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 她该信谁?(一更)
    翌日,q市中心某家海底餐厅内。

    “菜单你看一下。”林浩说着递了过去,徐轻芮笑了笑接过来,刚打开,看向不远处走来的人,脸色倏然一僵。

    林浩自然第一时间察觉到她的异常,转头看过去,林安菱正超这边走来,他皱了皱眉头,来人已经走到跟前,笑眯眯看着他,“哥,好巧啊,你也在这里吃饭啊?”

    “恩。”林浩点点头,他可不认为真的是与她偶遇,餐厅是秘书帮他定的,若是她想打探他的行踪,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我刚好也没吃饭,都快饿死了,一起吃呗。”林安菱说着,没等回答,自己已经坐了下来,先前问的那句话完全没意义。

    林浩眉头又蹙紧了一些,无奈的眼神看向徐轻芮,对方冲他摇摇头。

    她知道他在问她介意吗?

    虽说有点不喜欢林安菱,但到底就是他的家人,只要是他的家人,自己是要尝试去接受才是。

    “哎呀,徐小姐,你不和不想和我一起吃饭吧?好歹你也是和我哥谈恋爱啊,以后我还是你小姑子呢。”林安菱皮笑肉不笑看向她,说话更是阴阳怪气。

    这句话里面就饱含两个意思了,一来呢,她是林浩的家人,没有拒绝的理由,二来,她是小姑子,要想和她哥好,就要好好讨好她。

    徐轻芮答应最好,不答应的话,麻烦可不是一小点。

    这话单独和徐轻芮说没问题,林安菱还以为自己是很聪明的暗示,只有自己和徐轻芮能听懂,林浩此时脸都黑了,这不是当着他的面威胁徐轻芮吗?

    徐轻芮听言,垂了垂眼眸,想起温舒韵与自己说的话,牵强扯开一抹笑,“不会,我没有那个意思,你是阿浩的妹妹,自然就是我的妹妹。”

    林安菱点点头,笑得更开了,心底却不屑道:谁要当你妹妹,谁当你妹妹谁倒八辈子霉,那得多穷啊?

    “你看看要吃什么,我们都还没点。”徐轻芮将手上的菜单递给她,笑得温柔。

    这么一说就开窍了?

    林安菱得意翘了翘嘴角,果然,徐轻芮就是想死皮赖脸嫁给她哥,现在还来讨好她,真是为了加入豪门不择手段!

    刚打开菜单,直接就被人抢了去,只听林浩淡淡道:“不是饿了吗?我来点。”

    话落,招来服务员,快速点了七个菜,合菜单,“麻烦速度快一点。”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说完退下。

    “哥,我还没说吃什么菜呢。”林安菱有些不乐意了,她可还没点,林浩怎么就自己做主了?

    “饿了就吃饭,要想吃自己喜欢的去别处自己吃,哪来那么多话?”他拧着眉头,话语不客气说着。

    林安菱语塞,有些闷闷不乐。

    林浩也不顾徐轻芮在场,直接出言:“吃饭就单纯吃饭,别和我再提演戏的事,我帮不了你,说多少遍也没用。”

    林安菱这几天不是第一次来找他,对靳绍煜演的那部剧还真是执着,林崇辉都拿出一千万给她买角色,加之是越来越不可理喻了。

    再不阻止,都不是要变成什么模样。

    “哥…”林安菱说着又看向徐轻芮,有些为难,这些天林浩被她缠得烦了,都住到自己的房子里,她来的确是为了这件事,若不是对方此时提起,她都不会现在说,怎么着也不能让徐轻芮听见。

    温舒韵与她是朋友,两个小贱人到时候肯定取笑她。

    尤其她试镜的时候发生的事,温舒韵肯定更得意!

    “爷爷都没能力解决的问题,你找我有什么用?他不会答应的,他认定的事情就不会发生改变。”林浩口中的他自然是靳绍煜,两人实在国外读书的时候认识,也是同学,交情自然还行,但他可不认为这事靳绍煜会答应,对方有多固执他可是知道的。

    自家妹妹什么水准,他当然也是清楚。

    “就帮我这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林安菱也顾不得林安菱在场了,动了动椅子,来到林浩身边,拉着他的手撒娇,不断保证着,“哥,就最后一次,一个小角色,真的,我绝对不会捣乱,一定不会捣乱的。”

    “好不好?”

    徐轻芮都有些诧异,林安菱不断在恳求,她从林浩眉宇间看出了一丝丝不耐烦,却有着无可奈何,十分矛盾的情绪,大抵是觉得不可能,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拒绝了。

    “我听舒韵说过,这次云影也很重视,靳绍煜不允许任何人空降下来,除非是通过试镜的,否则都不行。”徐轻芮看向两人方向,小声解释着。

    “你见过谁光明正大说要空降的?”林安菱直接怼了回去,徐轻芮脸色一僵,低了头,林浩脸色又冷了两分,将自己的手从林安菱手中抽了出来,语气淡淡,“要吃饭你就吃饭,别再说这件事了。”

    “哥!”

    “吃饭!”林浩态度也强硬了起来。

    服务员正在上次菜,林浩把先上的几样往徐轻芮方向推了推,又将一碗饭放在她面前,“你先吃饭吧。”

    林安菱看着这一幕,鼻子都要气歪了,也不再隐藏自己的布满,“我觉得哥你就很过分,以前你根本不会这个样子的,你以前和我说我想演什么就演什么,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话落,又看向徐轻芮,觉得自己委屈极了,“还有你,我就是不喜欢你!凭什么呀?那是我哥哥,以前他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是不是你和他说了什么?背地里怂恿我哥哥是不是?”

    徐轻芮:“…”

    她发誓,在林浩面前她从来没提过林安菱,她不会自己找没趣。

    “有完没完?”林浩“啪”一声放下筷子,林安菱气势倏然软下去,眼眶红肿看着他,但还是带着隐藏的气愤和不甘。

    “你几岁了?演戏的事情,如果不是爷爷开口我会这么纵容你吗?发什么脾气?这么大的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不会自己去争取吗?一味抱怨别人,不觉得很过分吗?”林浩声音冷厉,连徐轻芮看到他这幅样子都有点发怵,她印象中很少看见他发火的样子,更别提这样严厉的指责了。

    “我试过镜的,是温舒韵不让我过。”林安菱还在为自己打抱不平。

    “那就是你不够格,没什么好说的,无缘无故别人也不会针对你。”他淡淡接话,又撇了她一眼,“这饭你要是想吃你就吃,不想吃,你就自己去吃,剧组的事情,我不会去找绍煜,我不想再说一遍。”

    林安菱哇了一声,哭着跑了出去。

    林浩满脸烦躁,也是被气着了,徐轻芮看着他,没敢出口说话。

    “吃饭吧。”他缓了一会,看着她的时候,努力将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但表情还是很僵硬。

    徐轻芮突然有点心疼他,看着他放在桌子上的手,伸手握了上去,语气关切,“学长,你没事吧?”

    林浩叹气一声,目光突然盯着她,那是一种她从来没见过的表情,带着探究、迫切、期待以及忐忑不安,各种情绪交杂在了一起,他清晰的语调传来,“小芮,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在怕什么?”

    他不是傻子,这些天她的态度已经让他察觉到了问题,甚至,还有些远离和抗拒他。

    到底是什么?

    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若说是林安菱的问题,上次他就已经保证过了,她是和他在一起,而且,她是他在一起,真的没必要过多去在乎别人的看法。

    “啊?没有啊。”徐轻芮一怔,没想到他突然转到这个话题上,有点羞涩看着他,“我…我只是觉得发展有点快,然后有点接受不了。”

    闻言,林浩也是一僵,突然想到前段时间他车上突然失控的事情,再次看向她,眼神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轻咳了一声,“那次、恩,是我的问题,抱歉了小芮。”

    在他印象中,她是个保守而单纯的女孩,才确定关系没多久,是他逾越了。

    徐轻芮低着头,摇摇头。

    在他看来,她是害羞,可只有徐轻芮知道,她此时是心酸非常,没有应该发生关系的时间,也没有特定的界限,感情到了,自然而然就发生,她是愿意的,可又不能。

    说开之后,林浩心底的负担减轻了很多,倒没之前那么死气沉沉了,又对她道:“菱菱说的话,你别在意,她就是这个性子,和她处不来的话,以后尽量去减少相处,没关系的。”

    “她…我也管不了。”他说着,似乎为自己的无能无力感到愧疚。

    “我没在意她。”徐轻芮轻笑了笑,安抚着他,“我没事的,你不要为难。”

    林安菱对她的态度倒是其次,她脑海里对周彩燕说的话还是挥之不去,每每在两人亲近的时候就在耳边响起,让她痛苦不堪。

    这顿饭吃得还算平静。

    依照情侣约会的一般流程,两人去了电影院,牵手走在路上之时,徐轻芮假装无意提起一句,“学长,你们家有没有给你安排未婚妻什么的?我看言情小说都这样写的,一会要是突然冒出来一个,我可怎么办?”

    话语带着笑意,像是开玩笑一般。

    林浩听着转头,扬起笑意,“想什么呢?”

    “联姻又不是没可能。”她歪着头,继续笑着说。

    “联姻是存在的,但林家不会联姻,没有这个习俗,前几年大力发展的市场足够缓上好几年,不需要合作伙伴。”他一只手牵着她,一只手插在裤兜,往前走着。

    “那门当户对也很正常啊。”她低着头,眼底已经露出了疑惑。

    “还好吧,合适就好。”他说着倒是看出问题了,她是自卑,想着缓缓开口解释,“我小姑夫是白手起家,结婚好多年都是住在林家,应该算上门女婿吧,大伯母也是普通人家,父母以前都是乡间教师,只是我妈算是门当户对,她和我爸是大学同学,也是自由恋爱结婚的。”

    “我看你就很好,做我老婆绰绰有余啊。”他说到最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徐轻芮正在沉思,被他弄得满脸一红,嗔怪道:“学长,你说什么呢?”

    “真的。”他这次又认真了一点,看向她的眼,眼神不似作假。

    “我不跟你说了。”她故作气恼抽出她的手,往前快步走去,脸色收敛了起来。

    这完全和周彩燕说是话是两回事,她明明说林家人势利的,只会让门当户对的人进门,为什么林浩这里却有另一个版本?她到底应该信谁的话?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

    周彩燕还说林浩不知情也会骗她,可是那个样子不像骗啊,她相信他的,徐轻芮混混沌沌跟着林浩去看了场电影,为了不让他发现自己的情绪,强撑欢笑。

    到家时,已经是身体脱虚,瘫坐在沙发上。

    见周彩燕还没回来,又等了一个小时,对方还是没回来,心底难免有点担忧,一个电话便打了过去,结果被告知对方这几天都不回来了。

    本来还想好好问她一下,电话里又说不清楚,她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题外话------

    祝亲爱的管理员湘湘生日快乐呐,愿新的一年心想事成\(^o^)/~

    今天的话是三更,但冬季前两天大姨妈痛,已经没有存稿了,加上今天有事,也没有时间,一更二更时间会照常,就是早上九点半和下午两点,三更的话,是晚上八点,么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