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1: 乖,就当贿赂一下我(二更)
    《阴阳相隔》在众多网友的期待中定于十一月九日开拍。

    拍摄地点和前世一样,初步取景定于k市,一个接近边疆的城市,这里土地贫瘠,发展落后,地处高原,唯一好的一点就是空气质量新鲜。

    k市与a市隔得有点远,所以演员要提前至少一天坐飞机飞过去,温舒韵是决定七号早晨过去,至于其他有些演员,更是六号就飞去了。

    “还要准备什么?”靳绍煜地上放着两个大的行李箱,里面已经装满了衣服和一些常用物品,连毛巾和洗漱用品都给她准备好了,且不说酒店的干不干净,她是不习惯用的。

    “没了吧。”温舒韵趴在床上翘着脚丫,看着他,“那你什么时候过去啊?”

    “九号晚上,我白天还有个会要开。”靳绍煜将行李关了起来,“你先过去吧,如果有什么缺的,我到时候再给你带过去。”

    他的时间是与黎斌说好的,再不耽误公司事情的情况下,他才能兼顾剧组那边,肯定是不能其他演员一样待在剧组,两边跑是很正常的。

    “那个,那个给我放进去。”温舒韵指着桌子上放的小玩偶。

    “放这个做什么?”他虽这么说着,手还是伸了过去,将它放在另一个没关的行李箱里,又将一个药箱放了进去,“上面有字,你注意看了,大多是消毒还有消肿的…算了,你暂时也用不着,我过去再和你说。”

    这次拍戏条件自然是艰苦,大多是野外,多数还是打斗,难免磕磕碰碰到,有时候离市区远,还不一定能买到药,有了上一次的教训,他这次自然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睹物思人啊。”她翻了个身,“没事对着小玩偶想你。”

    这次上次两人去娃娃机面前他给她夹的,花了好多钱才夹到,她很珍惜。

    “呵。”这话倒是把他取悦了,将另一个行李箱也合了起来,推到一遍去,走到床边,直接上床压到她身上,“现在有事还没做完,先别想了。”

    “别闹,我明天早上的飞机呢。”温舒韵被他弄得有些痒,在他怀里扭动着,殊不知这样是撩了身上之人一身火,撕衣服的动作更快了。

    被子一盖,她娇俏的声音不断传来,紧接着就不对劲了,渐渐变成了娇喘,求饶…

    ——

    翌日清晨,天还未亮,温舒韵是靳绍煜送去机场的。

    “下去吧,现在给周尘打电话,让他来把行李拉过去。”他将车停下来,对她这么说着。

    温舒韵掏出手机给周尘打了一个电话,靳绍煜又帮她把行李拿下车,看着他,温舒韵往前走了一步,主动伸出双手,抱上了他精瘦的腰,恋恋不舍道:“你要快点来啊,我等你。”

    “你还会舍不得我?”靳绍煜浅笑,半开玩笑说着,“上次拍戏一走半个月也没见到人,现在倒是学会舍不得我了?”

    他说的上次是拍《那年》的时候,多数是他来看她,还说她是小没良心的。

    “那时候赶进度嘛,没时间回来,我不是每天都有和你打电话吗?哪有你说的那么狠心!”她愤愤不平,刚刚升起的伤感却因他的话消散了不少,又在他怀里抱了抱,然后松开,“走吧走吧,现在还早,你还可以回家睡一觉。”

    的确是还早,不到六点。

    去k市的航班不多,一天只有两三趟,时间段都不怎么好,周尘也只能选择这个点。

    他也只能陪她早起了。

    靳绍煜看了看时间,估算着周尘差不多也要到了,倒了车,但没开走,停在不远处看着她。

    果然,没过五分钟,周尘带着两个小助理来了。

    “舒韵,谁送你来的?一个人拎着两个行李。”周尘走近,声音阴柔发出他的疑问。

    当时她只说自己回到,也没说谁会送她来,还叫他不用担心,他也就没过问太多。

    “朋友送来的,尘哥你们也不顺路,就不让你们送了。”温舒韵拿着一个包,另一只手还拿着靳绍煜给她准备的早点,笑着回应。

    “这样啊。”他点点头,拿过一个行李,往外走去。

    因他们和温舒韵是反方向,要是去接,还真是要半夜三更起床,对方这么省心,他作为经纪人自然是欣慰。

    许欣儿走过去帮温舒韵拿了另一个行李,而甘小烟原本也跟着众人一起走,目光无意一撇,看到了那日温舒韵上的那辆车,心底顿时了然。

    哪里是朋友送来的,分明是男朋友或者情人送来的。

    当然,她倒是多看来两眼,但终是看不见里面的人,更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而坐在里面的靳绍煜,目光从温舒韵身上回来,放在她身上,眼眸沉了沉,若有所思看着她。

    待几人身影消失,他又等了一会,这才开车离去。

    哪有什么困意,到家之后,收拾一番,又往公司去。

    处理完文件之后,他也好动身离开。

    ——

    靳绍煜是在十一月九号下午到的,比他说的晚上还早了好几个小时。

    温舒韵刚从开机仪式那边回来,开门往床上一看,正睡着一个人,她先是心咯噔一下,下意识后退,自然一看,见是他,内心又开始狂喜,小心翼翼走上去。

    他闭着眼,睡得正熟,睫毛细长,鼻梁高挺,薄唇性感,她蹲在地上,悄悄打量了他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真累了,他没醒。

    蹲得脚有些发麻,她不得不站起身,悄悄脱下自己的外套,掀开被子,躺了上去,从背后偷偷抱住他,分离不到两日,却让她对他无比想念,鼻翼里充斥着他的气息,她心被占据得极满,忍不住抱得更紧了一些,在他后背蹭了蹭,露出一个满足的浅笑。

    k市已经降温,外面有些冷,而被窝被他捂得很热,他就像一个天然的烤炉,舒服极了。

    “回来了?”他动了动,转了个身,将她抱住,缓缓睁开眼,语气带着醒来的慵懒,听到她耳里,倒是好听得很,笑着点点头,又凑近了一些,“什么时候到的?都没给我打电话。”

    “刚到不久,太困了。”靳绍煜说着又闭眼,把她往自己怀里抱了抱,低着头,凑到她怀里,语气更是诱哄,“昨晚没睡,如果没事的话陪我睡会。”

    这几天一直在处理公司的事情,有些日夜颠倒,难免有些劳神。

    “恩,睡吧。”温舒韵语气心疼,忍不住嘟囔,“不是说可以晚上再来吗?非要赶着,给自己找罪受。”

    话是这么说,手却抱着他的头,自己也低下头去,用脸蛋蹭了蹭他的发顶,一脸安抚的模样。

    两个相爱之人,哪怕没事都没做,就这样抱着对方,心底也是无比欢愉满足的。

    靳绍煜倒没反驳,安安静静闭眼睡着。

    待他醒来之时,已是傍晚,夕阳已经西斜,晚霞火红。

    靳绍煜抱着她又缓了缓,王阳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把玩着温舒韵的发丝,懒懒接了起来,“喂?”

    “煜哥,周尘那边安排了接风宴,你晚上八点要去一趟,地址我已经放给你了,今晚十点半左右我才到。”王阳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温舒韵自然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接风宴?”他重复了一遍,又看了看怀中的她,“我知道了。”

    对方又说了两句,这才将电话挂了。

    温舒韵也抬头看了看他,摇了摇头,“接风宴?我没收到消息。”

    他这种级别的,自然是要捧着,不过她可不觉得是黎斌的注意,多半是那些副导或者剧组人员给他出的,毕竟对方只是一个痴迷拍戏的木头。

    靳绍煜刚要说话,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拿过来一看,是周尘,是什么事还用猜吗?

    她轻轻推他一下,努了努嘴,还是接了起来。

    “舒韵啊,靳绍煜今天过来了,剧组在酒店三楼摆接风宴,房间号我也发了你,晚上八点之前你要到,知道吗?”周尘开口,说的果然是这件事。

    “哦,我知道了。”她答。

    “靳绍煜好像不喜欢人多,这次就你们几个主演去了,记得啊,给靳绍煜敬酒的时候要讲讲话,多露露脸,让他对你有点好感,这时候就不要矜持了,该展现魅力的时候就要展现魅力,知道不?”

    温舒韵脸色一僵,“尘哥,你…”

    什么叫展现魅力?她可以理解成勾引靳绍煜吗?天啊,他还在旁边,羞死人了好吗?

    “我记得你的酒量是可以的,毕竟以后还是炒绯闻,你取得点好感,到时候澄清的时候他没准对你手下留情点,多好的机会,在一张桌上吃饭,你说是不是?”周尘说完,又继续道,“多喝几杯也没关系,到时候我会在大厅接你,确保你人身安全。”

    温舒韵心底忍不住腹诽:一张桌上算什么?她现在还和靳绍煜在一张床上呢。

    “顺便看看能不能拍到你们走在一起的照片,谈笑风生气氛融洽什么的,也有点素材了。”周尘还在那边叨叨絮絮说着,似乎认为很可行的样子。

    看她整张脸皱在了一起,一副纠结又不甘的模样,靳绍煜低声浅笑,将她往怀里又抱了抱。

    “加油,我是相信你的!”那头周尘见她没说话,以为她很为难,不断为她打气着,“想想美好的未来,你看这次靳绍煜饰演,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舒韵,你注定要红的,你看看你的微博粉丝,短短几天已经翻了一倍了,这次播出以后,你人气肯定又是大涨,在未播出之前,还是得靠一些特殊手段巩固人气。”

    不得不说,周尘是一个很厉害的经纪人,比起其他经纪人提出的特殊要求,他这个算是最保险的,前一世,经常将一些热点新闻引到她身上,她的名气倒是上升得极快,不过那时候倒没有和男星炒绯闻,明面上和靳绍煜也没什么特别的交集,很难扯到一块。

    “尘哥,我知道。”她还能怎么说?对方也是为了她好吧。

    “恩,千万要记得,不能得罪靳绍煜。”这句话他说得严肃正经,“这个人脾性无常,若是到时候针对你的话,那真是没有办法了,你要懂得观察,如果看到他不耐烦了,那就不要牵扯了,免得惹祸上身。”

    “恩。”

    挂掉电话,温舒韵瞪着他,直接压在他身上,赌气道:“惹祸上身,我倒要看看怎么样惹祸上身了,气死我了,才不要讨好你!”

    心底好不服!

    靳绍煜一下翻过身,将她压在身下,意有所指,“真的会惹祸上身,而且你已经惹了。”

    “混蛋,放开,一会要下去了。”

    “靳绍煜,你放开我!”

    “别闹…呜呜…”

    …

    温舒韵使劲挣扎着,却还是被人脱个精光,他诱哄的语气传来,“乖,就当贿赂下我,一会我都配合。”

    炒绯闻算什么?

    就是公开他都没意见。

    “那我在上面。”温舒韵抱着他撒娇,“不行,先把被子盖上啦,羞死人了。”

    “呵。”

    接下来,不可描述的声音久久没有停歇。

    周尘肯定想不到,不是他炒绯闻手段高级,也不是靳绍煜仁慈,的确是她家艺人手段高超,靳绍煜甘愿败在石榴裙下,心甘情愿。

    ------题外话------

    三更晚上八点八点,傲娇的老靳要出现了,o(n_n)o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