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5: 事情败露(一更)
    天还未亮,鉴定结果已经出来。

    徐轻芮睡得安稳,林浩拿着鉴定结果坐在走廊里,看着手中的三份档案,没有打开的勇气。

    为什么准确性,靳绍煜叫人拿了三份样本。

    两人结婚的时候很急,并没有进行婚前检查,因为要等两天之后才能拿报告,而且婚检是自愿,他们也就没进行检查,若是查的话,是可以查出染色体相似的。

    若说谁的心底最复杂,莫过于他了,一夜未眠,眼底泛着血丝,下巴冒出了青色的胡渣,甚至身上还穿着送她来时的衣服,上面的血迹已经变得暗红。

    可此时的他,哪有精力管这些?

    不知坐了多久,他双手撑着大腿,已经出现了麻木的感觉,指尖有些颤抖,将报告从牛皮纸里拿出来,呼吸都出现了紧张急促的情况,不敢眨眼,缓缓翻到最后一页,在鉴定结论那行出现一行字:经我中心鉴定,徐轻芮与林浩确认没有血缘关系。

    他瞳孔缩了缩,紧紧拽着那张纸,那种心情,就像从高处猛然坠落,冷汗直冒却又获得新生,他连忙打开其他两份,都是一模一样的结果,疲倦不堪的脸慢慢松了下来。

    突然,房内传来动静,他快速起身走了进去,徐轻芮支撑起半边身子,旁边是被她碰掉的杯子,见他进来,她面色变的不自然起来,没说话,缓缓又睡下了。

    正如温舒韵所说,她休息好之后,思路就会开始清晰,哪怕她不确定自己所听到的真实性,也会怀疑多想。

    “喝水吗?我给你倒。”林浩走上前,从柜子里重新拿了一个杯子。

    徐轻芮还是没说话,背对着他,林浩还是倒了一杯,放在床桌上,而后又坐在她床边,“我刚刚去做了加急鉴定,你要看结果吗?”

    她身子一僵,还是没说话,整个人又缩了缩,用力咬着她的下唇,有些颤抖。

    “没有血缘关系,我做了三份,都是一样的结果,你确定要为了这个不知道哪里听来的谣言来折腾身子折腾孩子?”林浩话语里透露着疲惫,尽量将自己声音放轻松,将刚刚所有的担忧恐慌封闭。

    话音未落,徐轻芮猛地转身,睁大眼睛看向他,又看向桌子上的报告,一把抓了过来,翻看着,当看到鉴定报告的时候,捂住嘴,眼泪又哗啦啦地流,看向他的时候,眼底皆是懊悔内疚,抽抽搭搭着,“对不起,对不起…”

    温舒韵说得对,孩子差点就被她作没了,到时候可要怎么办?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林浩上床将她抱在怀里,声音低低诱哄,“不能再哭了,我们情绪要好好的,下次不能这样,有事你要和我说,不然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不断点头,眼底含着泪光,“宝宝怎么样了?会不会有事?怎么办?我不该这样的,怎么办?”

    “听医生的话,如果实在担心,我们就住久一点,你情绪好一点就会没事的。”他安抚着,揉了揉她的秀发,“我去查了你的手机,怎么没看到消息?”

    根本没有温舒韵说的录音。

    “有的,还有好长一段,我都没听完。”她出声,拿过林浩递过来的手机,打开qq,翻看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她一下也懵了,“不对啊,明明就是这里,我看到的。”

    “你确定吗?”

    “确定的,真的是有。”徐轻芮十分肯定点点头,“是妈和林安菱的声音,真的是两个人,而却妈的声音都变了,她很冷漠,我听过她那么冷漠说话。”

    周彩燕很少回家,鲜少管她,但也不会无缘无故发火,对她挺多算放养。

    “怎么可能会互换?我听着都荒唐。”林浩话语里无奈,还是忍不住轻轻敲了敲她洁白的额间,“你知不知道把我吓个半死?”

    徐轻芮自知理亏,不断道歉着。

    “天还没亮,接着再睡一下,关于你说的那个录音,我再去查一下,看谁在捣鬼。”林浩话落,再次警告她,“从现在开始,你脑海里别自己乱想,鉴定报告是没有问题的,我没必要造假一份骗你,知道吗?”

    她点点头,躲在他怀里,他的这番话倒是彻底让她放宽心,如果真的出了这种事,他的情绪肯定不是这样,从他身上,她只感受到气愤,她被欺骗到的气愤。

    难道又是林安菱的阴谋?可这样对她不是也没好处吗?难道还有别的目的?徐轻芮想着想着,她又睡着了,林浩放下一颗心,整个人也累了,两人相拥而眠。

    次日,清晨。

    林安菱正与郑丹荷待在客厅,两人聊着天,笑声时不时传来。

    这些天林安菱都没有出去,在家呆着,听话乖巧了许多,林家人真是松气又悬着一颗心。

    电话倏然响起,郑丹荷伸手接了起来。

    没等那边说完,她一下子站起身,满脸着急,“什么?严重吗?”

    “好好好,我马上过去看看。”

    挂完电话,郑丹荷急得团团转,双手合十,“一定要保佑啊,怎么会出这种事情,哎哟,出事可怎么办?”

    “奶奶,怎么了?”林安菱也跟着站起身来,关切出声。

    “你嫂子住院了,我说不让你哥把她接过去,哪有人看着,现在在医院保胎,具体情况也不知道,这可怎么办?”郑丹荷越说越觉得让两人出去就是个错误,“你说他一天到晚上班,谁照顾?简直是胡闹!出事我非得把他打一顿!居然还瞒着消息,如果不是你爸今天没见他去上班,询问助理查到了,还不知道要瞒到什么时候,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通知家里,太不像话了!”

    徐轻芮住院了?林安菱也是一愣,她可没做什么,如果对方孩子出了什么,可不关她的事了,自己可什么都没做,那是她自己命不好。

    不过,如果她出事了,林家人的目光是不是会放一些在她身上,而且,她不再也不用担心两人生出的孩子会畸形了,如此想着,还有点兴奋,不过她不会表现出来,还对郑丹荷道,“现在不是指责哥哥的时候,奶奶赶紧去一趟吧。”

    “你爸妈马上就回来了,到时候一起过去,这个小子是要气死我!”郑丹荷胸口剧烈起伏着,沉着脸,“这次必须立刻搬回来!他说什么都没用,没人看着怎么行?”

    “奶奶你先别气,哥哥也不想这样的。”她难得会说这么安慰人的话。

    带林冠玮与沈映蓝回来,林安菱也想知道情况,也变跟着一起去了。

    原本他们还担心着两口子是吵架了,尤其怕林浩对徐轻芮动手,不然怎么好端端的会出血呢?

    去到医院,进入病房,看着相拥的两人,心才慢慢放了下来。

    林浩也是实在太累,睡到天亮都没醒,不过倒是徐轻芮先醒了,看到几人来,吓了一跳,连忙挣扎起身,“奶奶,爸妈…”

    她的目光也看到了林安菱,但经历昨晚的事,她对她心存芥蒂,录音的确是她声音没错,无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她都不能原谅对方,差一点她的孩子就出事了。

    不想再忍,她没有必要一直纵容她,林浩与她说得对,她不欠林安菱的,也不用卑微讨好。

    徐轻芮的态度明显,看到林安菱的时候脸还僵了一下,林家人心下又是一紧,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林安菱又做了什么事?而林安菱则有些气愤,徐轻芮居然给她脸色看!

    若是以往,她可以生气,可以嘲讽,但如今不行,她必须忍着,还要配笑脸。

    徐轻芮动的时候林浩也已经醒了,起身下了床,看向几人,“奶奶,你怎么来了?还有爸妈。”

    “如果我们不来你还得瞒着?简直是要气死我了。”郑丹荷越说越气,指着他怒气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好好的怎么会这样?”

    她是认定了林浩的问题,因为不放心,徐轻芮的每一次检查都是她陪着来的,医生说很健康,现在才几天?

    徐轻芮看她的气势也怕了,往被子里缩了缩,如果让林家人知道是因为一件荒唐的事导致,那么会怎么想她,她有些害怕,更不知道如何解释。

    林浩板着脸,严厉的目光扫向林安菱,“怎么回事,这就要问林安菱了。”

    此言一出,林家人又是一愣,纷纷看向林安菱,她心底一咯噔,睁大眼下意识否认,“哥,你在说什么?我这些天都在家,什么都没做。”

    “什么都没做?”林浩冷哼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去见周彩燕,又和她说了什么?自己心底没数吗?等我把证据摆出来是吗?”

    话落,炙热的双目越发阴寒,“我看我是对你太放纵了,导致你没把我的话放在脑子里,是不是?!”

    徐轻芮的手机已经送去恢复数据,应该是有黑客侵入,然后消磨掉数据,他不管真相是什么,但是和林安菱绝对脱不了干系。

    这样的谎都能给他编出来,还真是让他佩服。

    为了让徐轻芮出事,真是不择手段啊。

    林安菱一听,眼底闪过慌乱,整个人还是害怕起来,林浩怎么会知道这件事?他怎么会知道?目光看向床上的徐轻芮,面色煞白,摇着头,脚步都站不稳了。

    如此表现,在林浩看来就是心虚,他心底火气不断上腾,呵斥着,“我告诉你,这事没完,这次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错了,我不敢把你从林家赶出去是吧?你以为你还能作威作福是吧…”

    他话还没说完,林安菱一下上去抓住他的手臂,流着泪,苦苦哀求着,“哥,哥,不是我,我被逼的,都是周彩燕干的,是她的错不是我。”

    林浩一把就甩开了她,直接摔到地上。

    林家人看着,隐隐也明白了一些,郑丹荷那么心寒啊,她以为林安菱真的知错了,原来还在谋划着怎么害徐轻芮,林浩如此生气,他们也气啊。

    林安菱被无情摔到地上,还撞到了桌角,没有任何一个人帮她,这么些天的隐忍、害怕、担忧、委屈倏然一下子就爆发了,哭着吼着,“是我的错吗?是我愿意的吗?那是周彩燕做的,我也是受害者啊,又不是我愿意被换身份,我能怎么办?不是我的错啊。”

    她说着,跪着爬到林浩面前,抓着他的衣服,苦苦哀求,“哥,我们也当了这么多年的兄妹,我什么都不要,都给嫂子,都给她,你别把我赶出去,而且…而且你们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们才是兄妹对不对?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真的,一个人都不会说。”

    林浩看着她,不似作假的模样让他脸色未变,下一秒又收敛了神情,冷着声,“周彩燕还和你说了什么,你心底没数?只有这件事吗?你还指望我原谅?”

    林安菱哭得眼泪和鼻涕横流,“她给妈下药我真的不知情,我不知道,呜呜,哥,我没想害妈,是她自己怕被发现才下药的,哥,你别赶我走…”

    “你说什么?”林浩一下子甩开她,狠狠抓住她的手,目光犀利阴鸷,咬牙切齿出声,“周彩燕给妈下药?是不是引诱抑郁症复发的药?”

    ------题外话------

    今天是刚好上架一个月的日子,是个好日子。

    昨天晚上十一点的时候,闺蜜偏拉着冬季聊天,一开始还纳闷呢,这个早睡早起的家伙居然熬夜,要知道前段时间因为情感问题,打电话和冬季哭诉,哭着还看时间的,到了该睡点她把眼泪一擦,睡觉去了,留下一脸懵的冬季,熬到十一点多的时候,冬季要去睡了,我说我还要早起码字,她偏不放人,让我再等几分钟,这才说等着零点给我唱生日歌呢,这应该是她这个月第四次提醒我,都被抛在脑后了,毕竟不过生日。

    有点小感动,这个家伙说每年都给我祝福,还真做到了,生日歌跑调了,让我凑合听,认识第七年了,认识她的时候应该是我最糟糕的时候,至今都不能理解这个家伙对我独特的包容,奇妙的一种友情,o(n_n)o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