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7: 我没想那么远(一更)
    “你还想干嘛?”周彩燕一听就急了,睁大眼,“我上次说得还不明白吗?马上分手!这样下去对你有什么好处?”

    “妈,别说了。”她略微有些烦躁,扶着额头往里走,“现在不是还没发生什么吗?我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再出现什么我也是有打算的。”

    她不想这么轻易放弃,就当她多一天算一天吧,心中最起码还是点奢望。

    “不行!”周彩燕怒斥一声,直接挡住她的去路,“我不允许你这么干!到时候还不是要分手?趁现在还没陷进去,分手一了百了。”

    还要一直谈下去?

    那迟早会出现问题,她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一定不允许!

    徐轻芮看着她站在自己面前,一脸不罢休,脑里更是隐隐做疼,再次保证,“妈,我自己有分寸,您先别管行吗?我心里真的有数。”

    “而且,我已经陷进去了。”

    言下之意,她出来需要时间,别再逼她了。

    周彩燕嘴又动了动,虽然没找到什么反驳的话,但还是一脸不赞同,最后又严肃问了一句,“上次,你跟那个什么温舒韵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把林小姐打了?”

    “您怎么知道?”她一脸诧异,应该是餐厅那一次,她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被人曝光了?如果这样的话,温舒韵会不会受到伤害?

    “果然是有这回事!”周彩燕脸色又拉了下来,面色骤然一变,“你们那里来的胆子?简直是反天了!居然敢打菱菱!”

    闻言,徐轻芮猛地一怔,看着有些失控的她,眼底疑惑越发深,对方却不自知,神色严厉,“太过分了!居然动手!那个什么温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动手打人!”

    气死她了!

    “以后不准和那个女人来往,不是什么好货色,只会害了你!听见没?”

    周彩燕这次是直接命令了起来。

    动手的是温舒韵,她也料到徐轻芮没有那个胆子,只要脱离了这个女人,那就更没这个胆子,以后这种事才不会发生。

    “妈!”徐轻芮声调也高起来,“你今天特别奇怪,是林安菱上来找事,舒韵不过是为了帮我,你不问问,甚至不分青红皂白就让我和她断绝来往,话里话外都顺着林安菱。”

    “不是说林家人苛责对你不好吗?那为什么你还那么向着他们?我才是你的女儿!”

    她说到后面都强调起来,胸口剧烈起伏着,神情激动,看来也是被气到了。

    周彩燕一下顿住,眼神不自然飘了两下,快速又出口,“我这也是为你好,要是惹林小姐,你又在林氏上班,那个姓温的拍拍屁股走了,留下遭殃的还不是你?!”

    越说她觉得越有理,紧接着又道:“说不定人家就是故意让你背黑锅,你傻愣傻愣再跟着,我看她也不是什么好人,哪有女孩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人?”

    “是林安菱先动手,要按照妈这么说,我觉得她更不好,林家的家教也不怎么样!”徐轻芮与她杠上了,语气带着一丝丝怒火,像是要和她倔到底。

    “胡说!”周彩燕反应很激烈,振振有词反驳道,“林家家教好得很,菱菱是我看着长大的,她什么脾性,我不比你清楚?”

    上一秒硝烟弥漫,还做了好好教训徐轻芮的打算,当她一出口,空气倏然安静下来,透露着一股诡秘的安静。

    周彩燕看向她,对方珉紧唇,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她的眼,也没有说话,神情里,气愤有之、悲伤有之、探究有之、怀疑也有之。

    “看什么?妈说得不对吗?”她急急忙忙低下头,逞强着说了一句,不敢再与徐轻芮对视,气势更是被削弱了大半,许是因为心虚,她还在念念叨叨,“妈又不会害你,一天到晚交些什么人?那个姓温的不是个女星吗?上次还爆出来勾搭导演,依我看,她肯定不止…”

    “林安菱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徐轻芮面无表情,红唇微吐,极轻说出这么一句。

    周彩燕的声音戛然而止,惊慌咽了咽口水,脚都有些软了,背后冷汗直冒,脑里更是一片空白,杵在了原地。

    耳边轻飘的话语声还在传来,“或者说,她给了你什么好处?不然你怎么会这么向着她?甚至这么急迫,逼我和林浩分手,据我观察到,林家人还没表现任何不认同我的想法,唯一一个就是林安菱,你的表现让我不得不怀疑她。”

    她当然不会往深里想,周彩燕有点重男轻女的思想,在意徐言卓多过于她,现在房贷压力也有些大,出卖她然后从林安菱那里拿到钱,是她能想到最坏的事情。

    当然,可能也有为她着想,知道林家不好待,拿钱是顺便,不要白不要,两全的事。

    听她后续的话,周彩燕又有些回魂了,提高嗓音,“什么好处?你是我的女儿,别人能给我什么好处?简直可笑了!不逼你快点分手,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如果怀孕了或者怎么样,你还能走出来?”

    “我走过的路比你多,你脑海里想什么我能不知道?可小芮,不要妄想什么奇迹发生,入了那个火坑,你要想再出来就难了,我说句难听的,就算你怀孕了,以林家人的性子,你觉得你能生下来自己抚养或者送回林家?别做梦了,他们肯定会逼你去打掉,不会给你任何机会,林家最不缺的就是血脉,你能生,任何一个联姻的女人都能生!”

    “我没想这么远。”徐轻芮收敛神情,刚刚浮生出的一点怀疑又被打散不少,心底依旧疑惑,却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当初让你来这里上学我看就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周彩燕冷着脸,见对方说不动,直接道,“公司那边你也别去了,直接辞职,过几天就和你哥一起回老家去!”

    “妈!”徐轻芮猛地愣住了,明显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她现在也不是小孩,拒绝道,“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处理,没有那么严重,我在这里发展得很好,不会回老家!”

    “这件事没商量!”周彩燕态度也强硬,“我会帮你们买票,马上走!尽快和林浩说分手,听见没?这几天,晚上七点必须回家,不准待在外面!”

    若是真怀孕,那才是作孽!

    “我不要!”她拒绝,直接往自己房间走。

    “停下!”周彩燕声色俱厉,直接大力拉了她一把,常年干粗活,徐轻芮哪里抵得住,踉跄往后退,对方一面怒气,“我和你说的话都当耳边风是吗?那个林浩有什么好?我说分手就分手!别说林家不同意,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我也不会同意,马上!立刻分手!”

    “妈,你到底想做什么?”徐轻芮满脸无奈,“我说了,这件事我心底有打算,你别管行吗?我跟你保证,以后要是我真的被甩,或者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怪你,可以吗?”

    她真是累极了,周彩燕对一件事偏执起来,让人头疼。

    “到时候还不知道要被多少人笑话,十里八户都笑掉大牙了。”周彩燕又找了一个借口,“到时候我们回老家,要是传出来你被甩了,还是高攀豪门被甩,还不是说你被玩弄被包养了,我们家的脸往哪里放?”

    “妈!”徐轻芮也生气了,语气也十分强硬,“大不了我就永远不回去了,再说,我们家不说谁知道?你真的特别奇怪,让我不得不怀疑存在别的目的!这是我自己的敢情,让我自己处理不行吗?为什么非要掺和?前二十几年也没见你怎么管过我,更没有关心过我,现在突然这么热情,还是说着这些事情,真的让人非常怀疑,哪怕你对林家很了解,现在事情不是还没发生吗?”

    “林浩也是被蒙在鼓里,他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我贸然提分手,你觉得合适吗?我没有那么害怕,也不是什么都经受不起。”

    这些天,只要她回家,就会充斥着这么唠叨,让她精神都快分裂了。

    周彩燕若不是把话说得那么绝,她也不会爆发。

    她头疼扶着头,很不对劲,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她就是抓不住。

    “你不回去我还是要回去的,受指点的还不是我。”周彩燕也就是嘴巴厉害,仗着徐轻芮听话孝顺想压制她,这会人家发怒,心底也有些发怵了,嘴上自然不服输。

    “那就不要说,不说就没人知道了。”徐轻芮丢下一句话,往房门走。

    小地方八卦多,最喜欢讨论东家长西家短,周彩燕又是个好面子的人,但这个时候,不用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周彩燕的关心点,让她有些捉摸不透。

    看着徐轻芮房门关上,周彩燕紧蹙着眉,也不敢再次也对方争吵,抓着手机便走回房间,小心翼翼关好门,这才拨通一个电话。

    接通之后,耳边是吵闹的音乐声,好像在一个娱乐场所。

    “喂!”林安菱话语间透露着一股不悦。

    “菱菱啊,是周嫂。”周彩燕放柔声调,对那边说着。

    “怎么?事情办成了?”那头林安菱翘着脚,直言出口。

    “这个事情有点难办,也不是一次两次能办成的,我…”

    “行了。”她不耐烦打断,“周彩燕,我可告诉你,这件事要是不办成,你也被在我家呆着了,要是办成,五十万我就给你,赶紧的,别给我拖,也别给我搞出什么花样!”

    周彩燕满嘴苦涩,“小芮的事情我也是不知道,但周嫂会尽力的,也不要你什么钱,在林家待久了,也只想继续待着,你别告诉老太太他们这件事,我会解决的。”

    自从林安菱知道那件事之后,对她的称呼都改了,直呼名字,让她心底也是发凉,这么久建立的感情,直接化为乌有,让她如何接受?

    这怒气,一半也转移到徐轻芮身上,于是有了刚刚那一幕。

    “行了,你先办成再说吧。”对方说完,没有犹豫便挂断电话。

    周彩燕握着手机,心底有苦说不出,抹了把眼泪,坐着发呆,无数次叹气,是作孽啊,作孽…

    这么多年也看在眼底,这孽啊,她是不后悔的。

    此时。

    市中心的酒吧包间。

    林安菱直接将手机丢向一边,再次举起酒杯,温昕悦浅笑,与她对碰,随意道:“怎么?徐轻芮那个母亲带电话来了?”

    “对啊,事情还没解决,你说会不会有诈?”林安菱哪有什么脑子,喝了半杯将酒杯放下,“昕悦,要不别这么做了,直接告诉我爷爷奶奶,估计她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在她看来,就那样的身份想要进林家简直是做梦!

    “你哥对她可还有感情,万一同意了呢?我们可就什么资本都没有了。”温昕悦摇头,一脸不认同,紧接着又道,“这样还能让她和你哥起矛盾,说不定就此分了,给她点时间,说不定什么力气都不费,”

    “对了,她那个母亲你是怎么说服的?”

    这个倒是让她很好奇,按理来说,不应该这么顺利才对。

    “我就按你说的啊,明确告诉她徐轻芮要想嫁到林家是做梦,事成时候给她五十万。”林安菱说着,一脸不屑,“她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能不这样吗?估计让她徐轻芮卖掉她都眼睛不眨,她做佣人一个月才多少钱?”

    她说着,神色间含着浓浓的嘲讽,“你看,什么样的货色生出什么样的货色,她妈都这样,徐轻芮会是什么好货?肯定是看中我哥的钱,然后爬床,我看捞了不少!”

    温昕悦倒是不附和,端起酒,在嘴边轻珉小口,眼底闪过一丝得意。

    “等徐轻芮离开之后,我哥肯定会伤心,到时候我再安慰他,恢复我们的关系。”林安菱计划着,气愤咬着牙,“这些天他都没理我,都是那个徐轻芮,简直气死我了。”

    “兄妹间嘛,哪有什么仇,到时候你我多多服软,什么事都没了。”温昕悦安抚着她,又询问道,“你的休息这么久了,什么时候复出?我可是听说云影下半年重点投资的电影《阴阳相隔》可是要开拍了,角色这几天开始试镜敲定,你要不去试试?”

    “真的?”李安菱眼睛一亮,脸很忙又垮下去了,“上次闹出的事情我爸妈真生气了,这么快也不可能复出,我看还是算了,这样待着也挺好的。”

    虽然说少了人追捧,但她不用拍戏,根本不累,每天刷卡逛街做美容,日子也过得不错,权当给自己放假了。

    “这可是云影的重点项目,靳绍煜肯定特别关注,你要是能饰演,到时候肯定见面机会可不会少,这对你来说可是一个机会。”温昕悦谆谆诱导着,笑意盈盈道,“大角色不能饰演,小角色总可以吧?”

    女主角已经定下来,是温舒韵,如果林安菱进去了,她敢保证,她那个妹妹的日子绝对不好过。

    林安菱明显对她说动,眼底闪烁起来,带着蠢蠢欲动,身子向她方向一倾,“你说的是试镜吗?这样好了,我自己去试镜,要是被选上了,家里头那边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我自己努力选上,昕悦你说是吧?”

    温昕悦微微怔住,没料到她这么说,勉强维持着柔顺的笑容,点了点头,心底讥诮:就你那演技,别人能看上你才怪!

    她会说这些,是让林安菱回家跟林家人说,让人安排她进去,不是自己去试镜!

    就黎斌那个苛刻的程度,她能试镜过关才奇怪。

    “不过,那个温舒韵不是主角吗?”林安菱倏然想起这个事,满脸厌恶。

    “恩。”说完又怕她误会,安抚道,“你别管她,你进去的目标应该是靳绍煜,她又不能干什么,应该也不会针对你。”

    “她敢吗?也不看看她什么身份,配和我说话吗?”林安菱口气狂妄,端起洋酒又喝了一杯,挑眉道,“不过她倒是好手段,真和黎斌睡了?”

    不然怎么拿到角色,最近还挺火。

    凭真实力?

    ------题外话------

    一天两更,一更是在九点半,二更是两点。

    冬季昨天比较忙,还没统计上架活动名单,今天之前会统计完然后奖励呐,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