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1: 银幕初吻(二更)
    十一月底,气温开始骤降。

    今早,微博上再次被“温舒韵与靳绍煜”席卷了,热度不断往上升着。

    原因自然是《阴阳相隔》宣传片出来了。

    开篇就是大沉重庄严的音乐,出现了靳绍煜冷峻清冽的侧面,目光冰寒,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画面一转,温舒韵柔柔的身躯开始出现,紧接着,音乐节奏加快,开始出现了武打,靳绍煜与席贤瑞的打斗,再接着,温舒韵与刘芳芳的对决,她眼神一下冰冷了下来,招招快狠。

    动作不亏是大片制作,场景极其逼真。

    一众迷粉开始在评论下放开始疯狂刷评论起来。

    就是挚爱你:“啊啊啊啊,老靳好帅啊,不行了,麻烦给我叫一下救护车好吗?我已经晕了,捂着胸口,好了,我晕了。”

    靳绍煜是我老公:“看我昵称,麻烦叫我靳太太,还有!一群小三,别觊觎我老公!不然我就榨干他,让你们电视剧都看不到!”

    韵韵的小棉袄:“我家韵韵好厉害,其实也很美味,老靳快点吃掉啊,哈哈哈。”

    专业吃货:“赶紧赶紧开播好吗?我快等不及了。”

    …

    宣传片出来不到一个小时,播放量三百五十多万,评论超过二十万条,

    当然,这些当事人都不知道,此事片场内,靳绍煜与温舒韵正在拍摄第一场吻戏。

    “好了好了,可以开始了。”

    黎斌说完,副导演拿着扩音器大喊:“各就各位,三十七幕第一场第一次,a!”

    所有人盯着前面。

    画面里,李文淇穿着休闲装,她在国家建设的基地里,随时都可能遇到丧尸来袭,穿着打扮以方便简练为主,可即便如此,可是掩盖不住她惊艳的五官,相比之前的胆怯,她眼神变得复杂了一些,看着不远处的秦航。

    站在原地斟酌了十几秒,她脸色一坚定,往前走去。

    秦航正在低头,拭擦着他的刺刀,他手臂上还绑着胶带,是前两天为了救她被其他人伤到的。

    “阿航。”她轻轻唤了一声。

    秦航抬头,看向她,面无表情,语气平淡,“你不休息来这里做什么?”

    “我…。我听说你要和李青涵结婚是不是?”她直接就将话说出了口,她早已不是那个跟在他后面只求苟且活命的女孩,她学会了用枪,也会用刀杀丧尸杀人,她会耍心机,为了存活也会和男人决斗,她…也清楚自己爱上了他…

    “这不是你管的事。”秦航收回视线,面无表情继续拭擦他手中的刺刀。

    “是不是?”她有些急了,李青涵是基地长官的独生女,谁娶了她就相当于当了基地第二把手,直接进入中央管理范围,若是发生什么事,也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在这个乱世,人苟且偷生,这样的机会摆在面前,诱惑谁能拒绝?

    秦航还是没说话。

    “你说你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面对丧尸屠城,逃难中都不曾落泪的李文淇直接哽咽了声音,眼神暗淡了下来,泪眼婆娑,掺杂着慌乱。

    他手顿了顿,还是一句话没说。

    “你骗我!”李文淇愤愤出声,倔强抹了一把泪,带着怒气,直接用力推了他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粉唇凑了上去,近了…近来…

    “对对对…”黎斌也慢慢凑近摄像机,“亲上去…”

    差一点,就差一点,温舒韵倏然对上靳绍煜的眼,对方一滑而过的笑意让她一愣,脸上表情更是僵住了。

    “咔咔咔!”黎斌也看出问题了,站起身来,“舒韵啊,前面演得很好啊,亲上去,就是强吻,这个场景没什么难度技巧的。”

    温舒韵连忙松开靳绍煜,“抱歉导演,重来一遍吧。”

    “没事没事。”黎斌相当好说话。

    两人的戏一般都是一条过,他还没见到配合得这么默契的两个人。

    “三十七幕第一场第二次,a!”

    “阿航…”李文淇走了过去。

    “你不休息来这里做什么?”

    …

    “你骗我!”李文淇擦了一把眼泪,再次凑上去,对准秦航的薄唇,对方嘴角上扬了扬,她一愣,咬着牙关吻了上去,乱无章法,一顿乱啃。

    “咔咔咔…”黎斌咳嗽了两声,“那个,舒韵啊,你动作慢了一拍,再重来一遍吧。”

    “黎导,对不起。”温舒韵满脸愧疚。

    “没事没事。”

    黎导又坐了下来。

    这一次,李文淇顺利吻了上去,秦航眼底一缩,抱住了她,紧接着,她腰间被人一捏,皱着眉停下动作,黎斌正满意点头,嘴角一抽,“咔!舒韵啊,吻得久一点,时间还没到。”

    温舒韵有苦说不出,暗地里瞪了瞪靳绍煜。

    对方在干嘛?

    说是无意她死都不会信!

    靳绍煜只当没看到,嘴角却越发上翘。

    “三十七幕第一场第四次,a!”

    “咔!舒韵啊,这里还没闭眼,再久一点。”

    “咔!”

    “咔咔!这里推开了。”

    …

    “第十七幕第一场第十次,a!”

    黎斌看着两人,前面饰演非常完美,他点着头,刚要松一口气,温舒韵倏然又愣了愣,脸色又垮了下去,有气无力,“咔!”

    温舒韵整张脸皱在了一起,嘴上火辣辣,她也要哭了。

    按照黎斌的脾气,早就骂得狗血淋头,但看到对方给也是一脸挫败的模样,他用剧本敲了敲自己的头,叹了一口气,“舒韵啊,这是你的银幕初吻吧?没关系没关系,把握不好也很正常。”

    靳绍煜就站在旁边,他低低笑了一声。

    不笑还好,一笑温舒韵不乐意起来,直接出口道:“导演,靳前辈气场太大的了,我压不下,根本不能集中精力,我也没办法。”

    黎斌一愣,又看向靳绍煜,眼神也不自然起来,还有这么大一尊佛在这,温舒韵会慌也很正常,但作为导演,他是不能传递这种思想,于是道:“前面不是演得挺好吗?你们配合非常好,什么气场大?先休息二十分钟,好好调整一下心态,两人对对戏!”

    温舒韵擦了擦有些肿的嘴,看向他,“靳前辈,我们还是对对戏好了,一会再出错,导演都要生气了。”

    旁边看来,她正心虚求教着靳绍煜,只有离得近的他,非常清楚感受到她语气里的咬牙切齿。

    “还是认真一点,这也是我的银幕初吻,觉得还好,多上点心就行了。”靳绍煜脸色未变,缓缓与她说着,顺便还鼓励了她一番。

    旁人看来,温舒韵到底是逊色了一些,靳绍煜看来不似外界流传那么无情,虽清冷了一些,但还是很好相处,尤其是刘芳芳,她心底也有点底了,目光又转向温舒韵身上,对方正在认真背台词对戏,她眼底嫉妒闪过。

    温舒韵是什么资历?

    看着靳绍煜,她越发不服气这个女主角是她了,简直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

    “我可警告你,靳绍煜,你别把我惹毛了!”休息结束的时候,温舒韵走近靳绍煜,阴森森说了继续道,“你再给我捣乱,我要找替身了。”

    这句话,彻底击中温舒韵死穴。

    这不是不可能,如果一直不过,黎斌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能用替身。

    “这次争取一次过啊,舒韵调整好状态,放松放松。”黎斌看着她,不断劝说,看到出来也很是无奈。

    “我知道了导演。”温舒韵走到自己的位置,目光瞥向靳绍煜。

    对方撇开了眼,只当看不见,她心底一下就慌了,那个固执的家伙,没准真会整她,偏生他就是沉得住气,她刚刚反攻了一些,结果是自己先僵了脸。

    温舒韵在心底下定决定,如果他再搞破坏,她必须让他好看!

    沙发都不给睡,让他睡厕所去。

    “a!”

    画面里,李文淇开始向前走去,“阿航…”

    …

    “你骗我!”

    她一下强吻上去,封住对方的唇,胡乱吻着,秦航搂住她的腰,嘴角露出浅笑。

    吻毕,李文淇松开了他,鼓足气势又开口,“你敢娶别人,秦航,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打得过我?”他不以为然,脸上依旧是不动声色。

    “你!”李文淇心底也害怕,走到这一步,干脆破罐子破摔了,“你必须娶我,只能娶我,我不管,我怀孕了,就怀了你的孩子。”

    “不然就是强奸!强奸你懂吗?名声会狼藉的!”

    秦航似乎没想到她这么泼辣,眯了眯眼,带着审视的目光,李文淇咽了咽口水,她其实更慌,可是不管了,她必须赌一把,赌一把…

    下一秒,直接被人吻住了红唇,“唔…”

    对方攻势猛烈,直接撬开她牙关,两舌抵死交缠,她瘫软成一团,紧紧拽着他的衣服,松开之后,她面色桃红,在他怀里不断喘气。

    秦航捏着她的下巴,勾起一抹笑,“那晚我根本没碰你,怎么就怀孕了?”

    李文淇一脸煞白,目光呆滞。

    他缓缓松开她,往前走了,“下次不要乱听这种小道消息。”

    “诶,你负责啊,强奸嘴唇不算强奸吗?”她站在原地,不知羞喊着,转身的秦航,眉眼飞扬,眸里宠溺又无奈。

    “咔!”

    黎斌狠狠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两人又继续拍摄着,又过了好几条,黎斌面上笑容算是越来越好了,不断点着头。

    “下一场,靳绍煜与刘芳芳的对戏,叫两人准备一下。”

    刘芳芳早就准备好了,笑意盈盈走了过来,狐狸眼被花了浓厚的眼线,显得更加妩媚,她路过温舒韵,笑道:“舒韵今天是不是状态不佳啊?平时可都是一条过,今天怎么失误这么多次?”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今天状态就不是很好。”温舒韵解释着,她总不能说是靳绍煜捣乱吧?

    “这样啊。”刘芳芳点点头,“那我先拍去了。”

    看着她走远,许欣儿皱眉,“温家,她是不是话里有话啊?总觉得听着有点怪。”

    “不要管别人。”温舒韵也没多说,面色不变往前走。

    甘小烟看着搀扶着的两人,她被遗落在后面,温舒韵好似看中许欣儿,想着,眼底一闪而过厌烦,不就是对方嘴更甜一点吗?

    响起刚刚的戏,她知道刘芳芳什么意思,可不就暗示温舒韵存心的吗?

    一场吻戏拍了十几次,一看就是想占靳绍煜便宜。

    刘芳芳看着靳绍煜心情不错,想着刚刚那一幕,心里也冒出一个想法。

    于是有了接下来的一幕。

    “准备!”

    “四十一幕第一场!开始!”

    “秦航哥哥。”李青涵小跑过来,站在秦航面前,脸色娇羞,“我…我爸爸叫你去我家做客,我妈做了海鲜,你一定会喜欢的。”

    身处乱世,大海已经被污染,这时候的海鲜,可比黄金还珍贵。

    “下次吧,我还有事没处理完。”秦航说着,转身就要离去。

    “秦航哥哥!”她又叫了一声,鼓着腮子,声音骄纵,“我不管,你就要和我去,我都和我爸妈说了你回来的!”

    “我没空。”他也冷了脸,抬脚往前走着。

    “我、我…”刘芳芳说到一半,脸色一下难看起来,停了下来,“抱歉导演,我忘记台词了。”

    “咔咔咔…”黎斌头疼,“重来重来吧。”

    “第二场准备。”

    “开始!”

    “不行,我不会让你走的!”李青涵小跑到他面前,伸手拦住了他,“秦航哥哥,你上次答应我爸爸要上我家做客的,你忘记了吗?”

    “李小姐,我今天有事。”

    “那也不行,我…”刘芳芳又停住了,看向黎斌,“导演,我说快了,没掌握节奏。”

    靳绍煜脸全都黑了,嗤笑一声,毫不客气,“在拍之前,演员最基本的不是应该将台词背了吗?这样不用浪费自己的时间也不用浪费别人的时间。”

    刘芳芳表情凝固,她不过才两次,刚刚温舒韵十几次都没人说她啊。

    “我想你是没准备好。”靳绍煜头也不会往前走,对黎斌直言道,“换个人,她的推后。”

    虽说黎斌不喜欢被人指手画脚,但看着脸色难看的靳绍煜,他也不敢得罪,温舒韵都“咔”了十几次了,他也怕靳绍煜把怒火转移到她身上啊。

    这之后可都是两人的对戏。

    刘芳芳一脸求饶看向黎斌,他叹了叹气,“先拍下一幕,席贤瑞呢?”

    此话一出,刘芳芳一脸慌张,但也不敢多说话。

    往后退,如果到时候场景不需要,便会剪掉她的戏,她光想着,一脸憋屈的模样,嘴角都有些哆嗦了,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整来的机会,和靳绍煜合作,她很可能之后都不回有这样的机会了。

    看向温舒韵,心中就像郁结了一团火,觉得十分不公,肯定是温舒韵早就把靳绍煜惹毛了,这个黑锅居然让她来背,简直是衰到家了!

    她往里走着,不断有人的轻笑声传来,她隐隐听到一句,“东施效颦。”

    本就羞恼,直接瞪了上去,“干嘛?很闲吗?”

    那本就是小演员,就像过过嘴瘾,一见她发飙,直接就怂了,连忙摇着头,一句话也没敢说。

    温舒韵真来是准备去休息,但因为是靳绍煜的戏,也偏留下来看了,是不是真忘记,还是故意出错,她总是能分辨的,她目光盯着对方,却一句话也没开口。

    刘芳芳无意对上她的目光,不知怎么回事,她心咯噔一下,有些心虚,不过也就那么几秒,她很快恢复了神情,在温舒韵旁边坐了下来。

    心口就像堵着一团气,不吐不快,她看向温舒韵,“我昨晚也没睡好,一下忘了台词,惹靳前辈发火了,还是舒韵好,能让他这么宽容。”

    自身说话没有察觉,但是作为听着,温舒韵是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她的不甘和嫉妒,喝了一口温水,语气缓缓,“我也还好,多用点心,努力总有人会看到的。”

    刘芳芳被一噎,她说什么意思?

    多用心?

    她在指责她没有用心?

    许是心虚,刘芳芳即便脸色黑了又黑,却没再阴阳怪气的开口说话,反而倒,“暂时也没我的戏,我回酒店睡觉去了!”

    看着对方的背影,温舒韵面色未变,直接收回视线。

    “睡觉就睡觉,搞得自己很了不起一样。”许欣儿瘪瘪嘴,“她还生气了,不知道生气给谁看!刚刚明明想勾引靳影帝嘛。”

    “欣儿,注意说话,让人听到不好。”温舒韵板着脸,轻斥了她一句,目光在甘小烟脸上扫过,面色又变了变。

    这里是剧组,鱼龙混杂,更多的明星把小助理看成打杂的,动辄打骂,她也是怕许欣儿不注意,到时候被听了过去,若对方是个记仇之人,找个借口教训她,那就难办了。

    许欣儿连忙也捂住自己的嘴,一脸讨好看向温舒韵,“温姐,我错了。”

    “你啊。”温舒韵伸出手,戳了戳她的额间,一脸无奈,“说了多少遍还是不长记性,这可怎么办?”

    许欣儿一脸笑嘻嘻的模样,甘小烟手头握紧,没有说话,心底对温舒韵的偏心更加不满了,像是赌气一般,远离了对方,有点不想搭理。

    ——

    晚间。

    冬日里天气冷,黎斌倒不会像之前一样,拍摄到半夜,通常下午五点天就黑下来,也就收工了。

    王阳来找靳绍煜之时,他与温舒韵正在吃饭。

    “吃饭了吗?要不要一起吃?”温舒韵看向王阳,出口询问着。

    “不用了,我吃过了。”王阳看着她,眼神飘虚着,自从上次误认为温舒韵是那种女人之后,还当着她的面说出来,他每次见到她就觉得愧疚心虚。

    “什么事?”靳绍煜放下碗筷,看向他。

    “是这样,《阴阳相隔》的宣传片效果非常不错,而且,你们的拍摄已经进行了一半,我问过黎导那边,后期的拍摄,你是可以适当休假。”王阳开口说着,靳绍煜一个目光扫过来,他立马道,“现在有节目组邀请你参加综艺,是全新的一期节目,我看过策划,觉得很不错。”

    “节目?”靳绍煜重新拿起碗筷,他还以为什么事,综艺关他什么事?

    见他又开始慢条斯理吃饭,还往温舒韵碗里夹菜,一点都不关心。

    王阳坐在沙发上,一脸尴尬。

    “那个综艺叫什么?”温舒韵转过身子,看着他问。

    “哦,是叫《最佳搭档》。”见还有人搭理自己,王阳连忙出口,“这是讯云卫视的综艺节目,打算透入资金大力宣传,很有前景。”

    温舒韵听着,点点头。

    这个她自然知道,同时也知道,《最佳搭档》这个综艺肯定会大火,到后面成为全民综艺。

    “《最佳搭档》?不知道。”靳绍煜又插嘴一句。

    “你当然不知道。”王阳接话,“你是人家邀请的第一期嘉宾!”

    温舒韵自然知道靳绍煜这句话是讲给自己听的,他的意思是:上辈子他不知道这个综艺。

    他不知道很正常,因为他根本不会参加什么综艺。

    靳绍煜又没接话了,给温舒韵盛了一碗汤,又给自己盛了一碗,一个眼色也没给王阳。

    “我听说他们也会邀请温小姐。”王阳拿出最后的杀手锏,果不其然,靳绍煜终于抬头看他了,而温舒韵也楞了楞,有些没反应过来。

    前一世她最后名气也不错,但《最佳搭档》实在太火,人家邀请的都是有名的一线明星,她还远远不够格。

    “邀请的是四男四女,据我得到的消息,温小姐是受邀之内的。”王阳心底松了一口气,继续道,“无论是温小姐以后的发展还是《阴阳相隔》的宣传也好,参加这个综艺有利无害,一旦火了,也就跟着水涨船高,这是温小姐不容错过的一个选择。”

    王阳帮她分析着,作为金牌经纪人,这点犀利的目光他是有的。

    也就投资一点时间而已,对温舒韵来说非常值得尝试,现在的综艺很有前景。

    温舒韵心底说不激动是不可能,她比任何人都知道,如果是真的,这次机会有多难得,《最佳搭档》一开始是没多少人看好,可最后一下火了起来,成为收视率最高的综艺,参加第一期的明星大多数直接变成一线明星,名气暴涨,身价翻了几十倍。

    即便如此,她还是笑了笑,“这事我不知道,还是要听尘哥的。”

    王阳语气十分笃定,“周尘一定会让你参加的,他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话落,看向靳绍煜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我是觉得可行,而且,《阴阳相隔》还在开拍,抽出一点时间就行了,不用特意去安排时间。”

    靳绍煜以往是公众聚会不去,综艺不参加,广告代言不接,只拍电影,而且只拍大牌电影,他无奈又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对方拍电视剧了,前两天还和温舒韵拍了一个广告,让他觉得越来越可行,所以打算尝试让靳绍煜拍综艺去了。

    没办法,作为一个经纪人,手下艺人名气都要爆表了,他手里的剧本代言都堆成小山,可偏偏不演,他看着心在急,肉也在滴血啊。

    “我知道了。”靳绍煜淡淡出口,不紧不慢继续喝着汤,“行了,你可以走了。”

    王阳:“…”

    知道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对方压根没理他,他也不敢问,道别之后,走出了房门。

    温舒韵也喝着汤,眼底不断打转着,伸出脚,勾了勾他的脚,又碰了碰。

    “别动,好好吃饭。”他睨了她一眼,又收回了视线。

    “那个《最佳搭档》后来会很火的,是一档搞笑的综艺。”她解释着,眼底已经有了期待。

    “关我什么事?”他继续喝着汤,“人家邀请你就去,不就跟着一起火了吗?”

    她撅了撅嘴,没说话。

    靳绍煜挑挑眉,对方突然不说话,有些不自在,他还是忍住了,吃好饭,又进浴室洗澡。

    温舒韵一直有点不敢相信,不断思考着王阳说的是不是真的,所以有些忽略他的反应,直到周尘给她打电话之后,高兴得眉眼弯弯。

    于是,深夜里出现了似曾相识的一幕。

    “阿煜,你会不会去啊?”她爬到他身上,两眼巴巴看着他,“要去好多地方取景,很好玩的。”

    “还在考虑。”他别过眼。

    “那你快快考虑,陪我陪我好不好?”她抱着他的头,“你最好了,全世界你最好。”

    “行啦,下去,好好睡觉。”他板着脸,要将她放下来。

    “不要,就这样抱着你,我就喜欢这样。”她张开双腿,直接缠着他,抱得紧紧。

    像只八爪鱼似的,靳绍煜嘴角弧度越来越大。

    “去嘛,也就拍几天,不多的。”她抓着他的手,昂了昂头,蹭了蹭他下巴,又抬头咬了咬。

    “温舒韵,你属于猫的吗?”他皱眉,假意轻斥,而后,脸色微变,下巴一阵湿润,极其痒,这股痒,直接让他下半身变化起来。

    温舒韵又伸出小舌头,舔了舔,“不疼不疼的。”

    他瞳孔一缩,翻身压下,满脸迫切扯着她的衣服,温舒韵直接勾住他的腰,声线软糯妩媚,“答应我答应我好不好?”

    “恩。”

    “呀,别嘶坏了,叫你赔的!”温舒韵心情阳光,笑着任他胡作非为,到最后,声音渐渐不对了,呜呜哭了起来,刚刚还说靳绍煜最好,这下变成大坏蛋了。

    她晕倒之前还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靳绍煜也很忙的,可是她道行终究是不够深,不知道自己的潜意识里已经接收了靳绍煜散发出来的信息。

    对方的所作所为,模棱两可的态度,无一不是在说:“哄我,哄我,我只是有点傲娇,哄一下就答应了。”、“最好以身相许,乖乖配合。”、“我不忙,不忙的,一定会去参加的。”…

    ------题外话------

    傲娇的老靳又开始出没,这一章很肥哈,么么,冬季撤了,明天见\(^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