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4: 老板,你眼睛抽了?(二更)
    周彩燕被她看得心虚,低着头,小声道,“房贷压力那么大,彩礼钱拿去还房贷好了,林家也不缺那点钱。”

    她还想留个保障,万一以后出什么事,这笔钱可以让他们走得很远,林浩手中的股份和房产虽然加上徐轻芮的名字,但也不是她的,只有钱才是她握在手中。

    “我还没穷到要卖女儿!”徐振南怒喝了一声,满脸憋红,“你到底拿多少彩礼?”

    他一直在老家,所有的事情都是周彩燕决定,她只说还不错,具体也没说多少,他也不在意这个,自然也不过问,对他来说,只要徐轻芮过得好,嫁的人对她好,其他都不重要。

    周彩燕实际很怂,被这么一吼,她不敢吱声了。

    “小芮,你说。”徐振南转过身,看向徐轻芮,语气缓了很多,但脸也一直沉着。

    徐轻芮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声,“八千八百八十八万。”

    此言一出,徐振南狠狠被吓了一跳,好一会脸色收敛了些,看向她,又放心了一些,“这些钱是要给你拿回去的,林家看来还算重视你,以后好好过日子。”

    徐言卓皱着眉,俨然比徐振南想得多,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第一句就问,“这些钱是林家给的,还是妈开口的?”

    他不是没见过世面,他们这样的家庭,家室根本不好,林家随便下个百万就顶天了,不可能会下这么高的聘礼。

    徐轻芮还未开口,周彩燕眉宇间闪过一丝慌乱,语气严厉唤了一声,“小芮!”

    一看她这样,徐言卓还有什么不明白,脸色严肃,“妈,这些钱你必须让小芮拿回去!这么高,别人以后怎么看她?她在林家怎么过下去?”

    周彩燕一看也瞒不下去了,拉下脸,“这些钱我不会让她拿回去,她爸不是给她一百五十万了吗?这钱妈给你留着,到时候把这个房贷还完,再买几套房子,收房租都能收好多钱。”

    a市房价很高,之后还会涨,那么房租当然也贵,这样他们一家就不用愁了,再也不用那么辛苦。

    一开始她的本意不是要这么多钱,但当这么多钱握在手里的时候,那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过的,仿佛一下有了底气,成为人上人,苦了一辈子,有了这些钱,他们就够吃一辈子。

    这个诱惑实在太吸引人,心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开始偏。

    徐轻芮也没想过这些钱能拿回来,既然是彩礼,一分都不给她也可以,但听着周彩燕的话,眼神有些黯淡,心总有一些怪怪的感觉。

    手附在肚子上,心底不断叹气,太多的无奈又太多的无能为力。

    “妈!”徐言卓面色黑如锅贴,态度强硬,“我不需要小芮的彩礼钱来买房子,你全部给她,林家还给了什么,我和爸的意见一样,让她全部带回去,总不能让林家看不起。”

    他只有这么一个妹妹,说什么都不会让她受委屈。

    周彩燕板着脸,一脸不愿意。

    “哥…”

    “你别说话,吃好就回房间去!”徐言卓直接打断她的话,语气不容拒绝。

    他素日里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一下这么正经起来,她有些不适应也不敢反抗。

    “小芮,回去吧,睡早点。”徐振南冲她慈爱出口,眼底也透露着惭愧和歉意,这件事情上,他不会让步,这是作为一个父亲的本能!

    “你们好好说,别生气,哥你别生气。”她站起身来,劝说着,“我没事的,林家不在意这个,阿浩对我挺好的。”

    “回房去!这没你的事!”徐言卓似乎压抑着怒意,头也不回对她说着。

    徐轻芮没法,只能小步小步走回房去。

    关上门,不放心趴在门上停了好一会,嘈杂的声音不断传来,但她始终听不清楚在说些什么,有些气馁,只好回到床上。

    周彩燕再怎么嘴硬,她也只是个女人,在k市那种小地方,她娘家又深处大山,思想封建落后,即便她出来二十几年,也只是在林家,思想一点都没变。

    丈夫和儿子,就是她生活最重要的部分。

    徐言卓一生气,她更不敢说话了,哪还有嚣张的气焰,但还是想紧紧拽着那些钱,毕竟是很多很多钱。

    但最后,逼得徐振南以离婚为威胁,她妥协了。

    这都几岁了?要是离婚,回娘家可是要被戳脊梁骨,受全村人嗤笑,心底也想着,徐轻芮都嫁进去了,总得帮衬娘家一点吧?以后也有得是机会,万一惹怒他们,徐轻芮那边再说出她做的事情,两人怀疑了,得先稳住,赶紧把徐轻芮嫁出去。

    而房内的徐轻芮倒不知情,她坐在床上,与林浩打着视频,对方此时应该刚回到家,身上还穿着西装,坐在沙发上,看着她柔声道,“吃饭了吗?”

    “恩。”她点了点头,本就对他信任,刚刚发生的事就与他说了,不过,徐振南说要给她的钱她没说,因为不准备要,对方把老家的房子卖了,更要把这些钱放在身上养老才是。

    “你别掺和。”林浩听着拧了拧眉,珉唇接着说,“不关你的事,既然是彩礼,这笔钱就不再属于林家,怎么安排是你自己的事情。”

    周彩燕的行为他的确看不惯,看来其他人还不知道,那么怎么做,就是他们自己协调的事情,他一直觉得在这件事情上徐轻芮是受委屈的,有人插手,他当然不会阻止。

    徐轻芮垂着头,闷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我和你在一起之后,妈就一直阻止,恋爱的时候我有一段时间心情很不好,就是妈和我说,林家不可能接受我,你不会娶我的,只是和我玩玩。”

    这段时间她都能感觉到,自己与周彩燕之间越走越远,尤其是对方行为激烈要将她孩子打掉的时候,一直劝说自己的理由都不存在了,两人之间也越来越陌生。

    闻言,林浩珉紧唇,看着她这幅样子,眼底再疑惑,也没表现出来,反而出口,“是因为担心吧,这就是你上次试探我有没有未婚妻,林家是不是只接受门当户对的原因?”

    “恩。”她低头,戳着自己的手指,有些不好意思。

    “还说了什么?现在可要好好解除误会,我现在可不知道身上还背着什么罪名。”他半开玩笑说着,语气循循善诱,像是无意提及。

    徐轻芮本就怀疑周彩燕说的话,能想到的都说了,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林浩的脸色越来越沉,甚至充满了质疑。

    对方什么意思?

    分明在阻止两人在一起,周彩燕在林家二十几年,应该更清楚才是,最起码他人品还算过得去,也没有得罪过她,为什么要这般阻止和拆散?

    想起前不久,对方宁愿徐轻芮去打孩子打掉也不愿两人结婚,到底是怎么事情能让她这么做?

    林浩百思不得其解,心底却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当然,在她面前也不会表现出来,只安抚道:“可能是怕你受欺负,我只能用以后的行为来证明会把你们保护得好好的,不然可就是罪人了。”

    徐轻芮脸红了,其实林家人很好,没有人会欺负她,两人结婚以后,他对她也很好,可能是距离更近了,两人相处时间更多,她觉得他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心底越发甜蜜。

    只要想到每天醒来第一眼就能看到他,就觉得每一天很好,充满着希望。

    ——

    今天是徐轻芮与林浩结婚的日子,温舒韵很早便来到徐家。

    而徐家是在k市,在这边的礼节也只能从简,人也不多,除了温舒韵,其余几个伴娘都是徐轻芮的大学同学。

    化妆师正在给徐轻芮上妆,温舒韵站在一边,其余几个伴娘目光可不是落在新娘身上,倒是充满好奇看着温舒韵,有些蠢蠢欲动。

    “怎么了?”温舒韵轻笑,询问出言。

    她的第六感比一般人还要敏感一些,从她们见到她的第一面,眼底就有了一丝别的情绪,倒不是因为她是明星,而是其他原因。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李嘉终是忍不住上前,看着她。

    “什么?”温舒韵脸色未变,笑着说。

    “大概是靳影帝的事情了。”徐轻芮先一步回答,一脸无奈,最近温舒韵与靳绍煜捆绑得太厉害了,两人这个知名度太高,她都不敢说认识温舒韵,下一步可能就是要温舒韵或者靳绍煜的签名了。

    “你是他粉丝?”温舒韵有些诧异也有些尴尬,生怕对方问出什么问题,她回答也不是,撒谎也不是。

    “不不不,我没什么偶像,只是最近网上都在疯传,我只是比较好奇。”她神色自然,凑过去悄悄道,“我只迷动漫,其他没什么兴趣。”

    “那你想问什么?”温舒韵倒是松了一口气。

    “靳绍煜家室真那么好啊?为人怎么样?他这么火,我超好奇的,哪有人是完美的。”李嘉瘪瘪嘴,明显不在意的神情,话语还有些嫌弃,“我天天刷微博都是他。”

    温舒韵一时语塞,这话让她怎么回答?

    “好不好,你一会自己观察嘛。”徐轻芮轻笑,接着道,“他也会来。”

    “他会来?”其余人也震惊了,知道徐轻芮嫁了个富二代,至于多有钱,她们隐隐有些知道,与徐轻芮大学交好的三个人都是省外,所以对林家也不了解。

    “对的,他和阿浩是同学,然后生意上也有往来,于公于私都会来的。”徐轻芮接话。

    “突然想上去要签名,听说他的签名能卖好多钱。”见钱眼开的张娇开玩笑般出口,惹得众人无奈至极。

    温舒韵是画好妆才来,其余三人又让化妆师补了一下妆。

    十点整,以迈巴赫为开头,一排黑色奔驰停在徐家楼下,徐言卓面无表情,今天的他装着黑色西装,看起来正经了一些,面容看着竟有些英俊清秀。

    “敢欺负我妹妹你死定了!”

    林浩也身着纯黑色西装,比起以往的精英范,今天更加帅气,眉梢微扬,手里拿着一束鲜花,刚往里走,徐言卓压低声音来了这么一句。

    “不会。”他面色未变,语气却郑重许多。

    “这位是大舅子吧?”刘成俊穿着宝蓝色的西装,头发竖起,今天还带了个金丝边的无框眼镜,纯属用来装饰,还别说,看起来斯文了不少。

    他热络上前,拿出烟递给徐言卓,“大舅子,抽一根。”

    靳绍煜与他是发小,当初他上来之时,为了扩大人脉,靳绍煜便给他介绍了不少身边交好的人,林浩便是其中之一,随着云影的发展,和林氏也有了一定的生意联系,他这不是未婚吗?也就被拉来当充当伴郎团了。

    徐言卓看了他一眼,也给面子拿了过来。

    伴郎团走上楼,门口排在一排的啤酒,一路通向徐轻芮房间的门口,门自然还是紧锁着,林浩给刘成俊使了个眼色,对方一下就意会了,笑呵呵的带着几个伴郎,他们是什么人?都是时常应酬的人,不说千杯不醉,最起码十几瓶是没问题,这不,三两下就喝完了。

    至于林浩,他怕是要留着体力应付酒席。

    “新郎来了,小姐姐们开开门。”刘成俊敲着门说,语气相当柔啊,勾魂,房间里几个伴娘光听声音就有些兴趣,还打听这是谁。

    “红包呢?”有一个上前,说了一句。

    一个个红包从门缝里递进来,伴娘也没为难,打开门就让他们进来了,刘成俊连连道谢,“谢谢,谢谢。”

    本身就没打算为难,伴娘看着他,倒是来了兴趣,刘成俊流露出自以为很帅的一面,诧异看向温舒韵,“你也来了?今天没拍戏?”

    又想装逼勾搭小姑娘,温舒韵摇摇头,毫不客气道,“老板,你眼睛抽了?”

    她现在还是云影的签约艺人,他可不就是老板吗?

    刘成俊脸一僵,他那是放电,抽什么抽,靳绍煜喜欢的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没情趣?

    此言一出,几个小姑娘轻笑。

    “别理他,满身风流债还没处理好。”温舒韵冲几位伴娘出口。

    刘成俊急了,“你拆我台啊,来参加一次婚礼我容易吗?”

    林浩抱起徐轻芮往外走,众人也往外走,留下他一个人风中凌乱。

    刘成俊看着众人的背影,嘿!靳绍煜喜欢的这个小姑娘真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