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9: 那就断绝关系吧
    温舒韵回到温家时。

    温家灯火通明,大厅沙发上,温老太太黑着一张脸,温文杰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冯琳站在一边,看向门口,怒火也是冲冲,温昕悦低垂着头,看不出别的情绪,但她知道她此时铁定得意不少。

    “奶奶…”她刚站稳,唤了温老太太一声。

    温老太太冷哼一声,别过头,凉飕飕道:“我承受不起,没你这样的孙女!”

    此言一出,温舒韵就不吭声了,冯琳站在一旁,轻斥了道:“快!道歉!”

    “为什么道歉?”她扭头,皱着细眉,看向对方,“我做错了什么?”

    “你!”冯琳闻言,脸色冷了下去,“叫你道歉就道歉,还嫌不够丢脸吗?”

    “我做了什么丢脸的事?”她站得挺直,一双清澈的美眸望向冯琳。

    “呵。”温老太太出声了,对着温文杰讥诮道,“我说在公司给她安排个闲职,混不下去也别出去丢脸,可是呢?你看看现在,急于求成,什么下三滥的招数都给我用上了,温家的脸迟早被她丢光!”

    温文杰面色铁青,升起一阵火气。

    “道歉,听到没有?”冯琳一看,心里咯噔一下,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手上一用力,往前拽了拽,温舒韵受痛,紧咬下唇。

    耳边,还传来不容商量的话语,“明天和爸爸去上班,不许再去演戏!”

    温舒韵视线一转,正好看见温昕悦微微勾起的嘴角,带着不屑。

    她脸上一冷,手上用力甩开了冯琳的束缚,“妈,你没有权利限制我工作的自由。”

    冯琳狠狠一怔,若是平日,她稍微大声,温舒韵必将服从,只有低头认错的份,她瞪大眼,不可置信看着她。

    其余三人也是。

    温老太太愣过之后,脸色更黑,没好气道:“如果不想工作,那就回家吃白食,别去外面丢人现眼!”

    “奶奶,我怎么丢人显眼了?”她对上温老太太的眼,语气不急不缓问。

    对方一皱眉,冷冷出言:“还不丢脸吗?网上的消息还不丢脸吗?难道要人抓拍在床才算丢脸?简直可笑!”

    “证据呢?您怎么知道不是谣言?”温舒韵犀利反问,字字掷地有声,再次重复,“证据呢?”

    众人皆被问住。

    温昕悦原本坐着看戏,见此也是出乎意料,审视的目光再次对上她,居然学会了反抗。

    “怎么和奶奶说话的?”温文杰沉声斥责。

    “道歉!”冯琳也站在一边,往她后背掐了一下,脸色有些急,继续出声,“跟奶奶道歉,这是你说话的方式吗?”

    温舒韵生生受着,反而点点头,看向温老太太,“奶奶,刚刚我为说话的态度和你道歉。”

    话语间,还特别强调了说话的态度,听着如何也让在场之人不舒坦。

    温老太太抿紧唇,别过眼,明显已经动怒。

    冯琳如何不急,手上动作又加重了,温舒韵抓住她的手,拉开,语气淡淡,“妈,别掐了,我不会承认,网上的事就是谣言。”

    话落,眼神还有意无意瞟向温昕悦,轻声出口,“这个角色是我凭实力得到的,我不接受污蔑。”

    小动作倏然被指出,冯琳脸上一慌,慌忙将手收回。

    “实力?”温老太太轻嗤一声,“还在给我嘴硬,无风能起浪吗?”

    “奶奶,或许真的是小韵用实力拿到的呢?”温昕悦微笑了下,安抚着温老太太,语气有意无意继续道,“看来小韵演技还是不错的,听说这次的女一原本是要用一线女星。”

    闻言,三人神色又变了变。

    大牌制作,一线女星,一下子就换成了温舒韵,这里面要是没点鬼,谁信?

    当他们都是傻子吗?

    “不许去演!”冯琳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咬牙切齿,“从今天开始,哪都不许去!”

    “妈,我光明正大争取到的,您信我吗?”温舒韵垂在身侧纤细的手握了握,转身看向她,一字一顿缓缓出言,“您信吗?”

    目光太过炙热,冯琳眼神闪了闪,语气不自觉低了两度,“小韵,听话,你不适合演戏,在家陪妈妈一段时间。”

    温舒韵笑了,自言自语道:“还是不信。”

    转眼,又看向温文杰,“那爸你信吗?”

    被这么一问,他都怔住了。

    温舒韵向来听话,胆小怯弱,小时候与人说话都声音细小,这样的行为,从未有过。

    看了一会,她轻笑出了声,眼眶倏然发红,泪花闪闪,摇着头,语里带上了一丝自我嘲讽,“我忘了,你们都是不信的,永远都是我错了,自从我生下来,我就错了。”

    “小韵!”冯琳眼底慌乱,重重呵斥。

    “不是吗?”温舒韵转身看向她,眼眶还带着通红,语气陈述,“从您生下我,我就错了,永远没有对的资格,我们就都错了,我投错了胎,你生错了人。”

    这是温家人心底深处的秘密,不说,就以为各自不知道,现在血淋淋被撕开,每个人脸上都难看至极。

    “小韵,别乱说话!”温昕悦皱着眉头,善解人意出言,“想演戏可以继续演,但是不能和家里人耍脾气,不能乱耍性子!”

    “可是姐姐永远是对的啊。”她看向她,“如果姐姐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肯定会受到表扬而不是质疑,我和姐姐不一样,我从小获得的每一样东西,都要付出比姐姐多十倍多努力,都不一定得来。”

    温昕悦面色煞白,一时被堵得无言。

    温舒韵的话语还在传来,笑得眼泪都泛出来了,“就像姐姐进娱乐圈就很顺,路好像都铺好了,我也知道自己不一样,我从小就认清自己身份,小心翼翼活着,可是依旧活得很艰难啊。”

    目光巡视在一圈,略带无辜询问,“为什么就这么艰难,我一直很努力啊,为什么一点认可都没有?就是不光彩的身份吗?我也想选择啊。”

    她以为,至少有点点亲情。

    其实上一世面对冯琳的苦苦哀求,她是争取过的,她想保住自己的孩子,后来对方以生命威胁,忍着剧痛她答应了。

    与靳绍煜说的时候,回来她就后悔了。

    她知道冯琳最怕死,不可能自杀,想远离这个家,去找他,可被发现了。

    手术台,她是被抓上的呀,是被自己的亲生母亲送上去。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他心凉吗?

    室内透露着诡秘的寂静。

    “小韵。”冯琳上前抓住她的胳膊,急急想解释,“妈…妈…”

    温舒韵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抽了出来,“戏我还是会去演的,如果你们觉得我丢脸了,那就断绝关系吧。”

    这是她一直想做的事了。

    冯琳身子一僵,脑里一片空白,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

    对于温昕悦,除了震惊之外,无论何种结局,对她都无害,而温文杰与温老太太无言以对,神色都不自然起来,偏心是一回事,被人挑明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人便是这样,习以为常了,都以为温舒韵不曾知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