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8: 你敢动我试试?
    梁伟再次认识到粉丝的疯狂,冷着声,“你除了做这件事,还做了什么?”

    “我就是讨厌她。”甘小烟说着笑出声,“肯定是她勾引老靳,老靳才不会这样,是她,肯定是她为了网上爬,肯定是!”

    “我问你还做了什么?”梁伟没了耐心,将声音拔高,“最好老实回答我的话。”

    “什么都没做了,什么都没有。”她又是一脸慌张,眼泪鼻涕满脸,恳求着,“饶了我,饶了我好不好?放我走吧,我要回家。”

    梁伟居高临下看了她一眼,一转身,头也不回往外走。

    这时候知道求饶了?

    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多同情和爱心,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情去承担后果。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甘小烟那微弱的叫喊声从里面传出来,几人却置若罔闻,快速离去。

    这里地处郊区,又是荒废的仓库,根本不会有人,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得到,事情怎么样根本不重要,靳绍煜不过就是想给她点苦头吃罢了。

    只要不死人,其余都好说。

    夜里。

    靳绍煜在洗澡,温舒韵正将桌子的东西放在行李箱,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连几条信息,还有一个录音文件。

    他从来没隐瞒她的事情,温舒韵也好奇,随后点开了。

    甘小烟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撕心裂肺,“温舒韵配不上老靳…”、“靠老靳的名气上位…”、“肯定是她勾引老靳…”…

    听到一半,她关住了,将手机放在一边。

    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放在行李箱里,重新站起来,手覆上还未凸起的肚子上,毫无波澜的眼底又柔了柔,她心底暗暗道:“宝宝,妈妈还要再努力,要做最让你自豪的人。”

    这些话,其余人不是没说过,人红是非多,有粉丝就有黑粉,再恶毒的话她也听过,只是,甘小烟是她第一个助理,陪在她身边的时间最多,所有的努力都可以看到,为什么还是得不到认可?

    这是不是算她的一种失败?

    靳绍煜出来便看到她这幅样子,毛巾擦了擦头发,走过来,笑了笑,“又和他说了什么?”

    温舒韵对这个孩子非常在意,刚开始的时候还会摸着肚子傻乐,后来便看书的时候便会念出来,说要念给宝宝听,以前他若是不在家,还会担心她无聊,现在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了。

    “跟他说他有个特别优秀的爸爸。”温舒韵抬起头,笑靥如花。

    靳绍煜被哄得心里直发软,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故作正经,“学妈妈就好,恩…一样美丽和温柔。”

    “那不就是花瓶吗?”温舒韵推了推他,佯装生气将椅子上的衣服扔到他怀里,“自己收拾去,我睡觉了,今晚必须收拾好,听到没?”

    靳绍煜笑着直点头。

    哪里是花瓶,他将她所有的努力都看在眼底,心疼又无奈,也只能为她加油。

    ——

    从深山回来,宣传片开始制作,三月二十号正式上映。

    宣告片没有很长,一共才不到五分钟,可一幕幕令人震撼的场景却留在无数网友心底,霸占了几天的热搜,关爱基金会的热度一再上涨,加之,这是一个老基金会,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基金会,更多网友开始捐款捐物。

    甚至,开始关注这个爱心公益。

    乔老爷子得知两人去深山的时候,两人早就回来了,上好评一片,他是心底又憋屈又带着隐隐的自豪,如靳绍煜所说,真就将他拉过去,呵斥了一顿。

    不过,对于靳绍煜来说,不痛不痒。

    温舒韵此时拎着几罐奶粉,正在进电梯,到了门前,伸手按了按门铃,正在等开门,里面一阵欢声笑语,让她眉头一皱,退后一步,再看了看房门号。

    就是这间没错。

    正想着,门被打开,杨春晓看到她,一愣,柔声开口:“小韵,是你啊。”

    温舒韵也没想到会见到她,礼貌问候,“舅母好。”

    一听说温舒韵来了,冯琳也连忙站起来,看着她手上的盒子,笑了起来,“小韵,回来自己家,你这是做什么?买东西干嘛?”

    自从上次温舒韵给她一套房养老后,她就彻底慌了,脱离了温家,她什么都没捞到,温舒韵要是再不管她,那么她和这个孩子应该怎么活下去?

    这不,前天一狠心,凉水澡一洗,这个孩子就发高烧了,她给温舒韵打电话,对方果然狠不下心。

    现在这个孩子已经成为她的拖油瓶,别说照顾,就看一眼,她都觉得心烦!

    居然是李国昭的孩子,想起来她就觉得恶心!

    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至于沦落到这幅天地,自己还会在温家,过着她大少奶奶的生活,都是因为这个孩子!

    “他身子弱,你还是会好好照看着,这是我托人从国外带回来的奶粉,喝完的话我会叫人重新送过来。”温舒韵淡淡出口,将盒子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她就是太清楚冯琳,对方现在的状况,也不知道会不会给温泽熙买奶粉,到底是她弟弟,是万万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因照顾不周拖出一身病。

    一个健康的孩子,怎么能被这么耽搁?

    “小韵,叫人啊。”冯琳阻止她离去的脚步,低声说看一句。

    温舒韵没理,她当然知道沙发上还坐着很多人,她的外婆王香花,她的舅舅冯勇,还有舅妈杨春晓,还有表妹冯妮。

    她还清楚记得,小的时候,这一家人来过a市,温家瞧不上他们,冯琳安排他们在外面住酒店,带她过去他们,冯勇和王香花与冯琳说,这是一个赔钱货,怎么生出来是个女儿?

    话语里,厌恶和不喜满满,仿佛她生下来就是个错误。

    他们以为她还小,不懂,其实小孩子的心思最敏感,她开始自卑,开始内向,那个家,唯一对她好的只有舅母,一个懦弱,被这一大家子欺压得可伶的女人。

    “小韵表姐。”冯妮没理她的态度,直接上前,亲昵挽住她手臂,“我可算见到你了,你真的和靳影帝结婚了吗?我们班好多人都喜欢他,是不是真的呀?”

    她今年刚大专毕业,温舒韵的事情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想不知道都难。

    “妮妮,做什么呢?”杨春晓见温舒韵眉头皱了一下,连忙呵斥出声,“把你表姐手放开,怎么这么没有礼貌?”

    “摸一下又不会这么样。”冯妮有些不高兴,但还是乖乖松开了,观察着温舒韵的肚子,假装天真道,“小韵表姐,你真的怀孕了吗?多久了呀?”

    不得不说,近看温舒韵的皮肤是真好,她都有些羡慕,没等对方回答,又接着问,“表姐你是用什么化妆品啊?介绍给我用用呗。”

    “妮妮!”杨春晓觉得自己女儿说话没礼貌,又开口。

    由于她在这个家一直没存在感,冯妮根本不听她的话,倒是王香花先黑了脸,沉声道:“孩子就问问,你做什么?这么凶干嘛?饭你煮好了吗?”

    她一开口,杨春晓珉了珉唇,无奈往厨房走去。

    “阿姨呢?”温舒韵皱眉,环视了一圈,没看到保姆的影子,她就是怕冯琳一个人忙不过来,生怕温泽熙会照顾得不好,所以还专门请了一个阿姨。

    “要阿姨做什么?”王香花板着脸,“你这孩子,一点都不懂得勤俭持家,不能这么浪费钱,一个阿姨要六千多,去抢呢?这些活你舅母就能做!在乡下做得比这个辛苦多了。”

    王香花吩咐习惯了,对她说话也没多客气。

    “你外婆说得对。”冯勇也点点头,“你舅妈不仅能把家里活做了,还能去外面接接活,家里外婆也能帮忙,小韵你也别太操心。”

    冯琳则有些虚心了,她不知道娘家人为什么突然来了,王香花强势,她自然不能拒绝,但a市消费这么贵,多了这么一大家子,到处都要用钱,她自然也看出来,温舒韵对她感情是没几分了,多半是看着那个孩子的份上,每个月给她那么一点钱。

    辞去保姆,反正她也不用干活,每个月拿出那么几千,有人给她做饭打扫卫生,还有人带孩子,还省了一笔钱,赚个好名声,毕竟这些年,因为嫁得好,她在娘家人面前头也抬了不少。

    温舒韵如何没猜出来这群人想法,看着正在厨房忙活的舅妈,除了无奈,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就因为多生了两个女儿,所以就得做牛做马,她那个舅舅,虽然没接触过几次,但从冯琳嘴里听到的信息,加之她现在看到的人,痞里痞气,没半分正经。

    她收敛了神情,淡淡道:“既然把保姆辞了,我觉得也很好,这么多人在,总比保姆照顾得周到,以后保姆费我就不打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闻言,王香花比冯琳还急,站起身来,从温舒韵怒骂,“你这孩子,对我们什么态度?这是你应该说话的方式吗?没大没小!”

    她泼辣惯了,一张口,那嗓音极高。

    冯琳都被她吼得缩了缩,她重男轻女的思想,在冯家的时候就已经形成,杨春晓生二女儿的时候,王香花可是拿着板凳坐在门口骂。

    别说坐月子,连个好脸色都没有,要不是最后生了冯易璟,在冯家的日子过得更加糟糕。

    在冯家,女儿就是用来给儿子铺路的,即便冯琳最后嫁得很好,完全可以摆脱这个娘家,她还是受王香花牵制,没少背地里贴补娘家,不然依靠冯勇,怎么可能养得活三个孩子?

    温舒韵没停住脚步,往前走着,冯妮却挡住她的路,奉劝道:“表姐,你别这样,奶奶会很生气的。”

    冯琳也上前拉住温舒韵,好言好语道:“小韵,别闹脾气,我们一家人好好吃个饭,你弟弟也好久没见你了,他还在睡,一会醒来看到你肯定很高兴。”

    温舒韵心底冷嗤,这么大的小孩,怎么可能会认识她?

    不得不说,冯琳还挺会抓住她的软肋。

    没等她说话,杨春晓也从里面走了出来,望了望客厅里的人,目光落在温舒韵身上,犹豫了一下,终是也没开口挽留她。

    冯勇瞪了她好几眼,可她还是装作没看到,把对方气得面色铁青。

    “松手。”温舒韵沉下脸,用力将自己手从冯琳手里扯出来。

    一个女孩子,在家里就应该唯唯诺诺,为家庭奉献,冯琳身为温家大少奶奶都没敢和她横,温舒韵居然敢这么嚣张,王香花气不打一出来,指着温舒韵,“简直是无法无天了,这是你妈,你居然这么说话,温舒韵,你能耐了是不是?”

    她深深吸着气,“你个臭丫头,我看是没人教训过你是不是?”

    若是温老太太嘴皮子厉害,那王香花就属于嘴皮子脏,身材臃肿有使不完的麻利,动不动就干架,脾气又暴躁,不说三七二十一就动手。

    而且,温老太太经常自诩豪门老太太,明面上教养还是装一装,王香花可是从山沟沟里出来的,一辈子干的都是农活,才不会管很多。

    这不,说着袖子都挽起来了,就差没脱下鞋往鞋底吐口水。

    冯琳刚要阻止,却突然想到或许能让王香花压制一下温舒韵,毕竟对方正的太嚣张了,原本有这么一个女儿,应该是再自豪不过的事情,若是温舒韵肯赡养她,那么她过得肯定不必在温家差,甚至,温家她都看不上了,一跃成为靳绍煜的丈母娘,整个a市,谁敢给她脸色看?

    温文杰说不定都要来求她复婚,将她接回家供起来,结果呢?

    温舒韵每个月给她的生活费,居然还要算着花,还要养这个小的,这些天想起来她都气到胸疼。

    “妈。”倒是杨春晓吓了一跳,连忙要上前阻拦,被王香兰狠狠呵斥,止在原地,眼神担忧看着。

    而冯妮,这眼底闪烁的是幸灾乐祸?

    温舒韵看向她,眼底平静不已,开口声音却冷了下来,“你敢动我试试?”

    ------题外话------

    脖子不好嘛,腰也不好,冬季很无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