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8: 最佳新人提名(二更)
    林浩没有立马回答她,也没开口,半响之后,他低沉严厉的声音传来,“林安菱,我是不信你的,我不管你这次去医院的目的是什么,妈现在的情绪不稳定,我希望你说的每一句话,给我再三斟酌,不指望你念及什么母女情分,反正你都觉得是我们欠你的,我现在不是在商量,如果你说话不经大脑,我立刻会把你拖出来,以后都别去!”

    一句“凭什么”还没说出口,对方的话又传来,“我不欠你什么,小芮她也不欠你什么,大宅你想住就住,不想住就不住,我们也不会搬回去,我赌不起。”

    话语疏远,林安菱火气一下又消了,大气都不敢出,心下更是无措,伸手要去抓住他的胳臂,“哥,我真的没有想做什么,是为了嫂子好。”

    “从小到大我都没见你出现过深刻检讨,现在你给我检讨?做什么事情心虚了?”林浩一下将手拿开,神情凉薄,全然没了之前爱护纵容她的模样。

    “哥!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林安菱终是忍不住提高了声调。

    她都这样放低姿态了,他怎么还不领情?而且,她也很委屈啊,见他这个态度,心底更多的是害怕,怎么办?如果被发现,所有人都不喜欢她,又应该怎么办?

    “你还给我发火?我和小芮恋爱到现在一天舒心日子都不让我过,给我搞事情,整个家让你搅得一团乱,我现在还憋着一团火,最好给我识趣点,别以为我不会收拾你。”

    林浩放下狠话,整张脸都阴沉下来,压抑的气氛倏然袭来,她被吓得缩在角落里。

    实际上,他的确是气,林安菱不断再闹事情,这些天他实在太忙,一直在收拾烂摊子,徐轻芮还陪着他,而且自己又顾不上她,怀着孕,还要忍受这种坏境,心疼得他都想打人。

    他鲜少发火,说了以后,脸色又收敛拉起来,深吸了几口气,好一会又道,“所有的容忍都是有限度,你消耗掉我所有的容忍度,所以安分点,不然我会不客气,还有,别去威胁吓唬她,你没那么大本事,你敢对方她动手试试?孩子出了什么问题,我会让你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

    “想过舒服的日子就被挑战我的底线!”

    林安菱这次是真被吓哭了,之前她可能不怕,但现在她不能不怕,林浩对待亲生妹妹都是如此,若她不是亲生的,那么他又该怎么对她?

    林浩了解她性格,如果不狠狠警告,根本没有,一而再再而三闹事,公司的事还好点,他辛苦一点就辛苦一点了,可他对温舒韵的态度让他害怕,若是这一招用在徐轻芮身上,那后果是什么,他都不知道。

    孩子和她,一个他都赌不起,也不敢松懈半分。

    “哥,我真的错了,你别这样。”林安菱泪水如决堤,不断涌出,她抽抽搭搭的,带着恳求,“我以后绝对不会再针对嫂子,你原谅我。”

    反应这么大,林浩眼底闪烁着探究,没说话,车慢慢驶入医院停车场,良久以后,他才出口,“什么时候等你真正改了再说。”

    林安菱没法,连忙拭擦着眼泪,跟着他下来,对方没想等她,很快便隔得很远了,她只能加快脚步赶上去,连一句抱怨的声音都不敢有。

    沈映蓝住在的vip套房,走到门口,里面的声音就已经传出来,林浩上前敲了两下门,身后伸手扭开,徐轻芮就坐在床头,见他进来第一时间站起来,而看见他身后的林安菱,脸色带上些许不自然,但也是一瞬间,很快便被她掩饰起来,轻声道,“菱菱你也来了。”

    “恩。”林安菱扯了扯嘴角,笑容还是有些僵,看向沈映蓝,连忙走上去,语气关切,“妈,你怎么生病了?哪里不舒服?”

    沈映蓝虽说在病床上,但还是收拾得一丝不苟,看起来端庄优雅,但气色的确有些差,而且瘦了不少,妆容都掩盖不住疲惫。

    “我没事。”她应了一声,语气淡淡听不出情绪,接下来也没说什么话,林安菱杵在那,突然觉得很尴尬,以前这种情况她也懒得应付,随便找个借口就出去了,现在她却想在林家人面前刷刷好感,自然是不能走。

    “妈,奶奶熬了汤,我给你倒出来吧,一会喝。”徐轻芮打破沉默,上前询问。

    沈映蓝拉过她的手,顺着床头坐下来,珉唇轻声道,“小浩不是在这吗?你让他做就可以了,怀着孕呢,跟着瞎捣鼓什么?”

    林浩走上前,动手起来,徐轻芮有些不好意思,“妈,没事,月份还小,都没显怀呢。”

    哪有那么金贵,她又不是瓷娃娃。

    “就是因为还小,才要多注意一些,也就这时候轻松一点,等到月份大了该闹腾了。”沈映蓝说着,又继续道,“这里毕竟是医院,细菌多,一会就和小浩回去吧。”

    “恩,一会爸来了我带她回去。”林浩将碗递给沈映蓝,接着她的话。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哪还用让人看着?走吧,我没事。”沈映蓝直摇头,刚要继续开口,旁边的林安菱已经瞄准机会插话,“我可以在这陪妈的。”

    沈映蓝眉头微微蹙了蹙,“我不需要人陪,都走吧,一会我该睡了。”

    林安菱一噎,不知如何接话,林浩已经将徐轻芮来起来,看向沈映蓝,“那也行,妈,我先将她送回去,然后下午再过来。”

    “妈,你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徐轻芮柔声问。

    既然沈映蓝不让她过长时间呆在医院,那么她也只能听,毕竟现在她不是一个人。

    沈映蓝无奈轻笑,往后靠了靠,知晓她也是想尽一份心,便随了她,“你什么拿手就做什么吧,我不挑食。”

    “好。”

    没办法,林安菱最后也只能跟着两人出去。

    林浩现将徐轻芮送回去。

    “嫂子,我去你那吧?”林安菱看向徐轻芮,放低了声音,眼底期望。

    现在她的目的就是讨好林家人,让徐轻芮得意一下就得意下好了,她现在也不想管那么多,都和自己亲哥哥在一起了,多恶心啊。

    闻言,徐轻芮浑身颤了颤,林浩却先一步出口,“她回去休息你去做什么?”

    “我…”林安菱找不出理由,支支吾吾的,只听他声音严厉,“别给我折腾事情,要么回老宅去,要去回你那去。”

    林安菱低垂着头,一副生闷气的模样。

    林浩可不理她,心底越发奇怪,林安菱的行为极其反常,甚至还带上一丝讨好和刻意的接近,让他越发警惕。

    到了楼下,林浩停下车,声音缓和了好些,对徐轻芮道:“上去吧,好好休息。”

    “恩,你开车慢一点。”徐轻芮开门下车,对他叮嘱着,他又心护她,那么她自然要领情,不会为面子的功夫出口邀请林安菱,她是真怕她做出什么事。

    林安菱看着两人对话,没再插话,现在林浩是光明正大防着她,而且她做得太过,也容易露出马脚。

    ——

    一晃半个月已过。

    沈映蓝确认为有抑郁症复发的迹象,索性问题还不严重,不过也必须在医院接受一段时间的治疗。

    此时在a市的一家高级服装店内,已经被人包场,三楼试衣厅内,一个清贵高冷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工作汇报。

    “这条呢?”一道软绵柔媚的声音传来,靳绍煜第一时间抬眼望去,眼底倏然幽深起来。

    远处之人穿着一字肩鱼尾修身黑色长裙,腰部收紧,身材凹凸有致,附带女性的曲线美,尽显落落大方,裙摆并无多余设计,简约的即时感觉,宽松落垂的肩部展现曼妙身姿,秀发微微挽起,清雅不失气质,温婉动人。

    “这一款是思迪大师最新设计的礼服,是限量版,拉链也是隐形的,立体收腰,垂顺柔缎裙摆,静则垂坠,动则飘逸,十分有特色,温小姐的身材很好,驾驭是没问题的。”导购员替温舒韵整理着礼服呢,一边介绍着。

    昨天店长突然通知她说店被包场了,除了管理层,就她和另两个金牌导购员被留了下来,一个月前被定制的衣服已经全部空运到,她们必须一件件仔仔细细挂起来,仔仔细细检查修护。

    上面明确警告,必须小心严谨,损失一件都是天价,同时对客户的**一点都不能泄露,这不,她们一颗心都在悬着,心底也是好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大客户。

    看到靳绍煜牵着温舒韵进来时,她们都险些尖叫。

    天啊。

    还有什么不明白,靳绍煜的“小公主”居然是温舒韵。

    看《阴阳相隔》的时候超喜欢两个人,希望两人真实在一起的人可不少,她们就是其中之一,如此近距离接触偶像,一颗心激动得要停止,实在太震惊也太欢喜。

    “不好吗?”温舒韵见他没说话,又轻声开口,“我觉得料子很舒服。”

    靳绍煜轻咳了一声,下一秒脸色收敛了好些,站起身来,向她走过去,“还好,就这件吧。”

    话落,又对导购员道,“麻烦把披肩给她试一下,外面冷。”

    “好的。”导购员别提笑得多开心,老靳和她说话了,声音别提多温柔了好吗?

    下次谁说她家老靳面瘫脸,不懂情趣,她第一个就上去凑!太可恶了,简直就是冤枉,靳绍煜在她心中的形象已经变了,是世界上最温柔最专心最优秀和最帅的男人,唯一一个!

    “其他不试试吗?”温舒韵指了指后面一排,每一件都不错,她试了一小半已经有些累,不过如果不试的话,不是很浪费吗?女人嘛,爱美一面还是有的,尤其在心爱男人面前,再累也想让他看到自己更美的一面啊。

    “化完妆该带你吃饭去了,一会时间不够了。”他嘴边泛起淡淡的笑意,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谁叫你赖床?昨晚不是都提醒了吗?”

    温舒韵羞窘,怒瞪着他,“你还说我,分明是你…”

    他看着她气呼呼的模样,眉梢漾得更开了,低笑出声来,“好了,我让你们送到家去,以后给你慢慢穿。”

    几位导购员拿着披肩出来,看到这一幕,心底那个翻涌呀,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小公主”是真受宠啊,比起网友猜测的和靳绍煜表现出来的一星半点,是远远不及。

    不过,男神和女神在一起了,她们可是高兴都来不及。

    温舒韵看见她们过来了,微微往后推了推,面色有些羞窘,导购员笑着开口,“温小姐,这些都是,你先试哪一条?”

    其实不用他们怎么表现,从进门开口,即便不说话,那冒着幸福泡泡的气息也早已经将她们埋没了好吗?简直是太太太恩爱了,而且温舒韵就长着一副温柔乖巧的模样,她们都忍不住疼爱怜惜,何况是靳绍煜。

    “中间那条不要了,太薄。”靳绍煜率先开口,还有左边那条,“左边那一条,颜色还是太浅了一点,换一条颜色深一些的,尽量动作快一些。”

    温舒韵任由他安排,选好以后又穿上定制的高跟鞋,妆稍微画得久一些,又被他带去吃饭,等一切都弄好之后,这才放心下来,看着她,一时没别开眼,看着丰润小巧的红唇,忍上前蹂躏的冲动,沉声道,“一会和周济彬走红毯的时候,别靠那么近,不然晚上收拾你。”

    一秒还满脸温柔,现在又黑着脸,温舒韵忍不住笑了,往前凑了凑,甜甜道,“那你陪我去呀。”

    今晚是第二十八皆金灵奖的颁奖典礼,她获得了最佳新人的提名,不过也就去走个形式,心底也没想拿奖,毕竟这只是她第一部作品,若说《阴阳相隔》她还有点把握。

    作为国内含金量最重的电视剧奖,能够获得提名已经是她莫大的荣誉。

    靳绍煜抿了抿红唇,牵着她往走下楼,她的电话恰好响起,是黎斌打来的,叫她一起去,不仅他获得了导演处女作的提名,电视剧也获得了最佳故事提名,可以说无论最终那个获奖,都是对他们的肯定。

    “我先送你去公司吧,到时候周尘再送你过去。”靳绍煜无奈,这憋屈的,跟偷情似的。

    温舒韵点点头,也叹了一口气,公开啊公开,什么时候有合适机会?在此之前她必须努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