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7: 那你就什么都有了。(二更)
    靳绍煜拉着行李箱往前走,她抱着他胳膊,整个人都黏在他身上,走到楼梯口,这路是越走越偏,越走越偏。

    “温舒韵,你脚软?”他停下来瞥了一眼身上的她,语气不咸不淡。

    不然整个人怎么都快挂在他身上?

    “恩。”她懒洋洋抬头,脸色可怜兮兮,话语中带着委屈,“阿煜,我今天工作一天了,全部都在穿高跟鞋,我的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很酸很软。”

    听到这句话,靳绍煜又看了她两眼,现在她脚上还穿着十厘米的细高跟,语气放柔了一些,“我把行李箱放好,你在这等我,下来一起吃饭,我叫了外卖。”

    现在也晚了,自己不知道要做到什么时候,还是点餐比较适合。

    温舒韵恋恋不舍松开他,站在原处。

    “把鞋脱了,还穿。”他低头看了一眼她脚上的高跟,神情不悦说了一句。

    “哦。”她应下之后,往鞋柜走去,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双女士拖鞋,转身,他已经拎着行李上了楼,心底一股暖流慢慢流淌。

    坐下之后,将鞋慢慢脱下,扯到伤口,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上次脚破皮还没好,这次完全是贴着创口贴穿鞋,以免摩擦到伤口。

    拍摄的时候只是觉得有些不适,到家放松下来才觉得疼。

    靳绍煜下来便看到这幅模样。

    她咬着下唇,将脚下的创口贴撕掉,一点都没刚刚要哭不哭的样子,其实他早该知道,一个人生活了这么多年,她的性子比谁都要强。

    “明天拍摄什么?”他走了过去,看着她,眉宇间染上一抹担忧。

    “许可睿导演的一个配角,民国的,不需要穿高跟了。”她回答,话语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我帮你推几天…”

    “不用,真的,我没事,过几天就好了。”她打断,出言推脱着,许是感觉自己说得太急,又继续解释,“这都是小伤啊,我才没那么弱。”

    她说这话的时候,像是习以为常的模样,刚刚流露出来的脆弱,又好像是他的幻觉。

    也是了,这么多年都挺过来,又怎么会在乎这些小伤?

    可就是偏偏这样,靳绍煜心却慢慢刺痛,那种想要保护她的**,越发强烈,嘴上还是不饶人,低沉的声线传来,“那好,一会上药的时候,你别给我哭鼻子。”

    “就哭给你看!”她撅着嘴,不加思考便说出这句话,与他唱反调。

    回答得太快,靳绍煜都怔了怔,望着她闪亮亮的美眸,倏然就笑出了声,眉眼飞扬,“你敢!”

    话落,已经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来,往厨房走去。

    吃完饭,温舒韵便去洗澡了。

    她的行李被放在靳绍煜卧室。

    今天傍晚下了大雨,气候有些凉,她洗澡出来,换了一声长袖薄款睡衣,头发吹得半干,发尾有些湿润,抬眼,靳绍煜已经坐在了床上。

    他穿着黑色的家居服,发丝略微凌乱,俨然是已经洗过澡了,难道是她洗得太慢?他去客房洗了?

    靳绍煜手中拿着她的剧本,见她出来,抬起头,薄唇开口,“剧中有三处吻戏?”

    这是青春偶像剧,从校园开始,尺度自然不大,主要以怀旧为主。

    猛地被这么一问,她脸色不自然起来,挪动了下脚步,声音细小,“恩…”

    他将剧本丢在一边,起身走了出去。

    这个举动,温舒韵急了,小跑跟了上去,结果看着对方下楼,更急了,从楼下喊:“阿煜,我和导演商量过了,可以借位的。”

    话刚说完,在楼上看着对方的举动,脸上神情有些僵。

    靳绍煜拿的是药箱,上楼的时候,挑着眉尾看着她,脸上表情似笑非笑,让她羞得无处可藏。

    人家明明什么都没说,她赶着解释,问的时候又没直接解释,分明是想看他反应,后面的行为更是自乱阵脚,可不丢脸吗?

    “过来。”靳绍煜上楼进房,坐在床上。

    温舒韵面色涨红,还是走了过去,坐在他腿上,还是有些窘迫,索性抱住他,头枕在他肩膀上,一句话也没说。

    靳绍煜边给她上药边道,“这件事做得我很满意。”

    “恩?”她抬头,疑惑发问。

    “我说借位好。”他深邃的眼眸望着她,目光落在她莹润粉嫩的红唇上,嘴角上扬,“我还是喜欢你里里外外都是我的。”

    丝毫没有准备被告白,还是这么霸道的宣誓,温舒韵脖子都红了。

    “另外。”他煞有其事接着道,“我不喜欢收留别人,也不喜欢让别人来陪睡,即使是你也一样,我上次说了,比较喜欢给你一个家,这里就是你的家。”

    “你和我的家。”

    温舒韵听着,像浸泡在蜜罐里一般,虽然,前世也听过他说的情话,但这个人很腹黑,总是喜欢与她唱反调,很多时候就不随她心愿。

    情话从最喜欢人嘴里说出来,那便是像吃了蜜饯一般甜,她柔声开口,“好,我们的家。”

    对于她的回答,他似乎很满意,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已经将人放倒在床上,含着红唇蹂躏了一番,辗转缠绵,一步步攻略城池,吸取芳泽。

    分开之时,她喘着气,手臂缠上他的脖颈,眼神娇媚,与他说了今天周尘之事,说到最后,她看着他,歪了歪头,“我今天好好想了想,自己还有些什么?我发现,我唯一有的也只有你。”

    在没有温家闹翻之前,她也活得像个孤儿,但好歹也可以说有个家在那,心底也算有个慰藉。

    这下,应该彻底是孤儿了吧?

    不,除此之外还树敌了。

    话语间,还有些自嘲,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他伸出的手指阻止,修长的手指挤压着她柔软的唇瓣,黑眸里皆是柔情蜜意,声音沙哑低沉,“那你就什么都有了。”

    有他就够了。

    “好像也是。”她轻轻一笑,眼底像是盛满了星光。

    两人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之前,两人可不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吗?

    有对方,就都够了。

    ------题外话------

    二更完毕么么哒,再次求收藏求评论求打赏求评价票,看冬季的大眼睛里充满期待。⊙▽⊙

    推荐好友潇湘美娜的文:

    她是有着鬼医圣手之称的王牌特工,一根鱼刺,一命呜呼。

    再度重生,成为嚣张跋扈的新刺头,从此在军营混的风生水起。

    新兵比赛,一不小心拿了个第一!

    特种选拔,打破记录,创造传奇!

    兵王挑战赛,用拳头告诉大家,女人不比男人差!

    她用青春,热血,努力,汗水······谱写了一段段传奇。

    他,姿容无双,傲娇腹黑,喜怒无常,手段骇人的神秘队长。

    初次见面:揍他!

    二次见面:坑他!

    三次见面:刺激他!

    四次见面:撩他!

    次次被耍,是个男人就忍不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