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6: 小韵,你们真结婚了?(一更)
    “妈…”温文杰刚想说话,对方又狠恨打断,“你没看到她嚣张的态度吗?什么叫受够了,什么叫这股气受了二十几年,我们供她吃供她穿,还说好不容易逃离,把这当什么?龙潭虎穴吗?这是她的家!这是她应该说出的话吗?”

    “之前几个月没回来,现在回来就发生这种事情,我觉得她有嫌疑得很!”

    她不断在抠字眼,说着怒气翻滚。

    比起温昕悦对她的尊敬,温舒韵屡次挑战她的底线,被人顺从了那么久,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反驳指控!

    温文杰也沉默了,事实是事实,但被女儿这么说出来,还是有些难堪,同时也掩盖了升起的那点愧疚,这不是在指着他作为父亲的失职吗?

    “既然是你做的,你姐姐也这样了,我们也不想追究什么,我看直接放出风声是你好了,也算给你姐姐赔罪。”温老太太一副随意的口吻,好像还是恩赐一样。

    温昕悦听得眼底都重新燃起了希望,这样一来的话,没有人知道是她,所有的狼狈由温舒韵背着,这是最好的办法,以后她也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闻言,温舒韵倏然笑了一下,脸色骤然一变,讽刺道:“谁给你的自信我会答应?”

    温老太太猛地黑了脸,“怎么?想让我们报警吗?到时候你指不定还要付刑事责任!”

    见对方这样,她开始威胁起来,实际上,她哪里懂什么法律,不过胡编乱造罢了。

    “我帮你们报。”温舒韵冷着一张脸,直接将手机拿了出来,温昕悦慌了,全然没了理智,看向温老太太,“奶奶,不能报警,那样我名声就全毁了,奶奶…”

    “住手!”温老太太也慌忙往她那边走,这么一桩丑事,自然不能曝光出去,而且,报警若是将乔海瀚查出来,这可就不得了了,整个温家都会跟着遭殃也说不定。

    温舒韵本就没打算报,不过是吓唬吓唬,她的确将果酒换了,也算有罪,还没傻到要将自己牵扯如其中,见温老太太过来,她往后一退,退到门口,直接撞上一道人肉墙,下意识转身想要逃离,腰被人搂住,熟悉的声音传入耳,只听他轻斥出口,“跑什么?小心摔倒。”

    “好啊,原来真的是有帮手!”温老太太一见一个陌生男人搂着她,咬着牙,皱着她菊花般的脸,口沫横飞,“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简直是不知廉耻,败坏…”

    “妈!”温文杰一看是靳绍煜,还有些不敢相信,毕竟他也就见过一面真人,其余都是对方最近参加综艺才忍得一些,仔细一看,也被吓住了,急急唤了温老太太一声,对方完全没理,叉着腰就破口大骂,“我告诉你,今天这事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不然吃不了兜着走!我说是你就是你!”

    温老太太可不是什么名门,温家是温老爷子晚年发了一笔财运,所以发达了起来,简单来说,就是暴发户,她年轻的时候,彪悍得一个人和整个村妇女骂架,没一个人能骂得过她。

    她哪里认识靳绍煜长什么样?乔海瀚还是温文杰告诉她才知道。

    温昕悦看到靳绍煜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虽说她早就猜出两人有点猫腻,但亲眼看到,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或者说,不愿意去相信温舒韵能有这么好的命,会这么受重视。

    温文杰则吓得冷汗直冒,拉过温老太太,连忙走上前,“靳总,你怎么来了?”

    看到两人的关系,不经让他想到这段时间网上的传闻,都说是传闻,自然没有可信度,他也没放在心上,现在看来,怕是真有几分可能。

    温舒韵居然和靳绍煜有关系?那两人是什么关系?靳绍煜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来了多久?对他们将的事情又听进去多少?

    “你们要逼她同意什么?”靳绍煜没理会他的话,幽深凛冽的眸往几人身上扫,周围气压都低了几分,温老太太一看儿子那么低声下气,也感觉不好了,结结巴巴没敢说话,一下就怂了,干脆当起来哑巴。

    温昕悦垂着头,泪眼婆娑,压抑的抽泣声传来,十分委屈,任谁听了都会心生怜惜,像是受到了什么极其过分的待遇,可靳绍煜像是没听到一样,低头看着温舒韵,“说,他们逼你同意什么?”

    “小韵!”温文杰提高声调,连忙叫了她一声,生怕他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来,干笑着解释,“刚刚别把奶奶的话放心上,这件事是要查的,你奶奶只是气急了。”

    靳绍煜能来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对方可是乔氏的现任掌权人,若是在乔海瀚与靳绍煜之前,他没得选择,只能选择靳绍煜,对方可比乔海瀚手腕强多了,打个喷嚏,可以说能让a市抖三抖,就是不知道与温舒韵是什么样的关系?不是说靳绍煜为人不近女色,清心寡欲吗?有一段时间还被传闻性取向有问题。

    温舒韵没理,走近一步,将头抵在他胸膛上,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他们说,让我替温昕悦去顶罪,对外界说被强奸的是我。”

    这幅模样,像只被欺负的动物,正在寻求保护安慰。

    “你说谁被强奸呢?”温昕悦脑里那根筋直接断了了,裹着被子坐起来,斯底里冲她大喊,“你才被强奸,温舒韵,你给我住口,住口听到没有?被强奸的是你,是你!我没有,不是我!”

    “这个死丫头,就知道胡言乱语,我可没这么说。”温老太太也连忙否认,看温文杰的神情,她便知道这事不简单,温舒韵还给她告状,恨不得上去抽上两巴掌。

    靳绍煜眼神越来越冰寒,紧紧绷着下颌,脸上染上意思罕见的怒意,“我倒要看看,谁敢冤枉她!”

    此言一出,在场人忍不住缩了缩,温昕悦咬着牙,哭声都不敢太大,滚烫的泪水又开始猛流,浑身开始发颤。

    靳绍煜是自带强大气场,往那一站,令人胆寒,气势迫人。

    温老太太更是往后退了退,一句话没敢说。

    温文杰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去,对着靳绍煜解释道:“靳总可能有点不了解情况,这件事…”

    “我不需要了解什么情况。”靳绍煜强硬打断,声音冷厉,“让她出去顶罪,你们倒是做得出来。”

    “这件事不是…”

    “我只相信她说的话!”

    温文杰还未说完,又被打断,靳绍煜一字一顿强调的,“我不在乎前因后果,也不管谁对谁错。”

    “…”

    温文杰只能赔笑,摇着头否认,“没这回事,没这回事,不会有顶罪这回事,靳总不要误会才好。”

    “对对对对。”温老太太终于找到时机插话,也连忙表态。

    别看她强势,不过是仗着温文杰愚孝听话,也就懂动动嘴,一碰到事情,溜得比谁都快,现在已经大致能猜出这个陌生男人的身份,没想到这么大有来头,此时她早就把温昕悦扔在了一边,看都不看。

    温昕悦一见两人的转变,就差没点头哈腰了。鲜血的铁锈味从下往上涌,被她咬牙咽下,死死咽下,精神和身体受到双重打击,眼底猩红,整个人就跟魔怔一样,精神开始出现混乱恍惚。

    她如同一个被抛弃的棋子,狼狈无助,而自己这么多年经营的形象,付出的所有,都被毁于一旦,自从之后,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听着两人的话,靳绍煜冷嗤一声,搂住还低着头的温舒韵,声音放缓好些,“我们回家?”

    纵使刚刚强势,温舒韵心底还是有些发凉,虽说她不是百分之百想要来参加这个宴会,可最起码也是带着一定的真心,想要看看刚出生的小生命。

    在他怀里点点头,没说话。

    眼下事情还没说清楚,两人这就要走了,温文杰急了,刚上前两步,冯琳也从门口走了过来,看到抱着的两人先是一愣,她可会说话得多,笑了笑,语气关切,“小韵,今天不在家住吗?要不和靳先生一起住下吧?”

    她原本在房里,佣人来告诉她,说有个陌生人来找温舒韵,她楞了,也不信,结果对方说是靳绍煜,她连忙下来,这不,刚好撞上这一幕。

    心底别提多高兴了,她说温舒韵怎么一下子就红了,原来是勾搭上靳绍煜,这下好了,就算乔家嫁不进去,怎么着也会被捧得发紫,还有谁敢说她说靠山?!

    “不住。”靳绍煜直接拒绝,而温舒韵看向对方,面色沉静,丝毫没有掀起波澜,这么大的动静,冯琳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过来?如果她没猜错,一个是得知靳绍煜来了,所以才出现的吧?

    看到靳绍煜丝毫没给面子,冯琳也不恼,转头又看向温舒韵,“小韵,不和妈妈介绍一下吗?”

    说着,她还特意强调了“妈妈”这两个字,也想让靳绍煜对自己尊重一点,毕竟她再怎么样也是温舒韵的母亲吧?两人在一起还得问问她意见吧?

    “靳绍煜。”温舒韵抬头看了一眼他,薄唇清晰接着吐出一句话,“我丈夫。”

    这句话,就像丢下一个重磅炸弹,将众人炸了个里嫩外焦。

    怎么可能?

    温昕悦最先笑出了声,她眼里泛着泪花,语气古怪,“温舒韵,我看你是做梦没醒吧?是我想嫁入乔家还是你想?你醒醒吧,依照你的身份这辈子都不可能!只有当情妇的份!”

    温舒韵长得的确是几分姿色,不然也不会被她当劲敌,不仅脸蛋惊艳,浑身还散发着一丝丝吸引男人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怜惜,但性子有时候又很要强,是她无比憎恨的模样!

    两人在一起是可能的,靳绍煜也是男人,是男人就喜欢品尝各种女人,得到玩腻了就不喜欢了,她此时根本没把温舒韵说的话当真,在她看来,不过是在说谎!

    “小悦!住口!”温老太太骂了她一句。

    他们惊讶过后越觉得不可能,乔家是什么地方?靳绍煜作为未来掌权人,娶的女人是至关重要,温舒韵以为是买白菜那么简单?

    趁靳绍煜现在对她还好,赶紧捞点好处,居然还想做梦当靳太太。

    温昕悦没也继续说话,她披头散发着,但看向温舒韵,嘴角却挂着讽刺的笑,只等靳绍煜进行否认,最好能让温舒韵好好认清自己的地位!

    “情妇?”靳绍煜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眯着眼冷笑,“看来结婚的时候没必要通知你们是对的,我倒是见识到了你们的极品,靳太太的身份她还担得起,能不能嫁,是我说的算,不是你。”

    温昕悦病态般的笑意僵在唇边,死死瞪着眼,对自己亲耳听到的话表示质疑,失神摇着头,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情绪极度激动。

    “小韵,你们真结婚啦?”冯琳缓过神,眼底狂喜。

    温舒韵居然嫁入乔家,那李家算什么?她也是有靠山的人了!以后谁敢给她脸色看?就是那个死老太婆也不敢拿她怎么样!

    温老太太也十分吃惊,后悔刚刚那般对她,想要道歉,却拉不下那个脸,温文杰更别提多尴尬了,靳绍煜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作为男人,自然是要有自尊,他想着,好歹也是温舒韵父亲,之后对方总会给个面子吧?

    温舒韵看着众人突然变化的神情,一股莫名的恶心涌上心头,从靳绍煜怀中出来,抓上他的手,丢下一句,“这和你们没有一点关系!”

    未说完,拉着他往外走。

    穿着高跟,她又走得快,靳绍煜看着心慌,生怕她摔了,手上用力一拉,身子一弯,手穿过脚窝,将她拦腰抱了起来,温舒韵有些被吓到,但还是本能揽住他的脖子。

    “小韵!”还没等冯琳高兴几秒,温舒韵居然说和他们没关系,这可不行,她连忙追出去,靳绍煜抱着温舒韵一拐弯,直接下了楼,多余的眼神都没给他们一个。

    “说的什么话?”若是以往,温老太太早就骂翻天了,靳绍煜刚刚太吓人,她只能不甘心嘀咕着。

    温文杰也觉得头疼,好好对事情怎么就搞成这样了?

    若是开始就知道温舒韵和靳绍煜在一起,哪还有这么多事?

    温昕悦心底不甘和嫉妒交杂,温舒韵那个贱人,怎么可能嫁给靳绍煜?在她看来,豪门家庭应该都看不上她才是,一个小三生的孩子,有什么资格?

    而她,却被乔海瀚强上了,而且,弄得人尽皆知,眼底失神,绝望至极,眼泪就这么一直一直往外流,唯有想起温舒韵之时,神情才发生了一丝变化,带着彻骨的怨恨。

    现在几人已经没有心情理会温昕悦怎么样,温文杰更是怕靳绍煜会报复,急得焦头烂额,而温老太太也被吓到了,自然将这一切推到温昕悦身上,沉着脸也走了出去。

    温昕悦现在都这样了,冯琳可是有儿子撑腰的人,现在温舒韵越来越有出息了,她可没把温舒韵的话放心上,可有着血缘关系呢,她们就一辈子都是母女,那么,她就有赡养的责任!

    ------题外话------

    日常求月票的冬季,月票月票月票,有没有小可爱有月票要给冬季哇\(^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