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9: 我在呢,不怕
    这还不算,她还没反应过来,屏幕里的自己开始说话了,那发嗲撒娇的声音,听得她都缩了缩脖子,“睡不着头疼,头疼啦。”

    温舒韵恨不得找了地缝钻进去,谁,到底是谁放出来的,没经过她允许啊。

    怎么能这样…

    她完全没有这段记忆。

    随后,她睁大眼睛,看着靳绍煜上床,将她抱在怀里,用手在她太阳穴那轻揉着。

    “睡不着了?”

    “睡不着我好生气啊,好生气…”

    “乖,不气,睡吧我在。”

    …

    里面的声音不断传来,温舒韵此时只想装死,她有一种**裸站在这群网友面前的感觉。

    真想回去问问自己,她这个蠢货在那天该死的做了什么?靳绍煜又在做什么!

    被剪辑的还有一部分,她觉得自己自从看了这个之后,似乎已经无坚不摧了,深吸两口气,很淡定拉到下一部分。

    靳绍煜亲昵敲了敲她的额头,语气宠溺无比:“小没良心!”、他痞里痞气说,“给你个机会亲回来。”、语气十分无所谓,“删掉不就好了,赶紧的,给你个机会亲回来。”…

    她该死咬了他一口。

    记得当时是很生气,很想教训他的,此时看起来,为什么她自己都觉得有打情骂俏、秀恩爱的味道飘散出来?是她的错觉?

    对,一定是错觉!

    这种感觉,在看到靳绍煜下一个动作的时候倏然崩溃了,只见他珉唇而笑,低低道:“这是谁惯出来的脾气?”

    明明房间没人,温舒韵却再也忍不住,第一时间捂住她的脸,恨不得哭出声,“丢死人了,丢死人了,我没脸见人了…我没脸见人了…”

    弹幕此时早就爆了。

    “我就知道这两个人又奸情,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啊啊啊,我激动得叫出声。”

    “帅靳,我觉得你的语气非常自豪,就是你宠的,小公主要骑到你头上了啦,赶紧的,赶紧再宠一点,不要让她掉下来了。”

    “猫腻,就知道有猫腻,一切都是套路啊。”

    “老靳人设已崩,不要问我为什么会知道,这是他的目的,恩,就是这样。”

    “原谅我笑出杀猪声,原来你是这样的靳绍煜。”

    “我深深感受到了工作人员的无奈,老靳真的很嚣张。”

    …

    温舒韵捂住脸,悄悄张开手指缝,看着弹幕,整个人又羞得不像话,没办法,人家第一次在观众面前秀恩爱啦,要原谅啦。

    心底真是又害羞又甜蜜,身上神情更是变化多端,跟变脸似的。

    悄悄又看着评论,时而皱眉时而轻笑,直到门口传来一阵轻笑,她便像受惊的小白兔,一下绷直了身子,反射性门口看去。

    靳绍煜不知道什么时候依靠在门上,撩着眼皮正在看着她,他应是刚从公司回来,西装外套已经被脱下,露出

    里面浅蓝色的衬衫,西裤平顺,带着一丝懒散的气息。

    温舒韵眼珠子转了转,更加羞窘了,还不知道对方在这里多久了,看到了什么,一气恼,语气不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一声不吭?这样很没有礼貌好不好?”

    靳绍煜站直身子往里走,轻笑一声,“我回自己的家还要有这么多规矩?”

    “这是礼貌,是对我的尊重!”她快速反应,不断强调着,“这也是我的家,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你这样就很不讲理!”

    他抿着唇,点了点头,走到她身边,“看什么这么开心?让我也开心开心?”

    “不行。”她“啪”的一声,快速合上电脑,十分霸道要求,“你不能看,这个你不能看!靳绍煜你不许看!”

    害羞死了。

    网友说她是最骄的“小公主”,还把她说话的语气和声音剪辑出来,她觉得自己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为什么?”靳绍煜似乎更有兴趣了,从她手里就要抢过电脑。

    “不能看,我说了你不能看,大混蛋。”她直接将电脑狠狠抱在怀里,瞪了瞪他,突然低头,往他手上就咬了一口,愤愤道,“都怪你,就是你,大混蛋。”

    靳绍煜:“…”

    “乘人之危,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温舒韵越想越有可能,将电脑重重放在桌子上,抓住他的衬衫,一副审问犯人的姿势,“你说,是不是你让人把剪辑的片段曝光,我还没同意呢!”

    “还有,你是不是故意对我这样?啊?你说!”

    那么多的工作人员在,他居然这样做,一种巴不得别人知道他们关系的感觉,他…他简直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什么?”靳绍煜一脸无辜,还伸手护住她,“乖点,小心伤了宝宝。”

    “你心底只有宝宝!”她怒火突然转移,吼了一声,眼睛就通红起来,一副受了极大伤的模样,伸手戳了戳他的胸膛,“你不爱我了,我也不要你了。”

    话一说完,重重推开他,往外走。

    靳绍煜都愣了愣,赶忙追上去抱住她,诱哄着,“说什么呢?这种话不能乱说,这不是担心你吗?我担心小不点干嘛?”

    “你居然不担心宝宝,你简直没有人性!我和宝宝都不要你了。”她说着拼命挣扎,“放手,你这个大混蛋,放开我们,走开!”

    “不是,我都要。”靳绍煜第一次应付这样的场景,被绕远了,只能稍稍再加一点力,见她抱住,不断劝哄着,“我的错,我的错,你别生气,是我不会讲话。”

    “你就是这么想的,你肯定就是这么想的。”她咬了他一口,一个人往卧室走,看都不看他一眼,像个被抛弃的怨妇,充满着颓废和伤心。

    靳绍煜:“…”

    他好像闯祸了,怎么办?

    接连几天,小公主家的靳先生微博号频繁更新。

    “求助:我家小公主孕吐厉害怎么办?脾气越来越糟糕了,怎么办?在线等,很急很急。”

    “小公主今天又发脾气了,还偷偷哭了,我该怎么办?”

    “小家伙气死我了,早知道就不要他,小公主好像瘦了。”

    “小公主第一次这么安稳睡了,心疼。”

    …

    网友自然回答积极。

    很爱很爱你:“博主要小心啊,很可能是产前抑郁症的倾向,最好带去检查一下,小公主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每天都要想你:“靳先生是来秀恩爱的吗?我怎么感觉你很欠扁呢?”

    贪婪的人性:“我觉得也是,最好重视起来,孕妇是很辛苦的,出了问题可不好办。”

    …

    靳绍煜一看这些评论,再看看温舒韵最近的表现,整个人也不对了,吃饭的时候观察她,睡觉的时候观察她,走路的时候也观察她,无时无刻不在观察她…

    温舒韵的孕吐是越来越严重,中医也调养过,营养师也换过几个,通通都没有用,靳绍煜头疼的同时,余秋凤和靳胜也头疼。

    两人在得知温舒韵怀孕后也来了a市,准备住一段时间,之前不来是因为不喜欢大城市的坏境,现在温舒韵都怀孕,身边要是没个老人指点,他们怎么能放心得下?

    毫不犹豫把蛋糕店一关,直接就过来了。

    “小韵啊,趁热吃啊。”余秋凤端着糕点,走了出来,看着温舒韵无精打采的模样,眼底那个忧愁啊,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谢谢外婆。”温舒韵将榴莲蛋糕接了过来,小口小口吃了起来。

    靳绍煜坐在一边,皱着的眉头就没松过,她已经连续几天吃糕点,唯一能吃进去的还真有榴莲蛋糕,不然全给吐光光,闻到气味都不行,有时候吐实在狠,看得他心直泛疼。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余秋凤看着她,别提多愁了,“再怎么也不能代替饭,这才刚怀孕,以后怎么受得了?”

    温舒韵吃蛋糕的手慢了下来,一边往嘴里塞眼泪一遍巴拉巴拉往下掉,吸着气,一副无措的模样,余秋凤看了老眼都泛红了,安抚着她,“没事没事,再过段时间就好了,没事的,天天吃蛋糕也没事,外公用最好的食材做,我们换着花样做,啊,乖,不哭。”

    “外婆。”温舒韵哽咽着声音,靠在她怀里,一脸惶恐,“宝宝会不会受不了?出事怎么办?该怎么办?我吃不下…”

    她把所有的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整个人愧疚不已,对这个孩子越发重视,她便越在意这个事情,心底就会越紧张,一紧张,便会更加糟糕,如此反复循环,身子日渐消瘦。

    “怎么会?不会的。”余秋凤摸着她的头,“过段时间就会好了,别太担心,医生不是说了吗?孩子很健康,吃完去睡觉啊,不能多想知道吗?”

    温舒韵点了点头,又在默默吃着蛋糕,往自己嘴里塞。

    靳绍煜看着不仅心疼,头也很疼,生下来肯定要好好教训一下,真是太调皮了,这孩子,真不听话,再这样,是她生的也喜欢不起来了,疼得他心抽。

    吃完之后,靳绍煜将温舒韵送上楼,等她睡着之后,又走了下来。

    余秋凤坐在客厅,见他下来,刚刚不敢露出的神情现在尽数露了出来,摇头叹气,“小煜啊,这样下去会出事的,而且,她一个人在家里,我这个老太婆也不太能帮上忙,每个人在身边开导,她自己就会胡思乱想。”

    “吃的东西一天比一天少,怎么回事啊?医生不是说没事吗?”靳胜也开口,这可不是小问题,让人看在眼里急在心底。

    温舒韵这段时间性情大变,让人看着愁就是了。

    靳绍煜做了下来,疲惫揉了揉眉间,“不是没问题,医生说产前抑郁症先兆。”

    “什么?”余秋凤一下慌了。

    这可不是小病,万一治不好,这发展下去,后果是不敢想的。

    “这…这得治疗啊。”靳胜看着他,呵斥着,“这怎么能瞒呢?严重可怎么办?婚礼不是要开始了吗?你这…”

    “往后延迟一点吧,我现在没有精力去管。”靳绍煜双手撑在腿上,低垂着头,声音颓废,“就她现在的状态,生怕影响到孩子,我要是跟她说了,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我不敢。”

    他是真不敢。

    温舒韵把这个孩子看都比什么都重要,看不得孩子受到一丁点影响,若是知道,情绪怕是会更糟糕。

    老两口也很无奈,只能干心急。

    “比较轻微,控制好就行,让她知道反而会影响心情,所以也想着先瞒着。”靳绍煜又继续道,“我刚刚也想过了,在家呆着太闷,我也怕她会出问题或者加重病情,明天上班我带她去,就尽量不让她在家里。”

    “这样也行。”余秋凤赞同出口,除了这个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

    “您们好好休息吧,公司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了。”靳绍煜强撑起精神,说了一句,往外走去。

    这些天,他也是两处奔波。

    “开车小心一点啊。”余秋凤叮嘱着,等到对方的回答后,一颗心还是放不心来,连连叹气。

    ——

    次日。

    靳绍煜说什么都不让温舒韵自己呆在家里。

    “我会不会打扰你工作啊?”温舒韵小心翼翼询问着他,语气忐忑,“阿煜,你别这样,我没事的,我在家里就好。”

    “想什么呢?”靳绍煜上前,捏了捏她的脸,“前天听人介绍,一家很好吃的火锅,所以今天就想带你去了,今天事情比较多,怕晚上赶不回来,所以就只能麻烦你和我一起去公司了。”

    他如何放心?

    这些天,她整个人都没精神,无精打采,越来越胆小,都没了朝气。

    “可是我…我就不去了吧。”她低垂着头,抓着手揪着,声音越来越小。

    孕吐反应实在太严重,她现在不仅闻不得油腻味,好些味道她都闻不得,吐得头昏眼花,根本就是个累赘,加之越来越瘦,皮肤都蜡黄起来,自卑感袭来,站在他身边都没有自信。

    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也从来没有这么无助害怕过。

    太多太多心理压力,她开始变得敏感多疑,脆弱不堪。

    “没事,我包下餐厅了,就我们两个人,乖,把衣服穿上。”他拿来一件薄薄的外套,语气温柔诱哄着,“我在呢,不怕。”

    ------题外话------

    早安早安,恩,是的,是明天见,溜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