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 温姐你要做什么?
    温舒韵满心担忧给靳绍煜打电话,结果对方全然没有紧张的感觉,丝毫没当回事。

    “王阳处理好,我急也没用。”他话语轻松,拉着她便扯开了话题。

    两人视频聊天了好久,到了九点左右,这才挂掉了电话。

    放下手机,她叹了一口气。

    靳绍煜不在意,她在这里瞎操心也没用,王阳总比她会解决,这般宽慰着自己,但内心总有一块地方,总觉得有些心慌,感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有种不好的感觉。

    摇摇头,温舒韵自己嘀咕,“一定是太劳累了。”

    最近紧凑安排的全是她的戏,但依照黎斌的说法,她进度最快,先拍好她的,这样一来,她就能提前完成拍摄任务,后面戏份就少了,她时间也就自由了。

    对于这样的安排,她自然欢喜不已,拍摄也认真了许多,基本一条就过了,周尘说,黎斌现在对她是赞不绝口,嚷嚷着想要马上拍摄《阴阳相隔》,已经迫不及待了。

    拿上睡衣,她往浴室走去,想要给自己醒醒脑,不然又该胡思乱想瞎操心了,重要的是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洗澡出来之后,吹干头发,往床上一躺,拿着手机在刷微博,自然是关心张歆蕊的事件。

    网上越闹越汹涌,时间不断发酵着。

    张歆蕊弟弟及母亲的照片都被挂了出来,还有详细的资料和联系电话,十分齐全,大批键盘侠在下面骂着,还有些扬言说一定要打爆两人的电话。

    诸如此类的声音,滔滔不绝。

    温舒韵一条一条往下翻,眉头越发皱起,前一世,她也在温昕悦的诬陷下被网络暴力袭击,她深知其中的滋味,尤其是张歆蕊这一次,足以把她摧毁。

    她退了出来,又点开张歆蕊的微博,她在一个小时前发了一条。

    “如果这件事因我而起,那就在我这里结束吧。”

    下面评论自然谩骂成灾。

    好些网友叫嚷着叫她赶紧滚蛋,留在世上丢人,各种各样的骂声都有,一下变臭名昭著了。

    这句话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温舒韵总觉得那里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

    “总感觉话语透露着一股绝望,还是希望网络暴力停止,国民还是需要有清醒独立的思考,被傻乎乎做了别人手里杀人的刀!”

    温舒韵滑动的手在这条评论下停了下来。

    她现在终于知道诡秘之处在于哪,出了这种事情,应该等着公司公关才是,至少先发声明解释或者澄清,而张歆蕊的行为,则是往反方向走。

    只有两个可能。

    其一,她要退圈,彻底远离这个圈子,所以不做公关解释,还有一个…

    温舒韵想着,倏然睁大了眼睛,“蹭”一下就站了起来,拿着外套慌忙披上就往外走。

    作为明星,一旦与公司签了合同,如果退圈毁约,必定要赔付巨额违约金,而张歆蕊的家庭,不可能有能力承担起这一切。

    所以,必定是后一种。

    后果是什么?

    她脑子里猛地短路了起来,空白一片,只顾快步往外走。

    打开门,甘小烟看见她,笑着走过来,“温姐,刚刚和欣儿去买晚餐了,给你也买了一份,正要给你拿过去呢,是血旺呢。”

    “小烟,你知道张歆蕊房间在哪吗?”温舒韵抓住她胳膊,神色十分着急。

    “不知道,温姐你要做什么?”甘小烟也被她吓了一跳,但对方太严肃,让她心也跟着紧了起来。

    “跟我去她那里一趟。”她说着,小跑往电梯走,着急按着,“我记得当时听到她与林安菱的事情是在十楼是吧?那么她的房间肯定在十楼,我们先下去看看。”

    电梯门打开,进了去。

    甘小烟满心疑惑,看着温舒韵盯着楼层数字,急得不断在原地走,只能将问题先吞下,想来对方现在也没有心思回答她的问题。

    只是,张歆蕊这趟浑水,温舒韵干嘛要去沾呢?

    她想不明白。

    出了电梯,温舒韵凭着记忆,在之前林安菱与张歆蕊发生争执的地方看了看,扫了一圈,将一片范围锁定,林安菱最不惧的就是有人发现,所以应该不会将张歆蕊拉得很远,最可能就是在她房间门前动手。

    “小烟,现在没有时间了,你帮我敲门这一边的门,看张歆蕊的房间门在哪,我怀疑她出事了。”温舒韵简单与甘小烟说着,语气快速。

    出事了?

    甘小烟整颗心也提了上来,一点都不敢马虎,点点头。

    温舒韵已经转身在另一头敲起了门,用手拍打着,动作着急。

    她的第六感很强很强,觉得张歆蕊多半就是出事了,如此想着,心也没由来开始慌,如何能控制动作?

    “不好意思敲错了。”

    “不好意思。”

    “请问李强在吗?”、“那可能是我认错了。”

    …

    一间一间的房门被敲开,均有人在,直到敲到最后一间,在右边的最角落,甘小烟怎么按门铃,都没有人应,就好像这一间没人在。

    “温姐?”甘小烟看向她,眼底也染上了着急,对方刚刚的那句话,能让她如此紧张,她猜都能猜到!

    “撞开!”温舒韵又敲了两下门,没人应,沉着脸出声。

    “撞?”甘小烟一愣,语气犹豫,“温姐,要不我下去找他们拿钥匙?说不定这间房间还没人开。”

    “来不及了,有人开之后,人家不会给你钥匙。”温舒韵上前查看了一下锁,还好,不是异常牢固那种,抬头对她道,“撞,出什么事我全部负责!”

    说着,温舒韵已经往远处站了一些,柳眉狠狠皱着,面容严肃。

    甘小烟也没多想了,与她站到了一起。

    温舒韵身娇体弱,她微胖,还有些力气,可不能让她一个人来。

    两人眼神交汇,温舒韵咬了咬牙,往前撞去。

    “砰、砰、砰…”

    一下两下三下,门没有太大动静。

    温舒韵只觉得胳膊麻了,还泛着疼,只是这时候已经想不了这么多。

    连续撞了十下,门才渐渐松了一些。

    两人看了看,知道有戏,最后这一下,用尽力气。

    “砰!”

    门被撞开了。

    里面好像没人,但却开着灯,静悄悄一片。

    温舒韵一步一步往里走,“滴滴答答”的水声从浴室传来,她眼底沉了沉,不断往里走着。

    浴室关着门却没拉帘子。

    隔着一道透明的墙,能清楚看到里面的场景。

    甘小烟与温舒韵透过墙,往里一看,甘小烟直接腿软了下来,瞪圆了眼,面色倏然惊恐煞白,下一秒要尖叫出声,被温舒韵捂住了嘴,往旁边一拖,远离了。

    可她一下瘫软在地上,唇瓣全然没了血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