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6: 暂时先别提这件事行吗?(二更)
    在大学城边,客流量不是很大,一个人其实也是忙得过来,所有的活都被温舒韵承包了,余秋凤只能无奈站在一边,这个外孙媳妇,不仅会演戏,这手脚也很麻利。

    一开始不适应,动作可是比她快多了,态度比她还要好,声音也的确是好听,不娇柔不做作,反正听起来让人很舒坦便是了。

    不过,她还是要提醒老头子,以后可不能随意提及靳绍煜与温舒韵的名字,这万一要是被认出来,别说两人不敢出现,就连两人这店,能不能正常开还是问题。

    幸好这里离靳家远一点,加之两人也没认识什么人,向来不聊天,靳胜已经也没对别人说过。

    “十五块七…”温舒韵轻声念出来一个数字,然后抬头,递给对方的时候会变成,“是十五块五,是现金还是扫码支付呢?”

    见对方已经拿出手机,她便将扫码图拿过来,服务态度简直让人心里太舒坦。

    客流总是一阵一阵,一两点,太阳正火辣,午休时间,人自然就少了,蜗居在寝室不出门的大学生太多,不过店里几张桌子还是被坐满了,这样的坏境还是很适合聊天叙旧的。

    温舒韵又看了一会,见没客人进来,往内边的厨房走去。

    靳绍煜从烤箱里拿出蛋糕,正准备上奶油,她很早就知道他手很巧,画的图案很不错,以前的时候,就经常给她做蛋糕,还会画出她的样子,变相哄她开心。

    “听阿煜从你喜欢吃千层蛋糕,我让外公给你做千层蛋糕,芒果的。”余秋凤看她进来,站在靳胜身边,对她说着,手里还拿着奶油,“吃这种奶油,很香又不油腻,很好吃。”

    温舒韵脱掉口罩,往那边走去,千层蛋糕已经完成了一半,旁边还放着巧克力粉,可把她馋的。

    “我没说她喜欢吃。”靳绍煜嘴角一抽,不过是聊天的时候随便提了一嘴,两人都是什么耳朵?这样都会猜测出来?

    “那韵韵你喜欢吃吗?”余秋凤没理睬他,直接问温舒韵,见她点如捣蒜的头,他脸一片黑,蛋糕上的图案被画得不伦不类。

    “马上就好了啊。”余秋凤摸了摸她的头,慈爱出口。

    靳绍煜凉飕飕的声音传来,“还是换种奶油吧,这种太浓了,巧克力也别放了,少吃点。”

    温舒韵嘴一瘪,脸一垮,余秋凤眼睛立马一瞪,呵斥道,“我说你怎么回事?天天和她作对是不是?多吃一点怎么了?再瘦就骨瘦如柴了,我说你们这些年轻都什么审美?”

    “能吃是福,又不是贪嘴,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

    …

    巴拉巴拉,一堆教训,靳绍煜闭眼又睁开,一句没回。

    他忍!

    也不知道哪个小妖精自己说不能胖,要不然就要做大量运动了进行餐食瘦身了,他自然知道她多在意自己身材,这不是组织着吗?

    这下可好,这几天她就是飞放自我,不吃到饱她不甘心,晚上又一脸担忧让他看着自己。

    他容易吗?

    算了,只能晚上多运动运动,帮她消耗消耗。

    这么一想,靳绍煜心底舒服多了。

    过了一会,某人捧着一块小蛋糕,一小块一小块往自己嘴里塞,一脸满足,老两口还叫她多吃一点,还是没事的,自家搞得十分健康。

    温舒韵十分乖巧,又是一阵夸,靳胜表示明天还要给她做,想吃什么做什么,能吃多少吃多少。

    靳绍煜:“…”

    这几天,天天就是吃,要是回去给她嚷嚷着要减肥,看他不收拾这只小狐狸!

    当天夜里。

    温舒韵以为自己应该不会被发现才对,知道接到周尘的电话,她才发现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一打开微博,无数人私信和@她,点进去一看。

    “蛋糕小妹,酷似温舒韵。”

    “xx大学城现小温舒韵。”

    “雾霾再次来袭。”

    “某小鲜肉被爆吸粉。”

    …

    她光荣挂在热搜榜上,还是两条。

    原来是被偷拍的一张照片,当时她带着口罩,但最后也是有点闷,便往下扯了,那个角度应该是坐在店里的客人,而且是一个侧面。

    奶粉君:“可以说是神似了,我刚好在这里上学,明天去膜拜一下。”

    坚果我的最爱:“韵韵是我女神,我也在这里,楼上握爪,明天一起去。”

    就是特别喜欢你:“有一种就是本人的感觉,难道不是什么综艺或者活动?”

    天空很蓝很美:“今天才去买过,小姐姐声音很好听,听说是老奶奶的外孙媳妇。”

    …

    一时间,便是被各种评论围攻,温舒韵的微博不断被艾特,网友大概是想看一下她知道这个人与自己这么想象有什么反应。

    按接下来,一般套路都是网友或者其他记者狗仔将照片中人的资料曝光,然后点击量再次飙高,再然后,淡于视野,偶尔会被提及。

    当然,也有借着这个名声,娱乐圈公司会找上门,借着原主的名声,可能还会收获一些关注,运气好的,还能火上一火,收获名利。

    但这一次,网友等了半天,小姐姐的照片资料没有再出现,反而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

    去了蛋糕店,发现人已经不在了,问了余秋凤,对方一脸无奈解释,“那是我外孙媳妇,来看看我们,顺便来帮忙一天,短期内是不会来了,和外孙回城市了。”

    原来是结婚了。

    看起来很年轻啊。

    网友脑洞大开了,纷纷在温舒韵微博下催,有些还强硬把她和周济彬凑在一起,将两人参加活动、参加综艺甚至拍摄的花絮都截出来,有模有样地说两人就是有一腿,还说日久生情很正常,不要隐瞒了,曝光出来让粉丝高兴高兴。

    最主要的一条信息,应该是周济彬前两天去参加活动,最近《那年夏天我和你》正火着,主持人难免会问这方面的问题,在问及情感的时候,他表示单身,而粉丝被叫起来提问,则问了他对温舒韵是什么感觉,他的回答就比较耐人寻味了。

    “她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女孩,的确比较吸引人。”

    粉丝自然急了,纷纷追问,他却再也没露出一点信息。

    吸引人?

    是吸引你了吗?

    两人到底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哎哟,他们做粉丝的,简直是要暴走了,好着急啊,爱豆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啊?

    温舒韵此时已经坐在靳绍煜的车上,在靳家待了那么久,再不回去,周尘怕是要来抓她了,广告代言可是接了一堆,用对方的话来说,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宁愿辛苦一点。

    余秋凤自然是不舍她,这段时间感情培养得不错,温舒韵脸上都有些肉了,跟对方承诺有时间一定会回来的,再者,蛋糕店的事情出现之后,她其实很不好意思,险些就连累他们了。

    她手指滑动着,看着最新显示的消息,柳眉越发皱起,心底总是怪怪的,靳绍煜用余光瞄着她,看到她纠结的神情,眼底闪过莫名的情绪。

    那条消息,他自然是比她更早看到,为什么不压制?

    呵,别以为她不知道对方心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他要让她起警钟,让还没出现的情敌闷死在襁褓里!

    跟他斗?

    前辈又怎么样?

    任何人想要在她身上动主意,看他不一一对付!

    “在看什么?”见她半天没动静,他假装不经意出口,余光却观察着她脸上的神情。

    知道那个什么前辈想做什么了吧?以后最好远离一点!

    “啊?”温舒韵茫然抬头,又接着“哦”了一声,将手机退出页面,语气随意,“周前辈上节目,然后说的话被网友误解了,没事的,过几天风波就过去了。”

    在饰演这种偶像剧的时候,有不少主演是会因戏生情,但其中也不乏炒作的成分,为了宣传的效果,假装在一起,然后再找个理由分手也不在少数。

    而在拍摄这部剧时,黎斌作为导演,许是对这部剧的信任,又或许是对自己的信任,几乎没走这些路,一切都中规中矩来,他们也不会被叫去炒作或者怎么样。

    听到她的语气,靳绍煜一怔,敢情她没感受出来?

    心底这么想,嘴上自然不能将事情说开,点点头,低声:“那就好。”

    他又不是傻,还要把情敌说开?

    去角落里画圈去吧,她这么笨,他觉得以后也发现不了!

    许是靳绍煜没了解她感情这方面,温舒韵对于感情是敏感而又迟钝,还有些不自信,这也就造就了她对自己喜欢的人情绪很敏感,对方一点点变化,她的心可能都会提起来,而对于自己不关注的人,即便感觉到一丝猫腻,她可能也会安慰自己,那绝对是想多。

    靳绍煜在她心中属于前者,而周济彬在她心中则是后者。

    车开始高速路上行驶着,温舒韵心情明显不错,放了一首喜欢的音乐,还小哼起来,手上拿着靳胜今天早起给她做的糕点,五颜六色,一盒一盒,样式可不少。

    手在里面翻了一下,目光锁定那块榴莲的千层蛋糕,眼底闪过狡黠,余光瞄了瞄他,有些不敢动,但嘴馋得痒痒。

    “除了榴莲味,我能接受你吃任何味道。”他没转头,在淡淡的语气已经传到了她耳边。

    温舒韵心底一颤,笑嘻嘻开口,手上更是按着那块巴掌大的蛋糕,“可是我最想吃榴莲味的。”

    他脸色难看,怎么会有人喜欢吃榴莲这种东西?

    有什么好吃的?

    这是密闭的车厢,他…看了一眼她清澈明亮的眼,深吸一口气,“算了,你吃吧。”

    两人到家可能也晚了,让她垫垫肚子也行。

    得到允许,温舒韵刚想打开,又看了看他,眨了眨眼,换成了芒果味的蛋糕。

    见她打开,都拿起叉子享受起来,他一闻味道不对,侧头看向她,挑了挑眉,之间对方含着叉子,眉开眼笑,“我想先吃这个。”

    至于为什么不喂他,一是高速路太危险,二是他不喜欢,所以她只能独享了。

    靳绍煜轻笑,倒没揭穿她,空出一只手,拉上她的手,紧握在宽大的掌心里,手指慢慢摩挲着,她柔嫩的肌肤倒与他略微粗糙的肌肤现成了鲜明的对比。

    车开的平稳,温舒韵倒不介意被他拉着,蛋糕被放在了腿上,她小块小块吃着,嘴边带笑,久久不曾消去。

    ——

    此时,另一处。

    “彬哥,要开始拍摄了,导演叫你再补下妆。”一个瘦小的助理都到周济彬身边,说着。

    “我知道了。”周济彬收起手机,按黑交给助理,大步往一边走去。

    他无心说的话吗?

    若是,又怎么会一定盯着热搜,想要看她如何回复?

    只是到现在,她未曾对这件事发表看法,该说好还是不好呢?

    拒绝就明显一点,或者,可以有另一种意外发生,最起码告诉他自己的态度,亦或是透露出一些态度。

    当时采访,他也是突然这么说,话出口时,自己都有些楞了,可也是收回不了,心底却隐隐期待起来后续。

    不过再怎么等也等不到温舒韵的表态了,这件事由“蛋糕小妹”事件引起,照片中就是她,能不心虚吗?对方现在最想就是让这件事压下去,不能打扰老两口,哪还会让这件事再牵起来?只会当不知道,而且心底也觉得是前辈说话让网友多想了,压根没往别想。

    ——

    是夜,微风清爽。

    “怎么了?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林浩侧头看着她,轻声询问。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徐轻芮对他没有之前亲了,感觉总是隔阂着些什么,而且转折是从两人回了林家前后,可他想了几天,怎么也想不明白会有哪里不对。

    “没有啊,我是这几天工作量有些大,所以有些累。”她说着,往旁边一靠,头抵在车窗上,闭上眼,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

    “还是自己的身体重要,也不用全压在自己身上,可以让他们分担一点。”林浩一听,眼底闪过担忧,将车速放慢了一些。

    “恩。”她应着,额头两侧又开始疼起来,自从周彩燕与她说了之后,这段时间她已经连续失眠,而晚上失眠,白天还要应付高负荷的工作,带来的结果是头疼甚至精神有些衰弱。

    她无数次想开口问他,话到嘴边却止住。

    不知从何问起,也不舍得打破这份美好安逸。

    从他嘴里,她无数次听到未来,甚至脑海里都有他规划的蓝图,若说这是林家人的决定,他也是不知情,那么她说出来的结果又是什么?

    让他与家里对抗?

    两人做一对苦命鸳鸯?

    现在最起码能保持表面的和谐,她也贪恋享受着,如何下得了心去破坏?

    “若是忙完,休假也行,好好放松下。”他说完又紧接着开口,“我给你放,休半个月吧。”

    她诧异看向他,蹙了蹙眉,“还是算了吧,我刚调到这个岗位,还有好多东西不适应,而且,哪有无缘无故休那么久的?”

    “我说可以休就可以休,带薪休假。”

    “不要。”她拒绝。

    “想有光明正大理由也行,我们提前结婚好了,公司年假挺长。”他说的时候,像在开玩笑又像在试探,并且还有点小心翼翼在等着她的回答。

    徐轻芮倒不知道他有那么多心思,心却已经是一慌,不知道作何回答,只当没听懂,含糊道:“现在也不是休假的时候,好多单子等着我处理呢,哪有那个精力。”

    林浩眼神黯淡些许,却也只是一瞬,下一秒也跟着点点头,“的确,那你忙过这段时间再说吧,再忙也要注意身体。”

    “恩。”她应着,车子已经停在了小区楼下,她解开安全带,快速出口,“明天见。”

    话音未落,下一秒已经伸手打开车门,结果,另一只手被他拉住,疑惑转头,只见他笑着看向她,“不请我上去坐坐?”

    她都跟他回过家了,他都没见过她家人。

    “今天晚了,改天吧?”徐轻芮脸色一僵,推脱着,将手抽了出来,快速打开了车门,

    林浩失落应了一声,看着她下车,脚步都没停顿,一直往里走着,他眼底深思,薄唇珉紧,眼底沉了沉,在车上好一会,这才开车离开。

    徐轻芮有些走神,麻木般走回家,打开门,周彩燕已经坐在了沙发上,凛冽的目光扫了她一眼,神色更是不善,她突然觉得浑身十分乏力。

    “妈上次讲的话你这个丫头是不是没听进去?”见她走回来,想到刚刚是林浩送她回来她整个人就开始慌,火气蹭蹭蹭往上冒,说话也越发不客气起来。

    “妈,暂时先别提这件事行吗?”徐轻芮话语疲惫。

    她这几天都没将思路理顺,更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周彩燕若是还逼,等于加大了她的压力,让她更不知道如何是好,脑里很乱很杂,整个人不知道应该怎么办,面对林浩的时候,甚至有些躲避又不忍心提及关于这件事,心真的很累。

    ------题外话------

    二更完毕,么么,我们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