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3: 我给你一个家
    挂掉电话之后,温舒韵还未喘口气,对方电话又打了进来。

    她瞥了一眼,直接将手机关机,丢下了一边,手扶着额,头疼不已,整个人情绪一低再低。

    屋内平静下来,靳绍煜轻推开房门。

    她站在窗边,身上已经换上了一件长裙,乌黑亮丽的长发披肩,亭亭玉立,双手环着,放在胸前。

    单看背影,他也能感受到她的悲伤无奈。

    走上前,他伸出双手,从背后揽上她的细腰,将下巴抵在她肩上,又将她整个人圈进自己怀里,怀中人儿一怔,身子一僵,尔后小手覆上他的手,动了动嘴唇,却一句话也没说。

    着实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她前一世受家庭牵制太多,连累了他,也连累了自己,这一次,不想再重蹈覆辙,她唯有狠心一点,再狠心一点,可无论如何,心底也是有些酸涩。

    始终是不能全部放下吧。

    但冯琳上一世,配合温昕悦将她绑去医院。

    这笔账,她也不能忘!

    “需要我帮忙吗?”他清醇的声线在耳边响起。

    温舒韵摇摇头,收敛了神色,抿了抿唇道,“算了,就这样吧,我只是有些难受,平复一下就好了,想想你,想想宝宝,再想想之前因为妥协而受的罪,这些就没什么了。”

    鼓起勇气反抗,又怎么会轻易妥协?

    再者,若是现在回去,等待她的只会是羞辱和践踏,下一次,还会有更过分的事情。

    离开和逃离,一直都是她想做的事情。

    这是一个机会!

    听着,靳绍煜眼神沉了沉,手收紧了些,语气宽慰,“那些都过去了,别想了,以后这些事我帮你处理。”

    她像是陷入了一个怪圈内,用过去的事情惩罚着自己。

    过去不容改变,现在两人要迎接的是未来。

    温舒韵点点头,在他怀里转身,对上他乌黑清润的瞳仁,缓缓出声,“阿煜,从小到大的生活坏境让我有些自卑,在之前,家里的事鲜少与你提及,很抱歉。”

    前一世,两人在一起那么久,他除了知道她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之外,其余的还真没知道多少,好些人都说冯琳是狐狸精,而她,是小三生的女儿。

    长期的成长坏境,让她很是抵触这个身份。

    能不说,她就不会说。

    “没事,以后你可以和我慢慢说。”他刮了刮她的俏鼻,勾唇道,“把我以前不知道的事都告诉我,最重要的是,受了委屈一定要告诉我!”

    闻言,温舒韵眼眶就有些胀,反手将他抱得紧紧,一句话没说,所有的千言万语,尽数融化在这个拥抱里,心底被一阵阵暖意包围。

    他不计前嫌,原谅她的软弱,而她怎么能再次犯错?

    这一次,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那么无能!

    “好了,该吃早餐了。”靳绍煜拍了拍她的后背,“没事,我在呢。”

    他会永远站在她身后,为她撑起一个港湾。

    “阿煜,你会不会觉得我无情了些?”她沉吟一会,微微昂头,“刚刚我妈给我打电话了,可是我拒绝了她回家道歉的要求,我不想回,我想和那个家永远脱离关系,可若是这样,那里便只有她一个人了。”

    “这些年,她对我虽然说不上好,总是埋怨我为什么不是男孩,也时常在我身上撒气,但总归不是坏,也是我的母亲。”

    “我不会回去,可她也不会离开。”

    “口口声声说为了我,可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自己,为了安稳而富足的生活,甘愿寄人篱下。”

    她说话时,语气无奈悲凉。

    “那也是她选择的方式,你已经努力了,与你没有关系。”靳绍煜安抚着她,继续道,“既然那是一个没有温度的家,那就不要回去。”

    “我给你一个家。”

    “就是这,就我们两个人,不会有旁人,也没有人能左右你。”

    他声线低沉温润,在温舒韵耳边不断回荡着。

    我给你一个家…

    这句话,莫名让她有些酸涩,以前,她最想做的事情,便是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组建一个家,这样,她便能逃离温家,那个冰冷窒息的地方。

    家…

    多么令人向往的一个字。

    她忍住再回抱他紧些,泪光闪闪,却弯了嘴角,郑重其事回了一个字,“好。”

    回答得这么爽快,换成靳绍煜愣了。

    他这算求婚吗?

    没戒指没场景布置,什么都没准备,这会不会太寒酸了些?

    正想着,怀中的温舒韵一下子推开他,“呀”了一声,“阿煜,怎么一股烧焦的味道,你煮了什么?”

    “面条。”

    尾音还未落下,温舒韵已经往外小跑去,烧焦味越发浓烈,她不小心被呛到,用手扇了扇,边咳嗽着边手忙脚乱关掉火。

    面条已经粘锅,水都几乎干了。

    靳绍煜也走了出来,蹙了蹙眉,心虚摸了摸鼻子,“刚刚差点就好了,我见你没出来,想去叫你出来,然后就…恩…忘了。”

    他还在门口偷听了一会。

    “抱歉啊。”温舒韵倒没多疑,用锅铲将粘锅的面条铲了铲,倒入了一边的垃圾桶,看向他,“阿煜,不能吃了,我重新给你煮?”

    “不用。”他出言拒绝,“算了,我烤了面包,配牛奶,你行吗?”

    “恩。”她自然不会嫌弃。

    早餐吃好之后。

    靳绍煜虽不用去上班,但接了一个电话,还是赶去书房开了一场视频会议。

    温舒韵在家里转悠。

    一切格局都没变。

    这才想起,昨晚记者会后,微博的风向她还没关注。

    懒得将自己手机打开,不用想,冯琳必定会给她发很多短信,充斥着谩骂。

    不看,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房内没有电脑,转了一圈,一眼便看到他放在床头的手机。

    一如既往的黑色。

    应是最新出的一款。

    拿了过来,按亮,没锁。

    习惯还真是没改,他向来不喜欢将自己手机上锁。

    打开他手机上的微博,大致看了一圈,浏览了一下,心底松了一口气。

    退出之际,心生一点小心机。

    看了看房门,一动不动。

    屋内也是很寂静。

    他在认真工作。

    偷看一下会不会不好?

    算起来,两人分离还算挺长一段时间,他身边有些什么异性,她一概不知。

    就在犹豫之时,手机一响。

    微信消息显示。

    林安菱:“煜哥哥,你在干嘛?”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