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擂台恩怨
    “人来了人来了,哎呦卧槽,全是社会大哥啊!”

    人群中立刻有几个小年轻的开始骚动了起来,只见从侧门走进来一群人,陆陆续续的坐在了最前面的位置上!

    “那个胖子就是陈大头,咱们金江的老大!”

    “小点声,可别乱叫。”

    “龙城的大哥齐军也来了,听说这次齐军是有备而来,要一举拿下这场擂台赛呢!”

    “我看够呛,我听说杨文怀也带来一个高手,你看,他旁边那个中年人就是,好像是武道界的一位大师!”

    “那两个女子是谁啊?有点面生呢?”

    “我知道,一个是滨海新起的大姐大蓝玫瑰,另一个则是林吉上春的大姐头芳夫人,只是…上春的大佬孟三爷咋没来?”

    每走进来一个大佬,下面人群就有人小声议论,这些人能来黑市拳现场看决斗,也都不是等闲之辈,多多少少也都跟社会混子挂点勾,再不济也是常年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人。

    最后一个穿着西装走进来的中年男子是一脸傲气,他身材挺拔,竖着大背头,走路四平八稳。

    “卧槽,是宁省第一大亨,奉阳升爷!”

    在这些大佬当中,韩东升的名气是最响亮的,他也是被公认最有力度的。他是宁省南边的地下皇帝,连带着林吉周边都被他给压制住了!

    见到韩东升走到贵宾席时,那几位大佬当中有人开始冷哼翻白眼了,即便韩东升实力雄厚,可依然有人不服他!

    韩东升也没理会这目光,很潇洒的就坐在了最中间的位置上,这个位置,只有拿到上届拳赛冠军的大佬才有资格享受!

    齐军这时突然调侃一句:“我说芳夫人,你们林吉上春是没人了还是咋地?就让你一个年轻的女流之辈抛头露面?他孟老三呢?死哪去了?”

    “齐军你要是不会说话,就把你的臭嘴给我闭上!”芳夫人瞪他一眼,冷哼一声怒骂道。

    这女人大概三十岁左右,绝对的成熟美丽,身材更是傲人,就连蓝玫瑰这等美女都要弱于她。而且你一看她就知道这女人很不一般,她的眉毛是又尖又长,不是那种狐狸精的迷人,而是一种淡淡的威严跟冷傲!

    “好男不跟女斗,我不跟你争口舌之战,咱们擂台上见真招!”

    齐军也没生气,他又瞄了一眼杨文怀坏笑道:“哎呦,杨老二,听说你们滨海的三巨头一个死了,一个跑了,剩下一个樊笙还金盆洗手了,怎么着?就只有你这个光杆司令来凑热闹了呗?”

    “齐军,你是记吃不记打啊?忘了之前在滨海的遭遇了?”杨文怀嘲讽一笑,又提起上次他跪在洪峰面前的事情了。

    齐军脸色一沉,咬牙道:“你别他妈那么得瑟,这次我就让你们长长脸!”

    “哎呦,想必这位就是龙城的大佬齐军先生吧?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啊,都说齐先生嘴臭,一开始我还不相信,现在一看,岂止是嘴臭啊,人也更臭。”蓝玫瑰飞着媚眼,勾起她性感的红唇嘲笑道。

    “哈哈…这位美女所言极是啊,齐军,你看你人缘得多臭吧,这么多人都讨厌你,我要是你啊,我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陈大头也跟着溜了一嘴,他这话一出口,其他大佬都跟着嘲笑了起来。

    齐军脸色一僵,盯着蓝玫瑰道:“小娘们,你人长滴不错,可嘴挺损啊,你是什么来路啊?”

    “这是我们滨海地下世界的大姐大,蓝玫瑰女士,现在她一人掌管三巨头的所有地盘,你还有什么意见?”杨文怀瞪他一眼喝道,蓝玫瑰可是他找来震场面的。

    谁知齐军嘲讽一笑:“哼!你们滨海还真是阴盛阳衰啊,让一个女人来当老大,也他妈不嫌丢人!”

    “你说什么…”

    “好了,咱们今天是来打擂台的,不是来吵架的,你们双方都少说两句吧。”

    韩东升此话一出,他们双方这才闭嘴了,奉阳升爷的面子,还没人敢主动反驳!

    这时韩东升手拿话筒站起来,面向观众席正色道:“北东的各路豪杰,以及各位来看擂台赛的朋友,本人韩东升,算是代表北东各市来表个态!”

    “今天的这场拳赛,是以擂台比武的方式,来解决我们北东两省各市之间的恩怨!同时…这也是一次重新划分势力的解决方法,我们出来混的,也讲究和气生财,所以这场擂台赛,就代表了我们各市的势力。”

    “无论最后谁输谁赢,必须按照之前的约定来办,走出了这擂台赛场,就不得再翻旧账!如果哪位大佬违反了规定,别说其他老大不答应,我韩某人第一个翻脸。”

    韩东升的话铿锵有力,此时的会场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到,简直就是鸦雀无声啊,观众都感觉今天的比赛充满了火药味!

    这时就见坐在前面最左边的一个中年男子突然哼道:“杨老二,今天咱们就算算旧账吧,郑羽的仇,由我来报!”

    这人叫苗健,是林吉平四的大佬,搞建筑行业的。他跟郑羽早年是拜把子兄弟,后来郑羽离开滨海后去洪拳学艺,而他则是逃到平四发展,经过十几年的打拼,在他平四这种五线小城也混到顶尖了。

    ‘嗙!’

    “怕你不成,来啊!”杨文怀也不甘示弱,猛的一拍椅子喝道。

    苗健一摆手,这时在他身后站起来一个矮个男子,这男子披着一件黑色大褂,大褂后面还有个帽子,他低着头,慢慢走到了擂台边上,接着纵身一跃就翻到了数米高的擂台上!

    这时他猛的把大褂脱掉,露出一身黝黑色的皮肤,这人全身肌肉如铜铁灌胶一般结实,手腕上还缠着绷带,眼神如刀一般!

    苗健得意一笑:“杨老二,老子今天就是来扫你面子的!”

    杨文怀紧紧握住椅子的扶手,牙齿咬的咯咯响,这个苗健也是他曾经在滨海的竞争敌手,再加上他是郑羽拜把子的兄弟,两人几乎是水火不容,要不是滨海距离平四很远,双方早就厮杀到一起了。

    “沈师傅,这场拳赛就靠你了,有把握吗?”杨文怀盯着擂台上的年轻男子,深吸一口气道!

    “我尽力而为,这人看样子是泰拳高手,但也不排除是菲律宾拳手,我看他双拳骨骼平齐,小腿骨处肌肉隆起,恐怕是个高手,这种拳手,手臂手肘和膝盖小腿都如铁打一般结实,很难找到破绽啊!”

    沈龙飞看着擂台上的矮个男子,从后面慢慢的站了起来道:“但他要想赢我,也没那么容易!”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单脚一踩擂台柱,借力就飞了上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