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0: 温舒韵,你别动。
    靳绍煜走后,温舒韵回自己的房间,拿上衣物小步小步往他房间走,脸上还带着羞涩的笑意。

    进入之后。

    如她所料那般,格局基本没什么变化,是两人之前住的那般样子,各种东西被摆放整理得很规整,显得简洁大方。

    明明得到主人的允许,可她打开柜子的时候依旧心跳加速,有些心虚,甚至还有些做贼的心理。

    打开柜子,里面挂着很多的衬衫。

    黑白、浅蓝、浅灰、格子、牛仔…

    应是因为这一世他的身份变了,白衬衫多了一些,虽不知道他为何回了乔家,但她心底也隐隐有些猜测,只是没有确定。

    犹豫了好一会,选出一件黑色,取了下来,抓在手心里,小窃喜般抱在怀里,质地柔软,属于他的气息铺面而来,让她眉眼弯弯。

    若是靳绍煜此时在,可能都会觉得她笑得傻里傻气的。

    药店不远。

    靳绍煜回来得也有些晚,不远处便是餐厅,他去买了一些饭菜。

    两人都应该没吃,又耽搁了这么久。

    回家时。

    一片静悄悄。

    将东西放好,往房门走去。

    刚入门,眼前一幕,让他眼眸骤然一沉,身子一紧,愣在了原地。

    她从浴室出来,身上只穿着他单薄的衬衫,长袖被卷上两层,小巧的手露了起来,宽松的衬衫显得她娇小苗条,头上的发丝还在滴着水,她微微侧着头,轻轻擦着。

    仔细再一看,他只觉得自己浑身血液都在叫嚷,快速逆流。

    虽知道她睡时有不穿胸罩的习惯,但这时候,真就让他热血沸腾。

    自觉失态,他低头,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

    温舒韵思绪被打回,下意识看向声音发源处,见他回来,先是一喜,后又一羞,擦头发的动作停了下来,声音就小了很多,“阿煜,你回来了。”

    “恩,出来吃饭吧。”没再看向她,说完又丢下一句,“把头发先吹干。”

    尾音未消,他便已经转身离去。

    ——

    待她出来,靳绍煜已经将饭菜摆好。

    两人倒挺有默契,速度算不上快也不上慢。

    只是,饭后,靳绍煜拿出药,温舒韵便有些心理发怵。

    等了半天,他还没见人过来,蹙着眉,“过来!”

    谁看到他拿着针消毒不心慌?温舒韵一张脸也都不知道皱成什么样,还是慢慢挪了过去。

    “快点!”他声音严厉了两分,拉着一张脸,“温舒韵,你是小孩吗?”

    被这么一说,她的脚步又加快了一些,来到沙发边,坐了下来,语气有些轻又有些慌,“阿煜,要不不要了吧,过几天就自己好了。”

    她素来怕这些细长的针,倒不是因为疼,只是想象它们刺入皮肤,不经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靳绍煜没说话,手一伸,抓上她一用力,往前一扯,她便自然而然落入自己怀中,两只细长的腿被他提了上来,放在一边的沙发上。

    单手牵制住,温舒韵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动弹不得。

    他转头,棱角分明的脸便近在咫尺,薄唇微抿,漆黑的眼眸望着她,也不说话,但眼神里的警告很是明显。

    敢动?

    看我不收拾你!

    温舒韵自然看得明白,往里靠了一点,藕臂圈上他的脖颈,一脸可怜兮兮望着他,唤了一声,“阿煜…”

    “乖乖坐好。”他别过眼,不再多看她。

    倒不是不想看。

    这个小人儿,倒是大胆了,身上不仅有他的沐浴香的味道,还有他的洗发露,而且,整个人就披着一件薄薄的衬衫,真是胆子越发大了。

    “哦。”温舒韵应了一声,将自己往他脖颈间埋,迷恋般蹭了蹭,她的头发很软,倒不扎人,只是撩得有些痒。

    靳绍煜的眼神一变再变,不理会她的行为,抓住她的一只脚,怀中人儿的身子顿时僵了僵,浑身绷紧起来,都能想象,必定是处于紧张状态。

    “新剧什么时候开拍?”他低沉的声音传来,试图引开她的注意力。

    “唔…下个星期吧。”

    “剧本熟了?”询问的声音继续传来。

    “当然,我…”话未说完,倒吸一口气,整张脸皱了起来,抱他都紧了几分,倒也没说疼。

    靳绍煜手里的针的确是下手了,她倒不是怕疼,受过的疼,比这多上十倍的都有,只是对这种针有种莫名的抵触和害怕,加之,在喜欢的人身边,总是不自觉会娇一些吧。

    “疼就受着,不心疼自己就多受受罪。”靳绍煜嘴上向来不饶人,手下的动作却轻了很多。

    “阿煜…”她瘪着嘴,叫了一声,小脸又皱了皱,眼底一闪,红唇附上他脖间。

    靳绍煜手里的动作顿了顿,“别动!”

    话一说完,一阵柔软感又传来,眼底都变了变,咬着牙道,“温舒韵,你别动。”,按捺住自己,专心挑破最后一个水泡。

    怀里人还算乖,真就没动,歪着头靠在他肩上,手圈着他,闷闷的声音传来,“没动。”

    利索上好药,怕被她睡觉蹭得到处都是,没办法只能贴上止血贴。

    “好了。”

    说完,怀中人没动静。

    他眯了眯眼,将人捞出来,眼神瞥了瞥一边沙发,“怎么?你还想赖着?下去。”

    这语气倒听不出情绪,温舒韵像是已经习惯,没理,又往他怀里钻,理所应当道:“脚疼,走不动了。”

    闻言,他嘴角微微扬了一些,倒是一点恼怒都没有,来了一个公主抱,将人抱回房间。

    抱回的是他的房间。

    ------题外话------

    继续改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