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 我有什么好哭的?
    温舒韵无言以对,煞白着脸,站着不知所措。

    望着她,靳绍煜心底并没有涌现出一丝快感,反而憋屈难受得厉害,拼命克制,脸上便越发清冷。

    “不好意思,前辈,打扰了。”她再次抬头,极力扯开一抹笑,轻声说了一句,话语里的苦涩,大抵也只有她自己明白。

    转身,便往前走。

    他不是他,两人没有交际,他是乔氏现在的执行总裁,站在了她更遥不可及的高度。

    她走得极慢,每一步,都像是在拖着走,用了她全部的力气。

    靳绍煜双手紧握,目光死死盯着她的背影,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看清她所有的情绪,却没有出口叫住,眼底情绪复杂不已。

    为了惩罚?

    他不知道,但心底的怨念绝对不少。

    温舒韵,你有没有过一丝的后悔?

    在小路的拐弯,温舒韵再也忍不住,在橘黄昏暗的路灯下蹲下来,环抱住自己的双肩,隐忍已久的泪水哗啦啦往下流,一滴一滴砸在地面上。

    抑制不住,小小的哭声传了出来,肩膀剧烈颤抖。

    他不认识她了,甚至不想认识她,从他的眼神里,她看到了冷漠薄凉,再也没有之前的柔情蜜意。

    不是对她一见钟情吗?

    这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啊。

    为什么?

    “需要纸巾吗?”寂静的夜里,一道温柔的询问声传来。

    温舒韵哭声戛然而止,摇摇头,胡乱拭擦了一下自己的泪水,吸了一口气,抬头望去,两人皆一愣。

    严殿穿着黑白的运动服,穿着跑鞋,浑身运动范,前额的碎发有些微湿,带着汗珠,站在她面前,手里还拿着纸巾,他皱了皱眉,语气有些不确定,“舒韵?”

    温舒韵站起身来,不好意思笑了笑,眼底还是通红一片,妆都哭花了,看起来更楚楚可怜。

    “你这么在这?”严殿眼底还是不可置信,将纸巾递给她,“这女孩子家的,夜里一个人在外面可是很危险。”

    其实,他更想问,她怎么哭了?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但这种涉及**的事,他也不方便直言。

    “谢谢,你住这吗?”温舒韵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转移了话题,声线有些沙哑,低头拭擦着自己的脸。

    严殿被粉丝称为最暖心的偶像,还真是,作为男生,纸巾都随身备有,实属难得。

    “对,就在前面。”他指了指,又看向她,“需要去我家坐坐吗?我现在也要回去了,刚夜跑完。”

    温舒韵摇摇头,“我要回去了。”

    “确定?我看你状态不是很好。”严殿蹙了蹙眉,眼底还是有些担忧,“要不去坐坐吧,或者我开车送你回去?”

    “我自己开车来了,不远。”再次婉拒。

    既然如此,严殿也没强求,寒暄几句后,温舒韵便离开了。

    身后,严殿看着她,眼底疑惑不解。

    她来着干嘛?

    女生哭,多半是恋爱?

    想想又觉得不可能,两人走得还算近,并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

    温宅。

    温舒韵早已经到,在外面缓了好一会,这才进来。

    “回来了?”刚进门,一道声音便传来。

    温昕悦穿着浅粉的柔丝睡衣,手里拿着一杯水,正笑看着她。

    “姐。”她看了一眼,又垂下头,轻声唤了一句。

    “哭过了?”温昕悦第一时间察觉到她不对劲,嘴角不自觉扬起,语气故作随意问出声。

    “没有,刚刚被风吹眯了眼。”她第一时间否认,还摇摇头。

    “是吗?”温昕悦明显不信,更加仔细观察她。

    “我有什么好哭的?”温舒韵扬起一抹笑,清澈的眸子闪着,语气更是带着欢喜,“最近心情都很好,希望我也能像姐姐一样,能演出好的作品。”

    “那就努力吧。”她喝了一口水,丢下一句话,转身上楼。

    她还以为王浩楠的动作这么快,已经将人替换了,真是白高兴一场。

    行吧,让她多嘚瑟几天,期望越大不代表失望越大吗?

    温舒韵收敛起神情,眼底一片平静,站了一会,也向楼上走去。

    另一边。

    靳绍煜单手插兜,站窗边,远处便是天边,点点繁星挂着,一闪一闪。

    又回想起那个场景。

    整整折磨了他两年。

    她的声音犹如在耳畔。

    “靳绍煜,我还没准备好,没打算要宝宝,这次…我们就不要了吧。”

    “这次…我们就不要了吧…”

    他从未想过,她尽会如此狠心,这么绝情,全然不顾他的感受。

    既然如此,那么她现在又来做什么?

    ------题外话------

    啦啦啦,我今天早更了,么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