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3: 他们都不要我了(一更)
    待温舒韵下来,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

    她换了身睡裙,胳膊和腿都露在了外面,白花花的一片,头发被吹得半干,有些凌乱,往后撩了撩,穿着拖鞋走下来。

    一路走到厨房,他背对着她,脱去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手握着铲子,不断翻炒着,袖子被挽到手肘,虽然看起来有些违和,但着实是迷了她的眼。

    上前走去,一股鱼香味瞟来,越发香浓,她纤细的玉臂一伸,环住他的腰,将脸贴上他背上,蹭了蹭,又环得更紧了,左手还抓上右手手腕。

    背后软软一团,靳绍煜楞了一秒,薄唇勾起浅笑,嗓音温柔,“洗澡了?”

    “恩。”她细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动不动,像是粘在他身后一般。

    “该吃饭了。”他说着手上已经有了动作,关火,将鱼铲起,放入盘中,在鱼身上淋汁,看起来色泽鲜亮,让人颇有食欲。

    她还是没动静,按理说不该,若是平时早就松手了,他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抬手抚上她的手,身后被人用头蹭了蹭,含着娇气不满,“你别动啦!”

    话音未落,手已经被人拉开,他转过身,两人面对面着,她在女子中算高挑,此时也不过到他下巴一点,他黑眸垂着,望向她,深邃不见底,更看不出什么情绪,有那么一刻,温舒韵觉得自己内心情绪都快藏不住,只能拼命按压着,故作傲娇道:“小气,就抱一下而已。”

    “你该吃饭了,没说不让你抱。”他又看了她一下,薄唇上翘了一下,松开她的手,将菜端上桌,回来看向她,语意不明说了一句,“一会让你抱,怎么抱都行。”

    亲密这么久,她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

    真是三言两语就能往上扯,同时心底也是松了一口气,他没看出来就好。

    一顿饭吃得倒是平静。

    靳绍煜的餐桌礼仪教养很好,除了说话,基本听不到他发出声音,而温舒韵也是如此,不同的是,自小餐桌上便是她与温家人接触最多的地方,这个时候她便会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动作也便放轻放慢,久而久之,也便习惯了。

    饭后,温舒韵站起身来,开始收拾碗筷,靳绍煜挑了挑眉,明知故问,“做什么?”

    “洗碗啊。”她刚刚就与他说过了。

    “收拾放那就行,明天阿姨会来洗。”他说话间,已经放下碗,也站起身来。

    “可我刚刚就说了,我一会洗。”她清凉的美眸望着,出口着,好似在询问,“我说的时候你怎么不制止?现在倒是不让了。”

    “不是洗澡了吗?一身油腻腻的。”他说着还皱了皱眉。

    “你嫌弃我!”她急忙追上去,放下碗筷,伸手就要打他。

    “啧,洗手。”纤细的手腕倏然就被抓住,他语气也是**裸的嫌弃,她偏生就要与他作对,挣脱着,另一只手也朝他打去,愤愤出言,“就不洗,你别碰我啊。”

    话落还重重哼了一声。

    “呵。”他轻呵一下,倒是不动,任她折腾。

    温舒韵看样子下手很重,打到他身上却收敛了大部分的力气,而后将手腕搭在他肩上,倒是没用手再碰他,刚刚不过与他对着干罢了。

    “挺香的。”他凑过来,将脸埋在她脖颈间,蹭了蹭,扬着薄唇说着。

    温舒韵被他头发扎了有些痒,往后缩了缩,他偏不让,直接又搂住她的细腰,往自己怀里一勾,整个人就贴在了他身上,本身又穿得轻薄,一股幽香转入鼻翼,他眼神沉了沉。

    她倒是不反抗,瘪了瘪嘴强调:“一直都很香好吗?”

    话音刚落,轻呼了一声,反射性将他脖颈勾住,整个人已经被拦腰抱起,恍惚一下,回过神已经被人放在床上。

    靳绍煜附身半压着她,嘴角含着一抹笑,她眨了眨眼,尽管经历这么多次,每一次心脏都猛然跳动,近乎痴迷着他丢脸,美眸染上温柔,足以让她神魂颠倒,对于他的美男计,她一向都是受用的。

    他眼底的笑意倒是深了,覆上莹润水嫩的红唇,来了个缠绵悱恻的湿吻,修长的手指一路往下,接下来的一切倒是顺理成章。

    今天的她格外热情配合,甚至有些缠人,最后哭着都不求饶,只管紧紧抱住他。

    结束已是深夜。

    靳绍煜抱着她从浴室出来,两个人在里面闹得也久,她已经昏昏欲睡,被窝有点凉,一上床她便往他怀里躲,缩着还不够,摸索着往她身上爬,还非要他双手环着才安分。

    娇小的身子抱在怀里,软软一团,头埋在他脖颈处,刚刚哭得眼睛和鼻尖都有些发红,不断抽噎着,是不是往里钻,像只受伤的小猫,带着无助脆弱。

    “睡吧,我在。”他声线低沉而轻柔,环得紧了些,怀中人没说话,不断平稳的气息却证明他所作起了些作用。

    靳绍煜睁着眼,眼底一片阴寒,半丝睡意都没有,待她又睡熟一些,身子动了动,换了个姿势,小心翼翼拿过床头的平板。

    点进微博热搜。

    “温舒韵身世曝光,娱乐圈还有哪些低调富二代”

    “温舒韵温昕悦照片”

    “《阴阳相隔》即将开机”

    “温舒韵母亲,冯琳采访”

    …

    点进去第二个,是温昕悦发的一组照片,九宫图,还配上文字,“《阴阳相隔》即将开拍,祝小韵新剧大火,时光不会辜负所有的努力,爱心爱心。”

    靳绍煜眼眸一沉,点开图片。

    第一招是生日宴会照片,应该是十一二岁的模样,依稀能看出面孔,温舒韵站在中间,满含笑意,温昕悦正在给她戴上寿星帽,第二张是两人一起做手工,温昕悦正帮着温舒韵做,一个认真教,一个在认真听,第三张,温昕悦毕业,两人站在校门口拍照,阳光照射在青涩稚嫩的脸庞,笑容耀眼,第四张他没再点开。

    下面评论自然不用说,人家关系好着呢,一群人被出来瞎逼逼。

    关了声音,点开冯琳的采访视频,他面无表情看着,周身的气压却一低再低,怀里的温舒韵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身子动了动,不舒坦般往他怀里再钻了钻。

    视频中,冯琳一身珠光宝气,举止贵气优雅,这段日子可是培养了不少自信,能被温文杰看上,相貌自然不凡,而这些年出了讨好温家,其余最多功夫就是花在保养上,看起来也很年轻。

    “温夫人,对于舒韵和昕悦网上的留言,您是什么样的看法?”记者提问。

    冯琳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自然是震惊,这两个孩子从小就处得好,小悦对妹妹爱戴,小韵也是尊重这个姐姐的,如今她新剧即将开拍,被这么一说,估计要郁闷好久了。”

    “别看这孩子软弱,实际上比小悦要固执,一股劲往前。”

    “两人相处也是很好的,网上那是谣言。”

    …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两个孩子事业上有进步,能遇到良人,既然都是喜好,我作为母亲也不能反对,但还是希望以后这些恶意伤害能少一点。”

    “这两个孩子还小,又是家里娇宠长大,心也是挂着…”

    视频还在放着,靳绍煜罕见看得认真,关了声音是听不到的,他在字幕与冯琳神情中流转,嘴角染上一丝丝嘲讽。

    还未看完,脖颈一片湿润,附在灼热。

    她身子颤抖得越发厉害,靳绍煜将平板放下,抱着她,听她在说话,还以为她醒了,轻轻叫了一声,“小韵?”

    对方根本没理她,呜咽声越发大,靳绍煜要将她从怀里放下,却被小手紧紧牵制着,她有些慌乱,哭着呢喃,“别不要我,我只有你了…呜呜…他们都不要我了。”

    靳绍煜动作倏然停下,下一句话却让他身子一僵。

    “宝宝也不要了我,他不要我了…”

    这件事两人都默契从未提过,他以为她忘记了,可有些事怎么可能忘得了?就像扎在心尖上的一根刺,动一动便疼得痛彻心扉,即便是能拔出,也会留下极深的疤痕。

    “求求你,不要…不要。”

    她有些魔怔了,不断求饶着,摇着头,闭着眼,眼泪像开了闸门,满脸泪水,“宝宝…不要…”

    “小韵乖,没人不要。”他抱着她,一下一下拍着后背,嗓音柔和得不行,“是噩梦,乖,不是真的,都不是真的。”

    “宝宝…”她将他抱得紧了一些,哭腔沙哑到不行。

    靳绍煜手顿了顿,抿了抿唇,眼神里深沉一闪而过,继续安抚,“宝宝也在,小韵要听话,乖乖睡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把他话听进去了,她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却将他抱得很紧很紧,甚至都让他有些不适感,皱了皱眉头,却一动不动。

    “阿煜…”

    她莫名唤了一声。

    “恩?”他心底咯噔一下,以为她醒了,结果她声音低低柔柔,带着娇气,“冷…抱…”

    “还冷啊?”明知是梦话,他却忍不住低头,附上她耳边温柔道,“抱得够紧了呢,小韵这是故意的?”

    她没回,不知道梦里又见到了什么,眼角含着泪,嘴角却不断上扬。

    靳绍煜困意全无,眼睛睁开又闭上,抱着她,维持着一个动作,神色暗淡不已,抱着她都有些无措,心底也是担忧万分。

    有些事,不说并不代表没发生,而不问,也不代表不知道,有些伤,不提及,也不是没存在。

    ——

    清晨,温舒韵醒来之时,太阳已经高挂,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在她手上,暖暖的。

    动了动身,腰间被人圈住,身后之人大手一捞,两人便紧贴在一起,身上光裸,自然是亲密相间了,她故作娇气“呀”的一声,“阿煜,别那么用力嘛,腰要被你圈断了。”

    “不会,昨天力气比着大多了。”他声音含笑,双手圈上。

    昨天为什么握她的腰?没人比她清楚,小脸一羞,在他怀里转身,羞愤看着他,伸出食指,戳了戳他额头,“请注意你的言辞,不要白日宣淫!谢谢配合,靳先生。”

    “我说什么了?”他语气随意,像是听不懂她说的话,“你脑里想什么?我一会还有事,没想。”

    温舒韵语塞,明知对方睁眼说瞎话,却半点反驳都没找到,心底又不服气,身子一翻,压在他身上,带着些蛮横无理:“你就是想了,你就是,我都感觉到了!”

    贴得这么近,她还能不知道?

    “恩,我想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他点着头,附和着,倒没与她拌嘴。

    突然这么顺着,温舒韵倒有些不适应,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了,噘着嘴,黑白分明的大眼转着,眨了眨。

    “眼睛还是有些肿,我记得我挺留情的,小公主是不是又耍脾气了?”他突然转开话题,摸了摸她的脸,带着戏谑说了一句。

    温舒韵眼睛一瞪,他说的耍脾气,就是故意哭给他看,装骄来着,无论有没有的,对她来说就是没有,张嘴就往他下巴咬了一口,还不轻,“你胡说,明明就很疼,疼死了,混蛋!”

    他轻笑,胸膛震了震,抱着她没在说话。

    ------题外话------

    这一章有点少,下一章补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