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9: 温舒韵你行!你赢了(二更)
    “今天这燕窝怎么煮的,怎么有点不入味啊?”冯琳坐在沙发上抚摸着她那不怎么显怀的肚子,将勺子扔在碗里,一脸不悦。

    “太太,对不起,我重新去煮一碗。”佣人连忙走过来,不断道歉着。

    “行啦行啦,你端下去吧,别煮了,我也不想喝。”她摆摆手。

    “是,太太。”

    “再去煮一碗,怎么不煮?你瞧瞧你瘦的,这对孩子怎么好?”温老太太从后院走来,听冯琳说不喝燕窝,脸色一下就沉了。

    冯琳最近又瘦了,再这样下去,她的乖孙在这个女人肚子里就要受苦,她可不乐意见到这样的事情。

    “妈,连续这么多天吃了,也该换换口味,多吃也不见得好啊。”冯琳笑意盈盈说着。

    温老太太看着现在会回嘴的她,脸色倒是不恼,随口道:“那就停两天吧,要安排别的食物替换,别饿到我孙子了。”

    “妈,我知道的。”她上前挽住温老太太的胳膊,回应着。

    温老太太也没其他动作,想起温文杰昨天说的事,出言说,“最近你和舒韵那个丫头联系了?”

    她可不懂什么样的明星人气高,可温舒韵听说都和乔氏的总裁一起拍戏了,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乔家可不是温家能比的,这下说不定还能帮自家搭搭桥,对这个丫头又高看了几眼。

    先前无论多生气,耐不住这个丫头带来的诱惑啊。

    养了她这么大,是时候为家里做贡献了。

    她的乖孙可要出生,作为姐姐,就应该为家里做贡献。

    自家公司发展大一点,根基稳一点,她的乖孙以后不久轻松一点吗?

    最近还发生了一些事情,温家公开承认温舒韵,本来就是温家人,加之冯琳马上就要生儿子了,有个名气大的姐姐,对她的乖孙可是有好处。

    冯琳脸色一僵,想起那日去见温舒韵的场景,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说些什么。

    前段时间发生的事,她也接受采访了,可温舒韵现在都没给个回应,记者会上又说了莫名其妙的话,让她心底都有些不安。

    “怎么?她连你这个亲妈都不要了吗?”虽说是原谅,温老太太对温舒韵说的话还是有疙瘩,温昕悦名气也大,还有自己李家在顶着,还不是对自己恭恭敬敬,温舒韵还要反了不成?

    “不是,前几天还见过呢。”冯琳神色又恢复了,继续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小韵是真忙,文杰也说了,这次演的戏更厉害了,自然是忙不过来。”

    她当然不能让温家人知道温舒韵连她都不理了。

    在儿子没生下来之前,温舒韵就是她的资本。

    听她这样说,温老太太脸色才缓了一些,这个丫头还挺有能耐,乔氏那位她也听温文杰说过,听说还挺厉害,什么影帝来着,还打破记录,温舒韵跟着这样的人演戏,多少是要捞到点好处。

    到时候,可是一路高升,他们温家自然要跟着收益。

    这次听说曝光之后,自己公司的股票都上涨了不少,温文杰说多半是温舒韵带动的,下次要是再宣传宣传,也是非常不错的,免得去请其他明星。

    温老太太心底打着她的如意算盘。

    “可能还要忙很久,戏马上就拍了,听说还要去荒郊野岭的。”冯琳说着十分愁,“那个孩子独立惯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适应。”

    话语担忧,倒真像一个为女儿担心的慈母。

    “拍戏不都这样吗?小悦也经常去,还不是好好的。”温老太太皱着眉头说着。

    “是媳妇太担心了。”冯琳也懂见好就收,又将话题引到孩子身上,看着对方越来越满意的神情,腰板又直了一些,等她生下儿子,温舒韵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回来最好,不回来她的地位也是杠杠的。

    现在温家都公开承认她了,那就意味着以后不敢随便闹,免得别人笑话,她只要安稳过日子,都不回有太大的问题。

    此时温宅后院。

    温昕悦一路走着,目光漫不经心,像是在欣赏风景,又像是在找人。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看着在低头除草的园丁,嘴上泛起诡秘一笑,下一秒又收敛起来,若是被人看见,怕是也怀疑看走了眼。

    低头除草之人穿着工作服,鞋上还有些泥巴,个子瘦小,皮肤黝黑,脸色有了些皱纹,双手粗糙,把草拔出来,往地上拍两下,松了土,丢在一边,反复重复着这个动作,旁边已经堆着不少杂草。

    李国昭挪动了一下,一张纸出现在了他面前,他本能抬头,见温昕悦站在他面前,视线又落在那张纸上,瞳孔猛地一缩,手往身上胡乱擦了两下,有点惶恐接了过来,贪婪看着,嘴里还念叨着,“谢谢大小姐,谢谢大小姐。”

    “李叔,你在我家也这么多年了,我知道你的心思。”温昕悦说着还有些为难,“但你也要明白我的难处,我不想伤害任何人,但世界是残酷的,也总有人想要剥夺属于我的东西,我没有母亲,一步步走得都很难。”

    李国昭点点头,表示认同,有些热泪眼眶看向她,“大小姐,你是好人,你是好人。”

    “我会全然当做不知道这件事,也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传递你一些消息,可我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但是他你是一定要带走的,这是我最大的尽力了。”她继续说着,眼神也很无奈,“我也不想这个家散了,如今小韵也不回来,再散就没人了。”

    “我知道,我会把他带到老家,永远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大小姐谢谢,谢谢。”李国昭抱着那张纸,像是稀世珍宝一般。

    温昕悦对他来说就是恩人啊,天大的恩人,是他们李家的恩人。

    “收好吧,我先走了。”温昕悦转身离开,嘴角上翘,眼底阴寒。

    让这群人蹦跶,所有的所有,她都会一点一点的让她们还回来,属于她的东西,谁都别想拿走半分!

    还有温舒韵…

    她想着眼神更加冰冷,等着吧,她会给这个母女致命一击,让她们永无翻身机会!

    ——

    十月中旬,天气渐冷。

    靳绍煜穿戴整齐站在床前,看着把自己包成粽子的某人,语气轻飘飘,“温舒韵,你最好给我马上起来,不然多跑一圈!”

    自从上次之后,他每天都带着她去晨跑,别墅区安保很好,就算晨跑也不用担心会被狗仔怕拍到曝光,刚开始几天还好,现在是越来越懒散,给他找各种借口,就是窝着不出来,非得下狠招。

    他倒是看看这次又想出什么理由。

    “腰疼腿软,今天休息嘛。”

    得了,没让他失望,每天都有不一样的理由。

    “没精神。”、“我好像生病了。”、“我今天大姨妈要来了。”、“今天很忙没空去。”…

    “一”

    他懒得废话,数完三就可以将人拎起来了。

    “靳绍煜!”她一下掀开被子,头发乱糟糟看着他,怒吼道,“晚上折腾早上你也折腾,要命啊你!”

    任何打扰她睡觉的都是罪人,尤其现在才七点不到,简直是生不如死,此时的她更是宛如泼妇一般,低眉顺眼是半点都看不出了。

    “不是挺有力气的吗?还能喊。”他倒是不恼,不急不缓说着。

    “哼!”温舒韵被子一盖,“今天说什么也不去!”

    每天都跑得她气喘吁吁,特别讨厌跑步这项运动,没有之一!

    “巧了,今天我说什么也要带你去。”他慢悠悠说着,就是喜欢与她抬杠,身子一倾,抓住被子手上用力一扯,整张被子拉起,甩到床尾,她缩着身子,跟被煮熟的虾似的,看得他轻笑两声,语气也放软几分,“赶紧起来,我一会还要去公司。”

    温舒韵将自己又缩了缩,披头散发的,似乎想到了什么,身子一挺,瞅了瞅他两眼,大眼一转,身子一翻,到了床边,离他更近了。

    靳绍煜自然没漏过她的神情,眼底含笑,倒是看看她能耍出什么花样。

    “抱我!”她把头发往后一撩,软绵绵说着。

    “温舒韵,你是三岁小孩吗?”嘴上这么说,身子却已经向前倾去,刚将人抱住,温舒韵眼底闪过狡黠,环着他使劲全身离去,将人往下一拉,直接翻身压在他身上。

    靳绍煜重心是不稳的,倒下之后直接被压住,都懵了半圈。

    他的协调性到底不如常年连瑜伽的温舒韵,对方看着他,柳眉一皱,脸色一垮,暗暗叫苦啊。

    靳绍煜此时的衣服不好脱,如今温差大,早上有些冷,他穿了一套米色运动装,长袖t恤加外套,她咬咬牙,脚勾着被子盖住两人,往下移去。

    先脱裤子总行吧?

    运动装,多简单的事!

    靳绍煜粗喘的气息隔着被窝传来出来,“温舒韵你行!你赢了。”

    太阳高高升起之时,床上的动作才停下来,靳绍煜起身往浴室走去,过来一会,神清气爽走出来。

    温舒韵无语望天,看着对方从衣柜里拿出衬衫,她长长呼了一口气,看来是要去公司了,她翻了一下身子,侧着看他,“这回我是真脚软,我一点都不骗人。”

    幸好她今天早上没事,不然可难受了。

    靳绍煜正打着领带,看了她一眼,“那你好好休息,晚上去把跑步补上,晚跑效果更好。”

    光合作用后空气新鲜,有利于身心健康。

    “你说什么?”温舒韵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瞪着眼看向他,“晚上去跑?能不能饶了我?别提上裤子不认人啊。”

    靳绍煜穿好衬衫之后,又将外套穿好,见手表带上,走到床边,看着露出乞求眼光的她,微微弯腰,摸了摸她的头,一字一顿笑着说,“乖,没得商量。”

    温舒韵:“…”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她刚刚那么配合!

    于是乎,晚上吃饭休息好后,温舒韵还是被拉了出来。

    “快点,现在才五点八公里。”靳绍煜速度慢了下来,看了看表上数据,催促着身后的蜗牛。

    温舒韵双手插着腰,不断喘气着,拖着脚步走,拼命摇着头,“我不跑了,不跑了,我脚软,脚疼…”

    “别停下。”靳绍煜刚说完,温舒韵往一边草坪上就坐下去了,她真的是支撑不住了,今天早上的运动加上下去赶公告,不对,昨晚他还折腾她,欲哭无泪啊。

    “怎么不听话?”他一看人都要睡在草坪上了,连忙上前将人扶起来,“刚运动你给我躺下去,想猝死吗?”

    温舒韵被他拉起来,整个人往他身上倒,软绵绵的一身汗,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双手抱着他,将身上的重量交付给他,有气无力道:“阿煜不跑了,我没力气了,难受。”

    见此,他也不再逼,超过负担的运动也是对身体的伤害,扶着她,“先走走吧,缓一下。”

    闻言,温舒韵心底也松了一口气,两人又走了半公里,可算是恢复了一些。

    “这体质,还好意思说。”靳绍煜替她擦了擦汗,取笑着她。

    两人十指相扣,此时路灯橘黄,周围暗黑,还是颇有情调,她瞪了瞪一眼他,“不许说话!”

    他轻笑,看着她松掉的鞋带,自然而然蹲下身子,熟练给她系了起来。

    严殿有夜跑的习惯,望着前面的两人,原本他不在意,只想从旁边绕过,却看到蹲在地上的是靳绍煜的脸,心底咯噔一下,两人关系一看就是不同寻常。

    接着路灯,他看到靳绍煜笑了,眉眼舒展。

    藏得可真好,就这段时间的动静,对方可是天天上热搜,这要是被扒出来有女朋友,估计娱乐圈都得跟着他抖三抖,这个时候他装作没看见自然不可能,心底也是好奇那个女的倒是是谁。

    两人慢走而严殿则是小跑,很快就追上了,缓了缓气,“靳前辈,你也在跑步吗?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即刻行动》我是李珏的饰演着严殿。”

    对于他来说,的确算前辈,而且,在靳绍煜上次拍剿匪片时,他就是一个小配角,可能他都不认识他,所以先自报家门了,以免造成尴尬。

    这点自知他有。

    靳绍煜点点头,难得开口,“跑完了,在散步。”

    严殿一脸了然,目光看向靳绍煜身侧的女人,当场僵住了,脑袋甚至有一瞬间的空白,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这怎么可能?

    温舒韵?

    她怎么可能在这?

    相对于他的吃惊,温舒韵除了有些尴尬,很快就缓过来了,打招呼道:“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他本能开口,还未缓过神。

    “认识?”靳绍煜看向温舒韵,挑了挑眉,其实是明知故问。

    “恩,合作过。”她解释。

    “不好意思。”严殿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道歉,“只是有点没想到。”

    结合《阴阳相隔》的事情,他看向温舒韵的眼神更是有点深意,几个月前,他还看见她在这边路上哭,心底也在不断叹气,但愿不是他想的那样。

    温舒韵干笑两声,不知道如何接话,她也没想到会遇上严殿啊。

    “你先跑吧,我和我太太再走一会。”靳绍煜看了看他,突然又冒出一句,不等他接话,拉着温舒韵就往前走。

    还用他猜吗?

    严殿现在已经完全石化了。

    太太?

    两人结婚了?

    离得远了一会,严殿再也没追上来,温舒韵扯了扯他的手,“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什么故意的?”靳绍煜也停下来,一脸不知情的模样。

    “就是刚刚,你故意说…故意说我是你太太。”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觉得这个家伙存心的,她好羞涩的。

    “难道不是事实?”靳绍煜眯着眼凑向她,危险逼近,“温舒韵,你想给自己留备胎?”

    “说什么呢?”她推开他,“不和你扯,你分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和严殿,哪跟哪?

    只是他刚刚说得让她感觉有点刻意,会不会让人觉得她在炫耀啊?还有第一次承认好害羞,哪有他想得那么多。

    “我不知道。”

    “你!”她一哼,把手抽了出来,自己往前走。

    “还生气了,能耐啊。”他说着,又收敛了下眼神,看了看身后,空无一人,嘴上说着话,心情却还不错,跟了上去,与她拉扯**着。

    ------题外话------

    老靳是腹黑又傲娇的老靳。

    明天见么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