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 林姐,你放过我吧(一更)
    张歆蕊的事件在网上继续发酵着,愈演愈烈。

    倏然,一张照片被曝光了出来。

    张歆蕊满身鲜血躺在病床上,一群医生护士在围着她进行抢救。

    一时间,引起一阵哗然,张歆蕊自杀的消息不胫而走,迅速登上各大热点,网友纷纷被震惊,毕竟涉及人命,好些人开始安静了下来。

    这事情,闹得有些大了。

    还未等她们反省,一则采访录音又曝光了出来,掀起一阵风浪。

    “对于网上的照片你怎么看?自杀是因为这方面的因素吗?”

    “我说了那些照片是假的,没人信我,为什么你们没人信我?”张歆蕊语气激烈,带着哭腔控诉,还透露着一丝丝无助恐慌。

    “照片是假的?那是谁放上去的,你是遭受到什么事情了吗?”

    “我求求你了,放过我的家人吧,是我不好,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放过我吧…”张歆蕊声音颤抖,语无伦次说着,光听声音都觉得她此时乱了阵脚,像是受到很大的打击。

    “你是不是知道是谁做的?”

    “放过我吧,放过我吧,呜呜…我给你道歉了…”她不断恳求着,语气捂住可伶。

    “张小姐…”

    …

    后面任凭记者怎么问,她绕来绕去都是这个话题,叫对方放过她,仿佛已经吓得精神出现了问题。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张歆蕊从未正面回应,网友都以为她默认了这个事情,哪曾想,现在不仅爆出自杀,还爆出这个录音。

    吃瓜群众是何等聪明,一下子就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大量分析帖子开始出现,怀疑张歆蕊被陷害的声音越来越大。

    贵圈水深啊。

    这都差不多死了,看来很有可能是被冤枉。

    甚至有人将她之前绯闻针锋相对的明星都分析了个遍,看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目标迟迟不确定。

    不过同情的倒是越来越多,甚至还扬言要帮张歆蕊把幕后黑手找出来,看看是谁在只手遮天,能随意毁害一个人。

    网友的正义感纷纷爆棚起来。

    发生这么大的反转,林安菱如何不得知?

    她正在片场,整个人靠在单独休息室的沙发上,小助理正蹲在地上给她按摩着。

    “行啊,给我来这一出。”她看着微博的消息,张歆蕊带着哭腔不断从手里传出来,冷嗤了一声。

    她还以为她会识时务,滚蛋走人,说不定她好心放她一马,结果总有人长了一只狗眼,这就怪不得她不仁慈了!

    想博同情?

    利用网友帮她查真相?

    太高估了那群喷子还是太小看了她?

    简直可笑。

    现在就别怪她不给她后路!

    ——

    “吃这个。”潘元驰给她削了一个苹果,递给眼前人。

    “恩。”张歆蕊刚要接过来,结果,手机直接响了起来,她一愣,看到陌生号码,心底有些慌。

    “没事,接,记得录音。”潘元驰拍了拍她的肩,出言安抚着。

    靳绍煜提醒过,以林安菱的性子,有可能重新来找她,最好抓住有利的证据,如果能录音,那最好不过,两人商量后,不仅随身带录音笔,就连陌生电话,也是第一时间录音。

    既然已经选择相信靳绍煜,那么,他们也就不能畏畏缩缩,也算豁出去了,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张歆蕊深吸了一口气,按下接听,开启了录音。

    “喂?”

    “还没死呢?”林安菱嘲讽的语气从那头传来,似乎能想象她嚣张跋扈的模样。

    张歆蕊看了潘元驰一眼,语气里一下带上了哭腔,“林姐,你放过我吧。”

    “呵,在这里给我装什么可伶?早干嘛去了?”林安菱完全不吃她那一套,“我看你是连安稳日子都不想过了?不想混了是吧?那行,我成全你!”

    “不要。”张歆蕊苦苦恳求,小心翼翼询问,“林姐,那天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答应我会放过我的,为什么还把照片放上去。”

    “我什么时候说过?”林安菱回答得漫不经心。

    张歆蕊有些停顿,好一会,这才难以启齿出口,“那天,我不是给你下跪磕头了吗?你说会放过我的。”

    “哦,那次啊,我说了看心情,回来时心情不好了。”林安菱轻笑了一声,“当然,现在心情也更不好了,张歆蕊,这都是你自找的!”

    潘元驰就坐在一边,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他紧紧握着拳头,手背青筋凸起,脸上黑沉一片,眼底都是猩红,却不能出声,只能眼睁睁看着张歆蕊被欺负。

    “林姐,有什么事情你针对我就好,放过我的家人吧,他们都是无辜的。”张歆蕊拭擦着眼泪,深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带上了控诉又带上了恳求,算是这些日子的发泄吧。

    “他们又不是我的家人,无辜不无辜关我什么事?要怪就只能怪他们倒霉,成为了你的家人!”林安菱冷笑,说得极其不客气。

    张歆蕊哭着的脸一下停住了,久久没有说话。

    “怎么?还气了?”她打电话不就是为了听到对方求饶的模样吗?

    看着她苦苦挣扎,这样她的心才舒坦。

    “早知如此你就应该滚得远远的,说不定我还能仁慈放你一马。”那头的声音不断传来,十分不屑,“不服气?那也没办法,谁叫你命不好?有些人啊,天生就是富贵的命,有些人就是贱奴才的命,下辈子好好投胎,说不定也能抬起头做人。”

    林安菱说完,听到对方的恳求和绝望的声音,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就是要让张歆蕊在这种恐惧不安的等待中度过。

    还想拉她下水?

    做梦!

    自做聪明的她,殊不知早就被人下了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