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8: 最后一期综艺播出(一更)
    温昕悦可谓是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温家人在得知温舒韵嫁给靳绍煜后,态度立马就不一样了,最起码,在待两人的问题之时,明显抛弃了她。

    唯一能帮她的就只有李家,一个电话打过去,表哥李尚凯的手机确是被他妈何冬岚接,一看她哭哭啼啼的模样,对方也很无奈,语重心长道:“小悦啊,这件事情舅妈也是知道的,可风波这么大,你别把你表哥和李家也拖下水,到时候也很难办。”

    “我们已经在背地里帮你解决了一些,你也知道,根本挡不住,你表哥也在处理了,只能说我们会尽力。”

    话里话外,都透露着“好自为之”的意味。

    作为小姑唯一的孩子,他们李家有责任去帮衬她,但这种帮衬,也是有度的,毕竟,谁都有自己的家庭需要去守护,这些年,为了让她过得舒心一点,李家帮衬得也不少。

    有些话,李家人自然说不出口,那么就让她来当这个坏人吧。

    林安菱的事件可以说是一个警醒,永远不要小瞧网络的力量,而且,李家也没有林家经济那么雄厚,费力就能挽回损失,她也心疼儿子老公啊。

    “舅妈,不是我,那些不是我…”温昕悦看着否认,抽抽搭搭着,“那些事情真的不是我的做的。”

    何冬岚叹气,只能出口,“我还专门去了解情况,温老太太说你给乔海瀚…哎,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我们也只能尽量去解决,我们也不会不管的。”

    就是生怕冯琳母女搞鬼,所以才去问了一番,可温老太太直接告诉她,温昕悦给乔海瀚下药,这事她能怎么办?

    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本就是温昕悦的错,乔家还牵扯在里面,李淳或许会念及那个早过世的妹妹,可她也得为李家和她的孩子打算吧?

    “舅妈…”温昕悦哽咽着声音又唤了一声,但也知道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咬着牙点头,“谢谢舅妈。”

    电话挂断,温昕悦深刻明白自己的处境,孤立无援,双目死死盯着不远处,阴沉的声音一字一顿响起,“温舒韵!我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

    与此同时。

    a市某处茶馆,小包间内。

    温舒韵与徐轻芮对面而坐,温舒韵在沏茶,袅袅茶香弥漫在空气中,她动作熟练,将沏好的茶放在徐轻芮面前,柔声道:“喝一口?”

    徐轻芮牵强扯开一抹淡淡笑意,端起来品了一口,开口道:“浓浓的花香,很好闻,我妈以前也喜欢喝花茶,而且很喜欢收集各种花茶,办公室内都是。”

    “你妈?哦,林夫人是吧?”温舒韵一时没反应过来,听到最后算是知道,周彩燕肯定没这样的品位,也只剩沈映蓝了。

    “恩。”徐轻芮点头,又笑道,“而且和你一样,喜欢放糖,当然,在没人的时候会这样做,招待客人的时候还是不会放。”

    “放糖甜啊。”温舒韵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小酌一口,漫不经心道,“我才不管什么品茶,放糖只是为了迎合我的胃口,我高兴就行。”

    若说这是不高雅的行为,她也认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又不是温昕悦,硬生生把自己变成教科书。

    徐轻芮点头,表示认同。

    “对了,林夫人怎么样了?你现在是接管基金会吗?”温舒韵又询问出声,柳眉皱了皱,“是不是很忙?那么大一个基金,你怎么管?”

    关爱基金会遍布全国,无数个分部,可不是随意就能挑起重任的。

    徐轻芮将茶杯也放下来,眉宇间染上一丝疲惫,“她情况不是很好,现在正在积极治疗,这个星期我和阿浩回去看看,我基金会这边还好,之前她就开始让我插手,也算了解了一些,虽然手忙脚乱一段时间,但现在已经上手了。”

    “你还是好好休息吧,这些事其实可以交给林浩,好好养胎,前段时间才从医院出来吗?可是要多多注意的,不然出什么怎么办?”温舒韵奉劝着她。

    林家的事在她看来挺奇葩,养了个野鸡,真正的金凤凰不知所踪,不过幸好不是徐轻芮,不然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一团糟是肯定的,不过她对于别人的事情,尤其是陌生人,自然也不会感同身受,顶多对徐轻芮上心一些,毕竟和林家人也没接触过,和林浩也就匆匆见了几面而已。

    徐轻芮摇摇头,“我没事,有定期去医院检查,孩子很健康,现在三个月了,也算稳了一些,家里的事情怎么能放得下,基金会那边也不累,好多事都是专门人负责的,我能处理就不让阿浩再去了。”

    “我爸陪着妈在国外,情况也不好,林家这边,奶奶也病倒了,大伯母和小姑姑回来在照顾,展弘也被调回了公司总部,阿浩根本就脱不开身,家里那种压抑的气氛,我…”她话说到一半,眼眶有些涨,没继续说下去。

    林浩自然也不让她插手,可她也不能像个没事人一样待在家吧?不能替他分忧,看着他每日那么奔波,她也很心疼,大抵让自己忙起来,也就没空多想了。

    温舒韵了然,也没继续问,话锋一转,“那谁照顾你?”

    林家现在除了佣人,肯定没人顾得上她。

    “他们不让我住老宅,奶奶病得也有些严重,说对我身子不好,我回家,爸爸和哥哥都在。”她抿了抿唇,“我这些天也是过得混混沌沌,还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没人想到,谁能好受?现在都成了林家的禁忌,每个人都有默契的不提及。

    “过了这么久,也没线索,我觉得能找到的机会已经很渺茫,你放宽心就好,好好把孩子生下来,添个小家伙,家里气氛会好很多。”温舒韵也找不到如何安慰她,只能这般出口。

    “但愿吧。”徐轻芮牵强笑了笑,“算了,我不把这些糟心的事说给你听,你不是说有正事和我说吗?什么事?”

    “你们不说要换基金会代言人了吗?你看我怎么样?”说起这个事,温舒韵也收敛起神情,正经与她说着,“我可以免费代言。”

    徐轻芮愣了愣,“是有这个事,不过舒韵,你真的愿意免费代言吗?因为是公益基金,到时候,我们经费预算还是非常少的,拍摄坏境还有工作人员也比不了大片制作。”

    “那又没事。”温舒韵丝毫不在意,伸出一个手指,“我家阿煜说,你们要是选我,乔氏每年捐赠一千万。”

    有个大靠山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徐轻芮:“…”

    “我现在身价很高的,可是求了尘哥很久才换来的机会。”温舒韵犹豫了一下,伸出一只手,“要不,再捐多一点?我个人再捐五百万?”

    “不是。”徐轻芮连忙摇头,再次开口解释,“我们这次拍摄是要去深山,因为对象是留守儿童,而且,可能还会住上几天,耽搁会比较久。”

    说完,她顿了顿,“其实,由于坏境还是比较恶劣,所以这次我们没有过高的要求,你这个知名度是够的。”

    以往的时候,会有明星来免费来代言,毕竟这也是一个宣传的机会,关爱基金会就全国来说,还是一家比较权威的机构。

    但这次时间长且环境苦,目前来说,并没有明星有意向来。

    “四天够吗?”温舒韵倒没想多,继续又问出这一句,有些歉意,“我最近档期是比较满,如果时间还要再多一些,我需要再去问一下尘哥的意见,让他那边再协调一下。”

    看着对方怔住,她笑了笑,“这有什么?再苦也苦不到哪里去吧?我又不是不能吃苦。”

    前一世,她就是入深山,吃住差了一些,其余的都还好。

    “舒韵,你确定吗?”徐轻芮还是有些担忧,再次询问。

    “最近拍戏很辛苦,你让我有个机会喘一口气,去亲近亲近大自然,感受一下大自然。”温舒韵开玩笑般说出这么一句。

    大山里,交通不便,通讯不好,可空气和风景是大城市无法比拟的,她也知道,哪里的孩子,他们带着天真和淳朴,眼神清澈,充满着对外面世界的憧憬,渴望走出大山。

    见她如此,徐轻芮也只能点头下来,“那后面的事情我再通知你?”

    “好。”

    两人断断续续又聊了一些,从大学聊到现在,有一搭没一搭扯着,关系就摆在那,即使多久没见,感情也不会淡,永远能来聊的话题。

    ——

    温昕悦躲在家里不敢出门,温家人对她更是漠视。

    经纪公司也极力去公关,毕竟是温家人,与席贤瑞也有着关系,可网友实在太猛,一点作用都没有,这边压下,他们连彻夜给你刷,到空间刷、朋友圈刷、各种贴吧上刷…

    只要能散播的地方,就能见到他们的身影,越是压着,他们反抗得越厉害。

    李雪嘉也是忙得焦头烂额,第五天早晨,席贤瑞单方面宣布分手,更是将时间推向最**。

    早上七点零七分。

    席贤瑞工作室发出声明,大体意思就是:因温昕悦在恋情期间做出有损两人情感的事情,两人感情已经破裂,所以宣布分手,愿各自安好,自此不相往来。

    退让有度,可谓是间接承认温昕悦在宴会上干出龌龊之事。

    席贤瑞粉丝纷纷祝贺偶像将这顶绿帽子摘了下来,温昕悦又遭殃了,她的粉丝都不敢说话,大量粉丝转路人或转黑。

    一时间,从天上掉入地狱,签下的合同全部要求解约。

    就在她人人喊打的时候,还是《最佳搭档》的播出拯救了她,作为最后一期,还是相当受关注,录制的时候,大量网友都提前见到了一些情节。

    对于这一,因做蛋糕那一个活动,无数网友将它称为,“最具有奸情”的一期。

    如此,引起了大量网友的好奇,早就盼着能播出,对他们来说,这一天等得可真漫长。

    当天晚。

    播出倒计时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收视率爆增。

    我和你永远在一起:“薯条可乐已经准备好,坐等老靳和韵韵,超喜欢呐。”

    木子李:“啦啦啦,唯爱我靳和韵韵,女神女神,火眼金睛的我已经看出奸情。”

    唯愿沐沐:“实在难以想象老靳谈恋爱的模样,在我心中一直都是高冷男神啊。”

    天涯泪心无悔:“好期待好期待,话说真的很好奇老靳到底是什么样的口吻说出那句,”我考虑一下“,容我脑洞打开,这回是表明爱意的意思吗?”

    茶靡yh:“让我们来细细研究一下,那所有的猫腻都找出来!”

    …

    粉丝们一阵激动,比看任何一期都激动。

    节目开始了。

    还没看到十分钟,弹幕都快占满屏幕。

    “老靳,你居然吃了榴莲!”

    “据我观察,故意选了最小的一块,说明他不想吃,但是又不得不吃。”

    “报告:温舒韵最喜欢吃的就是榴莲!”

    “靳绍煜最讨厌的就是榴莲好吗?”

    “啊啊啊,突然觉得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靳靳是不是很想和韵韵在一起啊?”

    “怎么只有三组啊?陈伟和许子卿这一组呢?”

    …

    屏幕上,节目在继续播放着。

    两人领到四块钱,正并排往外走,温舒韵边将钱折叠好,随后递给身侧的靳绍煜,对方自然接过来,放入自己的口袋。

    没走多久,两人对视了一眼,紧接着,脚步莫名放慢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两人对视的时候,还被可以多强调了一下。

    “等一下。”温舒韵突然出口这句话,字幕上直接显示这句话,后面还加了几个大问号。

    屏幕前的粉丝都一懵,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两人直接拍去,那起始速度,后面的人一脸呆的表情,让粉丝突然笑出声。

    看到两人就那么跑了,粉丝恢复过来,缓缓露出奸笑。

    “契合度很好。”

    “很棒,我和我老公也有这样的默契。”

    “说你们没点奸情,你猜我信不信?!”

    “真棒,你们漏洞百出,老靳人设快崩了!”

    …

    ------题外话------

    早安早安早安,月票月票月票\(^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