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8: 之后有什么打算?(二更)
    “突然饿了,他去给我买粥了。”张歆蕊说着,有点娇羞低头。

    这件事原本涉及**,温舒韵问出口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后悔,听对方这么坦然说出来,话语里还带着娇羞的甜蜜,也是狠狠一愣,有些诧异。

    看到她是表情,张歆蕊又是一笑,眼神也有些不自然,开口说,“他是个歌手,我们是大学同学,是我大学的学长,我的初恋。”

    温舒韵点点头,两人距离又拉近了一些,询问道,“那网上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

    张歆蕊已经脱离了危险,但网上热度只增不减,的确是一件棘手的事情,是要马上解决的,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她能感觉到张歆蕊是很平常的聊天心态,也认为,在这个时候,她能将这些事情告诉自己,就是当成朋友一样聊天,也是信任。

    于情于理,她也不应该太过于拘束防备。

    张歆蕊表情僵了僵,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冲她珉唇笑了笑,“如果我告诉你网上的照片多数是假的,你信吗?”

    “信。”温舒韵没犹豫,直接回答了她,又继续道,“但很多人不信,对你很不利。”

    闻言,她摇摇头,“信不信没有意义了,我已经不想抗争,”

    话音未落,她摸上了自己的肚子,语气更加轻了,“我觉得我有了更想去守护的东西,有人愿意跟我一起去承担,他愿意接受,所以我也就不在意了。”

    她知道自己也抗争不过,没必要往上碰。

    这番话,在温舒韵心底掀起了波澜。

    她当然知道张歆蕊口中更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愿意与她承担的是什么,不过,这份豁然开朗不是谁都可以做到,她这么说,无疑是在全部放弃。

    站在高处,抛下一切往底层走的人,的确需要勇气。

    说完,她看了看温舒韵,扯开一抹笑,“我想见见你,想要真诚的谢谢你,顺便,问一下我最感兴趣的问题,你怎么知道我要自寻短见?不过,我现在不想问,因为我知道答案了。”

    她的目光,落在了门口。

    一个男人穿着十分平常,头发还有些凌乱,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手里拿着一个保温盒,站在靳绍煜的对面,相互观察着,好似再用眼神做斗争,谁都没说话。

    “元驰,让靳前辈进来。”张歆蕊冲门口说了一声。

    潘元驰眯了眯眼,略带嚣张看了看门内,示意让他进去。

    站在门口鬼鬼祟祟的,若不是手里拿着保温盒,张歆蕊又叫住了他,肯定上前好好教训一番了。

    靳绍煜懒得理他,连个眼神都没有赏赐给他,走到温舒韵身后,语气不咸不淡,“什么时候走?”

    还说带他去吃特色小吃,在外等得真久。

    刚刚和他都没这么话说。

    老靳可不承认心底升起一股醋意。

    温舒韵嘴角一扯,语气有些无奈,“你先去外面等一下我?”

    “不了。”他婉拒。

    “靳前辈,您坐。”张歆蕊还是很客气,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连了两下,并未过多揣测。

    温舒韵为何会那么关注她,靳绍煜出现的时候她就明白了。

    若是深爱一个人,那么就会关注他,自然也会敏感关注到与他有关的人事,而她,不是前几天与靳绍煜绯闻捆绑在一起了吗?

    靳绍煜倒是毫不客气,在温舒韵身旁坐了下来。

    “要趁热喝吗?”潘元驰坐在她床上,温声问着她。

    “不了,一会吧。”张歆蕊笑了笑。

    两人简单的交流,温舒韵却明白她为什么那么无畏,身侧之人靠得住,还有一个家,她认为获得了比失去更多,所以没觉得多可惜。

    “之后有什么打算吗?”温舒韵询问着她。

    张歆蕊深吸了一口气,“应该混不下去了吧,经纪人和公司已经放弃我了,我自己的家庭背景你们也知道,也只有让人安排雪藏的份。”

    话语多少听着有些酸凉。

    温舒韵还未出口安慰,她又笑了笑,“我和元驰前两年在q市存钱买了套房,这两年也增值了不少,准备卖掉了,然后加上我们所有的积蓄,付违约金刚刚好。”

    “等我养好伤,我们打算去一个小城市,不认识我们的地方,然后一家人,好好生活下去。”

    她说得不似作假,眼底甚至有了一些憧憬,潘元驰在一旁看着她,眼神出奇相似。

    温舒韵突然有些语塞,说不出什么话来。

    张歆蕊看了看两人,又看着她,“关于和靳前辈炒作的事情,拍照是偶然,之后是经纪人操作,我要向你道歉,自己知道的时候,的确有了私心,没有阻止,很抱歉。”

    人的劣性吧。

    这个绯闻能让她身价提高几个档次,而且,无伤害,到时候出面澄清,白白获利。

    虽说她当时拒绝只会遭经纪人谩骂,不太可能成功,但她也没付出行动,还是起了私心。

    在正牌女友面前,应该解释道歉的。

    温舒韵摇摇头,这件事她没在心上过。

    对方是偶然,周尘还给她安排了,如果张歆蕊这算坏,那么她是什么?

    怎么说呢?

    张歆蕊与她某个层面,应该算同一种人,她就像在温家寄人篱下,张歆蕊自小无父,艰苦成长。

    她们都是努力向上攀爬的藤子,有着自我的底线,在一定范围内,不介意借助外来势力让自己再往上走,每个人的遭遇又不同,底线也不同。

    至少以前都不是被上帝宠爱的孩子,那种咬牙生活的日子没人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