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8: 综艺
    摄像师专业素养也不是盖的,立马反应过来,将话题扭转回来,顺带又问了一下两人的相处,靳绍煜挑了挑眉,斜睨了他一眼,语气波澜不惊,“相处不久这样吗?最近更黏了些,我都能接受。”

    “感情好像热恋一样,请问两人交往了多久?”摄像师身负重任,问出了大部分人都想知道的事情。

    一声不吭就结婚,许多事情可是个迷,他也想问出爆点。

    “哪一天都是热恋。”靳绍煜一字一顿跟他说着,转身丢下一句,“至于交往多久…你猜我告不告诉你?”

    摄影师:“…”

    工作人员:“…”

    这人,说这话怎么莫名感觉有些痞又有点拽呢?

    没办法,谁叫人家是大佬呢?还得跟上去拍,靳绍煜走到厨房,看了一圈,打开冰箱,里面放满蔬菜水果,下面则是冰冻的肉食和一些冰淇淋,可谓是准备齐全。

    当然,任何有商标的东西,都不忘入镜头做广告。

    “没榴莲?”靳绍煜又转身,看向摄像师,“给我放这么多没用的东西做什么?她又不喜欢,我要榴莲,酸奶最后也来一点,不要这种瓶装,保质期这么长,我要新鲜的。”

    摄像师:“…”

    大哥,这个是做广告的啊,必须摆里面,不然他们哪里来的赞助费?

    这一段要不要播啊?得罪投资金主怎么办?

    没等说两句,靳绍煜看了看时间,往卧室走去,温舒韵刚好醒,坐在床上揉了揉眼,被他拉起来,收拾一番后,换了套休闲装,扎起来头发,准备出去。

    第一顿晚饭剧组不安排,也没什么活动,由嘉宾自行解决。

    两人刚走出去的时候,便碰上李达康和郑冰,这两口子,李达康看起来话不多,沉稳内敛的性子,郑冰比较外向一些,不过两人都不是什么善于交际的人,打过招呼后,也就离开了。

    酒店很小,但绿化不错,靳绍煜牵着她一直往前走,其余两对嘉宾都在酒店里用餐,他直接把她带到酒店外去。

    身后的摄像师和工作人员跟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扛着这么重的机器,看了看自己酸掉的腿,有苦说不出。

    小公主不是怀孕了吗?状态不是不好吗?体力怎么还这么好?

    两人还一路有说有笑,嬉嬉闹闹,完全不舍得打断好吗?

    沿途,花开正盛,温舒韵随手采了一朵,往靳绍煜头上放,自己在那里咯咯笑,还缠上去将他另一手也抓住,不允许他拿下来。

    身后偷偷摸摸的工作人员:“…”

    此时不生气,更待何时?

    靳绍煜如果不生气,那么他肯定就不是一个直男,原谅他们的恶趣味,有点想看他生小公主气的样子,也想看小公主如何哄人。

    可惜,这个想法注定是要落空了。

    温舒韵拉住他的手,昂头笑得眉眼弯弯,望着她这幅样子,靳绍煜伸出的手就垂了下来,目光无比柔和看着她,扯了扯嘴角,轻声道:“你这个毁我形象真的好吗?”

    “没毁形象,阿煜在我和宝宝眼底一直都是最帅最优秀的。”她语气软软,眼底却说得十分认真。

    猝不及防,身后的工作人员每个人被强塞了一碗冰冷冷的狗粮,他们心底哭,还不知道如何述说。

    靳绍煜完全没顺毛,戴着这朵花走了一路。

    两人又往前走,距离酒店已经几公里,到了一家特色农家乐。

    此时,太阳已然西落,但这边天黑比较晚,还有一段时间。

    进入之后,入目的是一排排包厢,用竹子作为主要装修特色,还有好些外露的餐桌,也是隔开成一个个小小的空间,还有半透明的帘子,空顶花藤环绕,十分有意境。

    两人走到最里边,坐了下来。

    工作人员终于坐了下来,可一点都不敢松懈,这两个人随时都有爆点,哪里敢松懈?虽然被虐,心脏好似也有点受不了了,但他们还是坚强,一定要顶住!

    菜单拿了过来,靳绍煜看了一眼,看向她,“想吃什么?”

    温舒韵拒绝,“什么都不想吃。”

    他一听,眉头紧缩,“不行。”

    “一会该难受了,就以前那个吧。”她这些天吐怕了,宁愿吃清粥放盐。

    “不行。”他也一点都不让步,看着菜单,点了几个菜,又要了一条鱼,这里鱼是湖里铺抓上来的,还很新鲜,也很营养,她今天心情不错,不能老单单喝粥,这样下去身子怎么受得了?

    温舒韵也只能答应,尽量去保持自己的好心情,转移注意力,结果菜一上来没多久,靳绍煜没给她吃,问题就出现了,她不断反胃,脸色一下惨白,把工作人员吓来一跳,连忙冲过去,对方却只要靳绍煜,浑身发软也只要他抱。

    靳绍煜也满脸严肃,充斥着懊悔,叫人连忙把菜撤下去,抱着她缓了好久,她有气无力,缩在他怀里,脸上带着不安。

    工作人员这才想起,靳绍煜说的话,他说对方有些状态不好,但问题似乎没那么简单,这症状,怕是有些严重,心底一时找不到作何滋味。

    好似也明白靳绍煜为什么会花费时间与她一起来参加节目,人是要吃饭的,若是不吃,一段是时间内接受不到营养,问题可就大了。

    最后无奈,只能给她叫了一份清粥,什么都没有,看得直让人心酸。

    吃下去之后,温舒韵精神好像了一些,靳绍煜摸了摸她的头,无声叹气,担忧的神情映入镜头内,下一秒收敛起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温舒韵好似也已经习惯了,脸色慢慢红润了一些,她转移了话题,“你先吃饭吧,我去后花园,突然想吃枇杷。”

    她知道这里的农家类都是种有果树的,五月恰好是枇杷成熟的季节,顺便去看一看还有哪些水果可以采摘,大抵最好的一点就是她能吃水果。

    酸酸甜甜的最好,吃了胃口都会好一点。

    话音未落,她就往小门走去,几个工作人员和一个摄像师跟着他,其余工作人员把饭菜拿了下来,靳绍煜垂着头,面色凝重,一点都没动。

    流露出无奈和颓废,还带着一丝无能无力。

    这是另一面的他,他们从未见过的靳绍煜。

    等了一会,也没人敢上前劝,时间就一分一秒过去,桌子上的饭菜一丝未动,他站起身,往温舒韵方才离开的小门走去。

    温舒韵心情似乎已经恢复,拿着小花篮,里面已经放了好几枇杷,这里有好几颗枇杷树,长得虽然比较矮,但好多矮的已经被摘完,她看见靳绍煜,朝他招了招手,“阿煜我在这。”

    靳绍煜神情已经收敛起来,快步朝她走过去。

    “帮我摘那串,熟了。”她指了指高处一串,还舔了舔的粉唇,有模有样道,“一看就长得很好吃,我想吃掉它。”

    靳绍煜脸色柔了一些,眼底染上些许笑意,“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厉害,还能看出来?”

    “嗯嗯。”她拼命点着头。

    他没也多计较,将树枝往下扯了扯,叫她站远一些,腾空一跳,稳稳抓住,往下扯,虽把一个扯烂,其余却很完整。

    温舒韵免不了赞赏,馋得当场剥开一个,酸得眯上了眼,把另一半塞到靳绍煜口中,还坏笑着问,“是不是很甜?”

    “恩。”

    身后的工作人员:“…”

    到时候一定要配上字幕,让靳绍煜知道,他嘴角都要抽了好吗?拜托,手不要握得那么紧好吗?这样真的没有任何说服力!

    两人又摘了一些杨梅和芒果,还有山竹,这才往酒店走回去。

    靳绍煜没让她吃太多,又去厨房给她熬了一碗粥,镜头下,看着他往里面放盐,剧组人员都有些心酸了,这妈妈不好当啊。

    不对!

    应该是说,靳绍煜孩子的妈妈不好当。

    那么,错在谁?

    还用想吗?

    温舒韵刚刚走了那么远,又没吃什么东西,洗澡喝下粥后,早早便睡下了,靳绍煜洗澡出来,替她盖好被子,一个走去客厅,坐在沙发上,眼底深邃,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那位摄像师还在他面前一直拍,他一抬头,面无表情看着他,就盯着他,也没说话。

    摄像师被迫与他对视,背后冷汗直流,前进也不是,离开也不是,脚有些发软,只能硬着头皮询问,“靳影帝,你不去睡吗?”

    靳绍煜敛下眼眸,没说话。

    摄像师:“…”

    倒是说话啊,我这样很尴尬的好不好?

    “小公主今天状态好像不是很好,以前也是吃白粥吗?”他又接着出声。

    以为刚刚在农家乐的时候,温舒韵说了一句话,大致意思就是:她不吃别的东西,就吃之前的,难受。

    根据两人后来的行为,这个可不就白粥吗?

    “恩。”靳绍煜应了他一声,突然又抬头,“你们明天安排是什么?有没有她能吃的?”

    这下,摄像师被问住了,他就是知道安排,那也是不能现在说的好吗?况且,他怎么知道温舒韵能吃什么?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摄像师好吗?不要太为难的他。

    靳绍煜一看他就不知道,没有神情看了他一眼,站起身,往卧室走去。

    关灯,上床抱着温舒韵,闭眼了。

    这一转变,让工作人员愣了愣,脑子有时候完全不够用。

    另一边。

    其余两组今晚的行程就有点简单,也没什么爆点。

    李达康和郑冰这一对夫妇吃饭就已经回房间,洗漱之后,各自看会书,就已经上床睡觉,至于严楚和穆惠,两人倒是去公园走了一圈,因考虑到两人只是恋爱关系,剧组体贴安排的双人房,两人是分开睡的,大抵他们最满意便是这个安排了。

    毕竟,早就已经分手的两人,不过是为了蹭靳绍煜与温舒韵的热度罢了。

    夜,越来越深,一切静悄悄。

    温舒韵中间醒过一回,躲在靳绍煜怀里,原本在镜头面前,两人还有些拘束,迷迷糊糊间,可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清晨。

    工作人员切换到各个房间的镜头,李达康和郑冰安安稳稳平躺睡着,严楚和穆惠则是各睡一张床,穆惠睡得安稳,严楚则侧着身子,被子一片褶皱,看来昨晚没少翻。

    最后的镜头转换到温舒韵与靳绍煜的房间,工作人员瞪大眼,这两个人怎么像连体婴儿一样?在镜头下呢,害不害羞?

    还有他们更没想到的,在他们没看到的被子底下,温舒韵就像个八爪鱼一眼缠着靳绍煜,头都直接埋到他脖颈下。

    娇小的身躯被靳绍煜紧紧抱着,满满的爱意和狗粮的味道。

    他们现在严重怀疑,这两个人就是来撒狗粮的,而且有越来越过分的趋势!

    而且,就在他们的镜头下,靳绍煜悠悠转醒,先是睁眼,看了看怀里的温舒韵,又昂头看向墙上的闹钟,手伸向被子,工作人员以为他要起身,结果人家将被子往上拉,将小公主又盖得紧了一点,又闭上了眼。

    工作人员:“…”

    离起床就那么十分钟,大神你不叫醒人,居然还一起赖床,这个行为是不是有点不好?

    可惜,靳绍煜是听不到他们心底的吐槽,就算听到,怕是也会置若罔闻。

    播放时,粉丝看到这里也是很抓狂,直呼两人不要太过分。

    上午八点半,三组嘉宾开始集合。

    温舒韵与靳绍煜来到指定场所之时,已经有一组嘉宾先一步到来。

    “李前辈,冰姐。”温舒韵先看到李达康和郑冰两个人,礼貌打了声招呼。

    李达康也点点头,没多说话,倒是郑冰看向她,也接着询问,语气半开玩笑,“你最近好像瘦了很多,靳影帝虐待你了?”

    两人算不上很熟,但关系还不错,之前在一档节目里,两人合作过,关系也算可以。

    温舒韵被问得羞愧了,摇着头否认,“不是,是我自己的问题。”

    靳绍煜对她很好,不然也不会这样顾忌她的情绪,她希望别人误会他,一点都不可以。

    “孩子比较闹。”温舒韵说起这个,一脸无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