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1: 靳绍煜,我、我怀孕了(二更)
    周济彬忍痛伸手往一推,闪光灯支架甩到了一边,狠狠砸在地上。

    温舒韵再次回神,入眼的是周济彬血淋淋的手,耳边是工作人员乱成一团的叫喊,没有思考,猛地向前,用力压住他的手上的伤口,一遍检查还有碎片,声音极力保持镇定,拔高声调,“叫救护车,马上叫救护车啊。”

    血,很快染红了她的手,周济彬只是疼地皱着眉头,原本想压住伤口的手默默垂了下来,还好,还好受伤的不是她,还好自己离她比较近。

    底光灯是从她背后开始倒下,若是再离得远一些,可就直直往她后脑勺砸去。

    周尘也慌了,上前就要查看温舒韵的情况,心底也是怒火滔天,这个剧组怎么搞的?设备怎么这么没有安全性?

    温舒韵顾不得自己,护着周济彬就往外走,按着伤口的手不断在抖。

    他的手上被刮开一条长长的伤口,皮开肉绽,血一直往外冒,温热的不断染红她的手,她极力镇定,“周前辈,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有事的。”

    周济彬扯出一抹笑,摇摇头,“别担心。”

    看着她这幅模样,突然觉得好值,原来被一个自己在乎的人关心,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情。

    联系最近一家医院,救护车开过来,下了楼,也便到了,温舒韵自然也跟着上了救护车,护士一看是周济彬和温舒韵,这时候也顾不得吃惊,连忙就开始止血。

    温舒韵被挤到一边,她看着自己手上的血,突然有些犯恶心,感觉胃内一股股酸水涌了上来,将头扭到一边,极力在压制着,简直是数秒在度过。

    周济彬任由护士在包扎,侧头看到着她的后脑勺,以为她被吓到,也就没说话,目光落在她染红的手上,似乎看到了两道割伤,瞳孔一缩,连忙喊了护士帮她处理。

    当时灯泡是被他打碎了,应是飞溅的碎片割伤了她。

    护士自是不敢忽视,过去一看,温舒韵脸色惨白,拧拧蹙着她的柳眉,额头上都是冷汗,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不舒服,护士一见也是吓了一跳,连忙扶着她,“温小姐?”

    温舒韵身子摇摇欲坠,闭着眼,又极力睁开。

    “天啊,怎么这么冷?”护士环住了她,快速检查她身上有没有其余伤口,另一个也走了过来,周济彬眉宇间染上担忧,快速在脑海里回顾了一遍,她应该不会受伤才是,这是怎么回事?

    医院到了,温舒韵像是松下一口气,眼前一黑,软软靠在护士身上,由于没有支撑力,身子紧接着往前一倾,众人惊呼,周济彬也急忙往前,旁边的男医生先一步抱起了她,着急道:“快,送急诊室。”

    温舒韵其实是有意识,只是浑身发软,她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耳边,一道道声音传来,凌乱又嘈杂,她渐渐就听不清了。

    “周先生,你必须要去缝合伤口,伤口还在流血。”护士阻止了跟在后面的周济彬,这是,他的经纪人也已经来到,随之而来的还有周尘和剧组一些人,两人一脸着急,“怎么样怎么样?”

    “舒韵呢?”周尘看了一圈,“人呢?”

    “在急诊室。”周济彬看着前方,又要跟上去,经纪人一下把他拉住,“你去哪?我去,赶紧处理伤口去,小心严重了。”

    “急诊室?”周尘一听,差点急得跳起来,“不是没事吗?好好的怎么去急诊室了?”

    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已经朝他说的方向跑过去了。

    导演也是焦头烂额,一看这个事,这可是两位大咖啊,怎么就在他的拍摄棚出事了?好好的底光灯怎么就倒下来了?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也只能拯救,他连忙叫人封锁消息,这要是曝光出去,不仅这两人会引起记者的围堵,他们公司也会跟着遭受名誉损害,毕竟是在他们底盘上出现了问题。

    周济彬没法,被护士和助理拉到诊室。

    另一头,周尘赶到之时,急诊室已经关上,灯亮了起来。

    “怎么就发生了这种事?怎么了这是?刚刚不是没事吗?”周尘在外面急得团团转,没一会,一个护士开门走出来。

    “怎么样?有没有事?”周尘赶紧凑了上去,就差没抓着护士的手逼问了。

    “家属先去交一下费用,一会还要做一个详细的检查。”护士翻了几下表,撕给他几张单,面无表情说着,仿佛已经习以为常。

    “好好。”周尘接过来,忙去交单了。

    温舒韵醒来,已是两个小时后,睁开疲惫的眼,入眼是天花板一片白,她眨了眨眼,视线逐渐清晰起来,还未开始说话,周尘的声音已经传来,“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我怎么了?”她张口,声音沙哑。

    “有点低血糖,你今天是不是没怎么吃早餐?拍摄也太赶了,你这身子就受不了,还有就是…”对方说到一半停了下来,表情微变,停顿了下来。

    “怎么了?”温舒韵揉了揉她的额头,挣扎起身,对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她有些心慌,不经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病?

    周尘叹气了,看向站在一边的许欣儿和甘小烟,说了一句,“你们两个人先出去,我有些事要和舒韵商量一下。”

    “哦。”许欣儿倒是应都很快,不过走之前将一碗粥端了上来,放在温舒韵跟前,叮嘱道,“温姐,你先把粥喝了吧,医生说你醒来要吃些东西。”

    “谢谢。”温舒韵对她说着。

    “不客气,我先出去啦。”许欣儿说着便拉上甘小烟,对方挣脱开她的手,快步往外走,不禁在想,有什么是不能让她们知道的?

    出了门,也没走多远,就靠在一旁的墙上,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我们要不要走得再远一点?”许欣儿看着她,又补充道,“尘哥不是说有事要和温姐说吗?我们在这会不会听到?”

    实际上,她也没有偷听这种习惯,既然已经叫两人出去了,那么一定是两人不能听的事情,站着外面听到不是更不好?还是走远点比较好一些。

    “要走你自己走,我累死了。”甘小烟板着脸,不愿意再搭理她,不断在猜着,温舒韵到底出了什么事?看周尘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虽然知道不该,但她现在心底还是有一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许欣儿还准备劝说她一下,房内突然传来一阵哭声,很压抑,但透露着悲伤,让人心跟着一颤,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两人皆被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甘小烟眼一睁,快步就要往里面走,许欣儿猛地回神,上前拉住她,“尘哥说有事,我们不能进去。”

    “不是出事了吗?我们当然要进去看看。”甘小烟不满看着她,眼底也有些着急,她心底好奇得很,哭的自己是温舒韵。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一点都猜不到。

    许欣儿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摇摇头,“我们现在进去不好,在等一会吧。”

    甘小烟直接推开她,往前挤,到了门前,周尘无奈的话语传出来,“你是不想要吗?要我说什么好?怎么就不做安全措施呢?”

    两人又是一愣,许欣儿顾不得其他了,直接拉着甘小烟往后退,眼底也是错乱,她们好像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东西。

    甘小烟也愣了愣,听周尘的意思,温舒韵怀孕了?

    这个孩子是谁的?

    她脑海里第一个出现的名字就是靳绍煜,可怎么可能是他?她不相信,周尘不是说温舒韵不想要吗?难不成还有别的金主?

    “温姐…”许欣儿似乎也被吓到了,动了动唇,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温舒韵可是单身啊,事业的上升期,这时候怀孕了,不要的可能性太大,可孩子父亲是谁?她们完全不知道。

    甘小烟很快便缓了过来,心底更是带上一丝异样的感受,当红女星居然要去打胎,这个新闻,劲爆效果可是十分大,孩子父亲还不明。

    网友口口声声喊着偶像,温舒韵就是他们心中的女神,若是女神这个样子,他们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肯定很丰富吧?

    “有什么好吃惊的?”甘小烟撇了她一眼,语气淡淡,“现在的明星,有几个是干净的?这些不过还是很正常的事情罢了。”

    “可温姐不是这样的人。”许欣儿为温舒韵愤愤不平着,“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在温姐身边这么久,她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很清楚吗?”

    在她眼里,温舒韵绝对是一个好偶像,她勤奋、上进、温柔、谦虚…

    “清楚啊,我们刚刚听到了不是吗?”甘小烟直接怼了回去,许欣儿被一噎,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肯定是有原因,温姐还没说话呢,或许还是诊断错误。”

    她极力在找理由,甘小烟冷笑一声,直接走到不远处的长椅上坐了下来,没理她。

    对她说话,一点都没放在心上,还诊断错误,温舒韵都哭得那么惨,不是想打掉是想做什么?若是有把握男的能负责或者自己想生下来,应该是高兴才对,至少不会哭得那么惨。

    不仅她这么想,房间内的周尘也这么想。

    将温舒韵怀孕的消息说了出来,对方显示愣了一下,听他说孩子已经七周半了,一下瞪大了眼,挣扎起身,等他将那张检查单给她的时候,看了一眼,直接将那张纸抱在怀里,毫无征兆哭了起来,可谓是把他吓了一大跳。

    温舒韵摇了摇头,眼底泛着泪,突然又笑了起来,胡乱找着她的手机,语气依旧有些哽咽,“我要找阿煜,我要给他打电话,我现在要见他。”

    她情绪十分激动,虽是笑着说,但眼泪却猛地往下流,周尘看着心惊胆跳,以为她受刺激太严重了,连忙上前安抚她,“好好好,我给他打电话,你先别激动,现在打啊。”

    实际上,他早就给靳绍煜到过电话,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也联系不上人,这件事可不是小事,况且,两人也已经结婚,怀孕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温舒韵的反应太异常。

    温舒韵情绪似乎有些安静下来,细细又将那张检查单看了一遍,边看还边抹眼泪,又哭又笑,红通通的眼一定盯着。

    一点都不差,看着小小的那一团,一模一样,甚至她都觉得,下面的检查报告都是一样的。

    宝宝。

    是她的宝宝。

    周尘看着她的模样,怪异感越来越严重,还未等他好好分析,又接到一个电话,整个人一愣,“你说什么?不是封锁消息了吗?怎么会走漏?”

    “压下,马上压下,我马上回来。”他看向温舒韵,对方小心翼翼拿着那张单子,目不转睛看着,丝毫没理会他这边的情况。

    他说完,赶紧又打了几个电话,这才抽空上微博看了一下,心下更是暗叫不好。

    “温舒韵怀孕”的微博热搜不断往上升,下面更是涌现出大量的评论。

    韵韵家的小可爱:“开玩笑呢?有证据吗?不然不要乱说,小心被我撕烂嘴!”

    靳靳天下第一帅:“不是吧?我可是希望老靳和她在一起,这要是怀孕了,那么我们老靳肯定又是单身,嘤嘤嘤。”

    爱你永不变:“先是温昕悦,现在是温舒韵,未婚先孕,温家人都是这么不检点的吗?天啊,一群脑残粉还喊着女神,这样的人怎么配做偶像?”

    芸芸众生:“这样有好戏看了,孩子父亲是谁?怕是会偷偷打掉吧,不过没料到会被发现。”

    我只喜欢你一个:“老靳快走,这个绿帽子我们不带,这样的女的也不要喜欢了,现在我宁愿相信是绯闻,两人什么关系都没有。”

    …

    一时间,网上分为很多派,说什么的都有,不过,温舒韵可谓是陷入流言中。

    昨晚《最佳搭档》才热播,余温还没过,今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坐着看戏的人很多,自然不缺煽风点火之人,骂声开始不断,几方人开始互撕。

    更多人则是怀疑温舒韵是不是和某个投资人上床,然后意外怀孕,这种猜测一出来,靳绍煜的粉丝自然要躲得远远的,靳绍煜可是她们心中的天神,自然是要配最好的女子。

    房门被打开,周济彬和他的经纪人匆匆走了进来,急急出口,“快,现在马上从后门走,记者和狗仔越来越多了,马上就能查到病房。”

    周济彬说完,看向床上的温舒韵,说不清是什么心情,她居然怀孕了,现在一下就将她推到风口浪尖上,弄不好,前途尽毁,到底是哪个男人这么不负责任!

    他满腔怒火,却有什么资格生气呢?只能生生压下来。

    周济彬一说话,温舒韵才回过神,看着他包扎着的手臂,神情担忧,“周前辈,你没事吗?伤口怎么样?”

    她只顾自己的事情了,居然忘了周济彬还因为救她受伤,心底更加愧疚了。

    “没事,伤口不深。”周济彬说完,看向周尘,“车停在后门了,先带她走,我留在这里,到时候就说我意外受伤,这件事要压下来。”

    “我明白。”周尘神色也凝重起来,拉上温舒韵往外走,她似乎也知道发生了严重的事情,本能跟着周尘,没走多久,停下脚步,倏然弯下腰,无比诚恳说了一句,“谢谢。”

    谢谢他,如果不是他,后果不敢想,她怕是又要再一次失去她的孩子。

    周济彬嘴角越发笑得苦涩。

    谢什么?

    他不想要谢谢。

    待人走远,经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早点放下吧,你们不是一路人。”

    共事这么久,还是有些了解周济彬,也不想去评价温舒韵,更不想去评价她怀孕这件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周济彬没回答。

    周尘护着温舒韵往外走,念及她的身子,没走得很急,一出门便看到周济彬说的车子,眼底一亮,往那边走去,结果,还未走到,一群记者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先一步将他们包围起来。

    “温舒韵请问你怀孕是真的吗?”

    “这个孩子据说是某金主的私生子,是这样吗?”

    “请问你对于网上说的事是什么看法?”

    “麻烦给个解释。”

    “说一下。”

    …

    温舒韵最近太火,记者都跟不要命似的往前凑,周尘和许欣儿连忙护着温舒韵,出于母亲的本能,她护着她的肚子,却还是被撞得倒来倒去,她急了,恳求道,“不要挤,不要挤。”

    现在谁还听她讲话?

    记者不断往前挤着,话筒不断往前伸,问题更是不断抛出来,一看她护住肚子,闪光灯不断响起,像是抓到了什么大热门。

    “这件事我们稍后会解释,麻烦冷静。”

    “不要挤。”

    周尘和许欣儿也连忙说着,可记者压根就不理,温舒韵狼狈弯着腰。

    一道刺耳的刹车声,记者往前看去,紧接着,后面又来了几辆轿车,第一辆门先打开,靳绍煜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这时候他出现,让记者跟着一懵,紧接着,一群黑衣人从车内走出来,靳绍煜阴沉着脸,散发着寒气。

    黑衣人将记者一个个拉开,动作甚至有些粗略,温舒韵温舒韵被记者包围着,神色愕然,看向着急赶来的他,呆呆说了一句:“靳绍煜,我、我怀孕了。”

    下一秒,被人护在怀里,醇厚温润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略带颤抖,“恩,我要当爸爸了。”

    “宝宝很乖。”她紧抱着他,哭得泣不成声。

    他抱着她,低着头,眼里倏然变得柔情不已,耐心劝哄。

    ------题外话------

    更新完毕,今天去做理疗,按摩师说冬季的脖子像三十五岁以上才有的毛病,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当时冬季整个人就懵了,以后要好好保护,泪奔o(╥﹏╥)o

    嗯哼,听说公开才给月票,所以,你们懂的\(^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