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5: 阿煜,我是不是犯罪了?
    靳绍煜完全没理,紧紧抱着温舒韵,任凭她怎么谩骂挣扎,还是死死护着她,在她耳边不厌其烦在重复,语气更是无比温柔:“宝宝好好的,不会有人伤害他,小韵要好好配合医生治疗。”

    “宝宝会平安来到这个世上,小韵也会是最好最称职的妈妈。”

    “到时候,我们一起带他去海边,去海底世界,去大森林,去草原,带他去看更大的世界,和他做很多很多的事情,一起陪他生长,一起做称职的父母。”

    “你要乖…”

    他语气放得很轻很慢,温舒韵情绪居然慢慢平稳下来,缓缓伸手回抱了他,还点了点头,哭声更是小了很多,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医务人员没听清。

    靳绍煜却扯了扯嘴角,低头吻了一下她,示意医生可以检查了。

    医生原本有些不信,镇定剂还准备起来,结果上前去,温舒韵除了要一直抓着靳绍煜,半点反抗都没有,但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一通检查下来,只是微微动了胎气,其他没有问题,不过温舒韵产前抑郁症是加重了。

    虽说没事,但还是要住院几天,观察一下。

    温舒韵强撑着没合眼,最后待着靳绍煜怀里,要他抱着才勉强能入睡。

    余秋凤和靳胜到病房的时候,她正睡着,两人看向靳绍煜,对方小心翼翼支撑起身子,压低声音,“外婆,外公。”

    “别动,让她多睡会。”余秋凤满脸愁容,赶紧制止他的动作,将餐盒放在桌子上,语气担忧,“这可怎么办啊。”

    靳绍煜听完沉默,揉了揉眉间,还是要安抚,轻声道,“好好调解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你们也别太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余秋凤说着直叹气,望向温舒韵,“越来越瘦了,营养会跟不上的。”

    照这样下去,可是会出大问题。

    靳绍煜抱着她,除了心疼,也是一片发愁和害怕。

    没多久,温舒韵就已经醒过来,她抓着靳绍煜衣角,看了看两人,沙哑的声音唤了两人一声,情绪一看就很低落,没什么精神。

    “韵韵啊,外婆做了好吃的,要不要吃一点?”余秋凤扬起一抹笑,对她说着。

    温舒韵摇了摇头,语气歉意,“外婆,我不想吃。”

    说了几次以后,对方一点食欲都没有,没办法,几人只能作罢。

    原以为对方只是当时没胃口,后来问题远远没那么简单,温舒韵根本没食欲,孕吐情况更加严重,不仅油腻的东西不能闻,连蛋糕的奶油味,她都不想闻,吃了更会吐。

    最后吃的是粥放盐。

    体重直线下降,不仅如此,她喜欢一个人发呆,不喜欢讲话,除了靳绍煜能与她多讲上几句话,其余人,她都兴致缺缺,不太想交流。

    “阿煜,我是不是犯罪了?”她坐在椅子上,望向他,缓缓问出这么一句。

    她脸色苍白,看起来弱不禁风,浑身上下能使没精神没朝气。

    靳绍煜手里捧着碗,里面还放着熬烂的粥,听到她说的话,手顿了顿,还未回答,她无力的声音又传来,“我下了好大的力气,他就倒下了。”

    “没有。”靳绍煜一听,连忙打断她的话,语气严肃道,“你没有错,你是自卫,自卫行为没有错,一点错都没有,那是他罪有应得,之后也会被送到监狱里去。”

    他会让他们好好在监狱待着!

    温舒韵与他对视了一眼,他眼底深邃,没有半分闪躲,她又移过头,这一次,突然出口一句,“那我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身子好着呢。”他接话着。

    “你一点都不会撒谎,我都听出来了。”她突然哽咽了起来,眼底黯淡下来,一种无助的气息突然袭来,她强忍着情绪,“你就告诉我,会不会对宝宝有影响?”

    她这段时间都发现自己变了,糟糕透顶,可是那么多的理由要她撑下去,吐了吃,吃了吐,头发大把大把开始掉,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

    靳绍煜沉吟了片刻,将她肩膀扭过来,对上她略带通红的眼,一字一顿道,“我不想让你用药,就是怕对孩子影响,但是你如果一直这个样子,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说的是实话。

    依照她这种情况,一旦加重,整个人精神就会不对劲,甚至会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行为,如果到了非要治疗的地步,这个孩子绝对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

    温舒韵明白他的意思,一种无力又遍布全身,她生病了…

    “转移你的注意力,没什么大不了的,生下来就会好了,但你这段时间要好好的,听我的话,控制自己的情绪,可以吗?”他谆谆诱导。

    这个病说严重其实也还好,很多孕妇都或严重或轻有过产前产后的忧郁症,她的的经历就注定她比别人想得更多,患上的概率更大一点,只要挺过这段时间,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她点了点头,手附在肚子上,有些害怕。

    这个孩子来得那么不容易,她怎么舍得让他再次离开?

    “健康着呢。”他端着碗,试了试温度,放在她手上,咬着牙,语气极其不满,“将妈妈折腾成这样,他自己倒是没受一点影响。”

    温舒韵却笑了,乖乖喝着碗里的粥。

    对她来说,孩子健康就比什么都重要。

    ——

    冯家的事件,四个混混被抓了起来,冯琳和冯妮还躺在医院里,冯勇和王香花则被一遍遍进行盘问,整整折腾了一个星期才放出来。

    “查,继续给我往下查!”靳绍煜看着调查结果,直接甩到了一边,眸底冰寒刺骨,对这个结果非常不满意,“查不到就继续查,全给我在里面关着!”

    混混居然不知道指使的人是谁,一个陌生的号码,放在垃圾桶边一百万的现金,一个地址,说是去教训冯琳,现在查出提供的号码没有实名注册,混混人也没见到面,没有一点线索。

    “我明白。”梁伟说完,看着对方要发飙的神情,还是忍不住出口,“总裁,夫人这种情况的话,你可以考虑带她多出去走走,心情放松了就会好很多。”

    温舒韵的情况他自然也了解了一些,靳绍煜不放过也很正常,不把幕后人找出来,他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不狠狠剥成皮,都不是他家总裁的性子!

    “走走?”靳绍煜似乎把话听进去了,剑眉皱了起来,深思了一下。

    他的确觉得她在家太闷,所以瞎想的时间多了,如果出去走走的话,心情或许会放松很多。

    “可以旅游。”梁伟又开口建议,“这也是转移注意力的一种方法。”

    “恩,我会想想。”他接着话,冷声道,“给我查温文杰,看他最近又什么异常,尤其账户,有没有去除较大现金的记录。”

    “好。”梁伟明白他的意思。

    若说针对冯琳,谁最可疑,莫过于温文杰,毕竟这脸都丢到全国面前了,绿帽子戴得也是有点大,要是报复也很正常。

    “出去吧。”靳绍煜淡淡与他说。

    梁伟点点头,走了出去。

    靳绍煜坐在办公椅上,往后转,手抵着下巴,不断思考着梁伟刚刚说的话,半响过后,拿起手机就拨打了周尘的号码。

    接通之后,直接切入主题,“上次我听你说过一个综艺,你把台本发给我看一下。”

    周尘有些惊讶,很快便回过神来,问道,“你要让韵韵参加这档节目?”

    因为是吃喝玩乐的综艺,当时他还挺建议温舒韵去参加,结果靳绍煜直接给他决绝了,没有一点点犹豫,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自从温舒韵怀孕以来,他一下就闲下来了,好不习惯,但她身子更让他担心。

    “我看一下,如果可以,我想和她一起去。”靳绍煜也没隐瞒,如实道,“她现在的情况也不太好,我想让她接触一下新环境,放松一下心情,希望能改善一下。”

    再这么下去,怕她压力太大,身子也会跟着垮掉。

    闻言,周尘点点头,表示谅解,随后又道,“我先把台本发你,本来就是结伴参加,你去参加肯定没问题的。”

    靳绍煜是什么身份?

    只有导演求着他参加,没有拒绝他参加要求的事情发生,绝对没有!

    《最佳搭档》第二季的演员还没确定,打广告的赞助商需要支付的费用已经翻了近十倍,直接成为国民综艺,红透半边天,除了许子卿因过失造成他人死亡,已经在被捕,其余人哪一个不是跟着水涨船高?

    这一切,温舒韵与靳绍煜功劳可是不小。

    “好,尽快。”

    话落,挂掉电话。

    打开电脑没多久,邮箱便收到一份文件,他打开,认真预览起来。

    ——

    “三号床,二号床,今天都可以出院了。”护士手里拿着病历本,翻看了两下,看向两人,“尽快办理出院手续吧。”

    “要出院了?”冯妮愣了愣,随后道,“护士,我肚子还感觉有些疼,能不能住着再观察一段时间啊?”

    她被打得不轻,医生说是皮外伤,但谁知道是不是?

    万一回去发现不好了,那可怎么办?她觉得还是住在医院比较保险一点。

    “没什么大问题,回家养着吧,如果不放心过段时间来复查就可以了。”护士面无表情,继续出口。

    医院的床位都很紧张,没什么大问题自然要让出院,让更有需要的人住进来。

    “我们知道了。”王香花接话着。

    她和冯勇前天才从警察局出来,精神和**都受到了折磨,也是痛苦不堪,这件事也没个结果,家里更是乱成团,冯勇还在家里窝着,杨春晓去打工了,便只有她一个人来守着两人。

    “去把费用交一下,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护士点点头,又接着出声。

    “什么?交费用?”王香花一听,直接跳了起来,冯琳和冯妮脸色也是一变。

    “这可是被打了,凭什么要我们支付药费?难道不是那群人赔吗?”冯妮愤愤不平,“我还没让他们赔我钱,出什么医药费?”

    她原本想着,这一次温舒韵也牵扯其中,乔家肯定会严惩,她还想着狠狠捞一笔,这件事情必须查清楚,该赔的一点都不能少。

    护士眉头一皱,“这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你找谁赔我们不管,但是医院的钱你们得交。”

    “警察还没把事情解决啊。”冯琳也急急出口。

    “那你们可以先垫付。”护士看着几人,“如果你们不把医药费付了,就会很麻烦,至于你们说的事情,可以去找警察问问。”

    王香花气不过,当场就发飙了,打电话带上冯勇,去了警察局理论,混混家都穷得叮当响,根本拿出去医药费,警察局也不可能会帮着支付,两人便在警察局闹,电话都打到靳绍煜那里。

    他冷嗤了一声,这群人,还没来得及教训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最后两人什么好都没讨到,警察随便吓唬一下,一听说要拘留,跑得比谁都快。

    病房内,冯家人聚在一起,看着缴费单上的字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说话,居然接近三万块,除了冯琳是a市户口,能报销一些,冯妮是要全部支付。

    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笔大数目,谁都不想去付这个钱,自然不会说话。

    “姑姑,要不你先付掉吧?之后就会赔了。”冯妮看向冯琳,劝说着。

    “我哪有钱?我挺多也就付的自己的。”冯琳一下否决了,板着脸道,“我自己的才六千多,谁叫你用那么好的药?我可没有钱。”

    冯妮什么都要用进口,最好最贵的,以为人家能赔,这下摔跟头了。

    出温家时,温文杰直接解冻了她所有的卡,几乎净身出户,唯一有的那几万块,还是这些年偷偷存下来的,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拿出来?

    冯妮也急了,看向冯勇,又看向杨春晓,不断求着,“妈,这医药费要结啊,不然我怎么出去?”

    这么多钱,她还没有开始工作,怎么会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