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2: 大不了一起养嘛(一更)
    此番话一出,众人皆楞。

    郑丹荷眼底也是一沉,林浩与徐轻芮本就是光明正大的恋爱关系,除了这种事,虽说是意外,但她也没想过要将这个孩子打掉。

    林浩刚刚要与她说的怕是就这件事,结婚是必然,如果不是周彩燕开的条件太过分,她也不会说出那番话,只想对方收敛一些,却不料,周彩燕却说要带徐轻芮去打掉。

    “周嫂,你别太过分。”她这下也沉不住气了,对方也在林家待了几十年,可以说两人不是主仆关系,可现在,俨然是换了一副面孔,摆明讨价还价。

    对方这么做,她只能想到两个原因。

    第一,只想要一笔巨大的赔偿,根本没想过让徐轻芮嫁进来,捞一笔就走。

    第二,吃准了林家,知道他们对徐轻芮肚子里的孩子比较看重,一定会答应。

    她经常与对方唠叨说没几年可活,想看到儿孙满堂,林家好久没添个小孩,一想到一个个不谈恋爱不结婚,她心里很急,那么第二种很有可能性。

    那种被人吃准了,甚至还带着威胁的感觉,没人会喜欢。

    已经彻底撕破脸皮,周彩燕也没什么可顾忌,她转头看向林浩,“怎么样?觉得不能接受就开个价补偿吧,五百万,彻底清了,我明天就带她去医院,绝对不留后患。”

    只要他点头,两人的这场关系也就走到尽头,最好有一笔钱,这样家中经济也解决。

    “好啊,果然是要钱,凭什么啊?五百万,周彩燕你也不看看你女儿什么货色!”林安菱一下郑丹荷身后走去来,指着她的鼻子开骂,“我以为你找我要五十万是天价了,你找我哥哥要五百万?摆明就是骗钱,谁知道怀的是不是我哥的孩子?徐轻芮不会是专门做这种勾搭的吧?”

    “菱菱!”林浩面色黑如锅贴,额间青筋暴起。

    “怎么回事?什么五十万?”郑丹荷捕抓到了敏感字眼,质问出言。

    “之前周彩燕来找我,说徐轻芮就是她女儿,奶奶,我承认我不喜欢徐轻芮,这个我不否认,她跟我说,徐轻芮不会嫁给哥,不过是玩玩,但只要给她五十万,就能让徐轻芮离开哥,还哥一个安静的生活,不然就和哥继续处下去,还能拿到更多钱。”林安菱巧妙给自己解释,语气关切看向林浩,“我也是怕哥受伤害,想着花五十万能解决这件事,然后就给她了,没想到她还有更大的胃口。”

    “根本就是在骗钱!怀孕没准也是假的或者不是哥的!”

    周彩燕吃惊看向林安菱,当时根本就是她来找她,她动了动嘴,最后什么都没说,仰着头,一副默认的模样,此时已经不在乎多一些污蔑了,撑过去,只要撑过这一次,什么都解决了。

    一下涉及到了钱,周彩燕居然要五十万,就让徐轻芮离开林浩,这一下性质就变了,郑丹荷脸色一沉再沉,前段时间周彩燕来找过她,让徐言卓入林氏,现在又要林氏的股份。

    “我早就怀疑她故意勾引哥的!”

    林安菱这句话让郑丹荷沉默了,林浩手中握的股份不少,若真的是别有心机,那么最可怕。

    “奶奶。”林浩一看她神情不对,心下也是一慌,“小芮不是这种人。”

    此时这些话,多么的苍白无力。

    “选一个吧。”周彩燕还在火上浇油,“我从明天开始,不会再来这里,今天就解决吧。”

    “一分钱都没有。”林安菱恶狠狠盯着她,“补偿你也别想了!”

    那种带着极度厌恶的目光,如同化作利刀,往周彩燕心窝上戳,可没办法,她要忍着,咬牙忍着。

    “行了,小浩,我会把你父母叫回来。”郑丹荷阴着脸,看着对方这幅样子,一股气不上不下,若是别的事情,她尚可以脸一甩,直接走人,可这涉及到人命,她一个人的意见决定不了事情。

    “菱菱,去隔壁郑爷爷那把爷爷叫回来。”她说完,看向林安菱,眼底有着暗示。

    “奶奶。”林浩脸上挫败,走到她跟前,眼底无奈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恳求,郑丹荷心底一怔,神情还是十分严肃,沉声道,“这件事没商量,要求那么过分你没听到吧?大不了不要了!”

    心底怎么想不重要,周彩燕在这,他们林家就不能表现出一丝丝退让,让对方觉得还能得寸进尺!

    林浩自然知道郑丹荷的用意,但亲耳听到,如同针扎如心口,传来剧痛。

    他怎么可能会不要?

    郑丹荷说完,直接转身就离开了,不多看周彩燕一眼。

    若是周彩燕只是拿孩子当筹码,现在也该慌了,补偿不是她说给就给的,很可能一分钱都捞不到,赔了夫人又折兵,可林浩却没有看到她脸上意思慌乱,反而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惹郑丹荷反感是她的最终目的?

    这个想法从他脑海里冒出来,但很快又被他否决,这么做对她有什么好处?

    林安菱也早已离开,心底窃喜去隔壁叫林崇辉,现在事情闹成这个样子,徐轻芮肯定完蛋,直接引起整个人林家反感,这辈子也别想进他们家门了,这个麻烦终于要解决,她心情都明媚了几分。

    “为什么会找菱菱要钱?”林浩看向周彩燕,摇着头,“这肯定不是小芮的主意。”

    他的确是没料到这件事,心底说没异样也不可能,要钱的要求还是两人分手。

    “你怎么知道不是她?我要来的钱给谁?还不是给她?”既然到了这一步,周彩燕也不在乎了,理所当然道,“房贷那么多,去哪里拿钱?”

    林浩根本不信她的话,犀利的眼神看向她,漆黑的眼染上怒气,冷声道,“你根本是在把她往火坑里推,甚至提出了不可能达标的条件,到底是为了她还是为了你自己?”

    “赔偿是不是才是你最想要的?”

    他不傻,周彩燕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两人结婚,除了想要快捷的赔偿,他想不到别的原因。

    “和你结婚太冒险,很可能她最后什么都获得不了,赔偿的确来得快,你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没必要在一起,肯定会离婚,还不如赔偿,当然,如果你答应这些条件,离婚也能有个保证。”她毫不顾忌出言,“如果你现在对她还有愧疚心疼,那就多赔一些钱,我会好好照顾她。”

    林浩神色间带上了罕见的怒意,彻骨的寒意流出,咬牙切齿,“你当她当什么了?摇钱树吗?”

    周彩燕正准备出口,郑丹荷站在不远处,脸色也拉着喊着,“小浩!你爸妈和爷爷回来了,现在马上回来!”

    他丢下一句,“如果你还当她是你女儿,就别太过分,不然你拿着再多,也拿不住!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赔偿是半分都不会有,自己好好掂量。”

    “其他的以后你可以找我商量。”

    他语气里充斥着警告,还有些威胁,周彩燕如何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如果婚姻不成功,他不会出半分钱,只能成功,不然她什么都得不到,甚至暗示她要做出让步,两人结婚后,其他要求可以私下找他。

    周彩燕望着他的背影,垂着的手紧紧握着,眼底坚定丝毫没动摇。

    对徐轻芮愧疚吗?

    有点。

    下一秒便被她掐灭。

    他是个良人,可不是徐轻芮的良人,要怪,就怪她命不好吧!

    此时,大厅里。

    沈映蓝和林冠玮坐着,郑丹荷给他们打电话的时候其实已经要回到林宅了,刚挂电话没多久也便到了。

    电话里没说什么事,但听着对方不好的语气心底也有点担忧。

    这不,林安菱正在添油加醋讲着,几人脸色越来越沉。

    林崇辉浑浊的眼布满锐利,浑厚严厉的声音响起,“胡闹,简直不可理喻。”

    在几人看来,周彩燕的确是威胁了。

    林崇辉是谁?

    林氏创始人,身居高位多年,此时让能让周彩燕拿捏?

    “可能有什么误会,小芮那个孩子我接触过,是个不错的孩子。”沈映蓝也皱着眉头,但还是出口。

    林安菱一听就很不爽,她还是他女儿,从小到大就没被夸过,不满道:“没准是装的,上次我在餐厅见到她,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还把哥搬出来,摆明是恃宠而骄。”

    “我看你这段时间是太闲了吧?”林浩从后院走回来,看着林安菱,眼神一寒,语气更是冷得掉冰渣。

    林安菱被一噎,十分不满却不敢多说。

    “菱菱,回房间去!”林崇辉沉声出口。

    林安菱脸色有些不乐意,她还想亲眼见证徐轻芮落败的下场,可此时每个人脸色都很严肃,让她不敢放肆,只好慢吞吞走上了楼。

    “现在,给她打电话,让她马上过来!”林崇辉语气甚至带上了命令。

    他口中的她谁都清楚,自然是徐轻芮。

    林崇辉是真动怒了,可此时不是让他直接处理打掉,而是让她过来,这是还有余地,林浩沉思了一下,还是缓缓道:“我不想让她参与,孩子月份还小,我想让她情绪稳定一点,孕妇情绪比较容易波动。”

    他对上周彩燕说的话都气得险些无法控制,徐轻芮是孕妇,更危险。

    “你现在知道护着了?”林崇辉气得鼻子都快竖起来,“你一个人怎么解决,我现在就想知道她是不是也是这么个意思,林家还跪求着娶不成?”

    林浩是他培养的接班人,从小注入了多少心血,不说门当户对的问题,林家也不是很在意这些,但这样的威胁,实在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闻言,林浩想了想,徐轻芮看来不过来是不行,就算他解决了,怕是其余人对她也有想法,他是信她的,以她的性子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林浩出去打了个电话。

    温舒韵接到的时候,看向徐轻芮,对方从林浩离开之后,坐在沙发上便心绪不宁,一直盯着门口。

    “小芮。”她走了过去,有些不忍出口,“林浩叫我现在送你去林宅,恩…是你母亲找林家要了天价彩礼,现在可能出了一点争执。”

    现在林浩只能联系到她,徐轻芮的手机已经被周彩燕拿走了。

    徐轻芮睁大眼,“我妈…我妈要了多少?”

    “麻烦不是彩礼,是她张口替你要林浩手中林氏一半股份。”温舒韵只觉得头疼,“她的做法是把你往死路上逼,林家人怎么可能随意就同意把股份转让?这分明是不可能的事情,林氏是家族企业,肯定是绝对控股,就算再信任给了你也是留下隐患。”

    这是在挑战林家人。

    她实在不明白周彩燕的居心何在。

    徐轻芮脸色一白,眼神慌乱了起来,抓着她的手,手一直在颤抖,“怎么办?舒韵,我没想要他的股份,我也没想要彩礼,我没想过这些的,我也不知道我妈为什么会这样…”

    她清楚温舒韵说的意思,若是惹怒了林家人,那么两人就再也没有可能了。

    那么她该怎么办?她的孩子应该怎么办?

    温舒韵看着她,心底也跟着急,林家一旦对徐轻芮失望,孩子都没留下来的可能,但这些她此时不会说,会让对方更害怕,她只能安抚道:“林家人在等着,我先带你过去,我们车上说。”

    若是让人等太久,对她也不利。

    徐轻芮点着头,求助的眼光一直看着她,有些无措,“舒韵,我害怕…”

    “没事的,林浩让我告诉你,还有他,孕妇情绪不能太波动。”温舒韵安抚着她,牵着她的手往停车库走。

    她也只能用语言安抚,虽然知道作用很小,但没有任何办法。

    那种滋味,她试过,怀着最心爱的男人的孩子,却可能面临别人不认可,甚至会被打掉,那是深入骨髓的绝望,想起来整个人都冰寒刺骨,现在她心底的坎都没过去。

    徐轻芮心底比她清楚,林家不认可,她和林浩也走到尽头了,这个孩子该怎么办?两人应该怎么办?她心底此时承受的压力,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公路上。

    温舒韵把车开得很稳,对着徐轻芮轻声道:“小芮,一会不要死撑,你还怀着孕,一切要以孩子为重。”

    “恩。”徐轻芮低着头,两只手搅在了一起,眼底暗沉,思绪混乱。

    “这个股份,不管你妈这么说,你的立场必须坚定,就是不能要,一定不能要。”温舒韵再次开口,“你要服软,林浩还在,他对你是上心的,如果不知道怎么办,就将问题丢给他,一切以听他决定为主。”

    徐轻芮本来就什么都不求,只求和林浩在一起,那就所有的决定都听他的,亏不到哪里去,彩礼什么的,在她看来周彩燕脑袋被门夹了吧?

    女儿都嫁进去了,以后什么不好说?

    偏偏在这个时候搞事情,要么智商堪忧,要么另有目的。

    徐轻芮看着她,一副把她话听进去的样子。

    温舒韵也不是她,甚至说的话都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最后还是嘱咐了一句,“就我上次跟你说的,实在不行,你就哭,恩,单独的时候你哭给他看,上次不是挺有效果的吗?”

    徐轻芮:“…”

    不是不行的时候想哭,她现在就忍不住了,太煎熬了。

    将她送到林宅的时候,温舒韵还在不放心,“小芮,进去吧,我就在这里等你。”

    她倒是想陪她进去,可现在的情况却不行,她一个外人,在场也不方便。

    徐轻芮动了动嘴,本想叫她走,不用刻意花时间等她,可现在却有点怂,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她能带她走,就像昨晚一样,想着,上前就抱住了她,“舒韵…”

    “恩,大不了一起养嘛。”温舒韵拍了拍她的背,安抚着。

    ------题外话------

    二更两点见早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