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狼狈为奸
    另一边,吴金当天上午就被送到了奉阳第八医院,这家医院是专攻接肢的,在全省都是非常出名的!

    吴金断了四根手指,这是送来的及时,要不然他铁定就得残废了,经过了七个多小时的手术,他这四根手指算是接上了,但也绝不可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了。

    而吴金的小弟也受伤不轻,骨折的骨折,断腿的断腿,一群人挤在一个病房里,缠着绷带,满脸淤青的坐在床上发呆呢。

    “大哥,那老高家在哪找来的高手啊?这他妈也太狠了吧?咱们这么多人,居然打不过他一个,真是见鬼了。”

    一个全身缠满绷带,搞的跟木乃伊一样的小弟躺在病床上唉声道,他四肢全被张瑜坤给打断了,就算是接上了,这辈子也别指望能干体力活了。

    吴金看着自己的手,咬牙切齿道:“姓高的,这事没完,我就不信我斗不过你,你个臭jb外来户还嚣张上了,今天你断老子四根手指,老子早晚要断你四肢!”

    “金哥,要我看…这事得找升爷出面,就咱们这些弟兄,还真就不是那二人的对手。”一个大胖子坐在吴金旁边的病床上抽着烟,脸色阴沉道。

    吴金心里很清楚,自己这些小弟是被打怕了,对方的实力太凶悍了,他混了这么多年的社会,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看来只能去求韩东升了。

    谁都知道韩东升手下众多,他之所以能控制半个宁省的黑道势力,不光是他个人的统治力,主要是他跟职业拳手有联系。

    并且他身边还有一个泰拳高手,这人叫巴古,也是个泰国人,号称不败战神。三年前在擂台上,他一人挑战滨海两大黑市拳王,其中还有如日中天的祝老虎。

    但仅仅一个回合,他就轻松取胜,祝老虎跟另外一个拳王根本就不是对手,双方实力相差很悬殊。

    吴金眯着眼睛咬牙道:“还要我五百万?”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小弟突然冲进病房喊道:“大哥大哥,出事了出事了…”

    “喊他妈什么喊?吓老子一跳?出什么事了啊?你爸死了啊?”吴金气的瞪那小弟一眼怒骂道。

    “不是不是,你猜我刚才看到谁了?”这下小弟一脸激动的笑道。

    “谁啊?一天到晚大惊小怪的,有屁快放!”吴金拿起一根烟,狠抽两口后不耐烦道。

    这小弟一拍大腿:“皇城区的陈雄被人给打了,满嘴的牙掉了一半不说,下巴和鼻子都被打歪了,这不刚送到手术室去么!”

    “谁?陈雄?还有这事?你没开玩笑吧?”吴金有些怀疑的问道。

    “大哥,这事我敢开玩笑么,我刚才亲眼看见的,他身边还有十几个兄弟受伤不轻,满身都是血啊,也不知道是跟谁打起来了。”这小弟伸手拿了一根吴金的烟,蹲在一旁边抽边道。

    “卧槽!这奉阳是要变天啊,陈雄都能挨打,知道是谁干的吗?”

    吴金心里很清楚,陈雄在奉阳的实力是仅次于韩东升的存在,连他自己都不敢招惹,能把陈雄打成重伤的人,可见来头绝对不小。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我听他手下说,好像是被一个民工给打伤的。”这小弟一脸懵圈道。

    “民工?”

    吴金一脸黑线啊,哪个民工能有这等实力啊?

    他眼珠子一转,贼笑道:“等会咱们过去看看!”

    ……

    凌晨十二多,陈雄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洪峰那一巴掌,打掉了他嘴里的十四颗牙,鼻骨错位,下巴也移位了,这还是洪峰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他脑袋早就粉碎了。

    等回到病房后,木子聪扔下一笔钱后就离开了,对于木子聪来说,他已经仁至义尽了,事没办成还搭了不少钱,他的火其实比陈雄还大!

    陈雄躺在病床上还有些昏沉,麻药的劲还没有过,可他大脑的思路却很清晰,他也不得不承认,那个臭打工的确实很厉害,一般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一个小时后,凌晨一点,吴金穿着病号服,领着几个小弟推开了陈雄的病房。

    “谁?哎呦,是金哥啊!”

    陈雄的小弟认识吴金,一看他这造型,当下还愣道:“不是…您这是…”

    “别提了,让人给干了,我去看看雄哥!”

    吴金也没觉得丢人,一摆手奔着陈雄就走了过去。

    此时陈雄已经清醒了,看到吴金后,他口齿不清的纳闷道:“老金?你这是咋滴了?也让人给干了?”

    吴金跟陈雄的关系并不怎么友好,两人在多年前甚至还有一点小摩擦,不过当下这个场景,多少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

    “可不是咋滴,一大早就让人给干了,四根手指,齐刷刷的被剁掉了,他妈的要不是老弟我反应够快,我这手就算报废了。”

    吴金一屁股坐在他病床边上,刚要递给他一根烟,这才发现陈雄的嘴都被纱布给缠满了。

    他撇撇嘴,自顾自的点了一根问道:“雄哥,你这是…怎么弄的啊?”

    陈雄叹了一口气,眼神暗淡道:“别提了,我就从来没见过出手这么狠的人,一个人啊,就一个人,把我这十几号手下全给打趴下了!”

    “卧槽?也是一个人?”

    吴金一惊,脑海里想起了张瑜坤那霸道的身影,忍不住问了一句:“我这也是被一个人给打的,打你那人长啥样?”

    陈雄回忆了一下,很仔细的把洪峰特征描述了一遍,吴金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可他猛然间想起,难道是童杰的那个民工儿子?

    按照陈雄的描述极有这种可能,军绿裤子黄胶鞋,鸭舌帽,两鬓白发,这种穿着全奉阳都找不出来第二个。

    “雄哥,咱们可能是惹上同一伙人了,你怎么跟他杠上了?”

    陈雄两眼呆滞道:“还不是因为木子聪?我是帮他出气,谁知道这小子惹上了一个瘟神,他妈的,真晦气!”

    “木子聪?滨海木氏集团的公子哥?雄哥居然搭上这条线了,恭喜恭喜啊!”

    吴金也知道木氏集团,最近在奉阳干的挺冲,不光开发房地产,旗下还有两家采矿厂,资金雄厚,是滨海的龙头企业。

    “恭喜个六啊,要不是因为他,老子也不至于躺在这里,那个臭打工的,老子非要他好看不可。”

    陈雄可不是省油的灯,这件事他必须报仇,要不然以后还怎么在皇城区混啊!

    吴金眼珠子一转,一脸阴笑道:“雄哥,这仇你打算报不?”

    “废话,肯定要报仇啊,我陈雄混了几十年社会,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哎呦我的嘴啊…”陈雄一激动,下巴差点又歪掉。

    “那不如…咱俩联手…请韩东升出面吧?这事我看也只有他能解决了…”

    吴金把头凑过去,两个人秘密商量着如何来复仇,而吴金有他自己的想法,要是他自己找韩东升出面,那他不光是搭钱的问题,恐怕以后也得为韩东升卖命,这种人情是很难还清的,更何况还是一个黑道大哥!

    可如果是跟陈雄一起请韩东升出面,那事情就不一样了,第一韩东升也能更给面子,第二,两个人欠他一份人情,总比他自己欠的好,可以通过金钱或者别的事情来弥补这个空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