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8: 阿煜,我帮你洗。
    温舒韵一大早便看到了网上的消息。

    直接当场愣住,整个人杵在那,脸色惨白,手脚发凉。

    她什么时候惹到了林安菱?

    这个女人嚣张跋扈,蛮不讲理,说话做事丝毫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这语气,她太熟悉,分明是与她抬杠起来。

    前世两人也有过节,但是一年多之后的事情,对方看上靳绍煜,认为她与他走得太亲近,于是对她怀了敌意,于是开始各种为难。

    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极其准,虽说不是林安菱认为是她勾引靳绍煜,但两人的关系当时的确是恋人关系。

    她现在的处境,林安菱若是稍稍出手,云影绝对不会再插手这件事。

    她的身后,是整个林氏。

    林安菱是林家的小公主,这是整个娱乐圈公认的秘密,所以才那么肆无忌惮,也没人敢爆她黑料,还说这是真性情,洗白大军多得很。

    那时候,她将被所有人遗弃,孤立无援。

    从身子深处蔓延出来的恐惧,正在一点一点侵蚀着她的坚强。

    若真到那个时候,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能依靠的人,还有谁?

    那种骨子里的无助,让她浑身发冷。

    手机响起。

    看了一眼,是冯琳的号码。

    深吸了一口气,接起来,放在耳边。

    还未出口,冯琳那边着急的声音传来,“小韵啊,怎么回事?你姐姐说你惹到林安菱了?跟人家道歉了没有?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

    温舒韵嘴角泛起冷笑,一句话没说,直接将电话挂断。

    道歉,道歉,这些年,无论什么,她都要道歉。

    那天离开,下了那么大的雨,冯琳不是不知道,那为什么一个关心的电话都没有?

    她应该知道的,对方从来不关心她的死活,永远在乎是否被她连累。

    才不会难过,她已经习惯,不难过…

    那种无助失落还是席卷了她,在床边蹲了下来,无力环抱住自己。

    怎么办?

    她不知道怎么办。

    现在就像等待被宣判死刑的犯人,丝毫不能反击,即便如此,温舒韵死死咬住自己的唇瓣,眼底坚定。

    不。

    她不会认输,不会让人看见她的狼狈。

    猛地,一下坐了起来。

    也就是这时,靳绍煜推门而入,看着她惶恐不安的样子,脆弱得像瓷娃娃,心下被一刺。

    见到他,温舒韵倏然停住,快速低下头,躲过他的视线,像只受伤的小动物,独自在舔着她的伤口,拼命死扛着。

    靳绍煜冷静了一些,缓缓向前。

    “前辈,你怎么也起这么早?”她再次抬头,还站起身来,一副温顺低柔的模样,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他的幻觉。

    漆黑深邃的双眸射出一抹寒冷刺骨的光芒,死死盯着她,一张俊脸阴沉无比,薄唇微启,“温舒韵,你知不知道你强装的这副样子很难看!”

    熟悉的语气,一下击中温舒韵的内心,掀起一阵涟漪。

    她瞪大双眼,还未欢喜,想起他说的话,整个人像是被抽掉了全部的力气,跌坐回床上,神情呆滞看着他,一时无言。

    眼眶,渐渐就红了,喉咙哽咽了起来。

    所有的委屈,就像有了发泄口。

    垂下眸,不一会,沉闷细小的呜咽声传入耳,单薄的肩膀颤抖着。

    “别给我用哭解决问题。”他怔了一瞬,硬邦邦挤出这句话,黑沉的脸色却早已消失不见,越发不自然起来。

    她拼命摇着头,抽泣着,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我没有,真…真的没有。”

    放在一边的手机亮了亮,是冯琳的短信,“小韵,别闹了,快点回家和奶奶认个错,妈会为你求情的,这样下去,没人理你,你会毁的知不知道?你毁了妈怎么办?”

    靳绍煜瞥了一眼,没有再犹豫,上前去,刚坐下来,没有犹豫,手一揽,将人抱在怀里。

    温舒韵隐忍的哭声一下放出来,嗓音凄凉,身子剧烈颤抖着,纤细的手紧紧环住他的腰,用尽她全部的力气,抱住他。

    泪水哗啦啦流,不一会便湿透了他的衬衫,滚烫的泪,让他内心有些烧疼。

    无论多大的抱怨指责,终是不舍得她难过受罪罢了。

    大手附上她的头顶,安抚性拍了拍,低柔道,“我在呢,我帮你处理。”

    所幸,现在的他足够强大。

    她哪里管他说什么,就是哭,使劲哭。

    把之前所有的委屈、害怕、不安、心慌、无奈…

    通通哭出来,哭得是上气不接下气。

    “好了。”靳绍煜将她的脸从怀里捧起,看着一脸花猫的样子,眼睛红肿、眸里水光闪闪,看着她这副样子,明明就很心疼,还要板着脸,“我没原谅你,之后跟你算账!”

    下一秒,却抽出纸巾,小心翼翼给她擦着。

    温舒韵嘴唇哆嗦,吸着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他腿上,小手紧拽着他的衬衫,扯得很紧,望着他清隽的面容,连眼睛都不想眨,生怕下一秒他就不见了,说不认识她。

    “你的杰作。”靳绍煜低头看了看他身上的衬衫,蹙了蹙眉,因为今天穿了一条黑色的,某人鼻涕眼泪直流,看不出已经被染湿了一片。

    “我帮你洗。”她急急出口,带着哭腔又道,“阿煜,我帮你洗。”

    美眸水光弥漫,一脸可伶看着他,活脱脱像是被他欺负一样。

    靳绍煜刚想说话,眼睛无意一瞥,身子倏然就紧绷了起来,此时她正跨坐在他身上,白皙嫩滑的玉臂环着他,刚刚身子还稍稍往前倾了一下,胸前的一团雪白闯入他的眼。

    她身子自带清香,阵阵传入鼻翼,彻底扰乱他的心神。

    不是没见过,就是因为见过、尝过,所以难以把控。

    “不用,笨手笨脚的。”他语调生硬说着,眼睛瞥向别处,喉结耸动了两下。

    温舒韵含着泪花,看着他,极力稳住自己的声线,“阿煜,你是不是还在怪我?”

    不说这件事还好,一说,靳绍煜面色倏然一变,将她放在床上,站起身来,背对着她,浑身又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进的气息,拒人千里。

    温舒韵刚止住的泪不受控制从眼角滑落,自己呢喃着,“我就知道,你不会原谅我的…我都知道…”

    听着背后的哭声,他抓紧了手,青筋暴起,鲜少见到她如此懦弱的一面,却始终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

    他想质问太多的事情,却不想在这时候往她身上补一刀,深邃的眸光沉了又沉,眼睛缓缓闭上。

    ------题外话------

    总要有个过程,然后就可以撒狗狼了呐,早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