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半步宗师
    沈龙飞把岳万谷请到了二楼的会客室!

    二人坐在沙发上,等弟子把茶水送上来后,沈龙飞礼让道:“岳师傅,请用茶!”

    岳万谷吹了吹茶水,抿了一口道:“嗯!好茶啊,沈师傅这武馆不错啊,弟子也是众多啊。”

    沈龙飞放下茶杯笑道:“岳师傅见笑了,我这八卦门分会啊,就是教点防身的功夫,不值一提啊,您刚才也看到了,这些弟子资质都尚浅,也只能练一些外家拳,门主让广纳门徒扩大规模,我也是没办法。”

    沈龙飞也感觉有点丢脸,整个武馆这么多弟子,居然没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别说什么外炼大成了,连个小成都没有,就刚才那位大师兄,顶大天就是个刚入门的低级武者!

    岳万谷也没有揭人短,只是笑笑:“沈长老谦虚了,在滨海我也听说了,您这八卦门可是最大的武馆了,而您则是滨海第一武者,佩服,佩服啊!”

    沈龙飞老脸一红,反问道:“岳师傅这次千里迢迢的来滨海,是打算开分会吗?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您尽管开口,龙飞一定鼎力相助!”

    岳万谷和沈龙飞也算是老相识了,几十年前,他们就认识了,那个时候双方还只是武道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二人都是在武道大会上认识的,当时还切磋了两下不分高低。

    但这时隔几十年后,一个是八卦门长老,滨海的坐管,另一个则是岳家拳门主,双双地位都大幅度提升了。

    岳万谷摇摇头,叹口气道:“我岳家拳离不开北湖,而我这次来…是因为我侄子的事情,原本想让他出来闯闯世界,可谁知道还不到半年的光景,我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沈龙飞也略感惋惜道:“真是可惜了,岳师傅,人死不能复生,还望节哀啊,不过…是谁有如此本事,能杀了您侄子呢?”

    岳万谷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不提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沈师傅,你我难得一见,这一晃十多年了,也不知您功夫如何了,咱们切磋一手?”

    沈龙飞也正有此意,当下起身道:“好,岳师傅,那咱们就点到为止,请!”

    二人并没有在一楼的道场切磋,而是在二楼一间不对外开放的训练场,这里平时是沈龙飞练拳的地方。

    像他们这种级别的切磋,一般的都是很保密的,要不然输了传出去,那还有什么脸面开馆授徒啊。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二人热了热身,就开始了一场正式较量。

    一开始两人打的难舍难分,时而岳万谷进攻,时而沈龙飞进攻,有进有退,根本难分高下。

    沈龙飞自从上次被洪拳的郑羽击败后,这段日子除了养伤之外就是刻苦修炼啊,虽然没什么太大的进步,但他的八卦连环腿,比之前的威力更强了。

    三个回合后,二人依旧没分胜负,算是打了一个平手,几十年前武道大会也是如此,打了三十多回合也难分高下。

    岳万谷一拱手,承让道:“沈师傅,您的八卦连环腿果然厉害,佩服啊!”

    “岳师傅,您岳家铁拳也名不虚传啊,龙飞心服口服,不过…我还没有用全力。”沈龙飞眼神一变,武者的强大气息瞬间暴涨。

    岳万谷也冷冷一笑:“巧了,我也是!来打第四回合吧!”

    “岳师傅,您可得小心了!”

    沈龙飞话音刚放,纵身一掌就打了过来,这一掌暗劲十足,明显比之前跟郑羽对战时强了不少,这也是沈龙飞最近苦练的结果。

    “嗯?暗劲?”

    岳万谷一声冷笑:“来得好,看招!”

    他迎着对方的掌法也打了过去,轰的一声闷响,沈龙飞被打的倒退十几步,显些就摔倒在地上。

    此时他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惊叹道:“真…真气外放,岳师傅你晋级宗师了?”

    他用暗劲的手掌是一片红肿,手臂都在微微的颤抖,要不是岳万谷手下留情,他这条手臂就彻底废了。

    岳万谷收回真气,满意的笑道:“勉强算是吧,不过…还差一点。”

    五年前他就已经是半步宗师的水准了,这五年他一直再想办法突破自己,这是众多武者的第一道门槛。

    半步宗师之下,武者靠勤奋和微弱的天赋就可以晋级到大成或者巅峰,可等苦练半步宗师后,那就得需要天赋高于勤奋了,你要是参透不了武学的奥秘,你就永远也无法晋级宗师!

    而宗师之后的晋级,更是难如登天,许多宗师到初期阶段,就再也无法前进了。

    岳万谷虽然突破了半步宗师,但他依旧没有到达初期宗师的阶段,因为他的真气外放还不够成熟,这也是他最头痛的地方,他现在是介于半步宗师和宗师初期的中间,很是尴尬啊。

    沈龙飞微微点头:“岳师傅说的对,您的真气外放还差点火候,不过…假以时日,您必然也会成为一代宗师,恭喜岳师傅,岳家拳恢复往日的辉煌,指日可待了!”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是羡慕嫉妒恨的,二人年龄相当,可一个马上要进入宗师,另一个却还盘旋在大成暗劲左右,连半步宗师都达不到,他岂能甘心啊?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岳万谷叹口气:“难啊,这一突破我苦修了五年之久,最后这道门槛,我看还得熬上几年!”

    二人胜负已分,在宗师级左右的高手下,沈龙飞根本就毫无胜算,他这位曾经的滨海第一武者,现在连边都沾不上了。

    二人回到客厅后,沈龙飞叹口气:“不中用了啊,没想到我苦练这么久,却依然停留在大成阶段,岳师傅,见笑了!”

    岳万谷微微摆手客气道:“哪里话,想必用不了多久,沈师傅一定可以有所突破!”

    沈龙飞没接话,喝口茶水道:“岳师傅既然来了,就在这住一段时间吧,你我也好交流交流武学,如何啊?”

    岳万谷正色道:“沈师傅,我前来拜访,是有一事相求,希望沈师傅能出面做个见证人!”

    “见证人?”

    沈龙飞一头雾水:“岳师傅,您这是要…”

    岳万谷眼神一寒:“我要跟一人切磋武艺,想请沈师傅做个见证人,我要当着你的面,彻底打败他!”

    “是谁能让岳师傅大动干戈啊?没听说滨海…”

    沈龙飞一愣,突然想到一个人,脸色一变他忙问:“此人…是谁?”

    岳万谷咬牙道:“别人都说他是青年宗师,他叫洪九鼎!”

    “啊?真…真是他啊?”

    沈龙飞一脸惊呆,岳万谷不明所以的问道:“沈师傅,您也认识?也对,您也是滨海的武者,自然也能知道,您感觉…我有几层胜算!”

    沈龙飞其实也拿捏不准,单论武力值的话,洪峰的本事在他看来应该是宗师初期,而岳万谷虽然没到初期,但也差不多,所以二人谁输谁赢,他根本就不好判断!

    但他更知道洪峰还是个锻造大师,并且手里有一把上品法器,这就不是岳万谷能抵挡的了,但有些话他并不想多说,以免引起岳万谷的反感!

    可既然对方问了,他也不能不说,只好和稀泥道:“这个…岳师傅,洪师傅武力高强,您也是武道大家,我真不好下结论啊,不过…我个人看好您,毕竟您习武多年,根基应该更深一些。”

    岳万谷一声冷哼:“这个洪峰到底是什么来路?难道他真不是洪家拳的弟子?”

    沈龙飞摇头道:“不是,相反他还得罪了洪拳人,洪拳门主洪一天,正要找他算账呢!”

    “哦?竟有此事?沈师傅说来听听?”

    岳万谷顿时来了兴趣,这个洪峰还真是胆大包天啊,连洪家拳的人都敢惹,那洪一天可是公认的宗师中期,就连少林和武灵的掌门都不敢轻易得罪,他一个毛头小子,居然敢挑衅洪家拳,真是不自量力啊。

    沈龙飞简单讲述了一下那晚洪峰对战郑羽的事情,罢了还叹口气道:“我真是自叹不如啊,当晚要不是洪九鼎出手,那杨文怀必死无疑啊!这郑羽也算是大成巅峰的高手了,可没想到…在洪九鼎面前不堪一击啊。”

    岳万谷冷冷一笑:“一个大成巅峰而已,即便是我,也可以轻易碾压!”

    他这话一出口,沈龙飞顿时脸色尴尬的要命,心道你这是在埋汰我呢啊?我被这郑羽打的口吐鲜血,而你却大放厥词的说轻易碾压,那意思你收拾我岂不是跟玩一样?

    虽然他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现在的岳万谷,实力已经远超沈龙飞了,他也只能干瞪眼,白生气!

    他忍住怒火强笑道:“岳师傅武功高强,自然是没问题了,看您信心十足,想必心里早有把握了!”

    岳万谷眼光一闪:“哼,什么青年宗师,我到要看看他有多大本事。”

    沈龙飞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露出一脸虚伪的笑容道:“好吧,既然两位都已经约定好,那我就出面做个见证人吧!”

    这沈龙飞有他自己的打算,他也想借着岳万谷的手,看看这洪峰到底有多强悍,或者说借着洪峰的手,来戳一戳岳万谷的锐气,无论二者谁输谁赢,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他并没有告诉岳万谷实情,洪峰击杀三虎四杰的事情,他可是知道的,而且九合门的实力,要远远高出岳家拳,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但他却有意没说,这就是沈龙飞的算盘了,每一个武者,都有自己的私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