少,能多喜欢他一些,这样就够了。

    可,做了这么多,换来的却是她的厌恶。

    “马上把微博上的消息删了,席贤瑞,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们势不两立!”温昕悦阴寒残忍的话语继续传来,威胁完,直接将电话掐断。

    “嘟…嘟…”

    电话里忙音传来,席贤瑞放下手机,嘴边笑得更加讽刺了,苦涩无比。

    满腔的爱意,换来一句“早就不想应付你”,她那么冰冷无情,将他的自尊踩在脚底下,狠狠践踏,让人心寒至极。

    凭什么?

    就凭他喜欢她?所以活该被这么对待?

    “先生,机场到了。”司机说着蹩脚的英语,缓缓将车停在路边,转身往后看了一眼。

    后面那个人一点都没反应,一直在发呆,表情还有些古怪,司机没法,只得又重复一遍,这次将声音又提高了一些。

    “麻烦再送我会酒店可以吗?”席贤瑞回过神来,歉意笑了笑,礼貌冲他说着。

    司机疑惑,确认一遍之后,掉头又往相反方向驶去,离机场越来越远。

    ------题外话------

    二更完毕,冬季最近事情很多,加更是不能了,泪奔~o(>_<)o~

    不过,如果告诉你们三天后会公布,你们会把月票给冬季吗?嘤嘤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