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0: 谢谢前辈
    温舒韵走上楼,拉出自己的行李箱,拉开柜子,不断往里面装衣服。

    她早已从这里搬到出租屋,所剩的东西也寥寥无几,很快便装好。

    拉下行李箱下楼。

    而刚刚错愣的几人,早已恢复正常神情,温老太太强势惯了,温舒韵的行为,简直是不将她放在眼底,这是做什么?造反吗?

    一向逆来顺受之人,突然有一天反抗了起来,他们也不会反思自己的行为,一直高高在上的人更不可能承认自己错了。

    “小韵。”冯琳站在楼梯下,手忙慌忙,不知所措,眼底闪烁着。

    断绝关系?

    她可就只有温舒韵一个孩子,再怎么不得宠,也是她在这个家站得住脚跟的资本。

    若是真离去,那么苦的可就是她。

    温舒韵没有说话,拉着自己往下走。

    温老太太站起身来,斜睨了一下她,从鼻腔里轻哼了一声,“断绝关系?说得轻巧,这些年的教养都喂狗了吗?”

    “这是做什么?”温文杰也皱了皱眉,原以为温舒韵只是说说气话,看着行李箱,脸色也不好起来,声音强硬,“小韵,回房去!”

    话说得还是有余地,只是拉不下面子。

    “对啊,小韵,下次不能说这样的话,演戏只是工作,能和家人比吗?和奶奶认个错就好了。”温昕悦也在一旁帮腔,语气温柔,衬托出她的不懂事。

    温老太太就等着温舒韵给她服软,她绝对不容许别人冒犯她的权威,尤其这对母女!

    什么东西!

    “我没错,没什么好道歉的。”温舒韵神情恢复了冷静,语气淡然,拉着行李箱便往外走。

    温昕悦自小就当着调解员的工作,她早应该看透,对方那里安好心了?

    无时无刻都不在劝她认错,认下罪名,这些年,也够了。

    她衬托得也很累。

    “你!”温老太太瞪着浑浊的眼,长满皱纹的眼角眯了眯,“你什么态度,在和我耍什么脾气?这就是你对长辈的态度吗?”

    “小韵,听妈的。”冯琳拉着她,劝哄着,“我们好好道个歉,然后再说,好不好?”

    “我没错。”温舒韵看着她,一字一顿道。

    “啪!”温文杰一手拍在茶几上,站起身来,看向温舒韵,怒喝道,“闹什么脾气?你还小吗?断绝什么关系?翅膀长硬了吗?”

    温舒韵咬咬下唇,什么话都没说,拉着行李箱便往门口走。

    “站住!”温老太太面色严厉,声音冷硬,“既然要断绝关系,那就把所有关于顾家的东西留下来!你不是能耐吗?”

    她还就不信了,对付不了一个小丫头!

    温舒韵脚步顿了顿,看了一眼手里的车钥匙,窗外,雨声颇大,哗啦啦响着,伴随着刺耳的雷声,在寂静的夜里,极其响亮。

    闭上眼,又睁开,只剩一片坚定。

    她毫不犹豫将钥匙放在一旁的鞋柜上,语气缓缓道:“这是十八岁的时候,爸给我买的。”说着,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全是衣服,我没有带走什么,衣服是我自己挣钱买的,其余的东西都在房间里,您可以去查实一下丢了有没有缺。”

    温老太太原本只想给她一个教训,没想到对方给她来了这么一招,倏然被一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胸口剧烈起伏起来,却一句怼的话都说不出来。

    温舒韵自从上大学之后,就拒绝了家里的经济来源,衣服还的确是她自己挣钱买来的。

    温文杰见她这样,心底咯噔了一下,目光往向那串钥匙。

    第一次,他见到温舒韵刚刚那样的神情,刚刚眼底有着一些期待,望着他,现在,平静的眼底,让他倏然一慌。

    十八岁送给她的车,那是她考取驾照,奖励一辆不到二十万的车。

    他记得她高兴了很久,轻声羞涩说着,“谢谢爸爸。”

    而温昕悦,这些年,豪车豪宅,他与温老太太不知道添置了多少,这个小女儿,一向都比较懂事,但也时常被忽略。

    大女儿多才多艺,小女儿乖巧可爱,的确满足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虚荣。

    抿了抿唇,刚想说点话,又被温老太太打断。

    “走!滚!有本事永远别给我回来,在外面丢人现眼别说是我们温家的人!”她说着,胸口剧烈起伏,“干着这些勾当还有理了!”

    不曾询问,不曾调查,凭着网上的只言片语,就断定了她的罪名。

    “妈,您别这样,小韵…小韵不是这个意思。”冯琳冲了过来,语气急迫说着,眼神慌张,不断对着温老太太说,“妈,您别生气。”

    温老太太抬眼瞥了她一眼,警告出言,“她不是能耐吗?谁再替她说话,和她一起滚出去!”

    冯琳咽了咽口水,倏然止住了声。

    关键时候,她还是选择保自己。

    温舒韵心一点一点往下凉,抬起她的行李箱,往外走。

    坚挺的背影让温昕悦有些恍然,感觉她似乎有了不一样的地方,却说不上来。

    雨滴很大,砸在身上很疼,风很冷,挂在脸上刺骨般寒,也很疼。

    她今天穿了雪纺衬衫被牛仔裤,不一会便湿透了,头发全都粘在了一起,风大得眼睛都睁不开,雷声越来越大,每打一下,她浑身便颤抖一下,浓密的乌云像是要压下来一样。

    路上积水越来越多,浑身狼狈得不行。

    泪水与雨水混杂在一起,就辨别不出了,哭声与雷声一起,别人便听不到了,所以她才这般肆无忌惮,任眼泪流淌。

    身子很冷很冷,哭声越发大,像是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哭声悲恸不已。

    她从未有这么无助的时刻,内心的绝望无人能懂。

    突然,一辆黑色宾利在她眼前停了下来,温舒韵的第一反应,收起脸上所有的情绪,一下便止住了哭声,好似刚刚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雨滴打在车身上,噼里啪啦作响。

    车窗降了下来,低沉清雅的声线传来,“上来。”

    抬头望去,视线被风吹得朦朦胧胧,依稀能看清他英俊锐利的脸,皱着他好看的眉头,侧头看着她。

    如此狼狈的一面,完全暴露在他面前。

    不知怎么滴,温舒韵觉得委屈极了。

    眼泪哗啦啦往下流,像断了线的珠子,哽咽着声音,动了动嘴,不知如何唤他才好。

    “等着狗仔拍吗?”上下瞄了她一眼,眉头紧紧蹙着,附身给她打开了前座的门,冷声又说一句,“上来,再不上来,一会我就改变主意了。”

    话还未落,天空一道闪电划过,温舒韵一脸惊恐,慌忙往车子里钻,过了几秒,“轰隆”一声巨响,她身子都缩了缩。

    靳绍煜快速下车,将她行李放上来,将自己的西装外套递给她,车内的暖气在之前已经被他开得很大。

    温舒韵拽着他的外套,带着鼻音,垂着头说了一句,擦着眼泪,声音细小,“谢谢前辈。”

    ------题外话------

    本来说今天撒狗狼的,但写不到,明天呐,嘿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