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 特殊酒席
    ,精彩无弹窗免费!

    短短的一个星期时间,洪峰就彻底血洗了整个北东,那些背叛他的人,要么被杀死,要么这辈子都只能在病榻上度过。

    一时间整个北东大佬是人人自危啊,只有少数支持洪峰的大佬暗中窃喜,原本他们还不相信是洪峰回来了,可随着事情的发展,也由不得他们不信了。

    赵老头、木尚忠、孟老三等等这些江湖大佬的死讯相继传出,司徒集团的陈勇本想连夜逃走,但可惜他被一个神秘男子杀死在了机场附近,就连四肢都被解体了,简直惨不忍睹啊。

    陈勇的死更提醒了那些背叛洪峰的人,你们就算想跑都没得跑,要么乖乖等死,要么干脆上吊自尽吧。

    剩下那些大佬在极度压抑的情绪下生活,要是再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他们就算不死也得被这种压抑情绪给折磨成疯子。

    无奈最后没辙了,他们只好厚着脸皮去求韩东升,因为谁都知道韩东升之前被孟老三给挑了手脚筋,但却奇迹般的康复了,这肯定是那洪九鼎的杰作,也只有他能有这么神奇的手段了。

    韩东升就把消息传递给了洪峰,他自然是不敢做主,来询问洪峰的意见。

    洪峰感觉已经差不多了,该杀的也都杀了,剩下这些大佬都是边边角角的小人物了,再赶尽杀绝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

    他就通知韩东升,在凯撒金私人会所内招待一下这些北东大佬,到时候他自然也会出席。

    ……

    几天后的晚上,凯撒金门口停满了各种豪车,看车牌就知道,全部来自北东三省各大城市。

    在顶楼一间最豪华的包厢内,里面几乎坐满了人,大概能有三十人左右,这些人全是北东各大公司老总和江湖大佬。

    唯独最中间的位置空缺,这可是主位,是专门给洪峰留着的。而韩东升就坐在主位的左手边,可见身为地位不一般。

    “哎呀呀…升爷啊,多亏了您呐,要不然咱们真是走投无路了啊。”

    “孙总说的是啊,还是升爷您有力度啊,咱们想见洪先生一面,那都难如登天啊。”

    几位大佬纷纷向韩东升靠拢,不停的点头哈腰说着,有的递烟,有的给倒茶的。

    他们在自己公司那也是最高权力者,平时说话都是昂头挺胸,耀武扬威的,今儿个全都老实了,一个个都跟个小太监一样。

    韩东升似笑非笑的摇摇手:“诸位老总别这么说,我韩某人还能平安无事的坐在这里,那可都是仰仗着洪先生啊。”

    “要不是先生出手,我这辈子就算不坐轮椅,那也得拄拐走路了,这人啊…还得患难见真情,你们说是吗?”

    在座的诸位大佬脸色顿时一僵,一个个尴尬的笑着,有的甚至都不敢看韩东升一眼,只能低头在那装死,深怕哪句话在得罪了韩东升。

    韩东升这是话里有话啊,意思在告诉他们,老子出事的时候,你们这帮狗崽子别说帮忙了,连个问候的电话都没有,深怕被牵扯上,一个个是有多远跑多远啊。

    现在洪先生回来了,你们又跟条狗一样在后面摇尾乞怜,说你们是墙头草都抬举你们了,简直就是唯利是图,忘恩负义的狗杂种。

    要不是洪峰张罗这场饭局,他是绝对不会主动出手帮这群败类的,这就是他做人的原则。

    就在场面有些尴尬的时候,包房门被推开了,只见洪峰穿着黑色风衣,在会所安保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这帮大佬一看洪峰来了,全都赶紧起身打招呼,他们弓着个腰,很懂礼数的站在了两边。

    而韩东升则亲自上前迎接,把洪峰让到了主位上,他自己坐在了左手边的位置上。

    洪峰扫视一眼众人,一摆手道:“行了都坐吧,别站着了!”

    “谢洪先生!”

    三十几位大佬赶紧抱拳道谢,随后轻声轻脚的坐了下来,深怕搞出点动静在激怒了这位杀神啊。

    ‘啪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原来是一个酒杯掉地摔碎了,这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啊。

    当场那位打碎酒杯的大佬就噗通一声跪地上了,吓的他脸色惨白的求饶道:“对对对…对不起洪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啊,求您别杀我…求您别杀我啊…”

    他这一颤抖不要紧,眼泪鼻涕流满脸,差点大小便都失禁啊。

    其他大佬看到这一幕后全都面如死灰啊,他们是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只好撅着个屁股半蹲着了,那样子真是难看到家了。

    洪峰面色平淡的笑笑:“没人说要杀你,赶紧起来坐下,这么多人都等着呢!”

    那位大佬一听这话,赶紧屁滚尿流的爬了起来,连连抱拳作揖道:“谢谢先生,谢谢先生,谢谢…”

    等众人都坐下后,韩东升亲自给洪峰倒了一杯红酒。

    他端起酒杯笑道:“先喝一杯吧,跟诸位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这还是第一次坐在一起,干了!”

    “敬洪先生!”

    这些大佬哪敢不从啊,全都端着酒杯站起来,一脸豪情万丈的干掉了杯里的白酒。

    洪峰满意的点点头,而他杯里的红酒压根就没喝,仅仅只是用嘴唇沾了一下。

    他再次端起酒杯道:“好事成双,再喝一个!”

    这帮大佬再次倒满酒杯一饮而尽,可这杯刚放下,洪峰又一次端起酒杯笑道:“好!够豪爽,再喝!”

    他们看着洪峰那笑吟吟的眼神,只好陪笑着第三次倒满酒杯,还是一饮而尽,没一个人敢剩下一滴酒的。

    本以为这就算结束了呢,可没想到洪峰第四次端起酒杯:“这第四杯,我敬你们!”

    这一下再坐的大佬有些吃不消了,这可都是高度白酒啊,而且凯撒金会所的酒杯很大,一杯起码得有三两半,这三杯下去就是一斤,已经有几位老总挺不住了。

    见他们脸色难堪无动于衷,洪峰眉头一紧:“怎么?不给我洪某人这个面子?”

    “不敢不敢,先生说喝多少,那咱们就喝多少。”

    一位年岁最大的老总赶紧接话,他姓宋,五十多岁。是林吉最大的建筑公司老板,在这群人中身份也算是最高的了。

    “你们还愣着干嘛,先生敬酒那是抬举咱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老宋一口闷掉杯里的白酒,这时其他大佬也不敢怠慢了,赶紧喝吧,跟性命比起来,这点酒又算得了什么呢。

    紧接着第五杯、第六杯、一直喝到第十杯酒的时候,终于有人抗不住了,有两位三十多岁的宁省大佬当场就跪地下狂吐了起来。

    眼泪鼻涕混合着酒精秽物喷了一地,差点都把胆汁给吐出来,一时间包房内是臭气熏天的。

    原本就有不少人已经挺不住了,这二人一吐不要紧,连带着把他们的胃也给挑起来了。

    当下又有七八个人,捂着嘴东倒西歪的就往外跑啊,他们好歹知道一点,无论如何也不能吐到屋里,要不然肯定小命难保。

    而洪峰今天之所以要这么做,就是要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惩罚,韩东升自然也跟着喝了,可他杯里的是白水,这是事先就准备好的,多喝几杯就当解渴了。

    “哎呀我的妈啊,洪…洪先生,我真喝不下去了啊,再喝我就得死了。”

    一位三十多岁的大佬哭的泪流满面,可见已经到极限了,酒这东西喝到一定程度,真会酒精中毒的,就算不死也得重病一场。

    至于另一位干脆都不省人事了,直接脸朝下趴在了自己吐出的秽物上,跟条死狗一样一动不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