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9: 阿煜你救救她(二更)
    林家。

    周彩燕拿着拖把拖着走廊,拖着拖着,扭开了林安菱的房门,一副要打扫的模样,慢慢又关上了门。

    林安菱躺在床上拿着平板打游戏,看她进来以后,一下坐了起来,语气冷淡,“周彩燕,你到底把事情搞定了没有?两人到底有没有分手?”

    都大半个月,一点消息都没有,她可没有耐心了。

    前段时间她去林氏上班,实在没有她能做的工作,然后又回来了,林家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她在家里混吃混喝,而她,暂时对这样的生活也很满意。

    “你说的五十万,真的会给我吗?”周彩燕往前走近了一些,这些天,她一直在深思,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她要是逼得太紧,林家人一旦介入,后果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拿到五十万,能解相对较长一段时间燃眉之急,她彻底离开林家或者逼徐轻芮的时候,便没有后顾之忧,想到这,她深深看了一眼林安菱,眼底情绪复杂。

    “我说给就会给,两人一分手,钱马上就会打到你的卡上。”林安菱语气鄙夷,慢悠悠说着。

    穷人就是穷人,见钱眼开,什么事不能做?

    “那你能提前给我吗?”她想了想,说着有些难为情,但咬了咬牙,还是继续出口。

    “你在和我看玩笑吧?”林安菱一下站起身来,上下瞄了她一眼,讥诮一笑,“周彩燕,你还真把我当摇钱树了?你也不想想,你家女儿是什么货色?你家是什么货色?我给你这些钱不过是看在你为我们家这么多年做牛做马的份上,你还真以为你能威胁我?”

    闻言,周彩燕一听,脸色也沉了一些,胸口不断起伏着,干脆也道:“如果我告诉你,林浩有和她结婚的打算,你还会这么觉得吗?”

    林安菱蹭一下站了起来,面色一变,质问道:“你说什么?”

    周彩燕没回答她,继续板着脸,“你也知道我在林家做牛做马这么多年?你也是我带大的吧?现在小芮和林浩在一起,两人两情相悦,我清楚我们家的条件,我也不想说什么,五十万我觉得也不多,小芮她一个月的工资多少,不用我说你心底也有数,我准备带她回老家,自然要从林氏辞职,我妈生病了,也需要大量的钱,这五十万,你还是先打到我账户上吧。”

    “菱菱,这么多年,我对你问心无愧,闹成这样我也不想,但没办法。”

    周彩燕说着,语气略带伤感。

    林安菱被她说得升起一丝羞愧的情绪,沈映蓝在她小时候生病,而后又忙于公益,可以说缺失了她的童年,现在回想起来,周彩燕的确很照顾她,眼底思绪翻涌,不过也只是一瞬间。

    “好,钱我会立马打到你的卡上,但是你说话必须算数。”她说完,脸色又沉了下来,“带着她回老家,你和她最好一辈子都别回来了,我再给你加十万,你别给我打什么感情牌,自己领着林家多少工资你自己也清楚,这些不过是你应该做的!”

    周彩燕握着拖把的手猛地用力,指尖泛白,好一会后,缓缓出口,声音饱含无奈,“我知道了。”

    “记住你说的话,如果你反悔,我有的是办法整你。”林安菱恶狠狠又说了一句,警告着。

    周彩燕看着直摇头,似还要说一些话,但看到对方一脸厌恶不耐烦的模样,点了点头,默默退了出去,整个人精神一下就差了起来,有些无神。

    罢了罢了,她走就走吧,看着她这个样子,也很满足了。

    ——

    是夜。

    “明天去我那吗?”林浩停下车,看着身侧的徐轻芮,抓着她动手,柔声问了一句,眼神里含着一丝丝别的情绪。

    徐轻芮微微垂头,将手抽了出来,抓着自己的包开门,“不要,我才不要去。”

    他眼神里的暗示她如何不懂?

    周彩燕最近对她管得很严,有门禁,不让她在外面多待,可周末她是休假的,对方还要上班,自然管不住,很多时候,林浩早早就来接她,两人约会一天是很正常的事情。

    发生关系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有后面无数次。

    “呵。”林浩看着溜走的她,轻笑出声。

    一会慢慢哄就是了,总会去的。

    看着她的小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他笑容渐渐淡了下来,到底什么时候两人才能光明正大在一起?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将婚事定下来?

    叹了一口气。

    她说会和父母商量,怎么还没商量?每一次送她回家都让他心情伤感,好想两人一起回家,恩,是回他们的家。

    楼上。

    徐轻芮开了门之后,看到灯没开,周彩燕还没回来,她将包放在桌子上,立马从拿出里面的一个包装盒,整个人脸色就全都变了。

    手指都在颤抖,忐忑不安又不知所措。

    “不会的,不会的。”她呢喃几次,往厕所走去,心底不断在祈祷着。

    半个小时后。

    徐轻芮坐在马桶上,看着手里的验孕棒,两条杠非常明显,她手脚开始无力酥软,脑子一片空白,不断涌现出一个信息。

    她、怀孕了。

    手捂着嘴,眼眶又开始红了,怎么办怎么办…

    未婚先孕。

    她从小生长在保守传统的小县城,骨子里难免也带上一些思想,这是要被耻笑的,她听别人说过,哪怕是嫁到男方家,也是要被看不起。

    大姨妈一直很准,这次延迟一个星期,她原本就心虚,上次与林浩发生关系的时候,没有避孕套,对方不得不停住,可两个人都是烈火中烧,恰好处于安全期,她以为很安全,便与他继续发生关系,这几天无时无刻不在煎熬,可迟迟没来,她今天便悄悄买了个验孕棒。

    “先找舒韵,对,先找舒韵。”她无神般呢喃着,连忙出去客厅,拿起手机,按了几次都没按准,终于拨了过去,双手无力抓着手机,放在耳边。

    a市某公路上。

    “夜景真好看。”温舒韵趴在车窗上,看着霓虹灯闪耀的城市,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恩。”靳绍煜打了一下方向盘,附和着她。

    “阿煜,我们家要是在中心区就好了,住在高层能看夜景,可美了。”她瘪了瘪嘴,有些遗憾说着,“最好住的高一点,这样能看得更远。”

    徐轻芮上次发个她一张夜景图,真的很好看。

    晚间,就像一个发着光的罗盘,纵横交错。

    靳绍煜皱了皱眉,斜睨了她一眼,冷声道:“我记得说别墅区那边空气风景好的也是你吧?”

    这个小女人,居然给他来这么一出。

    嫌弃那个家了?

    她要是敢这么想,今晚是不想睡觉了。

    温舒韵讪讪一笑,讨好道:“我就说说嘛…我…”,正说着,被手机铃声打断,她看了一眼,对他歉意道,“我先接个电话。”

    话未落,手一滑,“喂?小芮。”

    徐轻芮双手握着手机,无力到都有些握不住,一开口,眼泪也跟着哗啦啦像下流,“舒韵…”

    温舒韵猛地被她吓了一跳,猛地坐直了起来,脸上笑意更是收敛住了,神经一紧,“怎么了?慢慢说,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徐轻芮带着哭腔刚要说话,门倏然被打开了,她反射性将手机往身后一放,低着头,这个时候回来的还能有谁?

    周彩燕将门一关,换了鞋,又看了看背对着她的徐轻芮,眼底闪了闪,许是心底有些愧疚,不知道开口说什么,直接往厕所走去。

    徐轻芮刚松了一口气,下一秒,面色煞白。

    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周彩燕拿着包装盒走了出来,脸色十分阴沉,不可置信大声质问:“徐轻芮!你告诉我,你做了什么?啊?”

    徐轻芮跌坐在沙发上,手机都滑落了下来,一副不知所措又十分害怕的样子。

    她的包装盒还放在厕所的洗手盆处,忘记处理了。

    周彩燕不等她回答,已经看到了桌上的验孕棒,双眼一瞪,拿过来一看,那一刻,浑身血液仿佛一下子逆流了。

    “啪!”

    徐轻芮被一巴掌甩到另一边,她下意识护着自己的肚子,周彩燕气急败坏道:“我和你怎么说的?你就这么不要脸吗?啊?未婚先孕,你就这么不知廉耻吗?”

    温舒韵出口,被电话里的声音震懵了,回过神后,第一时间看向靳绍煜,着急着小声出口,“快,快问林浩小芮她家在哪?快点。”

    车厢寂静,靳绍煜也第一时间打了电话,说是温舒韵要的,林浩也没怀疑,他知道两人关系好。

    “妈…”徐轻芮原本就很无助,被这么一打,再也忍不住大哭了起来,捂着被打的一张脸,哭声悲惨。

    周彩燕这时候再也管不到了那么多了,直接上前拉住她的手臂,狠狠一拉,语气毫不留情,带着气愤和冰冷,“走!马上跟我去医院打掉,现在,马上。”

    徐轻芮猛地被拉了起来,她护着肚子,不断哭着求饶,“妈…妈你别这样,妈…”

    温舒韵听着心被一揪,急得团团转,不断催促着靳绍煜,“快点,快点,你快点啊。”

    电话里,周彩燕的声音不断传来,掺杂着了冷漠,“这个野种生下来干嘛?马上跟我去医院!不然我不认你这个女儿!简直是不要脸啊,”

    “把我的话都当耳边风是吧?立马分手,跟我回老家!听到没有?”

    她说着,徐轻芮不断往外拉,语气强硬,“打掉!你居然敢怀孕!你要气死我吗?”

    周彩燕已经有些口不择言,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孩子必须打掉,马上打掉,对,打掉!

    “妈…她不是野种…妈…”徐轻芮被拖坐在地上,哭着摇头,哽咽着,“不是…”

    话语击中了温舒韵,她情绪一下收敛了起来,整个人就像被定住一般,眼泪开始夺眶而出,顺着脸颊,一滴一滴砸落,脑海里的画面不断开始袭来。

    温昕悦穿着正红明艳的长裙,伸手掐住她下巴,微微抬起,红唇轻吐道:“你可是要代替我嫁到乔家的,肚子里有个野种怎么行?”

    野种…

    温舒韵肩膀颤抖着,摇着头,抱住了自己的头,像只受伤的小猫。

    靳绍煜一看情况不对,连忙在路边停了下来,解开安全带,一把将她抱在自己怀里,低头抱着,在她耳边道:“我们不想,不想了,都过去过去了。”

    他虽然不确定是怎么回事,但隐约能猜到一点。

    她抬着通红的眼,抓着他的衣服,带着恳求,“救救她,阿煜救救她,不是野种,你救救她…”

    “你不哭,我们马上就到了,不会有事的,乖。”他安抚着她,将她凌乱的发丝顺好,用拇指帮她擦着眼泪,“你要乖,不能乱想,知道吗?”

    温舒韵点着头,胡乱擦了一下眼泪,努力让自己的情绪镇定。

    靳绍煜这才敢重新开起来车子,一路狂飙了起来,温舒韵不敢让他分心,死死压抑着情绪,将手机放在耳边,听着那边的动静。

    徐轻芮哭声还在不断传来,周彩燕语气已经混乱,她看着坐在地上的徐轻芮,眼底已经接近疯狂,“几个月了?”

    “妈…”

    “我问你几个月了?”她大喊着,“说!”

    “一个月左右,妈,你先别激动,我…”

    “一个月。”周彩燕打断她,自顾自说着,“一个月能药流,对,一个月能药流。”

    徐轻芮大惊失色,对方一下子将她拖起来,几乎蛮力往前拖,周彩燕常年做苦力活,此时她又有了顾忌,连连被对方拖着走,不断哭喊着,对方充耳不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周彩燕将徐轻芮拉到床上,猩红着眼,“给我在这好好待着,听好没有?不然我让你好看!”

    此时,她已经不是一个母亲,看着徐轻芮,眼神里泛着厌恶鄙夷,还有一丝慌乱。

    “妈…”徐轻芮连忙赶过去,对方走了出去,看着她沙发上的手机,直接拿了过来,放在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剪断了家里所有的网线,拿了她的钥匙,往外走去。

    “妈…别这样…你别这样。”徐轻芮看着她要关门,连忙走过去,对方一个眼神,冷漠道,“给我在家呆着,我会买药回来。”

    徐轻芮不敢上前,对方刚刚的动作没有任何顾忌,好像疯了一样,她怕她推她,现在她怀孕了,胆子也就变小了。

    对方把门一关,防盗门一锁,匆匆离去。

    一下安静了下来,徐轻芮蹲在原地,嚎嚎大哭,怎么办?她要怎么办?

    不行,她的孩子不能被打掉,徐轻芮站了起来,看着被关上的门,不断伸手拍打着,嘴里喊着“救命”,能说的话,能喊出口的话,她都说了…

    拍打了半天,一个人都没有…

    她心越来越慌,手上的力气却越来越小,眼泪越流越猛,周彩燕刚刚那个样子,等她回来怎么办?她要怎么办…

    锁门。

    对,锁门。

    她可以跑回房间,把门锁住,只要一直按住锁的键,对方就算插钥匙也开不了,

    一会周彩燕回来她就跑回去锁门,想着,她拍门的声音越来越大。

    “小芮。”

    门外温舒韵叫了一声,看着被上锁的门,一顿着急看着靳绍煜,“开锁的人什么时候来啊,快点啊。”

    靳绍煜听到锁门的声音,来的路上已经打电话让人来开锁。

    徐轻芮听到她的声音,又拍打了几下,“舒韵,舒韵,我在。”

    听到是温舒韵,她眼泪哗啦啦又开始流,她这才想起,刚刚与她打电话没挂,那种濒临绝望又倏然有希望,她再也忍住眼泪,“舒韵…”

    “没事啊,马上就开锁,我带你走,都会没事的,你和宝宝都会没事。”温舒韵不断安慰着她,这些话说出口的时候,她整个人又不对了,不断呢喃着,也不知道是说给徐轻芮听,还是说给曾经的“温舒韵”听。

    靳绍煜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低着头,亲着她的额头,“别乱想,都会好好的,不会有事。”

    他的话语有一种莫名的说服力,温舒韵在他怀里用力点点头,环抱着他,眼底泛泪。

    开锁的人到了,是一个年轻的小伙,拿出一根铁丝,捣鼓了两下,直接就开了,温舒韵此时顾不得那么多,连忙推开门,徐轻芮见到她,整个人浑身一松,脚下一软。

    温舒韵一惊,连忙上前扶住她。

    ------题外话------

    更新完毕,冬季飘走\(^o^)/~

    推草重pk复仇宠文:《神尊宠不停:九世狐妻太磨人》

    她生而为最尊贵的九尾狐妖,望尘莫及,可却唯独粘着他,撒娇卖萌耍无赖,怎么撵都撵不走。

    直到她离他的秘密只有一步之遥,从而引得天地骤变,天界,妖界迎来万年浩劫。

    看似冷漠的他却毫无怨言,默默出来替她收拾残局。

    当家族变故,她落入人间,看尽苦难,饱受折磨。

    从云霄跌入尘土,抽经剥皮,被断狐尾,被夺内云珠,受尽欺辱。

    可殊不知,天生尊贵如她,最后一世浴火重生!杀尽天下欺她人!

    而这一世,换做他,紧跟其后保驾护航,可她却无动于衷,从以前的软萌机灵转变为腹黑高冷,让他束手无策。

    无奈,他只能放下神尊的颜面,强撩强吻强绑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