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4: 温舒韵演技比温昕悦好(一更)
    “这样挺好的。”温舒韵对着视频笑了笑,询问出口,“那婚礼定了吗?”

    “阿浩说他处理就好,决定了会告诉我的。”徐轻芮翘着眼尾,声音细小回答。

    “隔着屏幕都被塞了一嘴狗粮,我不该打这个电话的。”温舒韵皱着脸,一副受伤的神情。

    徐轻芮以为自己已经很克制,但脸上还是洋溢着无法掩盖的幸福,她柔声道:“舒韵,如果你有空的话,我想请你当我的伴娘。”

    “我倒是想当你伴娘,可是小芮,我都结婚了。”温舒韵提醒着她,一脸无奈,“不过我可以在你身边陪着你。”

    听说结婚的人是不能当伴娘团的,会有不好的寓意,在她大喜的日子里,就讲究一些好了。

    “这样啊。”徐轻芮也是一头雾水,她是不知道的。

    两人又聊了几句,周尘打来了电话,温舒韵只好先挂断。

    而徐轻芮这边。

    林浩打开浴室门,拿着毛巾边擦头发边走出来,黑发上还往下滴着水滴,他穿着黑色的家居服,此时身上弥漫着散漫慵懒的气息,房间内是照射着温馨的灯光,他神情温柔,她有些看痴了。

    “穿这么少不冷?”他走过来,看她坐在床边,身上只穿着薄款的睡衣,呆呆坐着望向他。

    徐轻芮摇摇头,下一秒便被人抱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着凉了就难办了。”他将被子又往上拉了拉,“晚了,睡吧。”

    他说话永远都不急不缓,透露着温柔和耐心,徐轻芮心底一酸,猛地起身扑到他怀里,狠狠抱住了他,将头埋在他怀里,一下又红了眼眶,哽咽了声音,“谢谢。”

    这声谢谢,她早就想说,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就想说。

    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他还没食言,真的保护好了她和宝宝。

    “谢什么?”林浩抱住她了,叹了一口气,心底也有点余悸,“过程比我想得难得多,我最担心的是没保护好你,现在还好,都过去。”

    他没想到的是周彩燕居然会提出这么苛刻的要求,让他有些始料未及,当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生怕林家人会强行制止,那个时候事情就难办多了,索性还好。

    “对不起。”她语气里充斥着满满的内疚,“我不知道会这个样子。”

    “是我应该说对不起,不过真会挑时候。”林浩说着,摸了摸她的肚子,抿着唇轻笑道,“还好要得起,不然可怎么办?带着你私奔?”

    闻言,徐轻芮也忍不住上扬了嘴角,抱紧了他,有些不好意思说,“对啊,好贵,还好准爸爸比较舍得,你去哪我就去哪啊,私奔就私奔。”

    话语间,泛着满满的爱意。

    林浩没接话,抱着她,过了一会道,“的确是顶着一些压力,但最怕的还是委屈了你们,如果你在这里住得不开心,要随时和我讲,到时候就不住老宅了,家那边没佣人可以请。”

    出了这种事情,林崇辉现在也还在生气,别人心底什么想法,他现在也不知道,最怕会带着别的想法看她,还怀着孕,经不住折腾。

    徐轻芮摇摇头,“我刚刚去找爷爷了。”

    她说完,将刚刚做的事情说了,林浩也是一愣,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做,只听她又道:“我没想要什么任何的东西,只想和你在一起。”

    “不,是我们三个在一起。”

    她美眸清澈明亮,笑意盈盈,晃了他的眼。

    周彩燕就算把协议拿走,她才是持有人,重新再签一份就是,这些合同根本没有意义。

    林浩似乎也没想要拿回来,看到她这般,也没多说,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对她也好,至少林家人不会对她再有偏见,能让她能好融入这个家庭。

    “不过有留一份。”她垂眸笑着,带着一丝得意,“爷爷说给我的保障,是离婚合同,所以你要对我好,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林浩那个心柔啊,漆黑水亮的眸子里都是温软柔情,似倏然想到什么,他抱着她转了一个方向,打开了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徐轻芮瞥了一眼,心下一颤,隐隐已经猜到是什么,心跳也跟着加速了起来,紧张无措。

    他将盒子打开,一枚钻戒出现在她眼前,心形钻戒外层包裹着细小的碎钻,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亮,设计独特,优雅大方。

    一切那么突然,她懵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戒指是今天上午回来的时候买的。”他拿了出来,将她纤瘦的右手拿起来,套在无名指上,不大不小,刚刚好,面对她错楞的目光,他轻笑,“尺寸在上次趁你睡觉时候偷偷量的,早就有买的打算,只是意外提前了,有些匆忙,希望你不要介意。”

    “才不会。”她小声嘟囔一句,眼眶又不争气红了,吸着气,又躲在了他怀里。

    “这么爱哭?怕是怀了个爱哭包。”他抱着她打趣出口。

    徐轻芮胡乱点着头,“对啊,是宝宝的错。”

    他笑得更欢了,眉眼飞扬,胸膛跟着一颤一颤,她一囧,脸上一烫,有一种嫁祸给宝宝却被猜到的愧疚,却强忍着不承认。

    半响后。

    林浩将头发吹干后,与她躺在床上,环抱着她,语调温和轻缓,“真好,想了很久能光明正大与你相拥而眠,这一天来得还不算晚。”

    她转了个身,也抱住了他,在他怀里昂头,望着他小声道:“我觉得像做梦一样,现在不想睡,怕醒。”

    “瞎想,赶紧睡。”他揉了揉她的头,“晚睡对你和宝宝都不好。”

    “恩。”

    她乖乖点头,躲进他怀里,迷恋般蹭了蹭,一脸满足的表情。

    “这几天你去公司完成交接,暂时就先不上班了,可以吗?”他将下巴抵在她头顶,继续道,“如果还想上班,你是要等明年了。”

    “好,听你的。”她没有犹豫便答应下来。

    他想得周到一些,她不可能一生完孩子就去工作,还是想等宝宝大一些,然后才回去,至于为什么还要回去?

    执着吧,她还是比较热爱职场,也不想成为“金丝雀”。

    “这几天我会陪你待在家,有空的话,早上可以去后院看奶奶,她比较喜欢在清晨捣鼓她的菜园,你可以…”他低沉的声音回荡在她耳边,不断与她说着林家人的习惯,以及他们的兴趣爱好。

    什么样能获取好感、什么样能耍存在感,什么样又能得心人…

    也知道是不是他的声音太好听还是太催眠,徐轻芮原本还点着头,到最后已经没反应了,缩在他怀里,呼吸均匀。

    林浩止住了声,看着怀中闭眼的她,肌肤细腻光滑,微珉着红唇,一双小手还搂在他的脖颈,倏然,眉毛蹙了蹙,身子也跟着动了动,抱他的手又紧了紧,本能靠近他,又安静睡着。

    他低低笑了笑,动作轻缓抱着她,将被子往上拉,将她盖得严实,透过窗户,看着远处黑沉的天际,繁星点点。

    一整天的精神紧绷缓缓放松了下来,他不慌吗?

    怕是比她好不了多少,可他还得忍,林崇辉那番话出口之时,他整个人险些乱了阵脚。

    他对林崇辉说,他舍不得,那是他的孩子。

    实际上,舍不得的何止孩子,哪里舍得让她去做手术,又哪里舍得两人从此没瓜葛,当时付出的代价的确还是深,可对于他来说,还是她的比重更大一些。

    他想着,慢慢俯下头,怜惜吻了吻她。

    索性还好,林家人会慢慢接受她,也不存在隔阂了,她还怀着孕,总会慢慢喜欢上的。

    ——

    深夜。

    城市的另一边。

    温舒韵倚在床头,露在外面的双手光溜溜,被子盖到她胸口,一片春光外露,乌黑的秀发垂下,与白皙柔嫩的肌肤成了鲜明的对比。

    “下午的试镜就行,到时候我们直接赶过去。”她按下键,发了一段语音过去。

    “你确定吗?”周尘也回了一段语音。

    “确定,尘哥你安排就好。”她又回了一段。

    “我知道了。”

    她听完周尘发的语音,退出了聊天页面,没过多久,邮箱又受到一份资料,她打开下载,神情专注看着。

    靳绍煜睡在一边,支着头侧身看她,皱眉道:“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知道,你先睡吧。”她目不转睛看着手机屏幕,手指不断滑动着,回答得有些敷衍。

    他脸一黑,手往前一伸,将她手机拿了过去,将人拉过来,一连串动作迅速,她惊呼了一声,整个人已经在他身下,轻哼了一身,略带羞恼,“干嘛呀?我还有剧本没看完呢!”

    “你不睡觉我们就干点别的事情。”他缓缓出口后,俯下身来,她一看,急了,连忙道,“睡睡睡,我困了,我受不了了,现在就睡。”

    刚刚才来过,好不容易说服他节制一点,现在还来,她肯定会软瘫了,明天还有一天通告,可饶了她吧。

    靳绍煜也不过是吓唬她,见她紧紧闭着眼,睫毛一颤一颤的,嘴角忍不住勾了勾,从她身上下来,睡在了一旁,一转身,又将人抱在怀里。

    伸手将灯一关,房内一片漆黑,两人紧抱着,缓缓入睡。

    ——

    次日下午。

    a市中心某大楼外,温昕悦一个人坐在保姆车里,拿着手机正在席贤瑞视频通话。

    “贤瑞,明天试镜我还是有点紧张。”温昕悦穿着v领长裙,春光若隐若现,对着电话那头娇声说着。

    席贤瑞强迫自己别开视线,安抚出言,“余青导演那边我还算有些交情,可以先把你通融一下,但小悦,你要相信自己,这个角色你是十拿九稳的。”

    一部小电影而已,温舒韵是当红花旦,接这样的剧还是自降身价。

    闻言,温昕悦低着头,咬了咬下唇,有些委屈,而后又抬起头,水灵灵的眼睛望着他,“若是之前,我还觉得是这样,但现在,李姐那边说好多代言和剧本都毁约了。”

    如若不是这样,她又何必去试镜?

    还是这种小电影,放在以往,她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两人公布恋情之后,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没法解释,只能咬着牙往肚子里咽,原本在这段恋情中,受伤害的就是女方,加上这么一出,她最近的名气直线下降,而席贤瑞呢?根本没受什么影响,这是不公平,可不公平又能怎么办?

    “让你受委屈了,我这边会和经纪人商量,下半年的戏,我们合作。”席贤瑞没犹豫太久,便已经开口。

    他第一反应便是因为恋情的关系,这才导致温昕悦事业受阻。

    “如果能和你一起合作,我是开心的,毕竟能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温昕悦低着头,有些急娇羞出口,这幅样子倒让席贤瑞心生怜惜。

    “昕悦,该下车了。”李雪嘉拉开车门,对她说了一句,温昕悦连忙对手机说了一句,匆匆挂掉了电话。

    一下车,大批话筒放在她面前,毕竟是当红花旦,来试镜网剧,也是引起了一阵哗然,温昕悦一路往里走,还有不少试镜者等在大厅,这个导演也是个较真的,非要试镜角色。

    相对于其他人,她的待遇便好了很多,虽说也是排号,但有专门的休息室,也算一点特殊照顾吧。

    “放宽心,以你的资历,这个女主角肯定是你的。”李雪嘉在休息室转了一圈,慢悠悠说着,“虽然这是网剧,但也是当红小说改编,无论从剧情还来讲,还是网络粉丝的支持度,都是不亚于电视剧,我也看过这个剧本,还是比较吸引人。”

    “恩。”温昕悦点着头,心底早已经不屑,若不是她接不到主角戏,她会沦落到来演网剧?

    这简直是对她身价的侮辱!

    希望席贤瑞说话算话,下半年和她合作,有他在,她也能跟着名气上涨一些,简直是高估与他在一起的价值了,就现在,黑锅都是她来背,别说名气上涨了,被黑才差不多,可是有什么办法?短时间内如果分手,到时候被骂的还是她。

    过段时间,她还是要把席贤瑞约出来,现在也公开了,炒炒绯闻也好,巩固下地位。

    剧组还算特殊关照,没让温昕悦等多久,那边剧组人员便来叫去试镜了。

    温昕悦整理了一下仪容,她演技也还算好,又是精心准备,拿下主角的自信还是有的。

    一进门,走向舞台,朝台下鞠躬一下,柔声道:“我是温昕悦,来试镜女主角。”

    余青还算给面子,点点头,“开始吧。”

    温昕悦站直,节选了开头一段,开始表演起来。

    她虽非科班出身,但这些年在剧组苦练,自认为演技还是有,看到台下剧组人员点点头,她内心也差不多有底了,这个角色,她肯定是拿到了,想着,演得越发投入了。

    殊不知,结束之后,余青来了这么一句,“温小姐的意向只有女一吗?要不要多试镜几个角色?”

    温昕悦一懵,“余导演是什么意思?”

    整个大厅都是新人,而她是当红小花旦,难道不是理所当然当女主角吗?

    余青哪里来的脸,居然让她饰演配角!

    如果不是看在这个主角的份上,她怎么可能会来试镜!

    其他评委也是一愣,摸不清余青的意思,温昕悦这演技是过关的,当女主角自然是没用问题,起码人家人气在哪。

    “没什么问题了,温小姐回去等通知吧。”余青也没有继续再说,对方脸色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恼怒已经说明了问题。

    温昕悦走了出去,胸腔里团团火升起,就好像被人侮辱了一番。

    余青看了一眼疑惑的评审人员,脸色不变,“温昕悦是不错,但温舒韵一会也要来试镜,你说,这个角色给谁?”

    闻言,众人一惊。

    温舒韵?

    现在可是当红新人,与靳绍煜合作的《阴阳相隔》马上要开播,如果来参演他们的网剧,能带来的流量可谓是庞大的。

    “温舒韵的演技比温昕悦好。”余青又补充上一句。

    若是没有温舒韵,他当然首选温昕悦,刚刚问的话,也是想要把温昕悦留下来,毕竟也是人气偶像,可现在如果只能选一个,那么,这个人毫无疑问,一定会是温舒韵。

    一个科班出身,一个非科班出身,一个正在走上坡路,一个正在走下坡路,单单说《阴阳相隔》的开播,会让多少人争抢温舒韵,这样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不抓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