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1: 身份曝光(一更)
    林安菱刚要和温舒韵杠上,抬眼便见黎斌从另一处入口走了进来,她快步走上去,开口道:“黎导,我是林安菱,想要来试镜…”

    “林安菱?”黎斌上下瞟了她一眼,没让她继续说下去,摆摆手,不再看她一眼,丢下一句,“你走吧。”

    “什么意思?”她从没被这么拒绝过,自然有点蒙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感到十分难堪。

    “没什么意思,你的戏我看过了,表演功底达不到我的要求。”黎斌直白说着,往自己座位走去,一点面子都不留,才不会管林不林家,这部剧他相当看重,绝对不会允许作妖的人出现!

    当时签约云影的时候他就明确说过,不允许任何人往他剧组里安排蛀虫,后台多硬都和他没关系。

    林安菱站在远处,脸色青白一片,被人当众否决,心底自然是不服气,再次走上前,“黎导,你没有看过我的表演,又怎么会知道我功底不行?”

    她这次这么认真想要证明自己,绝对不会半途而废!

    准备了这么久,这个角色她势在必得!

    “不用看的!”黎斌不耐烦看着她,“林小姐,你可以走了,大门在那边。”

    温舒韵往后一靠,饶有趣味看林安菱,对方为何来争这个小角色?多大的角色只要林家开口,有的是人送上门给她挑选,跑来这里受这种委屈,实在不合适她的风格。

    难道是为了和她作对?

    她可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脸面,倒是让人十分好奇。

    先前被温舒韵嘲讽,紧接着又被黎斌这样说,林安菱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也生起了一股倔强不服输的精神,没有挪动脚步,看向他,“黎导,你都没有看过我的试镜,为什么否定我?我连试镜的机会都没有吗?”

    “林小姐,刚刚你已经试镜过了,的确是还有欠缺。”温舒韵看着她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不急不缓接着话

    “你又不是导演,有什么资格说话?关你屁事啊?”林安菱都爆出来粗口,朝她吼了一句,“温舒韵,装什么了不起?不就会演点戏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是评委,就有资格决定!”温舒韵也冷下了脸,态度一下强硬下来,“你已经试镜过了,麻烦出去!”

    林安菱这种人,你给她面子,她就蹬鼻子上脸。

    “你是评委?哪门子评委?还真当自己是根葱啊?”林安菱明显也毛了,看着对方就是一身火,“温舒韵你耍什么威风?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

    在场都是人精,一下就听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耳朵都竖了起来。

    谁没点**,黎斌有心护她,刚要呵斥,对方已经尖着嗓音道:“不过是一个狐狸精生的孩子,你装什么?你妈妈不就是个小三吗?和温昕悦能比吗?就算进了温家也永远抬不起头,永远是小三,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

    “真当自己是温家二小姐?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

    话一出口,空气透露出诡秘的安静。

    温昕悦也算当红花旦,家庭背景时不时被爆出来做文章,他们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温家也是一家上市公司,各方面发展也算好。

    温舒韵与温昕悦是同父异母?然后温舒韵的母亲是小三?然后成功登堂入室了?

    他们从林安菱的话语里迅速脑补出一堆狗血剧,两个人都姓温,温昕悦经常说温家,而温舒韵,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爆过一点家庭的消息,这让人不得不怀疑。

    温舒韵缓缓起身,目光看向她,冰冷凉薄,脸色越发冷淡,“不用我真当,我本来就是,我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这张嘴能说出来的。”

    “林安菱,自我感觉良好的是你,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围着你转的也是你,我今天还真告诉你,这场试镜,你过不了,立刻从这个门出去,不要耽误别人时间!”

    一抹寒冷刺骨的光芒从她的眼睛里射出,直对着林安菱,锐利迫人。

    林安菱对上她的眼,心底直发怵,脸色都有些煞白,她对温舒韵的印象还停留在她很好欺负,性子很柔弱,即使吃过几次亏,这种内心里的认知也没有改变,如今被这么一吓,顿时不知道怎么反驳。

    典型吃软怕硬的性子。

    一个是云影重点培养的对象,正在冉冉升起的女星,一个是财大气粗刁蛮的林家小姐,众人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好装气了透明人,毕竟那一边都不好惹。

    “不用你赶,还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什么玩意!你下次请我都别想我来!”林安菱憋了半天,这才说出一句,看样子就知道被气得不轻,抬腿就往外走,企图说这些话来挽回自己的面子。

    温舒韵明显也是不放过她,若是再闹下去,丢脸的绝对是她,温舒韵想要出头,她偏不给她这个机会。

    “我不会请你。”温舒韵直接断了她的念想。

    “你!”林安菱倏然转身,见对方已经不看向她,在评委区坐了下来。

    “林小姐,试镜马上开始了,请出去。”助理在一旁恭敬的劝着,下一个试镜者已经走了进来,看着这个状态,聪明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实际上就林安菱那个声音,站在外面近一些的人,早就听得一清二楚。

    “滚开,我自己会出去,不用你说!”她吼了一句,怒气冲冲摔门而出。

    助理和黄若珊就在外面等着,看着她连忙跟上去,大厅内人看着林安菱,有好些在偷偷拍照,认识的还抱在一起窃窃私语。

    黎斌看着坐在旁边的温舒韵,对方面上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让他更加担忧,刚刚升起来的暴脾气都不敢发了,几次看着她,不知道如何说。

    看样子,林安菱说的十有**是真的,原来是温家二小姐,身份可不低,不过倒是有些会让人议论,难怪她不像温昕悦,会拿家室大做文章。

    “黎导,在试镜,要认真一点。”又一个试镜者走出去,温舒韵侧头,对着他说着,语气缓缓接着提醒,“还有一会的晚饭,黎导请客也是逃不掉的。”

    黎斌看着她这幅样子,得了,更不知道如何说了,他一个大男人,懂怎么安慰?

    行吧,一会请她吃最贵的肉菜好了。

    温舒韵都没什么特别情绪,其余人更没有了,试镜还在进行着。

    楼下,林安菱已经坐在了保姆车上。

    “我给温舒韵脸了是吧?还真当自己有脸了?”林安菱说着,面部狰狞僵硬,刚刚受的屈辱历历在目,手被紧握,青筋直冒着,简直要咬碎一口牙。

    “这又是怎么了?小祖宗哟,怎么又吵起来了?”黄若珊苦着脸,“不是好好的试镜吗?怎么会出这种事呢?你怎么把她的家室说出来了?”

    两人就在外面,别的话没听到,林安菱骂温舒韵的话倒是听得清楚。

    跟在林安菱身边也不是一两天,她与温昕悦要好她们也知道,温舒韵是温昕悦的妹妹,以及温家的事,也陆陆续续从她嘴里知道一些。

    “是她先和我吵,凭什么让我出去,凭什么说我不过?说她怎么了?就是要让别人知道她有个狐狸精的妈妈,说不定她也是当小三的料,让她还怎么嚣张,等着吧,有机会我整死她!”林安菱气得鼻子都歪了,恶狠狠说着。

    黄若珊看着对方的模样,忍不住道:“这件事可是会将你扯到里面的。”

    “那你还不去处理?”林安菱猛地一瞪眼,“绝对不能出现我,不能再让我家人看到了,快去处理,让她一个人出丑就行了!”

    她现在就是怕搞起风波,所以才一再隐忍。

    “我现在处理吧。”黄若珊叹了一口气,“安菱啊,她现在正火,要说就让她说两句,没必要和这种人怄气,再说,你是内定的,她说什么都没有,管她做什么?”

    助理也赞同点着头,附和着她。

    “谁说我是内定的?”林安菱蹙眉,“如果不是她,我这次就靠自己本事试镜上了,简直气死我了,都怪那个贱人,我一定要好好跟她算账!”

    “不是内定的?”黄若珊也是一楞,敢情林安菱自己去试镜,林家人没打招呼?

    “对啊,内定什么?我演戏这么久,人气又不低,一个小角色绰绰有余。”林安菱轻哼了一声,自我感觉十分良好。

    黄若珊赔笑,讪讪出言,“那倒也是,不过又不是没角色,也不缺那一个。”

    作为经纪人,自家艺人什么水平,她自然清楚不过,还以为林家开了后门,就是去走个过场,反正林安菱一直以来都是内定,还是主角。

    这次不内定…

    说实话,要是提前知道,她就奉劝她别来了,浪费时间也不可能被选上。

    林安菱的演技不仅僵还浮夸,而且非科班出身,不过是玩票性质,大约大约得了,有林家砸钱,她也就尽心带着,要是新人,别说资源,约都不能签!

    “我是不会让她好过的!”接二连三被温舒韵侮辱,她高傲的性子怎么受得住?

    现在她对温舒韵不只是看不惯,是怨恨,从来没一个人让她这么讨厌想整死。

    黄若珊看着她的模样,她可不想往火枪口撞,直接闭了嘴。

    温舒韵怎么样,那可不管她的事。

    ——

    下午六点,试镜完成。

    “运气还算好,碰到几个满意的角色,就这样吧,还算可以。”黎斌勾勾画画着,又选出几个角色。

    “您中间离开,有个人试镜了杨歉瑞一角,我觉得值得重新考虑一下。”温舒韵看着他,出言说着。

    这个角色已经初步定下,要换还是看黎斌的意思,她也只是做到自己本分,不让他被埋没,毕竟的确是饰演得挺好。

    虽然黎斌不在场,但全程都有录像,可以回看。

    “有这事?”黎斌看向她,倒是惊喜,“也行,我相信你的眼光,回去再看一遍。”

    “恩。”

    “走,吃饭去。”他心情很不错,看着众人,豪气道,“今天都别和我客气,想吃什么,想喝什么,随便点。”

    一行人往外走。

    刚出门口,与周尘迎面对上,对方急得满头大汗,一路跑过来,“舒韵,马上跟我往后门走。”

    “怎么回事?”黎斌看着他,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和林安菱吵架的事被捅到网上去了,现在身份被曝光,记者都围在外面。”周尘说着,也是紧皱眉头,看向众人,“实在抱歉,现在出去大家可能会被受牵连,只能委屈各位从小门走了。”

    今天的试镜也被曝光了,后面出现的明星也被围着采访了,剩下的都是评委团,记者狗仔等的就是这些人,温舒韵此时正火,又带上温昕悦,《阴阳相隔》又即将开拍,这是热点到不能热点的事情,想要大做文章的人多得是。

    “没事没事。”

    “被曝光了?”

    “没什么牵不牵连的,太见外了。”

    …

    其中有几个还是前一部戏与温舒韵合作过,自然没什么意见。

    林安菱是什么人,脾气怎么臭,大家心里都有数,再者这件事他们可是在场,不过温舒韵的这个家室看起来还真复杂,但对她的人品还是有几分肯定的。

    “对不起,给各位添麻烦了。”温舒韵愣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语气十分歉意说着。

    “行啦,又不是你的问题,别放在心上,这饭就先不吃了,我先欠着,改天请。”黎斌像是要缓和气氛,随意说着。

    这种情况下,他们再招摇,可不是想让人逮吗?

    温舒韵满脸歉意,其余人又说了几句,也不知道该怎么评说这件事,只能相继离去。

    “温姐,你真是温家的二小姐啊?”刚上车,甘小烟就迫不及待好奇问。

    “恩。”温舒韵应下,并没有多说。

    “那温昕悦真的…”她接着又要开口,许欣儿又连忙拉了她一下,冲她挤了挤眼睛,如此明显,她只能住了口,心底还是满腹疑问。

    网络上早有了,网友再就扒出来传得到处都是,她只是想像确认一下。

    难怪温舒韵从来不说她的身份,敢情是这么不堪?

    她心底也就平衡一些了。

    “我今天也是忙着给你接代言,没有发现这件事,现在发酵得厉害,得公关处理。”周尘神情严肃说着,“你有什么看法和要求吗?”

    温舒韵低着头,微博上已经全是她的消息。

    “温舒韵、温昕悦竟然是同父异母。”

    “温舒韵是小三的女儿?”

    “温舒韵竟然有着惊人身份。”

    …

    诸如此类话题已经占据了微博,网友直接把她和温昕悦捆绑在了一起,就连冯琳曾经是温文杰的秘书都被查了出来,还有温昕悦年幼失母等等…

    就差没把照片挂出来了。

    大海星辰:“感觉温昕悦特别可怜,没有人和我一样的想法吗?太可怜了,幼年失母,父亲马上就娶了一个人回来,生活肯定很难过啊。”

    天上飞:“完全不觉得,温昕悦过得比温舒韵好多了吧?温舒韵跑龙套几年这次才红了一点。”

    爱你爱我:“做小三就是该死,诅咒死全家!”

    水螅:“同意楼上,感觉小三也生不出什么好东西。”

    …

    温舒韵脸色又沉了一点,虽说她和林安菱吵架,不知道是对方用了手段,还是她这件事影响力太大,现在已经完全覆盖了林安菱,直接处在浪口尖上。

    “我可以考虑一下吗?脑子有点乱。”她看向周尘,轻缓出声。

    周尘叹了一口气,也有些无奈,还是点了点头。

    她的情况他还是了解一些,与温家已经断了关系,现在曝光,的确是不好处理,承认关系吧,上次已经说断绝了,不承认吧,在这件事上更有人大做文章。

    似乎在很多人的认知里,无论家人对你做了什么,都要知道感恩,断绝关系一看就是不孝,立刻就被口水喷死了,反正都是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

    温舒韵握着手机,点开了与靳绍煜聊天的页面,快速编写了一段,“阿煜,在忙吗?”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迟一点对她已经没有关系,左右已经不能再糟糕了。

    她的微博下受到围攻,大批是替温昕悦打抱不平,她是狐狸精的女儿嘛,活该受到这样的待遇,脸上无论多镇定,心底还是发酸,这么多年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事情被人暴露在阳光底下。

    有点狼狈。

    于是她开始自我保护,在表面竖起一道高墙,装作没有事情的模样,什么都不在意,心其实是慌了。

    ------题外话------

    两点半二更呐,么么早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