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3: 会扯倒是真的
    ,精彩小说免费!

    次日。

    关爱基金会官方微博上午十点发出一张照片,温舒韵穿着白色修身长裙,站在宣传栏前,背景是深山的留守儿童,黝黑的脸上带着天真无邪的笑。

    这不是让网友最轰动的,最主要的便是这组照片上也有靳绍煜。

    他身着黑色西装,严谨沉稳,挺拔如墨竹,两人分开还没什么,他揽上温舒韵腰的时候,气质倏然变了,原本是一脸清冷,浑身都散发着在可远观不可亵渎的气息,温舒韵恰恰与他相反,她笑起来特别温柔亲和,使得他都被渲染得柔和两分。

    冰萱影:“老靳和她的小公主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我的视线完全被小公主夺去?好喜欢韵韵,当然,老靳也是一如既往的帅!”

    甜甜田:“再也不用担心长时间见不到老靳了,我感觉,只要韵韵还在娱乐圈,老靳一定会经常出现滴,电影、电视剧综艺什么的,都不是事!”

    岚夜勿遗:“终于看到两人同框了,内心的激动简直了,感觉狗狼大把大把撒过来,而我却被虐地甘之如饴\(^o^)/~”

    哆啦a梦的口袋2233:“不要看照片!要看视频!要看采访!要看直播!要见到老靳被提问!要看两人秀恩爱!其他的都不想看啦!”

    …

    只要一出现一点两人的消息,粉丝就要跟着欢腾一段时间,至于冯琳的事情,早就不知道被挤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网上风波虽然过去,但温家可一点都没过。

    温老太太被气得高血压,将冯琳赶出去之后,直接就晕了过去,躺在医院今天才醒过来,此时正抓住温文杰的手,险些没把眼珠子瞪出来,咬着牙说着,“一定不能放过那个贱人,一定不能放过!还我孙子…还我孙子…”

    说起这个事,温文杰也是青筋暴跳,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容忍这个事,他猩红着眼,还是要安抚着,“妈,你先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

    冯琳所做的事情,让他成为全国人民的笑柄,他自然不会放过她!

    她和那个野种,都得给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狐狸精,不得好死!不得好死…都不得好死…”温老太太嘴里呢喃着,半翻白眼,身子又微微抽搐起来,没有规律抖动着。

    “妈…妈…”温文杰一看情况不对,连忙喊着,狂按呼叫铃,医生护士又赶了过来,围着检查起来。

    这次真的被气狠了,温老太太心脏病都被气出来,又有点中风的预兆,幸好得到及时的控制,不过整个人已经没了生气。

    另一边。

    关爱基金会活动结束。

    “舒韵,有时间吗?一起吃饭吧?我妈说想见见你。”徐轻芮走了过来,询问着。

    她今天穿着职业套装,头发绑着,脚上则穿着低跟的高跟鞋,整个人看起来干练硬朗中又带着一点女性的柔美,若说改变,应是比前几个月更自信,美丽与魅力同在。

    温舒韵先看看靳绍煜,对方没反对后,她才答应下来。

    她与沈映蓝没深交过,前一世也是只见过几面,不过她挺佩服她,一个能将公益事业当做奋斗目标的女性就值得她尊敬。

    印象中,应该是一个极其讲究和优雅的女人,倒也不清楚为什么突然提出要见她,有些小意外。

    “不是在国外治疗吗?怎么突然回来了?”温舒韵偷偷朝徐轻芮出口,压低声音,“刚刚也没看到她出来啊?还是对我不满意?”

    这次代言是徐轻芮做主的,可真正的创始人还是沈映蓝,若是她不满意,那问题就有些难办了。

    “病情暂时控制吧,她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了,也就想回来了,我们也就不让她再呆在医院,隔得那么远,面对一堆冰冷的机器,太残忍了。”说完,徐轻芮宽慰着她,“不会,我妈只是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别人不会,很好相处的。”

    “真可伶,周彩燕也太能耐了,三次鉴定结果都能搞鬼。”温舒韵听着,心底有些压抑,一股闷气席上来,她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林家也是真倒霉,即便把周彩燕抓起来,那个从中搞鬼偷换鉴定结果的表妹和医院高层也已经绳之以法,受到应有的惩罚,但有什么用呢?

    改变不了什么,造成了伤害也无法挽回。

    徐轻芮抿了抿唇,垂了垂眸,话锋一转,“我妈身子还没好,所以今天的场合没参加,希望你别介意。”

    “不会。”温舒韵摇摇头,又问了问她的近况,尽量去避开林家的那件事,接下来的气氛还算融洽。

    酒店就定在不远处,没多久便已经到了。

    走进包厢,沈映蓝坐在沙发上,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坐在一边,与林浩有几分相似,温舒韵自然也认识他,是林冠玮,看起来温文尔雅,她在大学时,曾经听过他的讲座。

    不过,她大部分视线在沈映蓝身上,对方身着藏青色旗袍,头发挽起,与上一次见她,下巴更尖了,瘦了一圈,看起来一如既往的精致高雅,但气色和精神看起来的确不佳。

    “爸,妈。”林浩唤了一声,两人抬头看过来,站了起来。

    “靳总。”林冠玮率先开口,走了过来,声线温润,“这次麻烦了,真是万分感谢。”

    不得不说,靳绍煜这个身份来参加当形象大使,以后关爱基金会的名气会大大上涨,随着而来,就会有更多的人关注这个基金,就会有更多的儿童受到帮助。

    “客气了,只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去。”靳绍煜客套接着他的话,揽着温舒韵外内走。

    林冠玮依旧笑着,在不动声色打量着温舒韵,的确是好奇,什么样女人才劳烦靳绍煜如此费心?眼神对上之时,对方冲他笑了笑,温柔随和,相处起来倒是让人心底莫名舒坦。

    沈映蓝走过来之时,温舒韵礼貌叫了一声,“林夫人。”

    “叫你靳太太会不会把你叫老了?但叫温小姐的话,靳总可能会不高兴。”沈映蓝看向她,嘴角扯了扯,轻柔说出一句。

    原本温舒韵心底还有点紧张,被对方这么说,一下松懈下来,笑道:“林夫人怎么叫我都行,没关系的。”

    靳绍煜听着,紧锁眉头,很快又松了下来。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可有什么办法?自己宠出来的女人,咬着牙也要继续宠下去!

    沈映蓝自然也观察到他的动作,话语柔和,“耽误你们时间了,还是十分感谢你能来参加宣传,这一次,一定会有宣传效果最好的一次,我先替深山的儿童谢谢你们。”

    她自然知道如果没有温舒韵,靳绍煜也不可能来,所以她知道该与谁说。

    温舒韵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道:“林夫人言重了,我做的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也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很感谢你们能给我这个机会。”

    沈映蓝气质的确很高,但人家教养也是真的好,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气度让她都有些自惭形秽。

    沈家也是a市名门望族,据说沈映蓝年轻的时候开始可是a市很多公子哥都想求娶的对象,美貌与智慧并存的传奇女子,之后与林冠玮相恋,一路走来平坦安稳,唯一的遗憾已经在她女儿身上了吧?

    她也即将成为一个母亲,更加明白那种感觉,与对方说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同情。

    沈映蓝笑得又向上扬了一些,看向她眼神更加慈爱,她说话谦虚有礼,不卑不亢,的确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好感。

    温舒韵看着林冠玮递过来的菜单,连忙道:“我不挑食,都能吃。”

    这句话说的没错,可配上她的神情,莫名又两分喜感,沈映蓝脸色更轻松了一些,靳绍煜看着她那副拘束的模样,无声叹气,道谢之后接过菜单,点了几个她爱吃的菜。

    “小韵在娱乐圈也还算新人吧?能有这样的成绩,的确是很优秀了。”沈映蓝主动挑起话题,话语亲昵与她说着,“和小芮还是室友是吗?”

    “恩。”温舒韵点点头,“大学室友,我很早就听说过林总经理了,只是前些年没见过。”

    “符合你的想象吗?”林浩突然笑着插话。

    自从林安菱的事情发生之后,他们家气氛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了,让他心情也变得好了一些。

    温舒韵沉吟了一下,“有点,不过更好吧,替小芮高兴。”

    这话她是实话实说,林浩是有担当的,从徐轻芮意外怀孕那件事就能看出来,在那种情形下,他都能护住徐轻芮,的确是不容易。

    林浩轻笑出声,点了点头,似乎将她的话听了进去,整个人如看起来清朗几分,看向靳绍煜,“倒是会讲话。”

    温舒韵眼底闪了闪,对方流连商场,见过形形色色的人,自然能听出来她隐隐有点像替徐轻芮说好话的意思,顺带强调一下林浩和徐轻芮真的是大学认识的。

    “实话实说,没半分虚假。”她在靳绍煜开口之前,神色正经再次出口。

    靳绍煜嘴角翘起,接着林浩的话,“会扯倒是真的。”

    温舒韵猛地转头,狠狠瞪了他一下,眸里似乎还写着一句话,“混蛋,这种场合你居然拆我台!回去收拾你!”

    他对上她,唇边弧度更大了。

    “不和你计较。”她嘀咕了一句,又转头,发现几人都在看着她,头上划过一排黑线,她刚刚脑子是抽了吗?忘记了场合。

    脸颊泛红倏然泛红起来,羞窘至极,恨不得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到底在干什么?

    “小韵也怀孕了是吗?”沈映蓝看出她的尴尬,出口开口询问。

    “嗯嗯。”温舒韵干笑了两声,心底松了一口气,“才刚知道,还不到两个月。”

    沈映蓝了然,出言道:“前三个月还是多注意一些,身子比较重要,这次的话,任务不会重,我也会在,一切会以你的安全为主。”

    原本她以为温舒韵是不会去了,结果对方坚持去,还带上靳绍煜,的确让她有点意外,这才有了想见她的想法。

    毕竟,出于很多目的,保住孩子才是她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

    听言,温舒韵语气有些不确定,“林夫人你也要去?”

    她听着怎么是这个意思?

    “对,我们两个都会去。”林冠玮接过话。

    温舒韵被惊到了,不仅沈映蓝要去,林冠玮也要去?那是深山,她吃惯了苦日子,没有自来水,时常断电,闷热蚊子多,除了空气很好,其余与大城市相差十万八千里,他们居然也要去?

    “基金会创办之初的时候,我爸妈都会去,只是后来忙了一些,所以去少了。”林浩在一旁解释。

    温舒韵点头又快速收起神情,她这么怀疑好像不是很礼貌,想来更加愧疚了,林浩说的忙,她怎么联想到沈映蓝被下药?后来病情还加重了。

    哎,越发觉得可怜,都觉得上天有时候是不公平的。

    沈映蓝话不多,但她对温舒韵却格外热情,有一搭没一搭问着她,很多都是无关紧要的问题,林家人看着她情绪好了一些,也不打扰,静静听着。

    一顿饭,吃得挺长,最后都吃上下午茶了。

    最后还是林浩接到公司电话,不得不赶回去,这才散了。

    坐在车上,温舒韵侧头看向靳绍煜,疑惑道:“阿煜,林夫人病情是不是好了很多?我看她今天和正常人没什么不同啊。”

    “瞧着挺好的,我都没话和她讲了,喉咙干。”

    她说着,拿过车上的保温瓶,喝了一口水,这讲了几个小时,虽说后面气氛很轻松,但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

    “不知道,没注意。”靳绍煜淡淡回答。

    他可没那个闲工夫去关心别人的情绪,倒是发现她很能吃,不仅饭吃得多,下午茶的糕点也吃得多。

    “哦。”温舒韵瘪了瘪嘴,“反正我觉得就是这样,要是好了也好,不然那个家也压抑,不利于小芮养胎。”

    还真是沈映蓝要好起来,林家气氛才能好一点。

    靳绍煜还没回答,她又自顾自说着,“不过吧,找回林家的女儿估计也没希望了,这个遗憾肯定会在,时间也是好东西,会慢慢忘掉的。”

    ------题外话------

    早安,冬季飘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