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韩雪研的父亲
    时间倒会半小时前,就在这场同学会进行到一半时,凯撒金会所门前,一辆英菲尼迪qx大吉普车停了下来!

    随后司机打开后车门,从车上走下来两个中年男子,一个手上缠着绷带,腿上还打着石膏,走路一瘸一拐。

    另一个脸上缠着绷带还戴着帽子,这一看就是刚从医院出来的病号,伤还没好利索呢。

    这二位大侠不是别人,正是西南区的地痞吴金和皇城区的流氓陈雄,两人今天来这的目地,就是想请韩东升出面解决一下洪峰的问题,其实这伤还没好呢,他俩只是暂时离开医院,等事情办完了还得回去。

    “雄哥,用我跟您去吗?”陈雄的司机在旁边问道!

    “你还是留在这吧,韩东升不喜欢人多,惹他生气可就麻烦了。”

    陈雄瞄了一眼会所大门,叹口气道:“走吧老金,但愿今天能把事情给谈妥。”

    两个人走进会所大厅后,一个穿着职业经理套装的美艳女子走了过来。

    “二位先生晚上好,您二位是这的会员吗?可有提前预定?”这会所的经理都是一等一的美女,身材和气质绝佳。

    吴金看的眼睛都快放光了,他拖着受伤的胳膊淫笑道:“我说美女,你们这的会员咋办啊?多…多少钱啊?”

    别看他是西南区的大流氓,可手里根本没多少资金,无非就是个小千万而已,根本不够看!

    大堂经理一看他俩这造型,当下也很无语,这受伤了不好好养病,还跑这来瞎得瑟什么啊。

    但作为职业经理人,她还是礼貌的笑道:“我们会所起价是十八万入会,上不封顶,一年内必须消费完!”

    “卧槽,还真是贵啊?难怪人家升哥有钱呢,这随随便便一个会员就最少十八万,这他妈比抢劫来钱还快啊!”

    吴金跟个盲流子一样,说话根本不长脑子,搞的人家经理脸色都极度难看,但还是忍着怒火赔笑着。

    “别废话了,咱们是来谈正事的!”

    陈雄立刻一本正经道:“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来消费的,我们是来找升哥谈事情的,请问升哥在哪?”

    “你们是来找韩总的啊?有预约吗?”

    “预约?”

    两人对视一眼,陈雄摇摇头:“没有预约啊,我们找他有急事,麻烦您给通报一下行吗?”

    这美女经理一听,当下脸色就变了,这每天来会所要找韩总的人可多了去了,谁知道你们都有没有要紧事啊?要是因为这个惹老板生气了,她这个经理也别想干下去了。

    当下她就笑道:“不好意思二位先生,我们韩总很忙的,没有预约的话,不方便会客!”

    “嘿…你这小丫头片子,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我们是升哥的朋友,你信不信我告诉升哥炒你鱿鱼啊?”吴金当下还急眼了,很嚣张的在大厅喊了一句。

    可谁知道人家根本就没尿他,那经理冷笑一声:“您要是真有那本事,就直接给韩总打电话,还用到这来跟我吵吗?”

    就在三人争吵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皮肤黝黑的男子从二楼走了下来。

    这男子是东南亚面孔,颧骨比较突出,体格健硕,全身的肌肉把紧身的西装都给撑了起来。

    他双手插兜走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女经理扭头一看,赶紧笑道:“是巴古哥啊,这二位说是韩总的朋友,找韩总有急事,可还没有预约,韩总有规定,没有预约的一律不见,我也不敢私自做主啊!”

    “升哥的朋友?”

    巴古打量了一眼陈雄和吴金二人,当下也是一脸懵圈,这是什么打扮啊?老弱病残啊?

    “哎呦,您就是巴古先生吧?我叫陈雄,是皇城区的,几年前您和滨海祝老虎等人的那场拳赛我可是亲眼目睹,巴古先生不愧为为泰拳第一高手,佩服啊!”

    陈雄其实根本就没去过现场,但这事他确实听说了,这真是现学现卖,立刻就见成效。

    巴古一听他这话,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原来也是圈中之人啊,你们来找升哥?”

    “是是是,这位是西南区的吴金,我俩找升哥有点重要事,还麻烦巴古先生给通知一声。”

    陈雄就是那种比较会说话的人,他知道巴古是韩东升身边的能人,这种硬角色必须得拉低自己的身份。

    “你们跟我来吧!”巴古转身就往楼上走!

    陈雄拉了一下吴金,两人赶紧跟上巴古的脚步,在众多服务生的偷笑中上楼了。

    巴古领着二人来到三楼一间套房门口,他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浑厚的声音:“进来!”

    巴古推开门一脸正色道:“升哥,门外有两人找你,说是有重要的事情!”

    “哦?让他们进来!”

    韩东升此时正跟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子坐在餐桌前吃饭呢,这女子身材熬人,五官标致,是个一等一的大美女。

    “进来吧!”

    巴古打开房门后,吴金和陈雄两人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升哥!”

    “升哥,吃饭呢啊,打扰了!”吴金每次面对韩东升,都有一些胆怯。

    当韩东升看到二人这副尊容后,不免也愣住了,无奈的笑道:“吴金?陈雄?卧槽,你们…你们这是唱的哪出戏啊?”

    “让…让升哥笑话了,我二人来,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想求升哥帮忙的。”

    陈雄瞄了一眼韩东升,又看了看他对面的美女,都这时候了他还色心大起呢,但他也没敢深看,因为他发现这美女正瞪着他呢,赶紧就把头低下了!

    “坐下说吧!”韩东升伸手示意道。

    二人这才规规矩矩的坐在了沙发上,别看他俩平时吆五喝六嚣张跋扈的,但面对韩东升的时候,那就是小孩子见到了大人。

    韩东升放下筷子,点个一根烟道:“什么事直说!”

    “升哥,这次您可得帮帮我跟雄哥啊,您要是再不出手,那咱俩就得被人打死了!”吴金拖着受伤的手,一脸委屈道。

    “哦?你们好歹也是社会上成名已久的大哥了,还有人敢跟你们掰手腕?”

    韩东升也很奇怪,这二位在社会上也是有名号的流氓了,一般角色根本动不了。

    陈雄叹口气道:“别提了升哥,这次是遇到硬茬子了,我这满嘴的牙啊,几乎被打掉了一半!”

    “我还被对方砍掉了四根手指,手下弟兄到现在还在医院住院呢,”吴金耷拉着脑袋,就跟条丧家犬一样。

    韩东升微微皱眉,抽口烟道:“有点意思,奉阳什么时候又多了这么一个能人?你们是怎么惹上这个麻烦的,说来听听!”

    陈雄脑子比较快,他赶紧开口道:“是这样的升哥,那天我跟一个…一个夜总会的小姐在一家小店吃饭,就因为一点小事引起了摩擦,当时我还跟他道歉了,可谁知道这小子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

    “您说我好歹也是出来混的,这面子往哪放啊?回头我就叫上十几个弟兄去找他算账了,我哪知道这小子这么能打啊,一个人就把咱们十几个全给打趴下了,我这满嘴的牙就是被他一拳给打碎的。”

    陈雄是满嘴谎话啊,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他绝不能说是因为木子聪的事情而惹上的麻烦,要不然韩东升别说帮他了,甚至还得给他撵出去,不揍他一顿就算他幸运了,你帮别人惹事出头,有麻烦了就来找我,你当人家韩东升是凯子啊?

    而巴古却挑眉问道:“哦?一个人就放倒了你们十几个?”

    “是啊巴古先生,那小子厉害的很,恐怕您…您都未必是对手啊!”

    陈雄有意把话往前送去,同时还低头瞄了一眼巴古的眼神,巴古只是眼神寒冷,但依旧是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可这时候坐在韩东升对面的美女却冷哼一声:“你们这么多人都打不过人家一个,还好意思要去报仇?真是有够丢脸的,我看引起事端的八成就是你。”

    “嫂子,这话可不能…”

    “你乱叫什么?爸,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我看这事您还是别管了!”

    这美女不是别人,正是韩东升唯一的女儿韩雪研,她是昨天晚上才回到奉阳的。

    原因是模特公司正好在奉阳接个走秀的活,她正好就顺路回家看看,等走秀结束后,他们公司就得立刻返回京城。

    自从洪峰帮她搞定车展走秀后,模特公司的老板很器重她,就连陈百万这种大富豪都点名夸她,并且还让模特公司老板多关照她。

    韩雪研这一下在公司起码能站住脚了,虽然还有些‘老人’想排挤她,但她已经能应付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